第1710章 虎口夺食 - 天骄战纪

第1710章 虎口夺食

场中死寂。 不少人都在暗叹,那林寻哪里是胆小,分明就是胆大包天之极,之前退避,实则是算计了古藏心一把,将他架在火上烤,成为众矢之的。 而他林寻,则蛰伏于暗中,伺机而动,最终成功从古藏心手中,夺得了一股品相绝佳的炼宝道气! 阎修等人脸色阴沉无比。 妖冶绿发女子出手,被古藏心坑杀,也同样被林寻给利用,趁虚而入,反过来倒打古藏心一耙,顺势摘走了一颗桃子。 这让他们恨得咬牙,感觉之前的付出,全都为林寻做了嫁衣,太也可恨。 “一群废物!” 古藏心同样大恨,不止是因为被林寻牵着鼻子走,更愤怒身边那些同伴的无能。 眼见林寻和那女子出现,这些同伴居然一个个没反应过来,何其愚钝和无能? 那些乾坤道庭传人皆不禁面露羞愤,低下头,不敢面对古藏心那几欲杀人的目光。 实则,他们也满肚子委屈。 谁能想到那林寻会杀一个回马枪? 谁又能想到,他们竟会大胆到这等地步? 而一想到最初时候,他们还鄙夷林寻胆小,认为他名不副实,这些乾坤道庭传人脸上就火辣辣的疼。 感觉就像被人狠狠抽了一记耳光! 这林寻,简直欺人太甚! “接下来,你们一个个给我盯紧了,谁敢靠近,格杀勿论!” 古藏心神色冷酷。 “是!” 这些乾坤道庭传人无不发狠,点头答应。 “完了,这古藏心彻底被激怒了,再想火中取栗,只怕会很玄……” 阎修心中一阵苦涩。 这时候,忽然一道声音在天地间响起:“呵,你古藏心好大的口气,好霸道的手段,真当这炼宝地是你们乾坤道庭的地盘。” 天地间的温度骤然下降,一股彻骨的寒意弥漫,在场众人无不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而后,众人就看到,一个神色略显病态,肌肤异常白皙的男子,从远处虚空踱步而来。 他白发如雪,垂落腰际,脸庞俊美如妖,行走时,犹如在闲庭信步,仪态自若。 华星离! 众魔道庭核心传人,一位极富传奇色彩的绝巅大圣,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双手染满血腥的的无情魔头。 死在他手中的对手,无一不是名震一方的耀眼人物! “华星离,是你……” 古藏心眼瞳一缩,冷冷道,“早听说,你以‘情恨入道’,缔造出了一门‘葬花寂灭经’,从而得到众魔道庭中一位‘魔帝’人物的赏识,说你千年之内,必可筑就大帝之路,我倒很想试一试,你是否真有这等底蕴和能耐。” 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和战意,人如昂藏大山,势如通天之剑,搅乱这方天地的风云。 “做好准备,机会来了!” 而目睹这一幕,原本内心苦涩的阎修顿时振奋起来,重新看到了渔翁得利的希望。 “没想到,你对我倒是了解挺多的。” 华星离露出一丝讶异之色,旋即,他笑了笑,道,“可惜,我对了解你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目光一扫四周,道:“你确定要在此地一战?” 古藏心神色冷酷:“那就看你是否会知难而退了。” 华星离病态般苍白的俊美脸颊上泛起一抹笑意,道:“我这人从不缺急流勇退的觉悟,可就凭你,还不至于令我望而却步。” 说着,他一步迈出。 天地骤热一暗,周围的空气和光线犹如被抽空,以华星离为中心,塌陷出一种诡异的黑暗光幕。 他白发飘曳,唇角含笑,可在附近众人眼中,他就如一尊伫足黑暗中的远古魔主,有执掌生死之大威严。 不少人血液都快冻结,浑身哆嗦,骇然退避,根本就不敢靠近这片区域,快撑不住了。 而如阎修等人也都是心头发寒,这众魔道庭的华星离,才在星空古道上崛起不足百年时间而已,就已这般可怖了? 古藏心眸光涌动,周身气机轰鸣如大潮起伏,他也感受到压力,意识到华星离的不寻常。 他深吸一口气,眸光决然,道:“那就以我之剑,令你止步!” 锵! 名叫重临的巨剑,于虚空中斩出,有压塌山河之势,剑意之凝练,令天地色变。 华星离哦了一声,袖袍挥动,漫天粉色花瓣飘洒,每一片花瓣皆轻柔晶莹、瑰丽梦幻。 嗤嗤! 一枚花瓣粘在破杀而至的巨剑上,看似娇柔的花瓣,却化作一缕缕奇异的法则,令巨剑的攻势骤然一滞。 当漫天花瓣席卷而至,古藏心眸子一凝,毫不犹豫催发全力,巨剑势如真龙出渊,猛地一绞。 轰隆隆! 漫天花雨飘洒,剑芒和剑意交织,天地间都猛地震荡起来。 华星离再度迈步上前,神态悠然,可伴随他迈步,无数密集的粉色花瓣化作一片风暴,铺天盖地而去。 明明都是娇柔晶莹的花瓣而已,可烙印的尽是神妙莫测的法则,充斥着足以令鬼神心悸的杀伤力。 古藏心眉宇间泛起凝色,纵剑杀伐,势大力沉,剑意巍巍,厚重如拖拽着一座太古神山在杀伐。 一时间,这方天地动荡,恐怖的道光将这里淹没。 阎修等人都躯体发僵,神色骇然。 太强了! 无论是古藏心,还是华星离,所施展出的手段,无不堪称惊世骇俗,两者交锋,恰似大日争辉。 “不行,想虎口夺食太危险了……” 阎修心中翻滚,他判断出,这时候若插手进去,不止是没有多少机会抢到炼宝道气,甚至会一瞬被古藏心、华星离两人一起盯上! “只能等着,等他们拼一个两败俱伤才行。” 阎修做出判断。 他很自信,认为这等情况下,别说是他们,就是换做在场其他人,也断不敢冒然靠近过去。 唰!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凭空挪移,出现在那黑雾大渊附近,就犹如一抹鬼魅似的,一把朝黑雾沟壑中抓去。 阎修顿时目瞪口呆,这是在打他的脸吗,刚做出判断,就有不怕死的人冲出来了! “林寻,又是你!” 古藏心发出震怒的大喝。 那些乾坤道庭的出传人也怒了,这家伙趁火打劫还上瘾了? “跟我战斗,分心可不是好事。” 华星离笑着开口,攻势骤然变得迅猛一大截。 “愚蠢,你我相争,他林寻得利,你难道不懂?” 古藏心脸色阴沉暴喝。 他想分手去对付林寻,可却被华星离死死纠缠,根本无法脱身,这让他也不禁恼怒。 “唔,又不是抢我的东西,与我何干?” 华星离话语随意,他只是瞥了一眼林寻,就不再理会。 古藏心怒极而笑:“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和此子一伙的?” 华星离不以为然道:“那只能证明你有眼无珠,不知道我华星离的行事作风。” 交谈时,两者兀自在交手,战况激烈。 “杀!” 而场中,那些乾坤道庭传人都早已动手,冲上去围堵林寻。 之前因为被林寻虎口夺食的事情,他们被古藏心骂的狗血喷头,现在哪还敢怠慢? 轰隆! 而此时,林寻早已成功抓住一股炼宝道气,而后躯体猛地一展,犹如一口大渊挪移天宇,将围困过来的一众乾坤道庭传人震退。 他一个闪身,就朝远处遁去,笑道:“两位继续,林某就不叨扰两位的雅兴了。” 古藏心脸色阴沉如水,咬牙不已。 华星离则大笑道:“等下次相见,我可是很想和你玩一玩,到时候,我可不会再让你这般走了。” 远远地,林寻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也不知听到没有。 “华星离,你该死!” 古藏心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将矛头指向华星离。 轰! 他全力杀伐,犹如发怒剑神。 华星离笑了笑,自始至终都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可他的攻势却是丝毫不逞多让。 场中群雄皆面面相觑。 那林寻,两次虎口夺食,两次安然离去,让人震惊,又让人嫉恨和不爽。 尤其是阎修等人,郁闷得都快吐血。 原本,摘桃子的本应该是他们才对,可现在,他们却成了旁观者,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寻趁虚而入,抢夺机缘。 这滋味可太憋屈了! “好热闹啊。” 蓦地,一道沙哑中带着一丝独特磁性的声音响起。 紧跟着,天地间响起沉闷如雷的脚步声,一袭黑袍,身影苗条的唐苏,拎着一把巨大惊人的战刀,破空而至。 轰! 甫一抵达,她猛地窜起,拎起雪亮狭长的战刀,斩向正在激战的华星离和古藏心。 一起战个痛快!” 唐苏眸子明亮,大笑出声。 古藏心气得差点破口大骂,这女疯子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来,简直就像个祸害! 自始至终云淡风轻的华星离,唇角也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他似也对唐苏颇为头疼。 “你们玩,我先走了。” 华星离就要撤,却被唐苏一刀劈过去,霸道狂猛,让得他不得不被迫接招。 唐苏气势汹汹,战意如燃:“谁不打,谁就是我孙子!” 一句话,霸气侧漏,响彻全场,令观战者无不瞠目。 —— 2连更 appapp

上一篇   第1709章 戏弄

下一篇   第1711章 倒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