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姗姗来迟 - 天骄战纪

第一百七十一章 姗姗来迟

当战区考核结束那一天来临时,魔云岭中下了一场雨。 阴雨绵绵,却冲刷不掉地面的浓稠血水,战火硝烟在这一天达到了空前惨烈的状态。 每一个参与考核的弑血营学员,都在进行最后的搏杀。 而在魔云岭外,帝国黑风军营地中,一众来自弑血营的教官早已抵达,他们目光远眺沐浴在阴雨霏霏中的魔云岭,静静等待。 “目前被淘汰了多少人了?” 体格异常魁梧,宛如一座山岳般的冬鲁问道。 “117人,其中有一半以上是被逼入绝境,无奈之下选择突破晋级而被淘汰,剩下的大多是发出求救信号被淘汰。” 旁边的宋陵飞快报出一个精准数字,“目前唯一不确定的就是,究竟有多少学员丧命在了魔云岭中。” 冬鲁皱眉,叹息道:“损失有点大啊。” 宋陵想了想,说道:“这一届弑血营学员的表现都很不错,起码比咱们当年强不少。” 一句话,表明出宋陵这位黑风军大校级干将,当初竟也曾参与弑血营训练! 冬鲁忽然问道:“39号营地的学员损失了多少?” 宋陵道:“目前被淘汰了17人,剩下的↘10人中,还无法确定究竟死了几个。” 冬鲁皱眉,此次前来参加战区考核的共有八个营地的237名学员,如今仅仅是39号营地中,就有17人被淘汰,这淘汰率可着实有些高。 由此推测,其他七个营地中的情况也定然相差不大。 “看来,这次能够返回营地中继续进行训练的学员数目,只怕不会超过五十之数了。”冬鲁轻叹。 宋陵冷哼道:“这种考核成绩已经堪称耀眼,以往每一次战区考核中,最终才只有23名学员返回!” 冬鲁嘿嘿一笑,晒然道:“这倒也是。” “说起来,这次倒是有一个小家伙让我挺意外的。”宋陵想起什么,忽然开口。 “谁?” “林寻。” 宋陵言简意赅的把前些天发生在火山上的那一场血战叙述一遍,这才感慨似的说道,“由此观之,这林寻之实力,已完全不弱于白灵犀、赵寅、李独行、长孙痕这些顶尖人物。” “原来是这小家伙。” 冬鲁唇角泛起一抹怪异,嘿嘿笑起来。 “怎么,你也注意到此子很特别?” 宋陵忍不住问道。 “嗯,的确很特别,第一天进入弑血营时,这小家伙是整个营地中修为最低的一批学员,几乎没有谁看好他。” 冬鲁目光流露出一抹追忆,“但随着时间推移,这小子却逐渐展现出超乎寻常的潜能,每一次被人不看好时,他总能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自己,让不少人瞠目结舌。” “最难得的是,此子从不按常理出牌,看似低调的人畜无害,实则内心坚狠如铁,在整个弑血营中,可有不少人都在他手中吃了暗亏。” “当时我偶尔听过徐头的一句评价,说此子大智近妖,城府如海,性情复杂难以琢磨,这种人以后能取得什么成就,也最难以去评定。” 冬鲁声音中已带上一抹感慨。 “徐头居然对此子有如此高的评价?” 宋陵诧异,他的印象中,徐三七可决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 “这可不是纯粹的赞赏。” 冬鲁意味深长的看了宋陵一眼,“你应该清楚,像这种充满变数的人,也最桀骜不驯,难以控制。” 宋陵顿时沉默,许久才无声的点了点头。 远处传来一阵躁动声音,军营中许多士卒都忍不住发出惊叹。 冬鲁和宋陵齐齐一怔,抬眼望去,就看见远处朦胧烟雨中,一道绰约飘逸的身影朝军营行来。 她一袭白色裙裳,乌发披肩,垂落腰际,玉容清丽出尘,行走烟雨中,宛如从画中走出的仙子,有一种不染尘埃的超然之气,令得全场目光无不被吸引过去。 白灵犀! 她竟是第一次从战区考核中返回的学员! “此女拥有天赋属性星照千秋,能够第一个从考核中返回,说明她对自己此次所获取的军功极为自信。不出意外,此次战区考核的第一名极有可能就是她了。” 宋陵若有所思。 旁边的冬鲁点了点头,道:“此女的确了得,我听说等弑血营考核结束,她便会被破格录取,前往帝国青鹿学院修行。” 宋陵神色有些微妙的复杂:“这就是天之骄女,修行之路注定是和帝国其他修者不同的。” 白灵犀返回之后,就静静等候在那里。 距离考核结束的时间仅剩下不足一个小时,当考核彻底结束时,就会评定考核军功,以此来划分出最后的考核成绩。 没多久,又一道身影从远处行来,他身姿昂藏修长,龙行虎步,一对虎目顾盼生辉,浑身有着一股睥睨傲岸之气,赫然正是赵寅。 赵寅的抵达,又引起了许多目光侧目,让得他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矜持的笑意。 只是当看见白灵犀那绰约修长的身影时,赵寅眼眸眯了眯,有些无奈似的轻叹了一声,来到白灵犀身前,道:“没想到,还是稍差你一筹。” 白灵犀神色静如止水,道:“回来时间的早晚,根本无法影响最终的排名成绩。” 赵寅晒然笑道:“不必自谦,我已有预感,若非你对自己的军功有绝对的自信,断不会提前返回。” 白灵犀目光远眺远处的魔云岭,似乎不愿再多谈这个话题。 “那是?” “李独行!他怎么变成这般样子了?” 忽然,一阵哗然响起,令得白灵犀、赵寅的目光也齐齐看了过去,就见绵延阴雨中,一道瘦削的身影从远处一步步走来,他长发披散,浑身衣衫褴褛,腹部、肩膀、腿部甚至有血水兀自在流淌。 远远望去,他就像一匹受伤的孤狼,正沉默从战场中返回。 白灵犀和赵寅眼眸齐齐眯了眯,李独行的来历很神秘,有关他的传闻也有不少,但都无法判断真伪。 但不管如何,在白灵犀、赵寅这等人眼中,整个弑血营中能够让他们感到竞争压力的极其至少,而这李独行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看见他负伤浴血而归,看似狼狈而孤独,但两人却不敢有一丝的轻视。 “李独行此子痴剑如狂,独来独往,这种人的道途,只能用不疯魔不成活六字来形容。” 冬鲁点评了一句。 宋陵讶然道:“你对此子很了解?” 冬鲁摇头:“这是弑血营所有教官的共同认知,你不觉得他跟当年的萧匹夫很像?” 宋陵眼瞳一缩,萧匹夫! 他脑海中,恍惚想起了数百年前一位剑惊天下的王者,想起了那位王者一人一剑,独自闯入黑暗王庭之地,怒斩十三位大巫的事情。 萧匹夫! 这可是一位传说中的剑之王者! 有关他的光辉事迹,至今在帝国中源远流长,被无数修者所推崇。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道途,这李独行年龄还太小,哪怕和萧匹夫有着同样的气质和风格,以后能否拥有萧匹夫那般恐怖的实力却很难说。” 宋陵思忖道。 冬鲁笑了笑,不置可否。 在李独行返回之后,陆续有学员再次返回来,像长孙痕、宫冥、石禹、宁蒙…… 短短半个小时,营地中就汇聚了三十多名学员。 这些学员能够在考核中安然返回,而没有被淘汰,已足可以证明他们的战斗力何等之强大。 “怎么不见林寻返回?” 宋陵忽然皱眉。 “等吧,考核时间不是还没结束吗?” 冬鲁心中也萦绕着一丝担忧,这时候不返回,只有两种情况可以解释,要么林寻是因为欠缺足够的军功,于是在拼着最后一点时间在全力战斗。 要么是……他可能已遇到危险,或者遭劫而亡! 另一侧,石禹和宁蒙正在因为一个赌约而争执。 “小白脸,赶紧准备好一千金币,老子这次铁定赢了!” “蠢货,等开始评定军功时你就会在痛哭中明白,这时候说出这种话何其之愚蠢!” “呵呵,那我就等着看一看你的军功是否能让老子痛哭!” 正在争执时,忽然石禹眉毛一挑,道:“林寻呢?” 宁蒙也一愣,目光扫视四周,咕哝道:“这家伙该不会早已被淘汰出局了吧?” 石禹冷笑:“放心,林寻可比你强多了,你都没被淘汰出局,林寻哪可能被淘汰?” 说着,石禹皱眉喃喃:“距离考核结束就剩下十分钟了,这小子怎么还没出现?” 宁蒙也失去了继续和石禹斗嘴的兴致。 随着时间推移,陆续又有十多名学员返回,但迟迟却不见林寻的踪迹,这让石禹和宁蒙都有些担忧。 “你似乎在等人?” 附近区域中,赵寅敏锐注意到,白灵犀不时会抬眼看一看远处的魔云岭,似乎在等待什么。 “我在想,依照那个林寻的战斗力,应该不至于会被淘汰。” 白灵犀随口道。 “林寻?” 赵寅一阵意外,哑然道,“原来是这小子,我听说你曾许诺,当林寻晋级真武九重境时,你就会挑战于他,我很好奇你为何要这么做。” 白灵犀淡然道:“你不懂。” 赵寅目光不易察觉地泛起一抹阴鸷之色,旋即就叹息道:“但不管如何,他到了这时候还没返回,只怕已遭遇什么……” 不等说完,他就察觉到白灵犀忽然扭头,清眸锁定了远处一个方向,几乎同时,一阵议论声响起。 “林寻终于回来了!” “这家伙居然没有被淘汰,着实够顽强的。” “呵呵,不过他磨叽到这时候才返回,只怕是因为所获得的军功数目堪忧啊。” 议论声中,远处的濛濛烟雨中,显现出林寻那一道挺秀的身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