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 昆仑遗迹 - 天骄战纪

第1718章 昆仑遗迹

浓郁精纯的生机扑面而来,一晃神,林寻只觉进入了一方仙土! 这里山河葱茏,地大物博,天穹都呈现出一种剔透晶莹的蓝,所有的草木皆流动丰沛的生机,青翠欲滴。 一些寻常可见的野花都喷薄着缕缕精霞,弥漫出沁人心脾的芬香。 许多老皮开张的古木擎天矗立,其上枝叶摇曳时,飘洒下如瀑似的光雨,那都是浓郁的生机所化。 一切看起来都犹如传说中的仙土,神祗栖居的福地。 并且,和炼宝地不同的是,这一方天地里,有着惊人的生命波动! 唳! 天穹上,一道清啼划破云霄,一群白鹤体态神骏,犹如一群白色的神虹,在天穹上一闪即逝。 “昆仑仙鹤……传闻中,这些仙鹤伴随昆仑之墟而生,是祥瑞的征兆,没想到,才刚抵达,就被我们一眼见到了。” 孟毅赞叹了一声,笑道,“这岂不是意味着,我等此行,定可以化险为夷,福运连连?” “那就承蒙孟兄吉言了。” 姬乾也笑了。 林寻和阿胡在打量四周,默默感应。 这片山河中,并不止他们一群人,在不远处区域中,还陆续有其他修道者的身影凭空浮现而出。 甫一抵达,都不免发出惊叹声。 因为这片天地,着实堪称钟灵神秀,仙家净土。 立足其中,根本不必用力,很自然就能感受到扑面而至的大道气息! “刚才的登天藤呢,怎么消失不见了?” 林寻忽然道。 众人都是一怔,都没想到林寻会关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问题。 即便如此,孟毅还是耐心解释道:“登天藤只是进入这片昆仑遗迹的手段,贯通在炼宝地和这片昆仑遗迹之间,林兄可以将它视作沟通两个世界的一座桥梁。” 林寻哦了一声。 他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想起了炼宝地的来历。 若不是获得了那一座“炼宝炉”所留的一个铜块,他都不敢相信,那偌大的炼宝地,竟是由“炼宝炉”所衍化而成! 如此推敲,此时所立足的这片昆仑遗迹,又有着怎样的来历?会否…… 也是由某种神物所化而成? 很显然,无论是孟毅,还是其他人皆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远处突然响起一声惨叫,凄厉无比,在这祥和、静谧的气氛中,显得无比刺耳。 林寻他们心中凛然,齐齐将目光看去。 就见远处一株古树前,一名紫袍男子脖子被勒住,躯体吊在了半空,拼命挣扎都无济于事。 而勒住他脖子的,是从古树上垂落下的一条足有数十丈长的青翠树枝! 肉眼可见,紫袍男子躯体快速干瘪下去,一身的精气神和血肉犹如被吞噬掉。 到了最后,连仅剩下的一副皮囊都化作了灰烬,飘洒落地。 这诡异而可怖的一幕,令得场中不知多少人脸色大变,惊呼四起,心中发毛。 “那是沧月刀宗的第一传人,也是一位绝巅大圣,战力强劲,可……可就这般死了?” 有人胆寒,颤声开口。 这才刚抵达昆仑遗迹,就有绝巅大圣遭到如此凶劫,任谁能不心悸? 许多人这才深刻意识到,眼前这方天地看似宛如仙家净土般祥和,实则,埋藏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大凶险。 自古至今便是如此! 林寻仔细看去,那一株古树枝桠青翠,参天耸立,流淌出滚滚如瀑的勃勃生机。 它显得无比神圣,根本看不出一丝凶险。 可谁能想到,它的一条枝桠,就能轻易扼杀一位绝巅大圣? 当目光再看向这片天地山河时,林寻都不禁露出凝重之色,心中涌起强烈的危机感。 “逢林莫近,遇山避山,遇水绕行,遇雾则退……” 阿胡轻声道,“这是以往无数前往昆仑墟的前辈,用鲜血和性命得出的教训不能大意了。” 说着,她将目光看向孟毅等人,道:“各位,我们要先离开这里了。” “好,孟某会静候两位答复。” 孟毅没有挽留。 “告辞。” 林寻和阿胡一起,折身离开。 与此同时,抵达这片昆仑遗迹的许多修道者,也都陆续展开行动,朝不同方向掠去。 昆仑遗迹很大,没有人知道这片天地中藏着多少秘密,也无人能够测量出其广袤。 此次进入昆仑墟的修道者皆是有备而来,早有筹谋,手中也不乏一些和昆仑墟有关的图鉴和线索。 故而在行动时,也都不会像没头苍蝇似的乱闯,那样的话可极容易遭遇不测。 就如刚才那紫袍男子,仅仅只是靠近一株古树而已,就被活生生勒死! 同样,阿胡也如此,她是为一株蟠桃树而来! 有她带路,林寻自然也不必担心误入凶地的可能。 “孟兄,你究竟有何打算,真的要和他们一起合作?” 直至林寻和阿胡的身影消失,姬乾这才忍不住传音问道。 孟毅微微一笑,反问道:“为何不可?若真动手强抢,以我们的力量,不付出惨重的代价,怕是拿不下他们两人。” “你确定?” 姬乾目光盯着孟毅,他总感觉,孟毅心中筹谋着一些什么。 孟毅拍了拍姬乾肩膀,温声道:“姬兄,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只需跟在我身边一起行动便是,其他的事情,我早有定夺。” 顿了顿,他目光看向远处,道:“走吧,在前往封禅台之前,我们先去一个福地走一遭,若是幸运,说不准还能获得一些好东西。” 说着,他负手朝前行去。 姬乾和姜蘅对视一眼,皆跟了上去。 “大师兄,你可信得过此人?” 姜蘅传音道,她有些说不出的担心,孟毅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口深不可测的大渊,城府深藏不露。 “放心,孟毅定不敢对我们心怀不轨。” 姬乾很自信,他来自帝族姬氏,和穷奇战族有着极其深厚的渊源,并且,很早时候他就和孟毅相交,很清楚孟毅的秉性。 只是,唯一令姬乾拿捏不准的是,这一次孟毅真的仅仅是为了飞仙令,才决定和林寻二人合作的? …… 嗡~ 一根银色发簪悬浮,在阿胡身前指路。 林寻紧跟其后,一路警惕无比,这昆仑遗迹犹如仙土,山河莽莽,仙霞流淌,生机盎然,可谁也不知道这其中埋藏着多少凶险。 “快看,那不是林寻吗?” 路途上,一群身影出现,看到了林寻二人,都不禁露出仇视之色。 林寻一瞥眼,登时就认出,那赫然是鲲九临和一众洪荒道庭的传人。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林寻毫不犹豫就要动手,却被阿胡阻拦:“不要动,这片区域充斥太多凶险,牵一发而动全身,别忘了刚才那沧月刀宗的传人是怎么死的。” 林寻眸子一凝,按捺住心中杀机。 “林寻,你胆子不是很大吗,为何不敢动手?”鲲九临冷冷开口,带着嘲讽。 此时,他们双方距离才不过数十丈。 可很显然,鲲九临他们也没有动手的打算,必然也是清楚在这里动手,会遭遇不可预测的凶险。 林寻反唇相讥:“上次若不是闻晴雪,你只怕早已是死人了吧?” 鲲九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我给你一个机会,若你敢现在动手,我保证可以给你一个尊严的死法,若不敢,就给我滚一边去。” 林寻和阿胡笔直上前,毫不避让,要从鲲九临等人身前越过。 鲲九临脸膛憋得涨红,额头青筋爆绽,好几次都差点忍不住冲动要动手。 可最终,还是眼睁睁看着林寻和阿胡大摇大摆从他们身前掠过。 “废物!” 林寻撂下这两字,头也不回地远去。 “林寻!下次相见时,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鲲九临再控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发出嘶吼,杀意森然。 在他身边,一众洪荒道庭传人也是愤怒难当,这林寻未免太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了。 轰! 蓦地,附近区域中,一道灰濛濛的闪电乍现。 鲲九临吓了一跳,连忙收敛周身溢出的杀机,那一道灰濛濛的闪电似失去目标,很快就溃散消失。 目睹这一幕,鲲九临他们皆倒吸凉气,刚才若是忍不住向林寻动手,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与此同时,林寻心中也凛然不已,察觉到了那一道突兀出现的灰色闪电。 “这么说,在这昆仑遗迹中,根本无法战斗了?”他忍不住问。 刚才鲲九临只是流露出一抹杀机而已,就引出一道灰色闪电,这也太令人心惊。 阿胡摇头:“没那般夸张,这昆仑遗迹自有自己的天地规则,等我们适应这里的规则后,就能辨认和窥破出埋藏在这片天地间的一些凶险。” 林寻点了点头。 一盏茶时间后,嗡的一声,在前边带路的银色簪子发出轻颤,倏然指向一个方向。 那里是一片森林,广袤无比,枝叶擎天,遮天蔽日。 阿胡明显早有准备,她掌心一翻,浮现一截乌黑的树枝,道: “这是很久之前从蟠桃树上蜕落的一截枝桠,有了它,在进入这片森林时,足可以让我们感应到蟠桃树母体的位置!”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