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1章 怒到癫狂 - 天骄战纪

第1721章 怒到癫狂

一缕缕璀璨的光,垂落而下,将阿胡绰约的身影沐浴其中,泛着圣洁之色。 林寻瞳孔一缩。 他霍然抬头,仔细凝视,很快就锁定这一缕光的源头。 那是一颗青白如玉的蟠桃,大如拳头,掩映在枝叶中,剔透晶莹的表面流淌下一缕缕浓郁的神辉。 再看阿胡,她眼眸闭合,伫足在那,气息若有若无,宛如老僧入定般,和那背负古剑的蓝袍男子等人如出一辙。 林寻皱眉,目光看了看阿胡,又看了看旁边那一块青木碑。 浮生若大梦,人生几春秋! 他敢肯定,若自己也如阿胡那般念出这一句话,必然也会引发这样一场古怪的异变。 只是,这一场异变究竟是好是坏? 林寻目光看着那被神树底部,烟霞滚滚覆盖下,尽是累累白骨尸骸! 这些遗骸生前,是否也经历过这样的异变? 嗯? 蓦地,林寻注意到,那伫足在不远处的一道身影,骤然发出一道欢愉似的大笑声。 他容如少年,白发麻衣,头盘道髻,即便大笑时,也眼眸紧闭,犹如痴人做梦发出的笑声。 轰! 下一刻,这麻衣男子躯体都燃烧起来,可他却似浑然不觉,神色间尽是坦然、欢愉、勘破一切似的微笑。 “道友!” 林寻大喝,他已看出,此人已是走火入魔之征兆,一身道行就将彻底焚化一空。 可麻衣男子却浑然不觉。 他周身血肉肌体都开始一寸寸化作飞灰! 这诡异可怖的一幕,令林寻都不禁心中发寒,毫不犹豫出手,要进行提醒。 只是,他拍出的一掌,不等靠近,就被蟠桃树附近散发出的一股无形力量化解。 最终,在林寻震惊的目光注视下,白发麻衣男子化作了一副遗骸,躺倒在地! 就这般无声无息,面带微笑地死了! 林寻神色明灭不定,他看向蟠桃树高处,那里有着一颗赤红如霞,鲜嫩晶莹的蟠桃。 之前,垂落在白发麻衣男子身上的那一缕缕神辉,就来自这样一颗蟠桃中! “这里埋藏的大凶险,难道真的就在那树梢蟠桃上……” 林寻神色已是无比凝重。 他还从不曾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最令他担心的是,此刻的阿胡,也和白发麻衣之前的状况一模一样。 林寻问询小银,小银也摇头表示不知。 林寻又去问老蛤、阿鲁、小天、大黑鸟……他们也都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 昆仑墟乃上古四大神墟之一,埋藏着不知多少秘密,亘古至今都不曾有人能够窥破全部秘密。 更何况是老蛤他们? 原本林寻还打算去询问一下沉寂在无谛灵弓内修复伤势的器灵勿缺,可他忽然想起一个人。 正确来说,是一株树。 唰! 下一刻,曾追随在裂空大帝身边一起游历周虚的“神炼祖树”就化作一道绿霞,被林寻放了出来。 “蟠桃树!” 它甫一出现就激动尖叫,“哈哈哈,这里肯定是昆仑之墟,只有昆仑之墟才能蕴生出这等天地奇葩!” 林寻目光一亮,这老树明显知道一些什么! 想一想也对,这家伙是神炼祖树,和蟠桃树都可以归为“神木”的范畴之中,也就是同类了。 “那你可看出这里的凶险?” 林寻问。 神炼祖树从狂热的情绪中冷静下来,它打量着蟠桃树,又看了看阿胡和远处那一男一女。 “我曾听裂空大帝说过,蟠桃又被称作大梦道果,欲吞服此果,必要经历一番梦中磨炼,实力不够,反倒会在磨炼中害了自己。” “有的人会坠入梦境中,自以为参透大道玄机,令道心迷失,彻底走火入魔而亡。” “若我推测不错,那蟠桃树底部的遗骸,只怕都是陷入梦境磨炼而无法自拔,从而遭难而亡!” 神炼祖树这一番话,令林寻眸子一凝,已相信了七八分。 因为刚才他可亲眼见识了那白发麻衣男子是如何遭难的! “这么说,阿胡岂不是也危险了?” 林寻心中一紧。 “不,那就要看她的造化了,若能通过梦境磨炼,反倒能够夺得一场无上造化。” 神炼祖树道。 林寻皱眉道:“可终究还是太危险了,欲夺造化,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 神炼祖树摇头。 林寻有些失望,将神炼祖树又收了起来。 这株老树临走兀自念念不忘地嚷嚷:“小友,可千万别忘了五色妙土,这玩意比蟠桃更宝贵……” 五色妙土! 林寻心中一动,神识扩散,从高空俯瞰,登时就注意到,这片广阔的平原,五色斑斓,弥漫着青、金、黑、赤、白五种光影。 这地下,莫不是真蕴生着五色妙土? 当刚想到这,林寻猛地注意到,阿胡神色间浮现出一抹挣扎之色,似在和某种极其可怕的力量在对抗,要清醒过来。 可任凭她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 反倒是在这种挣扎对抗中,她周身的精气神都开始趋于紊乱,隐隐有燃烧的征兆。 不好! 林寻瞳孔骤然收缩。 之前,麻衣白发男子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走火入魔,躯体焚烧,最终遭难而亡的! “阿胡,一定要撑住,我这就来救你!” 林寻大喝,运转蒲牢之吼的奥秘,道音如雷激荡。 他心中焦灼,只是该如何救助,却束手无策! 这无力、焦急的感觉,令林寻也无法淡定了,内心涌出说不出的莫名怒火。 唰! 最终,林寻怒目盯上这一株蟠桃树。 他是绝无法容忍阿胡就此遭难的,因为这些年里,他欠了阿胡太多太多! “老子毁了你这株破树!” 林寻咬牙,猛地踏空而起,目光如电般,锁定蟠桃树上凝结出的一颗蟠桃上。 这蟠桃青白如玉,流淌出的神辉垂落,将阿胡的身影笼罩。可以说,它便是罪魁祸首! 而为了救阿胡,他已再顾不得其他,彻底豁出去了! 林寻眸光冷冽,周身气息如山崩海啸般运转,猛地全力一拳打出。 轰! 天地震颤,恐怖的拳劲蕴含着林寻的怒意呼啸而出,凝练到极致,也强大到极致。 撼天一拳! 这足以轻易轰杀绝巅大圣的一拳,却仅仅只是让蟠桃树一颤,就被滚滚神辉道光化解。 此树太非凡了,犹如撑开天地的脊梁,树冠如伞,遮天蔽日,流淌亿万神辉光雨。 阿胡俏脸渐渐苍白,眉宇间尽是挣扎难受,似在忍受莫大的痛苦,躯体都微微颤粟。 她的气机愈发紊乱了。 “阿胡,一定要撑住!” 林寻深吸一口气,周身一切力量全都被他推演到极尽,整个人犹如熔炉轰鸣燃烧起来。 他黑发飞扬,胸膛中充斥的憋闷、焦急、担忧、愤怒全都宣泄在了行动中。 轰! 他发出长啸,拳劲如龙,一重又一重暴杀而出,令附近虚空都炸开,紊乱。 哗啦啦~~ 蟠桃树枝叶摇曳,流转出瑰丽的光雨道气,将这一切攻击化解,根本无法靠近。 它就如无法撼动的神祗! 须知,林寻如今的战力,都可以灭杀燕纯钧、陆昂那等顶尖绝巅大圣,可现在,却显得那般无力。 恰似蚍蜉撼树! “给我开!” 可林寻不曾放弃,他眼睛都发红,仪态如陷入狂暴的远古魔神,一口大渊浮现其周身,令天地都色变。 撼天一拳、劫龙九变、太玄剑经、大衍破虚指、天元一斩…… 诸般武道秘法,被林寻极尽释放! 这些年里,他已极少像此刻般如此愤怒,如此疯狂,如此不顾一切。 他无法忘记,当年在湮魂海逃亡时,正是阿胡带他脱身,并赠予他浩宇方舟。 无法忘记,阿胡为他指点飞仙令迷津,带他前来昆仑墟,一路上并肩作战,一起杀敌,一起患难,一起披荆斩棘! 可林寻清楚,这次昆仑墟之行,若无阿胡一路指引和帮助,他断不可能如此顺利地抵达这里。 他欠阿胡太多! 或者说,不知从何时起,在他心中早已将阿胡视作生死与共的至交好友! 眼下,阿胡快要遭难,性命岌岌可危,林寻焉能忍得住? “杀!” 虚空上,林寻大吼,仪态如狂,纵然如蚍蜉撼树,飞蛾扑火,他也毫无停顿,毫无退缩。 轰隆隆! 这里虚空都激荡,轰鸣不断。 到了最后,林寻将断刃、阿鼻剑、元屠剑、大道无终塔、大道无量瓶、无谛灵弓等等宝物也都释放。 可…… 最终依旧徒劳! 那蟠桃树所释放出的力量,就如至高的规则,化作无可撼动的壁障,任凭林寻冲击,都纹丝不动。 “杀!” 可林寻却似浑然不觉,战意、恨意、怒意叠加心头,如喷发的火山,一次又一次出击。 倔强如石,坚狠如风! 一个人,与一株宛如传说的神树对抗。 显得那般渺小, 却又那般不顾一切。 也不知多久,林寻意识都渐渐开始有些模糊,极尽释放的战斗,令他体力也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前所未有的疲惫如潮水冲击,令他躯体都有麻木之感。 可他犹自在战斗。 “杀!” “杀!” “杀!” 这片天地间,回荡着林寻那怒到癫狂,至死不休般的大吼,激荡四野十方。 —— (卡文,第二更稍晚~) appapp

上一篇   第1720章 蟠桃树

下一篇   第1722章 紫衣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