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2章 紫衣如霞 - 天骄战纪

第1722章 紫衣如霞

自踏足绝巅大圣境,这是林寻第一次如此发怒。 也是第一次如此极尽释放! 前所未有的疲惫冲击之下,令他肌体麻木,但他斗战之意却依旧那般狂暴、炽盛。 那不屈、倔强的身影,于天地间癫狂攻伐,仿似不耗尽最后一滴力气,便不会罢手! 蟠桃树流转着瑰丽的神辉道光,显得那般无情,阻挡着这一切。 直至林寻意识都显得浑浑噩噩,蓦地有一缕轻叹在他心间响起: “我还以为……他又来了呢……可你终究不是他……” 声音带着挥之不去的怅然。 林寻抬头,眼神惘然,谁? 旋即,他瞳孔一点点收缩,眼神中的惘然如大雾般一点点散去,浑浑噩噩的意识也恢复一丝清明。 他这才注意到,那蟠桃树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抹紫色的倩影,在绚烂的神辉中若隐若现,犹如天边缥缈的一抹紫霞。 “你是为了救她?” 那一缕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心头。 林寻点头,当然! “命都不要了?” 那紫色的倩影再次问。 林寻道:“没想过。” 救人时,哪还会考虑什么其他? “怪不得你和他一样,得到了一样的传承,脾气都这般倔,都这般宁可拼命,也不愿退后一步……” 紫色身影轻叹。 他是谁? 林寻想不出,也懒得想。 “很久以前,有一个家伙可比你厉害多了,他闯入此地,不管不顾就要砍掉蟠桃树,将此树果实统统带走,说这般可口的桃子,一定要拿回去给门中的师兄弟们都尝一尝。” 紫色身影声音中带着追忆,也带着一丝笑意。 “可最终,他还是没能如愿,因为这可是天地间唯一一株蟠桃树,哪可能是他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能撼动的。” “后来,他离开时说,以后一定要回来,把这一株和他过不去的蟠桃树砍了,当柴火烧,那样才痛快。” “后来呢。”林寻问。 “后来……” 紫色身影沉默许久,这才轻叹道,“我一直在等他回来,直至遇见你,我突然发现,他……可能再不会回来了。” 蟠桃树犹在,没有被砍成柴火烧,“他”当然没有再回来过。 “和我有关?” 林寻皱眉。 “无关。” 紫色身影道,“我只知道,很久以前在他的宗门中,只有一个人掌握着斗战圣法。” 她声音变得低沉:“可他这种人,是从不会收徒的。” 轰! 林寻只觉脑袋一下子如遭雷击,脑海中浮现出一道桀骜冲霄,犹如斗战主宰般的伟岸身影。 他曾横推九天,杀上云霄,睥睨骄狂,震烁万古! “原来是他……” 林寻明白了,眼神带着一丝恍惚。 方寸山玄空师兄曾说过,宗门内数十位师兄弟中,只有那一位曾掌控斗战圣法! “除非是遇到泼天大祸,亦或者知道大难将临,他才会将这等传承留下……” 紫色身影声音带着一丝感伤和低沉。 林寻突然道:“这也不见得,留下传承,只是为了道火永存,生生不息罢了,焉可能因此而推断出生死之事?” 紫色身影一怔,陷入沉默。 林寻则将目光看向蟠桃树下。 那里,阿胡的倩影犹在,虽然俏脸煞白,眼眸紧闭,可身上的气机则已趋于稳定,不再紊乱。 这让林寻长松了口气。 心神松懈之下,他这才感觉到一阵阵如潮般的疲惫和困乏,肌体都酸胀无力,身心内外呈现出一种“油尽灯枯”的干涸之感。 刚才不顾一切地出手,损耗实在太过凶猛了。 “那……我就再等下去好了……” 许久,紫色身影宛如想通了,声音带着一丝欢愉和轻松,“反正,我是要等到他回来的……” “小友,此间蟠桃,可任你采撷九颗,采摘多了就要沾染因果,当年的他……就是太不在乎这些因果了……” “记住,蟠桃只能吞服一颗,多了也对修行无益。” “若以后小友有机会见到他……记得告诉他,别忘了当年的话,嗯……就这样吧……” 而后,紫色身影消失不见了。 就犹如一抹光雨,就那般消失在蟠桃树上。 林寻一怔。 便在此时,他忽然发现,那蟠桃树上流淌而下的道光,也消失不见了,没有了那一种无形的规则力量。 林寻尝试靠近,果然并未遇到任何阻拦。 纵然此刻已是疲惫无比,可林寻还是拼尽力气,纵身一跃,踏上那一株宛如传说般的蟠桃树! 放眼四顾,青翠如翡翠般剔透的枝叶间,掩映着一颗又一颗犹如太阳般璀璨的蟠桃。 有的赤红如霞,有的雪白如玉,有的青若琉璃,有的流淌濛濛紫霞…… 琳琅满目! “多谢前辈成全。” 林寻深吸一口气,拱手行礼。 只是,却无人回应,那紫色身影宛若真正不存在了。 没有再迟疑,林寻毫不犹豫摘掉一颗青白如玉的蟠桃。 与此同时,蟠桃树下,一直眼眸闭合,俏脸煞白的阿胡,犹如失去了支撑般,跌坐在地。 而后她睫毛颤抖,缓缓睁开了眸,犹如大梦初醒。 半响,阿胡才意识到什么,心有余悸似的拍了拍胸口,长长吐了一口气。 “阿胡,你醒了。” 一道笑声在耳畔响起,阿胡抬头,一对秋水似的眸看向蟠桃树,看见了立在一截枝桠上的林寻。 她顿时睁大美眸,吃惊不已:“你怎么……” “待会再跟你解释,你先接着。” 林寻笑着将那一颗青玉似的蟠桃隔空递给了阿胡,“快将它炼化,否则力量可就流逝了。” 阿胡贝齿轻咬樱唇,怔怔看着掌心的蟠桃,她何等聪慧的一个人,已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 半响,她露出一抹开心的笑容,扬起手挥了挥:“那我就不客气了。” 声音清脆叮咚,宛如天籁。 林寻也笑了。 这一刻,他也浑身轻松,心中再无块垒! 接下来,林寻伫足蟠桃树上,仔细打量起来。 蟠桃树太大了,枝桠繁密,粗大如一条条纵横蜿蜒的蛟龙,其上凝结出的蟠桃之多,也令人眼花缭乱。 林寻凭借直觉,陆续采撷了八颗蟠桃,色泽各异,大小不一,就是不知妙用是否也不同了。 至此,林寻一跃掠下蟠桃树,再不看那挂在梢头的一颗颗蟠桃一眼,显得很干脆利落。 这等无上造化,的确足以令任何修道者疯狂。 可林寻很清楚,之前那紫衣女子断不可能无的放矢,自己还是及时收手最好。 他可不想因为采撷蟠桃而沾染上什么因果。 在林寻所无法注意到的蟠桃树最顶端,一抹紫衣倩影坐在云雾中,目光中泛起一抹欣慰。 这是一个知止的年轻人。 若是换做是那桀骜不驯的家伙,肯定不会就此罢手的…… 想到这,她不禁又是一阵怅然。 …… 阿胡在蟠桃树下修炼,静心打坐。 林寻看了看不远处,那里还立着两道身影,一个背负古剑的蓝衫男子,一个身披凤袍,长发盘髻的女子。 林寻可不是什么烂好人。 更何况,两人直至此刻都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危险的迹象,说不准,还能渡过那梦境磨炼,夺得一场无上造化。 林寻自然也不可能去中止这一切。 否则,两人一旦醒来,发现原本被他们看中的两颗蟠桃被自己摘了,必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小银,你来护法。” 林寻深吸一口气,决定还是先恢复体力,再考虑炼化蟠桃的事情。 原因就在于,他根本不清楚,这蓝衫男子和凤袍女子会什么时候醒来。 嗖! 小银掠出,开始护法,林寻则拿出身上携带的一些神药,开始专心打坐修复。 蟠桃树沉默矗立,枝叶飘洒神辉道光,那一股无形的规则力量又重新出现了。 时间悠悠,不知觉间已是五天过去。 呼~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神采奕奕,眸光湛然。 这片天地中,流淌着浓郁无比的神性生机,大道气息也是雄厚得惊人,纵然只是打坐修炼五天而已,却令林寻修为明显精进不少! “若能在此静修一段时间,就是不借用蟠桃的力量,只怕也足以将我的修为提升至大圣中境……” 林寻心中感慨。 他目光看向一侧,阿胡依旧在修炼,没有醒来的迹象。 而在不远处,那蓝衫男子和凤袍女子也同样如此,伫足在那,犹如泥塑雕像。 “小银,这颗蟠桃给你。” 林寻拿出一颗蟠桃,递给一直在旁边尽心护法的小银,可就在此时,异变陡升。 唰! 一道绚烂无匹的剑气倏然而至,斩向林寻。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足可以令任何人措手不及,太快了,那剑气也过于凌厉和可怕。 即便是林寻,也已来不及闪避,只能硬撼。 轰! 尽管最终挡住了这一剑,可他整个人被震飞出去,狼狈不已,他神色变冷,看了过去。 不知何时,那背负古剑的蓝衫男子,已转过身,眸子中尽是凌厉之色,以及一抹无法掩饰的炽热和贪婪。 “将你手中蟠桃交出来,饶你不死!”他开口,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味道。 —— 关于爆更,金鱼会尽力在这周末搞一下! appapp

上一篇   第1721章 怒到癫狂

下一篇   第1723章 淳于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