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淳于歌 - 天骄战纪

第1723章 淳于歌

声音肃杀。 林寻哦了一声,将说中蟠桃抛向半空。 唰! 蓝衫男子凭空挪移,一把朝蟠桃抓去,快得不可思议。 只是,比他更快的是一柄断刃,莹白如雪,突兀而至。 天元一斩! 并且,林寻毫无保留。 因为阿胡还在静修打坐,此等关头,林寻也根本不敢有任何隐藏。 铛! 震耳欲聋的碰撞响起,蓝衫男子以剑抵挡,竟挡住了这一斩,只是他身影也被震得踉跄倒飞出去。 他脸色微变,似没想到,林寻的战力竟会如此强横,这出乎他意料,什么时候,星空古道上又出了一个了不得的绝巅大圣? 轰! 而林寻根本不废话,横冲而至,躯体发光,神勇盖世,不打算给蓝衫男子闪避的机会。 一瞬,两者交锋数十次,古剑锵锵,断刃激射,彼此争锋在一起,令虚空都撕裂塌陷。 噗! 片刻后,蓝衫男子唇中咳血,眉宇间浮现一抹骇然:“你究竟是谁?” 他彻底惊到。 以他的战力,搁在绝巅大圣境中,也堪称是拔尖的存在,足可以傲视诸多同辈。 可现在,却竟负伤了! 林寻一言不发,坚狠如风,全力以赴,整个人显得无比睥睨和霸道,杀伐气惊人。 实则他心中也颇为吃惊。 须知,他如今修为再有精进,并且凭借断刃的力量,足以令他战力提升十分之一左右。 可在这等情况下,竟没能立刻镇杀对方,可想而知,对方注定也是一个强横角色! “找死!” 被完全压制的蓝衫男子脸色阴沉,彻底暴怒。 哗啦一声,他掌中出现一柄缠绕着紫色雷电的软鞭,足有三丈长,在虚空中一抖,狠狠甩出。 啪! 虚空如纸糊般被狠狠抽碎,可怖的紫色雷电流窜,砰的一声,将林寻的断刃都抽得倒飞出去。 这一柄雷电软鞭明显非寻常圣宝可比,充斥恐怖的毁灭气息,看似柔软,实则至刚至阳,至霸至烈! 啪!啪!啪! 蓝衫男子一击得手,犹如发泄怒火似的,挥鞭杀伐而至,指天打地,掀起万千重鞭影,滚滚紫色雷暴犹如洪流般席卷而出。 林寻毫不犹豫祭出大道无终塔。 嗡~ 犹如神金琉璃浇筑而成的塔身刘转出一道道玄金道光,笼罩乾坤,镇压四方。 伴随着惊天动地般的碰撞声,蓝衫男子的攻势完全被镇压,其掌中的紫色雷鞭也是神妙无比,可在大道无终塔的力量面前,就完全不够看了。 这让蓝衫男子彻底色变,紫阴雷鞭也不行? 他都有些难以置信。 须知,紫阴雷鞭可是一件震古烁今的秘宝,也是他手中最大的杀手锏,凭借此宝,他都敢去和圣人王叫板! 可现在,却被一座塔牢牢压制…… 没多久,被重新压制住的蓝衫男子终究支撑不住,再度咳血,他毫不犹豫抽身而退,打算逃遁。 可就在此时,林寻猛地欺身而上,掌心大道无量瓶发光。 轰! 三十三重剑衍化出的剑气汪洋铺天盖地般汹涌而出,将蓝衫男子整个人淹没。 但此人的强大,还是出乎林寻意料,不得松口气,就见蓝衫男子猛地发出一道嘶吼。 在其头顶,凝结出一只白骨手,晶莹如玉,五指烙印着奇异的大道波动。 随着这只白骨手拍出。 轰! 密密麻麻的剑气汪洋轰然炸开,化作滚滚光雨飘洒! 那恐怖的威势,令林寻黑眸都是一凝,这是一件带着帝道气息的骨手,充斥至高的威能。 蓝衣男子趁此时机脱困,只是他躯体已被剑气撕裂,千疮百孔,血淋淋的,凄惨无比。 他发出凄厉的嘶吼,状如鬼神,狰狞可怖:“我要你死!” 修行至今,他还从不曾吃过如此大亏,也从不曾被人杀到如此地步,这让他彻底暴怒。 轰! 那只白骨手掠起,莹莹灿灿,弥漫晦涩道光,仅仅是气息就令林寻躯体发僵,神魂压抑。 不过,随着大道无终塔飘洒出玄金道光,那可怖压抑的气息也随之被涤荡弥除一空。 “起!” 林寻大喝,眸子中杀机愈发浓烈。 大道无终塔散发苍茫古老的神韵,于虚空中嗡的一声轰鸣,呈现出一股镇压古今未来的大势。 在这种大势前,那只白骨手都被狠狠禁锢,无法挣扎,连手骨上烙印的帝道气息,都被压制住。 噗! 蓝衫男子如遭反噬,又一次咳血,身影都踉跄站不稳了,他犹如遇到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震怒嘶吼: “这不可能,我族邪帝之手骨,怎可能会被压制!?” 林寻可不管这些,一招的手,他身影挪移,断刃席卷着可怕的雪白洪流,暴斩而下。 噗! 蓝衫男子躯体被劈开,血雨如迸溅的瀑布似的泼洒而出。 临死,都一副不敢置信之色! 好像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自己会在这蟠桃树前,死在一个以前根本就没听说过的陌生人手中。 锵的一声,林寻收起断刃。 砰! 失去蓝衫男子控制的那只白骨手,竟是诡异地龟裂炸开、化作白色粉末扑簌簌飘洒。 林寻一怔,这等烙印帝道气息的至宝,就这样消失了? 显然,此宝的毁灭,和这蓝衫男子的死有关! 只是其中原因,林寻已懒得猜测。 他目光看了看不远处的阿胡,见对方并未遭受到惊扰,这才暗松一口气。 而后,他又将目光看向远处的凤袍女子。 不等林寻开口,那凤袍女子已转过身来,一张素净白皙的玉容,带着一种独特的端庄、沉稳气息。 她身段极高,一袭绯色凤袍,青丝盘髻,姿容极其美丽。 她一对明亮狭长的丹凤眼看着林寻,赞道:“道友好手段,不足半刻钟时间,便将名列星空大圣榜第二十七位的涂青雄击杀,这等战绩若传出去,注定将轰动天下,名震星空之上。” 林寻这才意识到,刚才那蓝衫男子,竟是一位跻身星空大圣榜前三十之列的绝世人物! 怪不得战力会显得这般不寻常,的确是比燕纯钧、陆昂那等角色要强盛出一截。 “道友不知道涂青雄?他是十大战族之一‘黑水战族’的嫡系后裔,其先祖可是早在太古岁月时,就威震诸天的‘玄律邪帝’。” 凤袍女子眸光盈盈,泛着灿灿光泽,似能窥破人心。 可林寻神色平静,波澜不惊,却令她看不出任何一丝情绪起伏。 这让她感到有些意外。 此人难道不清楚,杀死涂青雄将面临的可怕后果?那可是会被黑水战族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予以铲除的! 可惜,她根本不知道,林寻根本就不是星空古道上的修道者。 话说回来,哪怕林寻就是知道,在击杀涂青雄的时候,也断不会有任何手软! 以前如此,今后也必然会如此! 林寻哦了一声,道:“你呢,又是谁?” 凤袍女子怔了怔,似猜出什么,恍然道:“看来,道友应该是从九域之地走出,这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 林寻没有否认。 这让凤袍女子心中都不禁一阵吃惊,九域之地,何时竟涌现出如此一个狠角色? 她平静了一下情绪,道:“我名淳于歌,来自帝族淳于氏。” 帝族淳于氏? 林寻很陌生,他的确没听说过,甚至都不清楚,那星空古道上究竟有多少帝族。 更别提知道这淳于歌是谁了。 眼见林寻如此平淡的反应,淳于歌心中莫名有些恍惚,以往那些同辈修道者见到自己时,哪个不是又是忐忑,又是仰慕的? 由此,她也愈发断定,眼前这年轻人必然不是来自星空古道。 间的蟠桃,都已被道友夺得了……” 淳于歌眼神有些复杂。 她很清楚,获取蟠桃的机会有限,当有人提前夺得,其他人纵然就是通过梦境磨炼,最终也将一无所获。 涂青雄和她都是如此。 林寻依旧没有否认,就那般静静看着淳于歌。 “罢了,我若再留下来,必会招惹道友抵触和厌憎,既如此,不如就此离去。” 淳于歌也察觉到,林寻对待自己的态度很生硬,想起之前涂青雄被杀的一幕,她最终还是决定离去。 临走前,她忍不住问道:“道友,不知你尊姓大名?” “林寻。” 林寻报出自己名字。 淳于歌默默念了一句,旋即嫣然一笑,道:“相信在这昆仑之墟中,还有和道友相见的机会,告辞。” 说罢,她飘然而去,没有再回头,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迟疑,就那般随意地走了。 似乎,失去一场无上造化对她而言,根本算不得什么,心境了无挂碍。 而自始至终,无论林寻态度如何,她也从没有流露出任何一丝敌意,这让林寻都感到很意外。 就这般放弃了? 直至目送淳于歌的身影消失,并感知到连她的气息也消失在这桃源秘境之后,林寻这才最终确定,对方是真的放弃了。 “这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令人看不透深浅的女人……” 林寻做出判断。 直觉告诉他,这淳于歌应当比那涂青雄要更危险! appapp

上一篇   第1722章 紫衣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