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5章 御龙山传闻 - 天骄战纪

第1725章 御龙山传闻

“当年他要砍走蟠桃树当柴火,现在你则要带走五色妙土种树……你们方寸山传人都这般不讲理么……” 声音中有无奈,也带着笑意,似感觉林寻此举颇有当年那人的风范。 林寻讪讪不已,他哪想到,那紫色身影并不是彻底消失了,而是将他一举一动都看在眼底。 “拿去吧。” 下一刻,一块蒲扇大小的土壤,就从地上掠出。 它弥散着青、金、白、赤、黑五种神辉,肉眼可见的神性生机,犹如滚滚雾霭般垂落,神妙无比。 “多谢前辈。” 林寻心中一喜,连忙接过,手脚利落地将缩小了无数倍,如今只巴掌大小的扶桑神树,栽入其中。 哗啦~ 扶桑神树火红的叶子翻滚起来,似欢愉激动不已,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灵性。 林寻将扶桑神树和五色妙土小心收起,而后朝蟠桃树微微躬身行礼,便和阿胡一起离开。 “刚才似乎有人在和你聊天?” “嗯,一位来历很神秘的前辈,和方寸山中的一位师兄有一些渊源。”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可以爬上那蟠桃树。” “爬?你是说我像只猴子?” “哈哈,这是你自己说的。” 两人交谈着,并肩穿过那漫山遍野的桃花林,身影渐去渐远。 蟠桃树之巅,云海之中,紫色身影如一抹云霞般,静静地看着那一对年轻人离去。 “他掌握着大道无终塔,又继承了你所留的斗战圣法,却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但我知道,他是你的小师弟,终有一天,他肯定也会和你一样,脚踏灵霄,震烁诸天……” 紫色身影想到这,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 …… 临离开桃源秘境时,阿胡忽然顿足,道:“以后,可一定不要再那般不顾一切了。” 说着,她促狭似的朝林寻挤了挤眼睛,就抬脚走入那通往外界的一道门户。 黄裙飘曳,轻盈缥缈,恰如其人般灵动。 林寻怔了怔,旋即就笑着摇头,也踏入了那门户内。 嗡~ 伴随奇异的轰鸣,桃源秘境就此沉寂下去。 …… 林寻他们进入桃源秘境,前后不过十余天时间,可在昆仑遗迹中却发生了太多动荡血腥的事情。 作为上古四大神墟之一,昆仑遗迹内埋藏着不知多少的机缘,这些日子里,在一些机缘之地附近,几乎时时刻刻有流血冲突发生。 不知有多少强者陨落,饮恨而亡。 而能够最终夺得造化的,终究只是一小部分人。 当林寻和阿胡走出那一片被称作“仙古虫巢”的森林时,就听到一则轰动传闻: “御龙山上,发生惊世大战,群雄激战,将天幕染红!” “传闻,御龙山乃昆仑遗迹中九大秘地之一,谁能登顶,谁便可筑就成帝底蕴!” “好可怕,御龙山上,绝巅大圣陨落如雨!” …… 此消息一出,四方皆震。 像是风暴般,席卷昆仑遗迹,分布在其他区域中争夺机缘的所有修道者都被惊到。 接着,又有消息传出—— “有人手持飞仙令,登上御龙山之巅,消失在神秘禁地中。” 一时间,昆仑遗迹中愈发动荡了,御龙山俨然成为了所有修道者所关注的焦点。 成帝底蕴! 这等无上造化,足以令任何圣境人物发狂,搁在外界,甚至会引起大道统之间的血战。 因为成帝,着实太艰难,万千年都不见得能涌现出一位帝境人物。 若能拥有成帝底蕴,以后势必可以获得证道帝境的机会! 看似只是一个机会,实则,就因为这样的机会,阻止了不知多少惊采绝艳的人物的大帝路。 像如今在世的准帝、半步帝境何其之多,他们活了不知多久岁月,可至今也极少有人能真正踏入帝境。 为何? 因为就差这样一个机会! 故而,当得知那御龙山上出现的造化和筑就成帝底蕴有关,可想而知引起的轰动何等之大。 林寻和阿胡都听说了,也都不禁动容。 “有人持飞仙令登顶御龙山,莫非是帝子少昊、若舞他们中的一个?” 林寻心中一动。 “要不要去看看?”阿胡道。 “那里群雄汇聚,血流成河,早已成为昆仑遗迹中最受瞩目的地方,现在过去的话,必然凶险之极。” 林寻有些犹豫。 他倒并非惧怕,而是认为现在再行动,已晚了一步,失去了登顶御龙山的先机,弊大于利。 阿胡若有所思道:这一次御龙山闹出的动静,不见得是真的和成帝底蕴有关,大多数时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林寻讶然:“此话怎讲?” 阿胡道:“御龙山为昆仑遗迹中有名的九秘之一,在以往岁月中,就被不知多少强者探寻过,可我还从没听说过,谁曾在那里筑就过成帝底蕴。” “你怀疑是假消息?”林寻错愕。 “不好说。” 阿胡道,“你不是也听到了吗,有手持飞仙令的人,已登顶御龙山,进入了一个神秘禁地中。” 林寻黑眸一凝:“该不会,是有人放出消息,想要引诱拥有飞仙令的强者,前往御龙山吧?” 阿胡反倒是一怔,道:“你说的倒也有可能,毕竟在这昆仑遗迹中,谁能拥有飞仙令,谁就等于获得了一张探寻凶险禁地的底牌,任谁都会眼红。” 林寻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若真如我猜测,那御龙山上传出的消息,实则就是一个局,为的就是引诱拥有飞仙令的人前往……” 说到这,林寻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然:“不行,我得亲自去一趟,看一看究竟是否如此。” 阿胡皱眉道:“若真的是一个局,你却了岂不是自投罗网?” 林寻摇头:“我倒不怕这些,我担心的是那些和我一样,手持飞仙令进入昆仑墟的朋友,他们万一被那些消息吸引,前往御龙山寻觅那和成帝底蕴有关的造化,可就太危险了。” 阿胡顿时明白了,道:“那我陪你一起去走一遭。” “好!” 当即,两人展开行动。 御龙山的位置很容易就能打探出来,如今这昆仑遗迹中,到处都是关于此地的消息。 “诸位且看。” “好神骏的一头金翅大鹏,这应当是纯血大鹏吧,却竟被古藏心一脚踏在地上,负伤累累。” “这是刚从御龙山传回的消息,说这金翅大鹏手持飞仙令打算偷偷登顶,被古藏心一举镇压!” 路途上,林寻注意到,有一群修道者聚拢在一起,其中有一个修道者手持一面光滑可鉴的铜镜,正在议论什么。 金翅大鹏? 林寻心中一紧,神识扩散过去,登时注意到,那铜镜上正在上映的一幕画面。 一身黑袍的古藏心,立在一处山岩上,神色冷酷,脚下踏着一头羽翼金灿灿的鹏鸟,负伤累累,羽翼都被折断,血水流淌。 林寻瞳孔收缩,那像极了小金翅鹏王! “真的是一个局?” 林寻心中一揪,小金翅鹏王竟被古藏心镇压?帝子少昊、若舞他们呢,会否也已遭遇不测? “嗯?!” 猛地,林寻躯体一颤,注意到距离小金翅鹏王不远处,残留着一截断掉的铁棍。 袁法天! 林寻想起来了,这铁棍是袁法天的宝物,只是现如今,却残碎了。 而林寻清楚记得,袁法天和小金翅鹏王的关系最为要好,如今,他们一个被镇压,一个兵器残碎,必已遭遇极可怕的事情! 林寻心中涌起一抹焦灼。 他大致已敢断定,御龙山上所谓的消息,必然是一个局,是故意要引诱手持飞仙令的人前往! 不能再耽搁了,林寻已等不下去,和阿胡一起全速赶路,朝御龙山靠近。 当年,无论是小金翅鹏王、袁法天,还是少昊、若舞等人,皆和他一起并肩作战,曾一起在九域战场浴血杀敌,曾一起拼命捍卫古荒域的护道之城。 也曾一起喝酒,一起论道,一起欢笑,早已是生死之交! 如今眼见他们遭遇不测,受尽羞辱,林寻焉能不焦急,不愤怒? “这些混账东西,真以为林某人不敢大开杀戒?” 林寻黑眸幽冷得可怕。 御龙山,终年积雪堆积,白茫茫一片,此山很大,拔地而起,雄浑绵延,山中雾茫茫一片。 这些天里,此地流血不断,爆发激烈无匹的冲突,只因为有传言说,御龙山之巅,存在着和成帝底蕴有关的无上机缘,令此地风云汇聚,引来不知多少强者窥伺。 不过,此山无愧是昆仑遗迹中的神山,任凭冲突何等激烈,山体却坚固如神铁,不曾遭受到破损塌陷。 只是山上白茫茫的积雪,大多都已被鲜血染成刺目的红。 当林寻和阿胡靠近这片区域时,却意外发现,不少修道者从御龙山的方向折返。 有的垂头丧气,有的神色阴沉,有的带着怨气和恨意…… 略一打听,林寻这才知道,如今那御龙山上,已是被洪荒道庭、乾坤道庭、血麟战族、梼杌战族等数个大势力传人联手彻底封锁,禁止强者前往! appapp

下一篇   第1726章 一拳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