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 一拳轰杀 - 天骄战纪

第1726章 一拳轰杀

御龙山何等雄浑壮阔,岂可能被随便封锁? 林寻很快就了解到,真正被封锁的是唯一一条能通往御龙山之巅的山路。 这条路,被称作“伏龙道”,其上覆盖禁忌般的空间力量,令得无论何等修为,只能徒步攀登。 而从其他位置,是断不可能靠近御龙山之巅的。 了解这些,林寻心中又是一沉。 可以预见,若有一众意图不轨的强者蹲守在这条“伏龙道”上,像帝子少昊、若舞他们一旦显现踪迹,势必会第一时间遭受到打击! “可恶!那些大势力的传人简直太霸道了,但凡试图靠近,就会被击杀,根本就不打算给其他人机会。” 有人愤怒难当,牢骚不已。 “没听说过吗,只有持有飞仙令的人才被允许进入,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去猎杀那些从古荒域前来的强者,也只有他们手中才拥有飞仙令。” “不错,只要拥有飞仙令,可不止能进入御龙山,就是前往昆仑墟其他一些禁忌之地也并非难事。” 许多修道者在议论。 林寻默不作声,周身气机愈发地平和,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和阿胡一起,继续前行。 在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后,他愈发断定,御龙山就是一个龙潭虎穴,布满杀机。 如小金翅鹏王,袁法天,都早已踏足绝巅大圣境,且天赋力量极其惊人。 可是,两者都可能已遭难! 这让林寻内心都不禁涌起杀机,为了夺得飞仙令,那些家伙可真是不择手段! 没多久,林寻远远地看到了那一条“伏龙道”。 这条山路从下而上,如一条蜿蜒的巨龙延伸向天穹,龙首位置,正在御龙山之巅。 “没有飞仙令,还妄想等登上御龙山之巅?痴心妄想,不想死,就赶紧离开!” 山脚伏龙道上,一道冷酷的声音响起,那是一个身披墨绿长袍,拎着一柄青铜战矛,仪态极其精悍慑人的男子。 他伫足伏龙道之前,犹如一夫当关,张扬而冷酷。 附近区域中,有着不少修道者汇聚,被人这般训斥和驱逐,让得他们脸上都很不好看。 通过他们交谈,林寻也是了解到,这精悍男子名叫聂甫,来自洪荒道庭,是一个极其厉害的绝巅大圣。 在这些天里,曾有不少强者硬闯此地,皆被聂甫以一一诛杀,手段残暴血腥,凶威渗人。 “无聊,没胆子硬闯,又不甘心离开,就你们这种货色,还想染指机缘?不觉得丢人?” 聂甫毫不掩饰自己嘲讽。 附近许多强者脸色都阴沉起来,有人忍不住要上前硬闯,却被同伴拦住了。 “没看出来吗,他是故意刺激你,要让你去送死!” 此话一出,登时打消了那人欲要硬闯的念头。 聂甫见此,似感觉很无聊,懒洋洋道:“怂,真他妈怂,换做我是你们,早抹脖子自杀了,省得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好了,聂甫你去山巅,你们鲲师兄找你,这里由我来坐镇。” 一个身影纤瘦,显得弱不禁风的红袍少女出现了,聂甫点了点头,便拎着青铜战矛登山而上,消失不见。 “陶夭!” 有人吃惊,引发躁动,许多人噤若寒蝉,不少人更是色变,悄然离开场中,似不敢再多逗留。 因为这位看似弱不禁风的红袍少女,可要比那聂甫更凶狂! 她是梼杌战族的纯血,性情乖戾,杀人如麻,聂甫杀人前还会故意挑衅,可她则不会。 杀人于她而言,完全看心情! 陶夭一个人孤零零立在山道前,小脸圆润,小嘴红润,眉眼清稚,看起来就像一个浑身带着青涩的少女。 只是,却无人敢和她对视。 “滚!” 她开口,只一个字,却令在场许多强者如蒙大赫,转身就走,根本再不敢逗留。 可也有人不情愿。 噗! 陶夭身影突兀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一个强者身前,探手摘下一颗血淋淋的头颅。 直至陶夭的身影重返山道前,那一具无头尸体这才轰然倒地。 喀嚓! 陶夭发力,掌中那颗头颅炸开,血水飞溅,她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弱者,终究只能任凭宰割,还有人要试试吗?” 许多人惊得头皮发麻,浑身发寒。 太残暴了! 一言不合就杀人! 很快,又有许多强者退去,不敢逗留。 林寻目光平静注视这一切,正待上前,却被阿胡拦住,传音道:“你是否想过,这伏龙山上的陷阱,其实更像是针对你一个人而来?” 林寻心中一凛。 “封锁山道,汇聚洪荒道庭、乾坤道庭、梼杌战族、血麟战族等多个大势力传人,不允许其他修道者靠近,却唯独允许手持飞仙令者登山……” 阿胡飞快道,“若仅仅只是为了争夺成帝底蕴造化,却摆出这样的阵势,未免也太奇怪了。” “更重要的是,这些大势力传人,可都和你有着不小的仇怨!” 林寻黑眸闪动:“你是说,从一开始,这御龙山上的杀局就是为我准备的?” 阿胡点头,目光仰望不远处那一条蜿蜒而上的伏龙道,传音道,“若此山之巅真有和‘成帝底蕴’的机缘,为何不见其他一些厉害角色出现?比如闻晴雪、华星离?” “若他们来了,谁又能将这条山路封锁?” 林寻沉默片刻,神色淡然道:“纵然是一场杀局,我若不出现,岂不是会让那些家伙很失望?” “阿胡,你且不要暴露,在暗中跟随我身后便可。” 林寻做出决断。 阿胡心中幽幽一叹,明知杀局在前,却执意前往,是鲁莽和狂妄吗? 不。 仅仅只是为了他所在乎的朋友罢了! “说多少次了,这条山路只为手持飞仙令之人开放,我再问一次,可有人拥有此令?” 陶夭的声音响彻场中。 不少人都暗自腹诽,就是拥有飞仙令,看到这种局势,谁还敢现身?只怕早就溜走了! 可就在此时,林寻朝前行去,孑然一人,黑眸澄澈平静,就那般直接朝伏龙道行去。 “嗯?” “林寻!” “天啊,这家伙竟现身了!” 顿时,附近区域中响起一片惊呼。 一个从古荒域走出的年轻人,却陆续镇杀燕纯钧、陆昂等人,早在炼宝地时,就已凶名昭著,谁能不认识? “你果然来了!” 陶夭眸子中涌现慑人的光,一袭红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她袖袍一挥,一口猩红的剑匣打开,掠出一道剑光。 哧啦! 猩红欲燃的剑气宛如一挂血色长虹,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 宛如绝世凶剑横空,要毁掉世间。 许多人胆寒,无不色变,这是一件极其可怕的秘宝,传承自梼杌战族,杀伐力滔天。 这些天里,曾有不知多少绝巅大圣被此剑一击诛杀! 显然,陶夭也清楚林寻战力的可怕,甫一出手,根本就没想过正面硬撼,直接动用了至强手段。 林寻自顾自前行,犹如浑然不觉。 当那猩红剑气斩来时,他这才一抬手,轻轻一抓,轻描淡写,如信手拈花。 下一刻,那凌厉凶恶,霸道慑人的一抹剑气,就被抓在掌中。 如一条被捏住七寸的死蛇! “什么!?” 陶夭心惊,这剑匣中的剑气,被梼杌一脉的老怪物孕养了八千年之久,剑意之盛,杀力之强,足可以轻易灭杀绝巅大圣。 她却没想到,林寻一抬手之间,就化解了! 砰! 那猩红的剑气在林寻掌心炸碎,光雨飞洒中,林寻身影突兀消失,下一刻,就已出现在山道前。 陶夭色变了,她虽也是绝巅大圣,战力非凡,可哪里敢和林寻这种狠人对抗。 毫不犹豫,她祭出一面浑圆的血盾,防护身前,盾牌流淌血光秘纹,神妙莫测。 而陶夭则折身,朝山道上冲去。 轰! 林寻杀来,大道洪炉经运转,一拳而已,将那一片血色盾牌击穿,轰的一声爆碎,如纸糊般不堪一击。 陶夭发出尖叫,心都发颤,太可怕了,那盾牌也是一件强大的圣宝,可却被一拳打爆了! 那林寻的战力又该何等可怕? “你不是要飞仙令吗,怎么却要逃?” 冰冷淡然的声音响起,林寻身影突兀出现,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又是一拳打出。 如抡起太古神山狠狠砸下。 陶夭避无可避,双手发光,全力抵抗。 只是,林寻这一拳所蕴含的力量堪称绝世恐怖,一瞬,就将其双臂震碎,拳劲轰然倾泻,她整个人都被镇压,狠狠砸在坚硬无比的山道台阶上,血花飞溅。 那瘦弱娇躯内,不知多少骨头断裂! “一拳啊!” 远处响起失声惊呼。 所有人都被震撼,堂堂梼杌战族的纯血后裔,一位杀人不眨眼的强横高手,就这般被林寻一拳锤在了地上! “啊……”陶夭发出凄厉惨叫,披头散发,躯体浴血,在台阶上爬不起来了。 砰! 林寻一脚踏出,踩着陶夭的躯体,朝伏龙道之上行去,身影伟岸,犹如魔神出行。 而在原地,陶夭躯体彻底炸开,血雨飞洒,她的神魂飘洒时,被悄然出现在一侧的小银,无声无息地吞噬掉。 —— (感谢土匪哥的盟主赏!土匪哥是纵横很有名的一位大盟早有听闻,没想到他也在看天骄,很高兴。 所以,这周六必然有爆发!)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