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杀伐,从拾阶而上开始 - 天骄战纪

第1727章 杀伐,从拾阶而上开始

一拳轰杀陶夭,所掀起的血腥,令全场震颤。 所有人在林寻身上感受到一种滔天的杀意,都不禁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 什么成帝底蕴,林寻根本不在乎,他是为杀人而来! “走,快跟上去。” “有惊世大战要爆发了!” 此刻,附近修道者都返回来,激动大叫,热血贲张。 之前无论是聂甫,还是陶夭,皆极其霸道,不可一世,跋扈之极,林寻的出击,令他们皆感到畅快淋漓,吐出一口恶气。 而当目睹林寻杀上伏龙道,许多人都毫不犹豫跟了上去,谁都清楚,林寻的出现,势必要在这御龙山上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 甫一踏上伏龙道,林寻顿时就感觉到,空间充斥禁忌规则,根本无法挪移飞遁。 并且,这蜿蜒如龙的山道看似只数丈宽,可行走其上,却给人以宽阔无垠之感。 叠加空间? 林寻一边行走,一边体会。 “谁?” 蓦地,路途上响起暴喝声,“此地已被封锁,滚下山去!” 林寻探手一抓。 轰隆! 虚空翻滚如潮,数十丈外的一块岩石附近,一道身影被拎小鸡似的抓摄出来。 这也是一位血麟战族的狠角色,可都来不及挣扎,躯体就被捏爆,血雨如瀑倾泻。 林寻头也不回,继续上山。 追随在林寻身后的许多修道者见见此,都不禁倒吸凉气,太霸道了,这等战力也太令人吃惊。 “主人,已查探出来,三日前,小金翅鹏王和袁法天出现于此,前者被古藏心镇压,后者被鲲九临镇压。” 小银在林寻耳畔传音,他刚才吞噬了陶夭的一些残魂,搜捕到了一些有价值的消息。 “不过,他们并未被杀,说要以他们的命,来胁迫主人您束手就擒。” 林寻黑眸闪动,“这么说,他们果然是在此布局,在针对于我?” 小银点头,又将一些消息告之林寻。 这御龙山之巅,汇聚着许多强横人物,皆来自洪荒道庭、乾坤道庭、血麟战族、梼杌战族等大势力。 他们在此布局目的就是为了杀林寻,夺飞仙令。 这些强横人物中,有陶剑行、古藏心、鲲九临等等林寻所熟悉的名字,也有一些陌生的。 不少都是绝巅大圣中的顶尖耀眼人物,可谓是强者如林,这样一股势力汇聚,也足以令任何修道者胆寒! “对了,在这陶夭的神魂记忆中,最初时候,的确曾有人手持飞仙令,登临山巅,进入一片神秘禁区,并且还不止一个。” 小银飞快道,“和古藏心他们同行的一些强者,已凭借从小金翅鹏王他们手中夺得的飞仙令,杀入了那一片神秘禁区。” “我明白了。” 林寻内心杀机奔涌。 前行没多久,山道上又出现一道身影,一袭墨绿长袍,手握一柄青铜战矛,神色冷酷。 正是刚才离开山脚处的聂甫! “嗯?林寻!你……” 聂甫先是一怔,而后眼眸猛地一缩,毫不犹豫,折身就要冲向山巅。 他意识到了不妙,要去传达消息。 噗! 断刃倏然掠出,如一道流光般在虚空中一闪,聂甫的双腿被斩落,血水喷洒中,他上半身狠狠砸在山道上,发出闷哼痛呼。 最初在山脚山道处,聂甫一夫当关,视群雄如无物,肆意嘲讽和挑衅,也无人敢与之对抗。 可现在,仅仅一斩而已,他便遭受重创,腿都被斩掉! 那血腥的一幕,让追随在林寻后边的那些修道者,又是一阵骇然,这林寻似乎比传闻中要更可怕! 这一次,林寻没有下狠手,拎出一条银色绳索,将聂甫的躯体捆缚,拖在地上前行。 像拖着一条奄奄一息的牲畜! 不少人都心悸,聂甫可是洪荒道庭传人,搁在星空古道上,就凭他的身份,谁敢这般羞辱他? 可林寻就这般做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嗖! 一道灰濛濛的箭矢从山道前方射来,快的不可思议,将虚空都撕裂开笔直的裂缝。 林寻看也不看,抬手一抓、一甩,这一支杀来的箭矢以更快的速度,朝掠出的方向爆射而去。 噗! 沉闷的击穿肉体的声音响起,有人发出惨叫。 那里有一个华衣锦服的男子,胸膛被刺穿,脸色煞白,躯体在血泊中抽搐。 林寻毫不客气,将这男子也捆缚,和聂甫一样串在了一条绳索上,被林寻拖着,继续前行。 石阶层层而上。 两个猎物被拖拽着,躯体不时和石阶碰撞,虽造不成实质伤害,可却显得无比耻辱和狼狈。 他们尖叫、嘶吼、破口大骂,可都无济于事,走在前面的林寻都根本不曾回首。 很快,山道上又有敌人出现,足足十余人,有男有女,皆威势不凡,远超寻常修道者。 追随林寻身后而来的那些修道者见此,本以为林寻将会遇到麻烦,可下一刻,他们就呆住。 就见林寻上前,躯体中骤然掠出万千道炽盛、浩瀚、凌厉的剑气,密密麻麻,凝聚为一座座剑气大山,镇杀而下。 地煞剑山! 轰!轰!轰! 惊天动地般的轰鸣响彻,那十多个男女也都意识到危险,祭出秘宝,施展道法全力出击。 可一切都是徒劳,那每一座剑气大山,皆厚重可怖得无法想象,且充斥无匹的杀伐气,烙印太玄剑意。 什么宝物、什么道法,都如若不堪一击的泡沫,被完全碾压,在虚空中溃散消弭。 仅仅眨眼间,这十多个男女也被镇压,躯体遍体鳞伤,鲜血淋漓,交错着触目惊心的剑痕。 全场都呆住了。 以一对一,杀之如杀鸡,这本就令人心颤。 而现在,以一对多的情况下,林寻依旧一击镇压一众敌,那等摧枯拉朽,睥睨无敌的风范,完全超出所有人想象。 没有例外,这些被镇压的强者,皆被一一捆缚,像一条绳上的蚂蚱,被拖拽在林寻身后。 砰砰砰……他们的躯体和石阶碰撞,那沉闷的声音就像一首触目惊心的血色音符,令人胆寒。 “他这是要彻底和那些大势力传人撕破脸啊!” 有人震撼失声。 “放眼星空古道之上,谁敢像他这般对待那些大势力传人?” 那些追随在后方的修道者,原本是来看热闹的,可现在一个个都被惊得头皮发麻,心绪起伏。 林寻太狠了,也太无所顾忌,令他们不敢想象。 御龙山极其巍峨,山道也是绵长如龙,因为无法飞遁和挪移,拾阶而上的速度,相对要缓慢了不少。 只是,没有人会感觉无聊和煎熬。 因为这一路上,林寻就如一柄尖锥,一路笔直前冲,撕裂开一道又一道被敌人把控的关卡! 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手中绳索上,拖拽的猎物也是逐渐增多。 无论男女,无论是洪荒道庭、乾坤道庭的传人,还是血麟战族、梼杌战族的后裔。 统统被镇压! 没有一个是林寻对手,也无一人能阻挡林寻登山的步伐。 这一路上那一层层的石阶,也因此染满了血腥。 而自始至终,林寻神色淡然,如闲庭信步似的,情绪没有发生过任何的波动。 没有人知道,当确定伏龙山这一场局,是针对他而来时,他心中是何等愤怒! 是嫌他林寻不敢杀人? 那今日,便杀个痛快! …… 半山腰,一株青松屹立在皑皑白雪中。 一群男女汇聚,席地而坐,煮雪烹茶,对饮交谈,惬意无比。 为首的,是一名仪态慵懒,长发披散的青年。 他一边品咂茶水,一边笑道:“这个局,本是为那林寻布置,没曾想却捕捉到了两个同样身怀飞仙令的猎物,也算意外之喜了。” 其他人也都不禁笑了。 “据说,这两个猎物还和林寻的关系莫逆,也不知那林寻听说此事时,会否忍不住前来相助。” 有人若有所思。 “我希望他来!” 有人目光冰冷,“此子猖獗残忍,将燕纯钧师兄杀害,此仇不报,我们乾坤道庭传人,非被人笑话死不可!” 为首那仪态慵懒的青年刚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 与此同时,一阵沉闷密集的撞击声砰砰砰响起,从下方极远处的山道上传来。 “这是……” 不少人都一怔。 “他来了!” 那为首的青年浑身慵懒之色褪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谁?” “林寻!” “什么?” 那正在煮雪烹茶的一群男女,皆霍然起身,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那家伙居然真的来了? 这显得很滑稽。 须知,他们布下此局,本就是针对林寻而去。 可现在林寻真正来了,他们反倒都有些不敢相信,似乎根本没想到,林寻竟会这般胆大和无忌! 而后,在他们的神识感知中,皆看到了一副血腥、残酷的画面,令得他们都如遭雷击,瞪大眼睛。 雾霭弥漫的古老山道上,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年轻人拾阶而上,犹如登山寻幽的旅人,仪态悠闲自若。 可在他身后,一条绳索蜿蜒在一层层石阶上,一具具血淋淋的躯体像蚂蚱一样,被捆缚绳索之上,密密麻麻,足有数十个之多。 之前那传来的一阵阵沉闷撞击声,就是这些躯体被拖拽着前行时,和石阶碰撞所产生! appapp

上一篇   第1726章 一拳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