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3章 昆仑九秘之一 - 天骄战纪

第1733章 昆仑九秘之一

御龙山之巅,虚空宛如在刹那间冻结了。 一位乾坤道庭的嫡传核心弟子,一个名列星空大圣榜前十五的绝世剑修,于此刻杀身祭剑! 这本就骇人听闻,搁在星空古道上,若有人敢把古藏心逼迫到这等地步,非引起乾坤道庭的滔天怒火不可。 可在这昆仑墟,这样的事情却发生了。 嗡! 漆黑的古剑表面翻滚着狰狞血色道纹,其剑锋嗡嗡颤抖,释放出的道光冲霄而起。 一尊虚幻似的身影出现,伟岸如天,神威浩荡,仅仅散发出的气息,就让人感到颤粟和窒息。 器灵! 这柄黑色古剑,竟是一柄拥有器灵的至宝。 观战者无不骇然。 纵然是林寻,都不禁皱眉,眸子中闪过异色。 在他掌中,无谛灵弓悄然涌现。 “林寻,死亡便是你我都要承受的下场。” 此刻的古藏心,白发枯萎,肌体苍老暗淡,可一对眸则燃烧着汹汹的火焰和恨意。 唰! 黑色古剑横空,那一道剑灵虚影踏步前冲,如若主宰降临,将自身之力融入这一斩之中。 长达百丈的剑气,便是太古神山都能劈开,宛如远古剑神出行,令天地都暗淡,只剩下一道璀璨炽盛的剑芒。 那剑芒刺眼夺目,也恐怖到极尽! “勿缺何在?” 林寻轻喝一声。 嗡! 由累累白骨堆积铸就的无谛灵弓颤抖,狰狞粗犷的弓身上,浮现出一个灰发少年身影。 一股惊世般的凶威也随之弥漫乾坤! “小主人,交给我便是。” 灰发少年露出一抹灿烂笑容,锋利如刃的眉毛带着飞扬的神采,他一把握住无谛灵弓,手指勾动殷红如鲜血中浸泡过的弓弦,猛地抬头。 一对眸中,尽是凶狂! 轰—— 宛如开天辟地! 御龙山之巅,被铺天盖地的轰鸣和道光淹没。 众人眼中、心中、神魂中,只剩下璀璨茫茫的光,宛如有一尊耀眼无匹的星空大日,恐怖毁灭的气息扩散,足以令鬼神皆惊! 无法言喻的恐惧,如山崩海啸般冲击上每一个观战者心头,他们骇然,惊呼,闪避…… 不少人更是惊得踉跄坐地,神色煞白。 直至过了许久,那御龙山之巅的光芒,才渐渐暗淡,肆虐虚空中的波动开始平息。 “终于结束了?” 许多人不约而同长松一口气,感觉背脊衣衫都被冷汗浸透。 在这等堪称旷世骇俗的碰撞中,怕是圣人王来了都要重伤陨落吧? “可惜了,古藏心杀身祭剑,不顾一切和林寻玉石俱焚,他们两个……以后注定将除名了……” 一位观战者感慨。 还没等说完,他神色猛地凝固,眼珠差点掉出来,如见鬼魅。 与此同时,在场其他观战者,也无不目瞪口呆,齐齐望向同一个方向上。 只见御龙山巅,虚空中,一人凭虚而立,在他手中,握着一柄狰狞粗犷的白骨大弓,身姿如剑般笔直,犹如要刺破天穹! 见到这一道身影的一瞬。 全场为之失声,所有人都呆若泥塑。 林寻! 他竟然还活着! 而场中,满地血腥狼藉,无数残肢碎肉,早已不见了古藏心的身影。 唯有一柄漆黑的断剑,斜插血泊之中,嗡嗡作响! 场中气氛死寂,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愣愣看着林寻不敢相信。 杀身祭剑的亡命一击之下,到头来,林寻身影纤尘不染,毫发无损,而古藏心,则陨落了! 那柄断剑,便是最好的证明。 “他……他……” 许久,才有人颤抖开口,却说不出话。 其他人也都神色恍惚。 此战,由洪荒道庭、乾坤道庭、梼杌战族、血麟战族四大星空顶尖实力的传人联手,于御龙山之巅布局。 此战,他们人多势众,精心谋划,只为镇杀林寻一人。 可到头来…… 全死了! 这一场战斗,由林寻登山开始,一路杀伐而上,直至这御龙山之巅,他一个人,踏破诛魔乱世阵,屠灭一切敌! 上百位大势力的精锐,诸多位列星空大圣榜上的佼佼者,全都化作了地上的血腥狼藉。 唯有他一人,独立山巅,十方皆寂! …… 古老的青石山道上,阿胡长长伸了个懒腰,盈盈一握的腰肢勾勒出惊心动魄的弧度。 她如释重负般吐了一口气,一对秋水似的眸一扫四周那些呆若泥塑的观战者,不禁微微一笑,道: “各位留在这里,也是想跟林魔神切磋一番吗?” 声音清澈叮咚,悦耳无比。 一众观战者如梦初醒似的回过神,旋即都神色骤变,呼啦一下朝山道下冲去。 谁还敢逗留? 那御龙山之巅,尸骸累累,血泊浸透地面,何等可怕,一旦被林寻视作对手,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林魔神?这称呼还真是贴切……” 山道上,许多人在回味,记住了这个曾震惊古荒域,宛如大日当空的称号。 可以预见,随着今日之战扩散开,这个称号也将广为流传,甚至极可能传入那星空古道之上! …… 呼~ 御龙山之巅,林寻也长长吐了口气,之前的战斗和杀戮,令他内心的愤懑和怒火得到宣泄,浑身也是一阵轻松。 他开始清扫战利品。 上百位来自大势力的传人留下的遗物,囊括了圣宝、神材、灵药、奇珍等等宝物,琳琅满目,流光溢彩。 似古藏心、鲲九临、陶剑行这等绝世人物身上的财富,更是超乎想象的雄厚。 “小主人,那些圣宝可否都留给我?” 无谛灵弓中,灰发少年勿缺传呼一缕意念。 “可!” 林寻痛快答应。 勿缺身为器灵,但被金乌一脉镇压折磨了万古岁月,自身元气早已被创伤到了严重无比的地步。 之前帮助林寻出战,也是因为这阵子勿缺炼化了不少圣宝精华,恢复了一丝元气。 可着一丝元气也在此战中被损耗,故而哪怕勿缺不提,林寻也会帮助他进行恢复。 哗啦~ 林寻袖袍一挥,将身上搜集到的诸般圣宝,全都一股脑丢给了勿缺,自己仅仅只留下了一些有用的宝物。 比如那一柄紫阴雷鞭,一把空间圣宝“太游飞剑”,以及其他数件各有神妙的宝贝。 林寻的大方,让勿缺都微微一怔,似很意外。 “小主人,待我恢复过来,必助你征战星空,杀光诸天上下一切敌!” 勿缺言辞平静。 林寻笑着道了一声好。 “林兄。” 阿胡黄裙飘曳,犹如空灵的仙子般从远处走来。 “阿胡,这是你的,圣宝一类的宝物我都留下了,不过这其中有不少稀缺的神材和宝药,应该对你有用。” 林寻将一个储物袋递给阿胡,这是战利品中的一部分。 “那我就不客气了。” 阿胡笑吟吟眨了眨眼睛,她没有拒绝,她早已习惯了行事风格,知道若是推辞,反倒会令林寻感到见外。 而阿胡最欣赏的也是林寻这一点,他在对待自己人时,从来都不会有任何吝啬。 “你看,那就是御龙山上的神秘禁地了。”.. 阿胡指着远处,那里被茫茫雾霭覆盖,散发着神秘慑人的气息。 “此地被视作昆仑遗迹‘九秘’之一,在之前战斗中,曾有人试图逃入其中保命,可瞬间就暴毙其中,尸骨无存。” 阿胡美眸盈盈,俏生生立在林寻身侧,水润的红唇吐气如兰,“这也验证了一些传闻,或许也只有手持飞仙令者,才能安然进入其中。” 林寻点头,想起一件事。 他传音和袁法天沟通:“袁兄,你们在登山时,可知道是谁手持飞仙令进入了那片神秘禁区?” “好像是祢衡真、叶摩诃他们。” 袁法天也有些无法确定,“对了,那些家伙擒下我和小鹏王后,夺了我们的飞仙令,一个名叫陆玄机的的家伙,带着一群高手进入了那一片神秘禁区。” 林寻黑眸一凝:“真有此事?” “不错,就在昨天时候发生的。”小金翅鹏王也开口了。 “好,我明白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看着身边的阿胡,道,“看来,我们还得前往这一片神秘禁地走一遭。” 阿胡点头道:“应当的。” 没有再迟疑,两人各自手持飞仙令,朝那一片雾茫茫的区域掠去。 哗啦~ 就宛如进入混沌潮水似的,大雾翻滚,遮天蔽日,什么都看不到,行走其中,有着可怖的禁忌力量充斥。 林寻和阿胡都不禁毛骨悚然,心生强烈无比的危险感。 不过,不等他们反应,他们各自手中的飞仙令已产生嗡鸣,冲出一片灿灿的虚幻光晕,将他们两人的身影笼罩。 嗡—— 旋即,两人身影倏然被挪移,消失在滚滚雾霭中。 “这是……” 当视野恢复清晰,阿胡不禁一怔。 这是一片犹如塌陷崩溃的世界,一块块碎裂的陆地,在虚空中浮沉着,凌乱不堪。 而此时,她和林寻皆伫足在其中一块漂浮的陆地上。 放眼四顾,虚空中呼啸着毁灭般的罡风,毫无生机,到处都是荒芜如若废墟的景象。 “这就是昆仑遗迹中的九秘之一?” 林寻也感到意外。 他本以为这里注定是一个和桃源秘境一样的福地,埋藏无上大造化,甚至会存在和成帝底蕴有关的机缘。 哪曾想,却竟是这样一个破败荒芜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