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4章 九秘三禁传闻 - 天骄战纪

第1734章 九秘三禁传闻

破碎的世界,荒芜毁灭的景象,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苍凉气息。 “不管此地是否有造化,当务之急还是找到祢衡真他们要紧。” 林寻眼神冷静。 他和阿胡一起展开行动,在虚空中飞遁,从一块块悬浮在空中的陆地间穿梭寻觅。 “阿胡,你可知道昆仑‘九秘’的说法?” 路上,林寻道。 阿胡整理了一下思绪,徐徐说道: “听说过,以往岁月中,曾有许许多多强者前来昆仑之墟探寻机缘,在已经被他们探寻到的区域中,以‘九秘之地’最为神秘,以‘三禁’之地最为凶险。” “九秘,指的就是九个秘界,御龙山只是其中之一,除此,在昆仑遗迹其他地方,还分布着类似的八座秘境。” “在这九秘之地,唯有手持飞仙令者,才能有机会进入。” “这也是为何我们一起出现后,会被那么多修道者盯上的原因,飞仙令的作用实在太大了,任谁都会眼红。” 听到这,林寻不禁奇怪:“星空古道何等浩瀚至高,可为何却没有飞仙令,反倒是九域之地,存在着这等神秘令牌?” 阿胡道:“其中缘由,我也无法得知,但却听说过一个传闻。” 林寻顿露感兴趣之色:“什么传闻?” “有一种说法,在亘古以前,九域之地,便是诸天万界的明的起源之地!” “在那时,归墟、昆仑墟这两大神墟,皆有着通往九域的路径,但随着时间推移,九域之地发生了沧海桑田般的变化,已经无法再满足求道者的需求,渐渐地就没落了。” “毕竟,你也知道,修为越高之辈,想要攀登更高的道途,对修行资源的需求就越大。” “九域之地虽也堪称浩瀚和广袤,可当修道者修为臻至圣境之后,天地间的规则、大道气息,已无法令他们在道途上有所进步。” “于是,在亘古以来的无垠岁月中,越来越多的修道者皆踏上了前往星空古道的征程。” “这种情况不止发生在九域之地,也发生在星空其他诸天世界中。但唯有九域之地,才拥有归墟和昆仑之墟!” “这也是为何,九域之地之所以会拥有飞仙令这等神秘宝物的原因。” “当然,这只是一个传闻,真正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恐怕就是帝境人物也说不清楚。” 至此,林寻隐约明白了。 他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若说九域之地,最初时候乃是修道文明的起源之地。 那么古荒域,就很可能是其中的核心区域。 而位于古荒域中的“下界”,则极可能就是核心中的核心,是最原始的始源之地! 之所以有这样一个想法,便在于那下界太不简单了,仅仅是四大神墟之一的归墟,就位于其中! 不过这只是林寻的想法。 这诸天上下,星空周虚中的秘密多不胜数,以他如今的阅历,还远远达不到推究“世界本源”,揣摩大道起源的地步。 “那三大禁地又是什么?” 林寻继续问道。 阿胡道:“其一便是‘封禅台’,传闻藏着成帝成祖的秘密。” “其二,是‘镇道崖’,传闻那里汇聚着诸天万道的本源气息。” “其三,则是‘无名禁域’那里……是昆仑墟最凶险的地方,亘古至今但凡进入其中者,几乎全都遭难而亡。” 说到这,阿胡眸子中闪过忌惮之色,“我曾听说,太古时候,曾有人活着从无名禁域回来,可却失去了所有记忆,整个人都癫狂,且身上缠绕着可怖的劫难气息,在返回星空古道后不久,便暴毙去世。” “临死前,此人曾留下一句话,至今还流传在星空古道上。” 林寻忍不住道:“他说了什么?” “道途已断,无可求!” 阿胡唇中轻轻吐出几个字。 很寻常的一句话,可却仿似带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令林寻躯体都有些发寒。 道途已断? 这莫非意味着,纵然修道者穷尽毕生心血,纵然踏足帝境,成为一道之祖,也注定碰触不到大道的尽头? “你可别当真,这只是那个癫狂而亡的家伙临死时所留,尽管流传于世,可也没几个人当真。” 阿胡道,“只不过,那‘无名禁域’的确是昆仑墟最凶险的地方,至今都再无人敢尝试靠近。” 林寻嗯了一声。 了解了“九秘三禁”,他这才发现,昆仑墟所埋藏的秘密之多,要远远超乎自己的想象。 这里就宛如覆盖着一片大雾,无论谁身处其中,皆会感到太多的未知和秘密。 “我们此次前来,最多也只能逗留半年时间,半年后,昆仑墟通往外界的路径,就会重新封印和消失。” 阿胡感慨道,“这也注定,我们这次根本不可能将昆仑墟中的秘密全部洞察,自古至今便是如此。” 两人交谈时,已越过许许多多的漂浮陆地。 正当林寻要说什么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震怒欲狂的嘶吼——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 “我陆玄机乃血麟一族纯血后裔,伴随大气运而生,修道至今,不过三百载,便已跻身星空大圣榜地三十七位!” “凭我这等底蕴,都无法得到‘众生之力’认可,这世上还有几人有资格?” “都退开,我要再拼一次!” 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愤懑和不甘。 陆玄机! 林寻和阿胡对视一眼,皆精神一振。 哗啦~ 林寻运转狻猊气,将两人的身影皆覆盖,而后悄无声息地朝远方靠近了过去。 没多久,一座极其广袤的悬浮陆地出现,横亘虚空中,足有千里范围,其上山岳坍塌、寸草不生,同样荒芜无比。 唯有中央地带,则显得很不一样。 那里有着一座形似大钟的山峰,雄浑高峻,通体弥漫着混沌气,散发出古老苍茫的气息。 在山脚处,一群修道者伫足,足有十多个,一个个皆威势不凡,气息惊人。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血衣,头上血色独角,身姿极其轩昂高大的男子。 他伫足大山前,长发飞扬,神色阴沉狰狞,目光死死盯着山前石壁之上,眉宇间带着愤怒。 根本不必猜,此人必然是血麟战族纯血后裔陆玄机! 林寻和阿胡悄然靠近,有狻猊气遮掩,他们的出现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让两人吃惊的是,随着靠近,那一座形似大钟的雄浑大山,竟宛如在不断变大,越来越雄浑,越来越巍峨…… 直至后来,竟给人一种撑开乾坤,高不可攀的感觉! 林寻和阿胡皆愈发警惕和谨慎。 直至在距离陆玄机等人上千丈距离时,两人这才止步,身影藏匿在一片岩石堆后。 “你看那大山石壁上。” 阿胡飞快传音。 林寻顺着看过去,就见那大山底部,混沌气弥漫,隐约可见那石壁光滑如镜,烙印着一幅古老的图案。 图案中,日月星辰环绕,苍茫大地上,有无数的先民、无数的生灵在膜拜和祭祀,神色虔诚而庄肃。 在那天穹之下,则悬挂着一口钟! 这是一副极其古老的“先民万灵祭祀图”,散发着庄肃神圣的气息,令人心生震撼。 只是,他们所祭祀的对象,却是一口钟,它悬挂天穹之下,大得惊人,钟身烙印着密密麻麻的晦涩道纹。 虽然这只是一副石刻图,可当林寻他们目光看向这一口钟时,竟有一种可以镇压乾坤,摇动星汉,声传诸天的无上气势! 无疑,这一幅图极其不凡,极可能藏着大造化。 “陆玄机应该是想要得到这一幅石刻图的认可……嗯?” 阿胡若有所思。 旋即,她就一怔,发现林寻神色有些异样,眼睛直勾勾盯着那一口钟,似很意外,又似难以置信。 “怎么了?” 她传言问道。 “我以前好像见过此钟……” 林寻眼神有些恍惚。 阿胡也不禁惊诧,这可是昆仑墟九秘之一的禁地,那一副石刻图可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可林寻竟说,曾见过石刻图中的大钟,这令她也都很意外。 “是它吗……” 林寻脑海中,浮现起一幅幅画面。 当年他第一次进入古荒域西横界,曾参与到一场“论道灯会”中,那是在苍梧山上,山上有着一株古道青灯树。 他一路过关斩将,经历了重重考验,也获得了种种机缘。 像在一片碑林悟道时,林寻第一次参悟掌控星湮吞穹道,见到了星湮大帝在周虚星空中一路奔走的一幕幕惊世场景。 像在论道考验中,林寻获得了大道无量瓶这件神异古宝。 除此,在论道灯会上还发生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其中最令林寻难忘的,就是在最后阶段,曾有一座道坛出现,道坛上摆着一口青铜钟。 此钟不过半尺高,光泽流转,烙印着密密麻麻的道纹,神妙莫测。 当时为了争夺此钟,林寻和羽灵空等人还发生过一场激烈无比的惨烈厮杀! 可最终,谁也没能获得此钟。 因为那一口道钟牵扯到的因果太大,根本不是当时的林寻能够靠近! —— (已经4更!晚上10点半左右,还有!)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