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 葬灵死树 - 天骄战纪

第1740章 葬灵死树

黑衣僧人真的感觉很荒谬。 林寻,一个曾镇杀燕纯钧、陆昂、古藏心、陶剑行、鲲九临等绝巅大圣的绝世狠人。 一个在倒悬山大战中,兀自能夺得“大道篇章”炼宝道气安然而退,在御龙山之巅镇杀一切敌的逆天角色,竟只是神照古宗眼中的小角色? 并且,在神罚之榜上中悬赏和排名全部垫底! 这让黑衣僧人都感觉很不舒服。 我地藏界如此重视的一个异端,在你神照古宗眼中却成了一个不被重视的小目标,这岂不是显得我地藏界太无能? 沙流青嘿地笑出来:“你别误会,这只是在进入昆仑墟之前,我神照古宗并不了解此子底细,才会将你视作小角色。” “而我此来昆仑之墟,原本也并不是要猎杀此子,可后来才发现,此子竟远非寻常可比。” “我敢肯定,若能将其项上人头带回宗门,所得到的悬赏数额,绝对是三十颗大道宝晶的很多倍!” 说到最后,他禁不住舔了舔唇,犹如渴望嗜血的兽。 大道宝晶,诞生于诸天世界中的混沌本源,功效神妙,对大圣境以上的强者修行,有着莫大的补益作用。 同时,大道宝晶也是星空古道上一种用来交易的稀缺货币,又被视作“道晶” 一颗道晶的价值,已可以和一株万年灵药媲美! 对大圣境强者而言,道晶无疑是最佳的交易货币,无可替代。 听了沙流青的话,黑衣僧人这才感觉平衡不少。 他提出建议:“此子棘手,且掌握异宝,仅仅是将其擒杀,获得的战利品便丰厚诱人之极,不如你我两人合作一次如何?” 沙流青目光闪动:“如何合作?” “战利品各分一半。” “好!” 沙流青略一思忖,就答应下来。 林寻的强大,也令他产生警惕,若能和地藏界这个位列“渡厄罗汉”席位的狠角色合作,成功的机会无疑会大很多。 渡厄罗汉称号,唯有地藏界大圣境传人中的顶尖人物,才能够拥有。 眼前这位黑衣僧人,法号“枯渡”,但在黑暗世界中,被无数穷凶极恶之辈称作“血罗汉”! 因为在此人手中,曾伏尸上万,染尽血腥。 …… 这一天,也不知是谁传出的风声,让得林寻前往封禅台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昆仑遗迹,引起了不知多少的瞩目。 …… 幽冷寂静的古地,残破的天宇,血红色的大地…… 这是一片神秘而又妖邪的凶险禁区。 经由五色祭坛的传送,林寻一行人出现在了这片天地中。 几乎第一时间,他们各自祭出宝物,全神戒备起来。 “各位,从这一刻开始,凶险将无所不在,能不能抵达那封禅台上,就看我们能耐了。” 孟毅深吸一口气,眸光深沉。 在他头顶,悬浮一副由古老兽皮打磨而成的道图,流淌下亿万濛濛光雨,将他全身笼罩。 而在他手中,则操控着一个莹白如玉的龟甲罗盘,明显是用来指引方向的。 林寻一瞥眼,姬乾、姜蘅也都全副武装。 嗡! 当下,他将断刃祭出,掌心暗扣大道无量瓶,周身气机悄然运转而开。 阿胡也同样不敢怠慢,做好准备,她一袭裙裳飘曳,掌心浮现出一缕缕雄浑的紫色道光。 这让孟毅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似有些意外,但并未多说什么。 “走。” 孟毅飞遁而起,在前边带路,没有敢动用空间挪移之法。 不是因为天地法则的限制,而是因为这片凶险禁地中,充斥着太多的杀劫和灾祸。 施展空间挪移,完全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一行人小心前行,像是穿行在时间长河中,扑面而来的,尽是岁月、时光的气息。 所有人都察觉到这一点,都不禁心悸。 毋庸置疑,这是时间的规则波动,犹如涓涓细流,在这片凶险禁地中扩散。 幸亏他们全神戒备,且拥有绝巅大圣的修为,若换做其他修道者前来,注定经受不住这等“岁月力量”的侵蚀,会让寿元以惊人的速度枯竭,最终腐朽而亡! “时间奥义,被视作至高无上的法则,纵然是帝境人物,也极少有人能够参悟掌控。” 孟毅神色凝重,“没曾想,这封禅台禁地,时间法则的波动会如此明显,犹如潮汐般起伏。” 林寻默不作声,他在尝试体悟时间的力量。 嗤! 只是一瞬,他的一缕发丝就化作雪白之色,枯萎凋零,犹如遭受到时间之惩罚。 林寻心中震荡,再不敢轻举妄动。 这片禁地很荒凉,一眼望去,尽是荒芜、苍茫、破损的景象,虚空中漂浮着的星骸,一颗又一颗,皆无比斑驳和残破。 还有崩裂的世界碎片,化作漂浮的残缺陆地,横陈在那里,像陨落在岁月长河中的尸骸似的。 昏暗、压抑的氛围,笼罩天地间,让这里显得无比诡异和渗人,不知道亘古以前发生了何等事情,让这片禁地竟如此死寂。 “传闻中,世界于此凋零,星辰于此永坠,时光于此荒芜,唯于此封禅台永恒不朽。” 阿胡传音给林寻,“如今看来,倒也并非妄言。” 林寻不免惊异。 世界凋零! 星辰永坠! 时光荒芜! 唯有封禅台永恒不朽! 略一体会其中蕴含的意义,就足以令任何修道者心寒,根本不敢想象这世上会有这等诡异地方。 忽然,在这死寂般的幽冷气氛中响起了一阵奇异的哗哗声,犹如淙淙叮咚的溪水,从极其遥远的天边传来。 “老天,那是什么?” 姜蘅瞪大眼睛,失声道。 林寻他们此刻也都露出惊容,在他们视野中,看见一挂雪白的河流从天穹上流淌而来。 河水洁白剔透,晶莹清澈,不染一丝杂质,从天穹上流淌时,洒下瑰丽的光影,令人痴迷。 望着它,就如能映照出四季变化、岁月更迭、世事浮沉! “快走!” 孟毅和阿胡齐齐色变,像遇到极其恐怖的事情,和林寻他们一起迅速动身,远离这里。 正在林寻疑惑时,就见那一条河流撞击在一块漂浮的陆地上,那足有数千里范围的陆地,竟无声无息地腐朽,化作飞灰消散。 那迸溅出的水珠激射,看起来那般渺小,却将附近一颗颗星骸都击碎炸开! 那等场面,简直如上苍主宰捏碎一颗颗星辰,摧垮一块块陆地,震撼人心。 最后,迸溅四散的水珠又汇聚在一起,化作一条雪白晶莹的河流远去,渐渐消失在天边。 “那……那究竟是什么?” 姜蘅脸色煞白,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恐怖的事情。 “时光洪流!” 孟毅心有余悸似的吐了一口气,告之答案。 这是最纯粹的时间法则力量汇聚在一起产生的洪流,所过之处,就如岁月之刀,足以斩杀世上一切事物! “这等法则力量是否能被汲取和掌控?” 林寻问道。 “不可能,以往岁月中,曾有帝境大人物闯入此地,欲以无上神通收集时光洪流,试图参悟其中烙印的时光力量,可最终落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孟毅说出一个秘闻,令林寻等人无不倒吸凉气。 帝境大人物都挡不住这等可怕的时光力量? 这的确太惊人! 他们继续前行,天地间愈发荒芜和冷寂,出现的星骸和陆地碎片也越来越多,像永远坠落于此的坟冢。 直至足足一炷香后,九轮血色的圆月,出现在极远处天穹,散发出猩红昏暗的光。 “血月荒原……” 孟毅眸子中泛起慑人的神芒,“各位,可要当心了,从此刻开始,会有诸多诡异和不祥的凶物和灾祸出现。” 话音刚落,姬乾就浑身一颤,道:“孟兄你快看,那是否就是‘葬灵死树’?” 这时候众人也都看到了那一株树,扎根在虚空,高不知有多少万丈,枝桠干枯,躯干龟裂,通体上下缭绕着肉眼可见的滚滚死气。 它那繁密的枝条上,生着密密麻麻的黑洞,犹如数不清楚的墓穴般。 最诡异的是,那一株干枯的大树并非固定,而是在虚空中缓缓挪移着,犹如活物似的。 这一瞬,林寻浑身发凉,浑身汗毛倒竖,肌体紧绷,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险。 那干枯大树密密麻麻的黑洞内,有着一个个黑影。 仔细看,那赫然是一具具尸骸,有人类,也有各族生灵,千奇百怪,形形色色。 每一具识海皆残破不全,弥漫可怖的黑色死气。 当林寻意识靠近,一些尸骸竟似有察觉,猛地坐起身来! 哗啦! 一时间,那干枯大树上枝桠剧烈摇晃,不知多少宛如墓穴般的黑洞被惊动,散发出滚滚死气,遮天蔽日。 几乎同时,一具具尸骸从那大树黑洞内走出,犹如来自地狱的一群鬼神,散发出滔天的恐怖气息。 那天穹九轮血月,垂落下一缕缕猩红的诡异血光,将这些尸骸沐浴其中,令得他们一个个气息愈发慑人。 远远一望,干枯的大树扎根虚空,一具具尸骸伫足其上,头顶九轮血月当空,遮天蔽地的死气如墨汁般,将虚空染成漆黑之色。 那画面简直诡异可怖之极! “果然是传闻中的葬灵死树,林兄,快祭出飞仙令!” 孟毅神色骤变,飞快提醒。 嗡! 几乎毫无犹豫,林寻和阿胡一起,将飞仙令祭出。 appapp

下一篇   第1741章 无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