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1章 无咎! - 天骄战纪

第1741章 无咎!

嗡! 两块飞仙令产生奇异波动,飘洒光雨,将林寻他们一行人的身影笼罩其中。 几乎在同时,一具尸体挪移虚空,轰的一声,一掌拍在飞仙令所衍化的光幕上。 林寻他们心中皆狠狠一震,脸色微变。 一掌而已,却有压盖天宇,拍烂山河之势。 那掌中迸发出的死气化作诡异的法则力量扩散,慑人无比! 可就是这般恐怖的一掌,却被飞仙令所衍化的光幕无声息化解,光雨流转,仅仅泛起一层涟漪而已。 林寻他们皆齐齐松了口气。 抬眼望去,就见那尸骸形似一只巨猫,背脊生着一排骨刺,残破的尸体缭绕着汹汹死气,一对瞳孔猩红诡异。 砰砰砰! 它似是不甘,发出狰狞的嘶吼,瞬间拍出千百道掌印,凶狂暴戾,每一击的威力,都足以轻易灭杀绝巅大圣。 纵然最终这些攻击皆被飞仙光幕挡住,可依旧令林寻他们心中翻腾,躯体发寒。 这尸骸的战力之强,完全在绝巅大圣之上,甚至比圣人王都恐怖! 若无飞仙令,他们之中注定将无人是其对手。 “才刚抵达血月荒原,就碰到了葬灵死树,我们运气好像有些太差了” 孟毅神色难看。 葬灵死树,一种极其可怕的不详之树,此树就如一座巨大的墓园,葬着无数诡异凶恶的生灵尸骸。 这些尸骸,又被称作“葬灵凶尸”,每一个战力皆无比恐怖,杀圣人如斩草芥般容易。 以往岁月中,前来“封禅台”禁地探寻的强者中,许多人皆是丧命在葬灵凶尸的手中! 姬乾和姜蘅皆倒吸凉气,他们也听说过葬灵死树的恐怖,别说他们这些绝巅大圣,就是准帝来了,都难逃一死。 “林兄,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葬灵凶尸虽可怕,但一向不会主动出击。” 阿胡在飞快传音,“也就是说,纵然是碰到葬灵死树,只要不主动招惹,便可有惊无险地避开。” 林寻黑眸闪动,刚要说什么。 就见那葬灵死树之上,再度冲来一群葬灵凶尸,一个个死气滔天,朝林寻他们这边杀来。 轰隆! 仅仅一瞬,林寻他们所在区域就被围困,四面八方皆是那恐怖的尸骸,一疯狂冲击。 飞仙光幕流转如瀑般的光雨,才将这些攻击全都化解。 “不对!这太反常了,拥有飞仙令,足可以化解眼前这一场灾难,可为何他们还冲杀过来?” 姬乾惊怒,难以置信。 姜蘅则已被惊到,躯体瑟瑟发抖,俏脸煞白,那些尸骸太狰狞和可怖,犹如来自地狱的恶鬼。 “在这昆仑三大禁地中,什么反常的事情都会发生,各位,我们可能遇到棘手的麻烦了” 孟毅脸色阴沉。 最让他们惊悚的是,随着时间推移,那葬灵古树上越来越多的尸骸出现,犹如潮水般涌来,将这片天地都覆盖。 每一个,都是那般恐怖吓人。 而非他们一行人则宛如伫足在被海水围困的一座孤岛上,全凭飞仙光幕的力量,才勉强没有遭受到侵害。 可若一直就这般被围困下去,飞仙令的力量迟早会被耗光,到那时 后果不堪设想! 林寻和阿胡皆尝试手持飞仙令,进行移动,可根本就无法寸进一步。 也就说,飞仙光幕的力量,只能被动防御,而无法御敌! 这让两人心中也是一沉。 “这封禅台禁地简直太可怕了,早知道如此我宁可不要机缘,也断不会前来” 姜蘅花容惨淡。 放眼望去,尽是凶神恶煞,漫山遍野,被困于此,简直如若在鬼门关前等待死亡审判。 令人胆寒,也令人绝望。 “孟兄,你该怎么办?” 姬乾则将希望寄托在孟毅身上,目光带着期盼。 “我亦没想到,才刚进入封禅台禁地,就会发生这等意外” 孟毅神色难看。 他同样束手无策! 谁能想到,才刚抵达血月荒原,就碰到了葬灵死树这等诡异恐怖的存在? 轰隆隆 那些葬灵凶尸兀自在疯狂冲击,狰狞嘶吼,像万千恶鬼嗅到了血腥,与择人而噬。 飞仙令嗡嗡作响,飘洒光雨,化作光幕流转,挡住了这一切攻击,显得很神奇。 可谁都看出,飞仙令的力量正在快速消耗着! “让我来试试。” 林寻忽然开口,在之前时候,唯有他一言不发,此刻出声,令所有人都将目光汇聚过来。 “林兄可有办法脱困?” 姬乾激动道。 这就如身陷绝境之人看见了一丝希望。 姜蘅也忍不住露出一丝希冀之色,这一刻,她哪还管以前还曾仇视林寻为贼子的事情。 只要能脱困,就是让她欠林寻一个天大的恩情都乐意。 孟毅都不禁怔了怔,目光泛着异色:“林兄,你若有办法,那就最好不过了。” “没有。” 林寻摇头。 寥寥两个字,犹如浇了一盆冷水。 “但我可以试一试,总不能就这般坐以待毙。” 林寻尽管姬乾、姜蘅依旧禁不住流露出失望之色,神色黯然。 绝巅大圣又如何? 面临死亡困境时,也将心境失控! 孟毅轻叹了一声,没有再多说。 唯有阿胡神色平静,说道:“我为你护法。” 林寻点了点头。 他深吸一口气,神色宝相庄严,浑身散发佛光,犹如传说中的一尊佛陀。 生清净国,坐大莲花! 而在他口中,则传出一阵古老的诵经声,犹如梵音禅唱,有神妙的力量扩散而开。 大藏寂经! 这是由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一起缔造的无上经,蕴藏无尽神妙。 像此刻林寻所施展的,便是‘大普度厄难法’,专门克制和引渡世间邪祟亡魂。 “这是地藏界法门?” 姬乾诧异,带着惊色。 孟毅和姜蘅也都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地藏界! 黑暗世界的三大巨头之一,其传人被称为度厄行者,但凡被他们是做异端者,皆会被无情镇杀。 那等行事风格,比之神照古宗的那些杀手都不逞多让! 林寻,难道和地藏界有关? 这让孟毅他们都有些惊疑不定。 林寻没有解释,阿胡也懒得解释,这等紧要关头,哪有心思关注这些细枝末节? 梵音浩渺,犹如佛在讲经,产生的力量神妙玄微,可当扩散出去后,却并没有产生杀伤力。 那些葬灵凶尸根本不受影响,狂性不减,凶恶滔天! “终究是不行啊” 姬乾喟叹。 姜蘅咬了咬唇,俏脸愈发煞白,她才刚踏足绝巅大圣境,哪甘心葬灭于此? 孟毅沉默无声。 林寻却不见气馁,眼下困境或许凶险无比,可他什么尸山血海没见过,自不会因此而乱了分寸。 只是,便在此时,阿胡娇躯一颤,道:“林兄,飞仙令的力量正在衰弱。” “什么!?” 姬乾、姜蘅大惊失色。 果然,在一众葬灵凶尸的攻击下,飞仙光幕开始剧烈翻滚起来,不像之前那般强劲了。 后只能拼命一条路可选了” 孟毅声音沉重。 林寻不禁皱眉。 想了想,他掌心一翻,浮现出一盏青铜灯。 斑驳昏黄的灯影飘洒,幻化出令人心静的神秘力量,犹如在黑暗中撑起的一点光。 大道无咎灯! 砰的一声,此灯甫一出现,飞仙光幕之外,一个身影残破,形似巨犬的尸骸,如遭雷击般,轰然爆碎。 其躯体化作汹涌的黑色死气,如潮水般蒸腾。 隐约间,仿佛有着一道虚影在黑色死气中浮现,遥遥朝林寻拱手。 而在林寻心田,则响起一道声音:“多谢道友成全,令我于今日从困厄中解脱。” “这” 姬乾和姜蘅皆睁大眼睛。 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一道虚无的身影和声音,只看到林寻祭出一盏灯,就灭掉了一具凶暴无匹的尸骸! 而孟毅的目光则一瞬锁定林寻掌中的青铜灯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似也被震撼。 林寻则精神一振,可行! 灯影斑驳,昏黄的光晕扩散,附近一个又一个葬灵凶尸,皆无声无息地炸开,化作汹涌的死气黑雾。 隐隐约约,有着一道道虚影浮现,各族生灵皆有,千奇百怪,但无一例外,皆一起向林寻行礼。 “多谢道友相助!” “多谢道友成全!” 一道道表达感激的声音也是在林寻心头陆续响起。 这让林寻产生体悟,原来这些葬灵凶尸,和当年在桑林地所遇到的那些恐怖生灵一样,遭受到了恐怖禁忌力量的捆缚。 直至今日,他们才在大道无咎灯的力量下得到解脱。 只不过和那些恐怖生灵不一样,他们这种解脱,意味着真正的死亡。 接下来的时间中,附近但凡冲过来的葬灵凶尸,无不在大道无咎灯力量的覆盖下纷纷溃散,化作了死气黑雾。 这巨大的反差和扭转,令姬乾和姜蘅都呆在那里,眉宇间尽是震撼,打破脑袋也没想到,林寻竟还有如此手段! 孟毅目光中也是闪动惊意,怔怔失声。 这天地间,凶灵恶煞遍布,犹如黑暗炼狱,死亡交织,而一盏灯,撑开了一场大光明! 金鱼这两天在公众号写了两篇和“方寸山”“昆仑墟九帝兵”有关的文章反响很强烈。 大家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后,查看“历史消息”便可以看到了。

上一篇   第1740章 葬灵死树

下一篇   第1742章 锁神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