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2章 锁神天峰 - 天骄战纪

第1742章 锁神天峰

成百上千的葬灵凶尸陆续溃散,化作黑雾,将天地覆盖。 大道无咎灯悬浮,灯芯摇曳,昏黄斑驳的灯影飘洒,撑开光明,驱散一切敌! 林寻身影沐浴在昏黄的灯影中,平添缥缈神秘的气息。 孟毅等人皆彻底呆住。 亘古以来,不知多少前来“封禅台”禁地的强者,饮恨在葬灵死树之前。 事实上之前像姬乾、姜蘅都也已感到绝望,心死如灰。 可谁曾想,本不被他们看好的林寻,以一盏青铜灯,便化解了这一场灭顶之灾! 尤其当看到,那一个个都足以轻松杀死圣境人物的凶物,却犹如草芥般灰飞烟灭时,他们皆都被震撼住了。 哗啦啦 黑雾翻滚,死气重重,遮天蔽日,场中已再没有葬灵凶尸冲来。 伫足其中,放眼四顾,尽是茫茫的黑色。 林寻和阿胡一起收起了飞仙令。 几乎同时,那铺天盖地的死气黑雾如若决堤洪水,轰隆隆涌入大道无咎灯内。 远远一望,宛如长鲸吞水! 林寻都不免意外,很快就注意到,这些浓重无匹的死气,竟化作了一滴滴纯黑色的灯油,浸润在无咎灯内。 这盏神异莫测的“昆仑九帝兵”之一的古老宝物,在此刻也焕发出一股说不出的玄妙气息。 就像多出一股无形的神性生机! 直至那漫天遍野的死气全都被搜集时,大道无咎灯内已出现一指厚的一层纯黑灯油。 再看场中,早已不见了那一株“葬灵死树”的踪迹,唯有天穹九轮血色圆月洒下昏暗的红光。 姬乾、姜蘅他们皆如死里逃生般,长长吐了一口气,神色间难掩欢喜和激动。 孟毅也神色恍惚,似是感慨,似是震惊,似是如释重负。 阿胡抿嘴轻笑,美眸盈盈如水。 对这一切,林寻却浑然不觉似的,怔怔伫足原地。 随着大道无咎灯汲取到一层黑色灯油,在他脑海中,悄然浮现出一股传承感悟,犹如大道伦音般在心头响彻: “无咎为引,灯火长明,归去来兮,渡迷失之灵” 最终,这些感悟化作一篇名为“归魂引”的秘文,烙印在林寻心神中,略一品悟,这赫然是御用大道无咎灯的一种法门! 这让林寻都感到意外,根本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竟让自己得到了无咎灯的御用法诀。 “林兄,这次可多亏了你。” 姬乾露出惭色,“我为之前敌视你的行为道歉,并且以后,定然会给予林兄相应的补偿。” 旁边的姜蘅也点头。 此次若无林寻出手,他们只怕都得遭难而亡,这等救命大恩,他们焉能不领情? “补偿就不必了,就当不打不相识吧。” 林寻随口道。 孟毅笑着说道:“这次,我们可都欠下了林兄一个天大人情,这样吧,等进入封禅台后,若能夺得什么机缘和造化,当由林兄第一个获得。” 姬乾和姜蘅齐齐点头答应。 林寻对此自无不可。 一行人稍作休整,便继续上路。 血月荒原上,枯寂而荒芜,天地茫茫,昏暗压抑,行走其中,就如行走在阴暗冥间似的,令人心神压抑。 这一路上,并非太平,甚至是险象环生,杀机重重。 有化作冰雪风暴的诡异寒流肆虐,冰封乾坤,寒风刺骨,对修道者神魂有着恐怖的杀伤力。 这种寒流,又被视作“吹魂风”,轻轻一吹,便能让圣境人物魂飞魄散。 有银色的沙尘在天空飘荡,每一颗皆纤小晶莹,灿灿夺目,看似渺小,却能撕穿长空,击碎星骸! 也有藏匿在虚空中的诡异生灵,形似黑毛猴子,却生得青面獠牙,血盆大口。 这些被称作“鬼脸水猴”的凶物,能够穿梭空间之间,来去无踪,防不胜防。 它一声啼鸣,就能震碎修道者的心境,令一身道行就此毁掉,诡异可怕。 一路上,若无飞仙令在,林寻他们都不知要遭难多少次! 直至数个时辰后。 一座极其高大巍峨的山峰突兀地出现在地平线上。 那山峰上,垂落一条条犹如巨龙般的漆黑锁链,密密麻麻,缠绕着一缕缕的妖异血光。 仅仅是远远一望,林寻他们顿觉寒气扑面,毛骨悚然,躯体都如坠冰窟,强烈的危险感涌遍全身。 “锁神天峰!?” 姬乾失声叫出来,带着颤抖,似目睹世上极其恐怖的事情。 像他姬乾,可是璇玑道宗真传第一人,帝族姬氏核心后裔,一位响当当的绝巅大圣。 可自从进入“封禅台”禁地以来,一路上却频频失态,被惊吓到不止一次。 不止是他,姜蘅也大抵如此。 孟毅、林寻、阿胡他们稍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这片禁地着实太渗人。 存在的诸多凶险和诡异,都足可以轻易要了他们的命! 行走其中,简直就像在刀尖上起舞,在死亡线上徘徊,担惊受怕不说,还承受着极大的生存压力。 不过,一路走来,姬乾还没一次像这次一样那般惊恐。 “这这座传说中的山峰竟竟真的存在?”姜蘅牙齿都格格作响,俏脸煞白。 传闻中,封禅台禁地有着一座诡异的山峰,犹如天堑横亘,垂落一千八百条妖异无比的神链,每一条神链,皆有捆缚神祗、灭杀圣贤的诡异力量。 最可怕的是,在以往岁月中,但凡见到此山者,几乎无一生还! 此山,便是“锁神天峰”! 只是,连姬乾、姜蘅都没想到,他们竟会如此倒霉,前行的路上竟碰到了这种凶山! 一下子,两人都宛如失去全身力气,神色苍白。 “完了,这次再也没有活路了飞仙令都已没用,那锁神天峰就是死亡的征兆,只有碰到,无论是谁,都注定难逃一死” 姬乾神色惨然,失声喃喃。 “我们这一路上运气也太差了,据我所知,以往时候前来封禅台禁地的强者,大多在三个时辰内,就能安然抵达封禅台前。” 姜蘅带着一丝浓浓的不甘,“并且,他们一路上遇到的凶险,也断不像我们这般如此频繁,这这是老天故意捉弄我们,要我们走向死亡吗?” 孟毅神色阴沉如水。 林寻和阿胡对视一眼,神色也都明灭不定。 仔细一想,他们这一路上遇到的凶险和杀劫,的确是太频繁了一些。 甫一进入,就碰到了“时光洪流”,没多久就遇到了“葬灵死树”,并且还遭受到了无数葬灵凶尸的围困。 好不容易逃出杀劫,这一路上,又陆续遇到了“吹魂风”“银光沙”“鬼面水猴”等等诡异凶恶的灾祸。 这本就显得很反常,令人压抑和心悸,换做一般修道者,只怕早已崩溃掉,根本坚持不到此时。 可现在倒好,竟还遇到了传说中的“锁神天峰”! “林兄,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路行来,都没有遇到过任何一个修道者,全都是各种杀劫和灾祸?” 阿胡飞快传音,她神情有些不对劲,“这只能证明,要么是我们运气的确太差劲,要么就是我们所走的路线出差错了!” “你是怀疑” 林寻心中一动,刚要说什么。 轰! 一股恐怖的力量从后方朝林寻、阿胡轰杀而来。 太快了! 又是在猝不及防之下,林寻和阿胡只能凭借本能闪避。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林寻身影一个踉跄,在虚空中退出数步,虽不曾受伤,却被震得背后衣衫破损,肌肤火辣辣的疼。 阿胡则肩膀挨了一击,发出一声闷哼,俏脸一白。 “是你!?” 几乎同时,林寻和阿胡齐齐看向了孟毅,眸光冷冽如冰,刚才出手的突然偷袭的,正是孟毅。 若非如此,哪可能令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 “抱歉,这一路上骗了两位,孟某实在是心有亏欠,但却不得不如此。” 孟毅开口,话虽他那俊秀儒雅的脸庞上,却连一点歉意都没有,反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此刻,他左手拎着姬乾,右手拎着姜蘅,远远伫足在千丈之外。 “为什么?” 阿胡冷冷道。 姬乾和姜蘅也瞪大眼睛,一脸错愕,都没想到,怎会在这等时刻发生这种事情。 两人刚要说什么,却发现力量被禁锢,根本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这让两人都又是吃惊,又是惘然。 孟毅他究竟想做什么? “因为我和一个人做了一笔交易。” 孟毅轻叹了一声,“这个交易对我诱惑太大了,让我也只能舍弃和两位的合作,狠下心来对付你们。” “可看起来,你并没有成功。” 林寻黑眸幽冷,杀机萦绕。 孟毅笑了,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味道:“不,你们此次已必死无疑!” 他目光望向远处的锁神天峰,“看到了吗,不出片刻,这座山上的妖异神链,就会将两位捆缚,囚禁于山下,然后再一寸寸磨灭你们的血肉和神魂,直至你们形神俱灭” 说到最后,他又将目光带着怜悯地看向林寻和阿胡,“不妨直接告诉你们,在很久以前,这座山下,曾磨灭过真正的帝境人物,你们觉得还能逃过此劫么?” (临时有急事外出,晚上10点半前若无更新,先欠下!)

上一篇   第1741章 无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