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九师兄的愧疚 - 天骄战纪

第1745章 九师兄的愧疚

“好。” 林寻几乎不假思索地答应。 嗡! 大道无终塔掠出。 这一瞬,场中响起枯瘦身影带着惊慌,甚至是惊恐的咆哮: “不——!这座塔怎可能还存在于世!?” 轰! 林寻只觉神魂悸动,彻底没有了意识。 又过了不知多久,一股温暖的力量涌入他周身,让他渐渐恢复了意识和感知。 依旧是那一座幽暗的封印世界,天地昏沉,冷寂压抑。 极远处,道台犹在,只是那一道被无数锁链镇压的枯瘦身影却不见了,空荡荡的。 “死了吗?” 他喃喃出声。 “没死。” 耳畔,响起一道沉闷的声音。 林寻抬头,就看见那樵夫中年正站在身边,他粗犷黝黑的坚硬脸庞上,带着一抹朴实温和的笑容。 他说道:“小师弟,我名葛玉璞,本是山中一樵夫,砍柴为生,后来有幸被师尊点化,收入门中,排名第九,你可以唤我九师兄。” 林寻当即见礼:“林寻,见过九师兄。” 葛玉璞有些木讷地挠头道:“小师弟别这般客气,那孔独天说的不错,在宗门里就数我最愚钝,师尊也常说我是榆木疙瘩。” 他声音反倒有一种自豪喜悦之色。 林寻呃了一声。 在他印象中,掌控斗战圣法的师兄,桀骜冲霄,无惧天地拘囿,踏破凌霄,睥睨万古。 玄空师兄性情刚正豪烈,古道热肠,视死如归。 那不曾谋面的雪崖师兄,则温醇儒雅,有书生气。 李玄微师兄,则被大道无矩钟的一缕意志点评为性情疏阔,潇洒不羁,人很有趣。 林寻却没想到,自己这位九师兄竟会这样一个质朴如石、憨厚木讷的人,毫无架子,反倒最容易令人亲近。 “九师兄,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寻忍不住问,说话时,他察觉到阿胡盘膝坐在一侧,眼眸闭合,呼吸悠长,犹如在酣睡。 他没有惊扰阿胡。 “小师弟,有酒吗?” 葛玉璞随意坐地上,眼巴巴看向林寻。 林寻当然有,当即拎出一坛珍藏的佳酿递了过去。 葛玉璞大喜,抱着酒坛痛饮了一番,这才吧嗒着嘴巴,叫了声痛快,说自从镇守于此地后,他就再没有品尝过酒的滋味了。 声音中尽是怀念。 林寻没有多说,又拎出许许多多的佳酿,说要陪九师兄喝一个痛快。 葛玉璞很高兴,粗犷脸庞上尽是笑容。 “小师弟,你若问询其他的事情,我还真不知道,因为当年我在众帝道战中负伤后,师尊说我此生已再无望求索道途,然后问我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很快,葛玉璞似追忆般,说道,“我说,要在身陨道消之前,将一直镇守在他孔独天身前,然后师尊便答应了,将我带入此地,从那之后,我便一直守护在这里。” “为何要这么做?” 林寻忍不住问。 “不甘心。” 葛玉璞沉声道,“众帝道战中,我的对手便是孔独天,可我和他持续厮杀了十九天,却没能将他杀了,最终只落一个两败俱伤……” 他闷闷不乐,忍不住又饮了一番酒,眼眶都发红,声音嘶哑道:“当时,若不是我表现太差劲,计休、午藏师弟和温流师妹他们就不会死了……” 林寻心中翻滚,一场众帝道战,竟让方寸山的一些传人也都陨落了? 那该是何等恐怖的一场大战? “九师兄,错不在你,不必自责。”林寻温声道。 葛玉璞长叹道:“师尊也说,道统之争,便是如此残酷,要我不必为此懊悔,可我……就是不甘心!” 他眉宇间尽是痛苦、愤恨。 林寻拿起酒,递给葛玉璞,然后自己也拎起一壶,默默喝了一番,这才说道:“九师兄,能不能跟我讲讲众帝道战?” 葛玉璞摇头:“小师弟,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其中内幕和道统之争有关,牵扯的因果也太大,现在告诉你,有害无益,并且极可能会影响到你以后的道途抉择。” 林寻一怔,愈发感觉这“众帝道战”不简单! 葛玉璞似有些歉然,挠头道:“更何况,那是帝境存在才能参与的争斗,你啊,还是老老实实修行,以后什么时候踏上帝境了,再了解这些内幕也不迟。” 林寻心中一阵无奈,归根究底,还是自己修为太弱啊…… “小师弟,你看。” 葛玉璞拿出大道无终塔,塔身一声嗡鸣,泼洒出一条条玄金道光,犹如锁链般,将孔独天的身影捆缚。 “葛玉璞,菩提老儿说过,不会对我动杀心,你难道要违背师命?”孔独天怒吼。 葛玉璞置若罔闻,对林寻道:“小师弟,他就是独天妖帝,一个诞生在混沌中的孔雀大妖,天生五色翎羽,战力超绝,在太古时,位列七大妖帝之首。” 林寻即便早已猜测到,可当得到九师兄葛玉璞的确认,依旧不免倒吸凉气。 这可是一位活生生的帝境存在!是太古七大妖帝之首!是当今帝族孔氏的先祖! 可任凭他手腕通天,也被镇压在此无垠岁月,无法脱困。 这自然令人震撼。 林寻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个念头:“独天妖帝都已如此恐怖,那么当年曾能够与之对抗的九师兄,又该拥有多高的修为?” 想到这,林寻心头又是一阵翻滚,之前葛玉璞给他的感觉质朴如石,敦厚可亲,让他差点都忘了,葛玉璞是何等强大的一位存在,起码都是一位帝境人物! 而听了葛玉璞的话,孔独天怔了怔,而后忍不住狂笑:“小师弟?哈哈哈,一只如此孱弱的小东西,竟是你们方寸山传人?还真是世事无常,方寸山已经没落到这等地步了吗?” 言辞中,毫不掩饰蔑视。 对一位在太古时就已名震天下的大妖帝而言,林寻这样的绝巅大圣,确实不值一哂。 林寻冷笑:“呵呵,你再厉害,也不被镇压于此,至今无法脱困?” “大胆!” 孔独天脸色一沉。 啪! 下一刻,捆缚在孔独天身上的一条道光,猛地扬起,狠狠鞭挞而下,打得后者痛苦惨叫,躯体都抽搐扭曲,身影光泽暗淡。 葛玉璞沉声道:“阶下之囚,也敢和我小师弟这般说话,你孔独天当我葛玉璞不存在?” 孔独天神色怨毒:“如不是菩提老儿这座塔,你葛玉璞算什么?” 一下子,葛玉璞脸膛涨红,罕见地怒了:“当年在众帝道战中,若不是‘梵天佛主’暗中帮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两败俱伤?” 梵天佛主! 林寻这才意识到,当年九师兄葛玉璞和独天妖帝的对决中,竟另有内幕! 孔独天神色阴晴不定,最终冷哼道:“亘古以来,胜王败寇,老子懒得和你这榆木疙瘩扯淡。” 他目光冰冷地瞥了林寻一眼,透露出无匹的杀机,“小家伙,你很不错嘛,带着菩提老儿的大道拂尘本源和大道无终塔一起来了……” 一字一顿,尽是恨意。 在他看来,自己即将脱困,却最终都被林寻这个变数毁了! “孔独天,看来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 葛玉璞声音沉闷。 啪! 猛地,一条条玄金道光扬起,犹如千万重鞭子,狠狠打下。 孔独天发出凄厉惨叫,躯体都蜷缩抽搐,变得模糊和暗淡,仿似随时都会崩溃。 “葛玉璞你少得意,你本源已耗尽,纵然菩提老儿来了,也再难以救你性命!” 即便如此,孔独天依旧不屈,狰狞嘶吼,“还有你这小杂碎,若让七妖帝的后人知道,你是方寸山传人,迟早要被诛杀!” 轰! 最终,他还是承受不住玄金道光的鞭挞,身影化作一只伤痕累累,浑身弥漫混沌气的孔雀,昏厥过去。 “九师兄,你真的已经……” 林寻大惊。 葛玉璞脸上露出一抹豁达,道:“我早知会有今日,早已想明白了,还好,在我弥留之际,能够和小师弟相见,吃上一顿好酒,已经可以无憾了。” 林寻心头颤抖。 虽是初次相见,可九师兄葛玉璞却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他质朴、木讷、性情敦厚,因为一些师弟的死,而心怀愧疚自责,选择镇守此地至今! 眼下,知道葛玉璞也将彻底逝去,林寻焉能不悲恸? “小师弟,我修道至今,早已见惯生死,想我一介砍柴樵夫,性情鲁钝笨拙,天资平平,能够追随师尊修行,看尽大道奇观,本就是一场天大的幸事,死亡对我而言,无非是一场旅途的落幕罢了。” 葛玉璞拍了拍林寻肩膀,指着大道无终塔,道: “小师弟,从今日起,孔独天会被一直镇压大道无终塔,不出十年,他一身道行就会被炼化,到时候,记得将他的‘五色翎羽’收了,就当……九师兄赠你的礼物。” 顿了顿,他拿出一柄拂尘,道:“小师弟,还有这件宝物,乃师尊当年所留,名唤‘三千浮沉’,你也收下。” “只可惜在众帝道战中,这件宝物被损毁严重,只剩下一些本源,也怪我无能,没能护住它的周全……” 声音中,带着愧意和伤感,恰如葛玉璞此刻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