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6章 有事不决 可问浮沉 - 天骄战纪

第1746章 有事不决 可问浮沉

一柄拂尘,名唤“三千浮沉”,和大道无终塔一样,来自方寸山之主之手。 在林寻眼中,这柄拂尘看起来并无醒目的地方。 它长二尺四寸,犹如白玉打磨而成,剔透温润,手柄呈莲花怒放之状,顶部飘洒下一挂拂尘丝,细如牛毛,弥散出一缕缕晦涩的光泽。 或许正如九师兄葛玉璞所言,此宝损毁严重的缘故,以至于令它看起来毫无引人注目的地方。 可下一刻,随着葛玉璞手腕一抖,一挂拂尘丝扬起,竟化作一条条犹如大道神链似的神虹,在虚空中交织。 一眼望去,心神如坠大道浮沉中,生死无常不由己! “此宝尽管损毁严重,可尚有本源力量在,依旧是一件了不得的至宝。” 葛玉璞开口,将“三千浮沉”的妙用告之林寻。 林寻这才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 这一柄拂尘,竟可以化作一种禁锢力量,如若大道樊笼,令人身陷其中,恰似浮沉无定,命不由己。 这无垠岁月来,独天妖帝就是被这柄拂尘镇压。 锁神天峰上挂着的一千八百道锁链,实则便是一千八百条拂尘丝所衍化出的异象。 而林寻手中那一缕拂尘丝,便是“三千浮沉”的一缕本源力量,在葛玉璞之前和独天妖帝的对抗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此宝力量磨损太重,才会令孔独天这些年里偶尔能出手,去猎杀外界的修道者。若是完整无损时,别说他一个孔独天,就是七大妖帝一起联手,也会被镇压在这一柄拂尘之下!” 葛玉璞声音带着一抹自豪。 他可曾亲眼见过此宝真正的威能。 林寻倒吸凉气,完好无缺时,可镇压太古七大妖帝!如此宝物,起码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帝兵,甚至要更强! 葛玉璞叮嘱道:“师弟,此宝你可要妥善保管,非紧要关头,不要让它泄露,否则,只怕会被人认出,给你带来祸患。” 说话时,他已将“三千浮沉”递给林寻,“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可以将此宝彻底修复,让它重现往昔光彩,如此,方对得起它的名字。” 林寻肃然点头。 葛玉璞露出一个发自肺腑的笑容,道:“我的大限已至,在这最后时刻,师弟可有什么话要问我?” 林寻心中有些莫名的难受,道:“师兄,真的已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葛玉璞摇头。 林寻禁不住长叹,神色复杂。 玄空鬼王死了…… 那一位掌控“斗战圣法”的师兄,也留下了衣钵,生死不知…… 如今,葛玉璞也将逝去,这让林寻都不禁恍惚,这世上,到底还有多少方寸山传人活着? 如今,他们又在哪里? 林寻将这个疑惑告诉了葛玉璞。 “众帝道战中,我们方寸山折损了五位传人,每一个,皆是帝境中的佼佼者,分别是十四师弟计休、二十六师弟午藏、三十七师妹温流,四十一师弟顾青渠,四十四师弟玄元子。” 葛玉璞说道,“至于其他师兄弟,有的跟随在师尊身边,有的在很久之前便前往周虚深处游历,有的则混迹于星空古道上,或为求道,或为证道……” 林寻忍不住道:“可他们难道不知道,九师兄你被困于此?” 葛玉璞挠了挠头,道:“我当年决定镇守此地时,就曾求得师尊同意,此事不会告之其他师兄弟。” 林寻一声长叹。 他还能说什么? 从一开始,葛玉璞早已做好了准备,死亡于他而言,或许真的是一场可以无憾的落幕。 “师弟……” 葛玉璞开口,声音变得缥缈起来。 林寻这才注意到,正有一缕缕光雨从葛玉璞身上飞洒流逝,让得他身影也变得趋于虚无,快要彻底消散。 “可愿再与我共饮一番?” 葛玉璞是一个性情木讷沉闷的人,可在这最后时刻,却显得无比豪迈和洒脱,他举起了一坛酒,看向林寻。 林寻鼻子有些发酸,他深吸一口气,也举起一坛酒。 葛玉璞哈哈一笑,仰头畅饮,恣意淋漓。 砰! 空荡荡的酒坛坠地,摔得四分五裂。 葛玉璞的身影,也随之彻底烟消云散。 虚空中,只留下一抹光,光影中隐约犹如一道巍峨如山的身影,朝着虚无的尽头……大步而去! 而后,这一抹光化作一缕缕晦涩力量,涌入林寻眉心中。 “我有黄庭法,蕴而生五神,丹田分三味,玄华转道轮,妙妙真微处,道台开天门……” 林寻心中,响彻一阵道法妙诀。 最终,这些道音凝聚为一部【大道黄庭经】! 东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中央戊己土,西方庚辛金,北方壬葵水。 是故,“黄”为中央之色。“庭”者,四方内外之中也。 黄庭经,阐述的便是“大道之上,我为央”之妙谛。 这是葛玉璞所求的道,是他对大道的感悟和总结,缔结为经,在临逝世时,留给了林寻。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寻清醒过来,怔怔出神片刻,拎起酒坛,默默仰头饮下。 直至在以后岁月中,林寻才了解到,当年在众帝道战中,曾有一位手执战斧,犹如山野樵夫的木讷男子,连斩十九位帝境,其威如光,映照诸天! 自那时起,但凡帝境存在,无人不知“黄庭帝君”之名。 只是极少有人知道,黄庭帝君来自方寸山,排名第九,名唤葛玉璞! …… 轰隆~~ 伴随震耳欲聋的声音,那高大险峻的锁神天峰轰然倾塌,化作漫天烟尘消散。 林寻和阿胡伫足在极远处,神色皆颇为复杂。 一座令修道者谈而色变的大凶之山下,却藏着惊世般的隐情和内幕。 方寸山第九传人葛玉璞、太古七妖帝之首孔独天…… 两位堪称无上巨擘般的人物,却因一场众帝道战,争斗至今! 最终,孔独天被镇压于大道无终塔,不出十年,便会被彻底变化,彻底消弭。 而葛玉璞,已于今日烟消云散。 这位性情拙朴、木讷的樵夫中年,弥留之际,跟林寻这位小师弟饮酒畅聊,犹如一位敦厚可亲的长辈。 他将“三千浮沉”交给林寻,指点林寻记得收取孔独天死后所留的五色翎羽…… 甚至,就连逝去时,也不忘将他一生修道所缔结的“大道黄庭经”传授于林寻。 林寻心中酸楚,莫名的怅然。 九师兄不桀骜、不潇洒、不风流,不睿智…… 他质朴如木,沉闷如石,可与之接触,却平易近人,甚至会忘了他是一个曾叱咤众帝道战中的恐怖存在。 他说他只是一个砍柴樵夫,是方寸山传人中最愚钝的一个,连师尊都说他榆木疙瘩。 可在林寻心中,九师兄葛玉璞才是最令人敬重的人!是一位巍峨如山,值得完全信赖的长辈! 深吸一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翻滚的情绪,林寻眸光坚定,心中喃喃道: “师兄,早晚有一天,我会打探出众帝道战的内幕,为你报仇,到那时,我会再来跟你一起喝酒……” 林寻不会忘了,葛玉璞曾愤怒无比地说,若不是“梵天佛主”在暗中帮忙,他早已将孔独天镇杀。 也不会忘了,因为没能杀死孔独天,葛玉璞一直愧疚、自责至今! “梵天佛主、孔独天……” 林寻黑眸幽冷,牢牢记住了。 “林兄。” 阿胡在一旁开口。 “嗯?” 林寻转头看去。 “逝者已矣。” “嗯。” 林寻长长吐了一口浊气,黑眸闪动寒芒,道,“阿胡,你说孟毅若见到我还活着,是否会以为活见鬼了?” 阿胡一怔,忍禁不禁,红润的唇角掀起一抹笑容:“那咱们就去见一见这位‘好朋友’?” “好啊。” 林寻笑着答应。 阿胡黛眉骤起,道:“可我们该朝哪里走?” 林寻心中莫名浮现出一道声音: “有事不决,可问浮沉。” 他浑身一僵,九师兄? 只是,遍寻天地四方,通查周身内外,也没有见到葛玉璞的一丝气息,令林寻心中一叹。 想了想,他拿出了“三千浮沉”。 “封禅台?” 林寻自语。 嗡~ 一缕拂尘丝扬起,犹如柔和的春风,遥遥指向远处。 林寻笑了,手掌摩挲着温润如玉的拂尘柄,心中喃喃:“九师兄,以后谁再说你愚钝,我非揍他不可……” 他已猜到,这必然是九师兄葛玉璞为自己安排的后手! 在自己还没想到该如何在这“封禅台”禁地如何行动时,师兄他早已如春风化雨般为自己准备好了。 “阿胡,走!” 林寻不再迟疑,大步上前,一袭月白色衣衫猎猎,峻拔的身影洒然如谪仙。 阿胡笑着追上去。 她敏锐察觉到,林寻好像忽然又高兴起来。 远远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灰暗天地间。 锁神天峰倾塌后的废墟上,一道虚无似的身影伫立,蓑衣、斗笠、犹如樵夫。 望着林寻和阿胡离去的方向,他挠了挠头,而后笑起来。 “有事不决,可问浮沉……小师弟,你可一定要记着……” 渐渐地,这一道虚无似的身影一点点消失不见了。 appapp

下一篇   第1747章 昆仑之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