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8章 五脏之神 - 天骄战纪

第1748章 五脏之神

而此时,孟毅在宣扬自己的功劳,神色泰然,微笑道:“诸位,林寻此獠已死,孟某不敢居功,但我想,诸位定然很乐意缺少这样一个竞争对手。” 一席话,刺激得沙流青和枯渡脸色都黑下来,都有镇杀孟毅的冲动了。 …… 与此同时,在距离昆仑之丘数千里之外,林寻和阿胡行走在茫茫灰暗天地间。 林寻在琢磨和参悟【大道黄庭经】。 阿胡在打量沿途的风光。 两人前行的速度不疾不徐,如闲庭信步,说不出的从容和自在。 “嗯?” 忽然,阿胡察觉到,林寻周身气息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犹如春风绕身,透着温煦干净的神妙气息。 再看林寻神色,看似在踱步前行,却眼神幽邃,泛着玄光,犹如沉浸在天地万象之中,无法自拔。 他这是在悟道? 阿胡不免倒吸凉气。 越和林寻接触,她就愈发现林寻在道行求索上,天资和底蕴是何等之卓绝惊艳。 最可怕的是,林寻从来不曾懈怠过,在无人得知的时间里,他一直在刻苦努力着! 有底蕴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底蕴还比其他人更努力,说的或许就是林寻这种人吧? 阿胡心中不免感慨,放缓了脚步。 悟道极其难得,她可不想因为赶路而破坏了林寻这一场难得的修行契机。 …… 林寻此刻的心神,犹如彻底放空,沉浸在【大道黄庭经】所阐述的种种妙谛中。 这是九师兄葛玉璞一身道行的体现,是一位战力足以镇压太古七妖帝之首的强者所留! 此等传承,已称得上是“帝道宝经”四字。 此时在林寻体内五脏之地,陆续映现出青、赤、黄、白、黑五种灿灿的道光。 五脏,被视为“五脏神” 东方甲乙木,属肝,主青,所谓“肝气郁勃清且长,罗列六府生三光,五色云气纷青葱,闭目内视自相望”。 黄庭经中,此乃“肝之神穴”的修炼之法。 南方丙丁火,属心,主赤,所谓“心典一体五藏王,动静念之道德行,昼日曜景暮闭藏,通利华精调阴阳。” 此乃心之神穴的修炼之法。 中央戊己土,属脾,主黄,脾居中宫,存思脾神,心虚洞鉴,神灵自通。 西方庚辛金,属肺,主白,肺如伞盖为金宫…… 北方壬葵水,属肾,主黑,肾似玄阙化水宫…… 大道黄庭经,阐述的便是“大道之上,我为央”之妙谛,而其根本,则是锤炼“五脏之神”! 当将此经臻至妙境,五脏之地,犹如神祗坐镇,神辉冲霄,各持道行。 尤其是战斗时,五尊神祗法相,就如衍化而出的五具分身。 很久以前的众帝道战中,黄庭帝君葛玉璞,便是一身化五神,每一尊神祗法相,皆有通天盖地之威,杀得一众对手溃不成军,血流星空之上! 修炼“五脏之神”后,躯体等若拥有了五蕴之秘、五行之玄、五味之妙,五德之体! 这便是【大道黄庭经】,是由葛玉璞缔造开创的无上道经,以五脏之神为根,功参造化,神妙无匹。 经此锤炼出的五尊分身,被称作五德法身! …… 伴随气机轰鸣之音,林寻的五脏之地,五色光泽流淌,犹如潮水般冲刷着心、肝、脾、肺、肾五座道宫。 道宫内,生机喷薄,有神妙的玄光氤氲,不断发酵蒸腾,隐约间,犹如有一道道虚无的身影在不同的道宫内凝聚。 “青乙之木,主生机,开生门,木德也……” 一阵阵奥妙晦涩的感悟,也随之涌上林寻心头。 他这才明白,【大道黄庭经】锤炼五脏之神,却兼具炼体、炼气、炼神三道之妙。 这,便是绝巅三途! 只是,九师兄葛玉璞所求索的绝巅道途,是以“五脏”为根,宛如五行合一,产生一种生生不息的圆满循环。 这和林寻所求索的道途有着明显的不同。 不过,大道黄庭经内有着诸多奥妙,令林寻也大开眼界,长有拨云见日,醍醐灌顶之感。 在这种感悟中,让林寻对道、对法的理解愈发深刻了,而他自身的道行也随之水涨船高! 直至后来,林寻已大致清楚,【大道黄庭经】分作了四大境。 分别是五蕴境、五色境、五味境、五德境! 眼下,林寻以自身绝巅大圣境之修为,轻松迈入五蕴境内,于五脏之地,蕴积出一缕缕道宫真灵。 这些道宫真灵,犹如虚幻的法相,极其模糊,呈现出青、赤、黄、白、黑五种神辉。 若能臻至五色境,这五尊真灵,就会凝聚为实,呈现出各自的“色相”,如青木真灵,会呈现出“万古青郁,生机长存”的色相。 直至抵达“五味境”,五尊真灵,就会拥有自己的“味”,犹如每个人散发出的各自不同的韵味。 而“五德境”,则是拥有各自的神识和道行! 至此,“五脏之神”便可锤炼而出,化为五尊法身,每一个修为,皆不弱于本尊,且各有神通和玄妙。 “我的法,以星湮吞穹为基,大道洪炉为根,可容诸天万道,可衍世间一切法,若能将五脏之神熔炼一炉之内,必可以令我在道与法的参悟上,产生翻天覆地的蜕变……” 林寻心中产生明悟。 不过他也清楚,目前自己所掌握的诸般传承中,太玄剑经、大无尽吞噬经等传承皆太过至高,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融合。 这大道黄庭经也同样如此! 也是此时,林寻这才深刻意识到,看似木讷、愚钝的九师兄葛玉璞,实则是何等强大的一位存在。 就凭这“大道黄庭经”,都足以令他惊艳万古! 呼~ 行走中,林寻从那种奇妙的顿悟中清醒过来,他长吐一口浊气,放眼望着四周灰暗压抑的天地。 心中,却有一种静谧、清宁、空灵之感。 与此同时,他周身气机如打破桎梏般,自然而然地突破了,产生一种轰鸣,衣衫猎猎作响。 澎湃汹涌的力量犹如山崩海啸,在周身之内锵锵轰鸣,而他整个人的气息,随之节节攀升。 恰似长虹掠出,扶摇而上。 绝巅大圣境后期! 上次晋级时,还是在桃源秘境,吞服蟠桃之后,直至如今才不过一个月时间,便顺势再有突破! 这就是造化。 若不是此次前来昆仑之墟,在外界的话,欲在大圣境中产生如此突飞猛进的蜕变,根本就是妄想。 阿胡一直关注着林寻的动静,直至此时看着他一边宛如闲庭信步般前行,一边从容自然地破境而上,她心中也是一阵翻滚。 好像这世上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落在林寻身上之后,反倒变成了顺理成章! “恭喜林兄,再度破境。” 阿胡笑着恭贺。 林寻则心有触动,感慨道:“一颗蟠桃,抵我十年苦修,一朝领悟,不逊于得天之造化,能够与此时破境,可也着实出乎了我的意料。” 两人一边交谈,一边前行。 没多久,远远地令人看到了一座山,雄浑通天,挤满乾坤,神秀而浩瀚! 哪怕相隔极远,两人心中依旧不免有渺小之感。 那座山,简直雄浑得不似世间能拥有! “昆仑之丘!” 阿胡唇中轻轻吐出四个字,眸光明亮。 与此同时,林寻手中的“三千浮沉”陷入沉寂,那一缕一直为林寻他们引路的拂尘丝,也垂落无声。 林寻将此宝小心收起,黑眸中流露出一抹杀意,道:“走,去看看我们那位‘老朋友’。” 阿胡抿嘴轻笑,道:“走。” …… 昆仑之丘前。 来自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等大势力的强者皆在等待着。 覆盖在昆仑之丘上下的“大道洪流”力量,已经快要消退殆尽,这让不少人都已蠢蠢欲动。 “都这么多天过去,那林寻一直杳无音讯,该不会真死了吧?” 一袭黑袍,手握狭长裁天刀的唐苏,忽然嘀咕了一句。 不少人都露出古怪之色。 他们大概都清楚,唐苏之所以对林寻念念不忘,只不过是想和林寻痛快打一架。 仅此而已。 并且,这有着“刀痴”称号的女人一向都如此,从不理会什么世俗恩怨,眼中只有战斗。 “唐苏姑娘,孟某已经说很多次了,林寻真的已经死了。” 孟毅有些无奈。 这些天,唐苏不止一次提起林寻,让他都很无语,一个死人罢了,值得如此惦念? 唐苏哦了一声,道:“是吗?” 孟毅唇角抽搐,彻底懒得解释了,道:“不管你信不信,林寻早已死透了,我前些天就说过,他林寻若还能活着,让孟某抹脖子自杀都行!” 一番话,掷地有声。 这让藏匿在暗中的沙流青、枯渡脸色都是一沉,又是一阵心塞,愈发痛恨孟毅了。 “是吗,那你可以动手自杀了。” 便在此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忽然从远处传来。 许多人都是一怔,抬眼望去。 当看清楚从极远处飘然而来的那一道身影时,所有人都露出惊色,一脸错愕。 怎么是他!? 而此时,孟毅也如遭雷击似的,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几乎下意识地,他扭头望远处望去。 —— (金鱼声明一点,大家看书不爽,吐槽什么的,金鱼理解,所以从没删过书评区的帖子,也没反驳过。 但说我剽窃,就是戳脊梁骨,是我无法容忍的。 最后,谢谢大家的安慰和仗义执言!) 8)

上一篇   第1747章 昆仑之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