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 刹那芳华逝 - 天骄战纪

第1769章 刹那芳华逝

闻晴雪花容惨淡! 任凭她修为再高,姿容再美,身世再不凡,可当沦为阶下囚,命运完全不由己时,心境也注定不可能保持平静。 “林兄,你会不会怪我很恶毒?” 阿胡忽然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一怔,忍不住笑了。 他抬手,一掌按在闻晴雪头上,掌力轰鸣,犹如山崩海啸般冲入闻晴雪体内。 砰! 她体内混洞炸开。 紧跟着,她周身穴窍也被摧枯拉朽般破坏。 肉眼可见,闻晴雪周身气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急剧衰弱下去,犹如一颗散发光彩的明珠,失去了灵性和光泽。 闻晴雪呆住,如遭雷击,似难以置信,纵然身上剧痛无比,可她远不及她心神上所遭受到的打击! 她没想到,林寻会突然就下手,并且下手如此之狠,让她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远处颛臾横、华星离等人心中也是一震,这家伙……竟真的废了闻晴雪? 这等横行无忌,毫无顾忌的行事风格,令他们都不禁产生一股强烈的忌惮。 一众目光注视下,闻晴雪满头光泽乌黑的青丝化作雪白之色,一身犹如凝脂般白嫩水润的肌肤,也宛如失去了生机,变得干瘪下去。 仅仅几个呼吸时间而已,闻晴雪犹如苍老无数岁,鸡皮鹤发,身影佝偻! 失去了修为,就如打断了长生桥,让这样一位名满星空的绝艳仙子,化作了一个耄耋老妪! 如非亲眼所见,只怕所有人都想不到,这样一个老妪会是那个受无数人追捧爱慕的仙子。 刹那芳华逝,弹指红颜老! 这等打击,对任何一个女人而言,无疑比杀了她都难受,尤其是像闻晴雪这般,曾享受过无尽风光的绝世人物而言,更是一个残忍到极致的折磨。 “啊——” 闻晴雪发出尖叫,一脸的惘然、痛苦、愤怒、怨恨…… 听到她的声音,不少人心中都是暗叹不已。 在这诸天上下,失去修为,任凭你以前再惊艳,再了不得,所拥有的一切也终究将烟消云散! 这就是现实,不止此刻发生着,也不止是发生在闻晴雪一人身上,以往岁月中也发生过不知多少次。 “现在,你会认为我恶毒吗?” 林寻看也不看闻晴雪一眼,笑着问阿胡。 阿胡美眸盈盈,挑起大拇指,道:“林兄,你这辣手摧花的手段若传出去,绝对可以让星空上那些仙子们闻风丧胆,再不敢与你为敌。” 林寻:“……” “林寻,你未免太残忍了吧?”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冷哼开口,一脸的厌憎,对林寻废掉闻晴雪极其反感。 林寻抬眼看去,见是一个彩衣青年,头戴灵羽冠,玉树临风,仪态极其不凡。 “残忍?你可知道从进入昆仑墟以来,此女为了杀我,动用了多少手段?” 林寻露出讥嘲之色,“当然,这些你都不在乎,你在乎的是因为我的缘故,让她容颜消逝,沦为废人,对不对?” 阿胡也笑了,道:“你这么痛惜这位晴雪仙子,刚才为何不出手?当然,现在也不晚,不如我当个媒人,现在就将她许配给你,在这封禅台上结为夫妇如何?” 不少人心中一阵恶寒。 眼下的闻晴雪,和一个苍苍老妪没什么区别,阿胡却这般说,明显是故意的。 “你……” 彩衣青年震怒。 阿胡冷笑:“你什么你,你就是一个看脸的家伙,闻晴雪没有了美色,你不也一样不愿接近她?” “牙尖嘴利,懒得理你。” 彩衣青年深吸一口气,拂袖冷哼。 颛臾横、华星离等人皆目光闪烁,皆看出彩衣青年是忌惮林寻,才选择隐忍。 想一想也是,刚才的一战,虚灵昆被杀,闻晴雪被废,任谁这时候想要再和林寻叫板,只怕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这时候,匍匐在地的闻晴雪忽然抬头,神色怨毒道:“林寻,等你踏上星空古道,盘武道庭必会将你灭除!” 话未说完,她以头抢地。 砰! 闻晴雪头颅淌血,躯体倒在血泊中。 林寻和阿胡都没有阻止。 沦为废人的闻晴雪纵然此刻不死,也注定根本不可能活着离开昆仑墟。 这等凶险无比的地方,可不是一个废人能够存活的。 阿胡叹了口气:“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长得美确实会令人怜惜,可长得美就可以不死吗?这天下可没这样的道理。” 哗啦~ 林寻袖袍一挥,地上的闻晴雪和血泊全都被抹除,彻底不见。 战场中,只剩下一副“帝刀十六图”、一柄神秘剑尖、一杆白骨大戟、一把太武道剑……以及虚灵昆、闻晴雪所留遗物。 这些自然全都成了林寻战利品。 一些人看得唇角抽搐,林寻这家伙……太狠了! “咦,你们很快嘛。” 封禅之路入口,掠出一道身影,一袭黑色氅衣,双腿修长笔直,白皙玉手中握着一柄狭长雪亮的战刀。 正是狂刀战族有着“刀痴”之称的唐苏。 她目光一扫场中,敏锐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并且场中还残留着战斗的痕迹。 “谁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何事?” 唐苏兴致勃勃。 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林寻。 “刚才虚灵昆和闻晴雪都死了。” 华星离笑着说了一句。 一句话,令唐苏一怔,也将目光看向林寻,惊讶道:“没看出来,你连虚灵昆都能杀死,这岂不是意味着,你如今的战力起码都可以跻身星空大圣榜前十之列了?” 林寻哂笑:“这我就不知道了。” 唐苏给他的印象不错,性情纯粹、举止飒爽。 那彩衣青年忽然开口:“唐苏,你不是喜欢找高手切磋吗,这位林寻道友可不简单,你不趁此机会试一试?” 林寻黑眸中冷芒一闪,看了过去。 彩衣青年笑道:“别误会,切磋而已,可不是生死仇杀。” “那不如我们切磋一下玩玩?” 林寻身影一闪,踏步而去,直接出手了。 轰! 他举拳轰杀,简简单单,却有返璞归真之妙。 彩衣青年骤然色变,连忙闪避,怒道:“林寻,你简直太霸道,我何时答应过要与你切磋?” “我和唐苏一样,也喜欢找高手切磋,趁此机会当然要试一试,你可别告诉我,你不是高手。” 说话时,林寻破杀而去,出拳如电,拳势若遮天蔽日,笼罩四方八极,令那彩衣青年躲无可躲。 轰! 彩衣青年气得发出冷哼,不得不与之硬撼。 只是仅仅片刻,他就被林寻那滚滚轰杀而出的拳劲压制,打得抬不起头,狼狈不堪。 众人都不禁好笑。 彩衣青年名叫拓澄海,来自十大战族之一的“炎魂战族”,本身也是一位极其强大的绝巅大圣。 能够登临封禅台之上,就足以证明拓澄海的不凡。 可他却偏偏要招惹林寻,这不是自己找罪受? 啪! 没多久,林寻一巴掌抡在拓澄海脸上,耳光脆响,打得后者整个人都踉跄倒退,脸颊红肿,唇角淌血。 “你……” 拓澄海震怒,目眦欲裂,全力出击。 啪! 可仅仅几个呼吸,他又被林寻一巴掌抡在脸上,整个脸庞都红肿如猪头,披头散发,面目全非。 “我要杀了你!” 拓澄海已彻底抓狂,气疯了要。 林寻淡然道:“别误会,又不是生死仇杀,切磋而已,道友也无须这般动怒,万一气坏自己怎么办?” 阿胡噗嗤一声笑出来。 唐苏则赞叹道:“我这才敢确定,林寻你是真的杀了虚灵昆,否则,哪可能将拓澄海这家伙欺负成这样子。” “林寻还请留情。” 蓦地,有人出声,实在不忍目睹拓澄海的惨状,开口替他求情。 “也好。” 林寻点了点头,当即止手,“只可惜,我还以为是一个了不得的高手,谁知道……呵呵。” 一声呵呵,堪比世间最轻蔑的嘲讽,刺激得拓澄海脸都绿了,牙齿都差点咬碎。 可最终,他被人拦住。 一场闹剧而已,若真再打下去,可就真成了生死厮杀,那样的话,他拓澄海注定将步入虚灵昆后尘! 至此,再无人敢挑衅林寻。 不少人更心怀忌惮,因为林寻不止战力可怖,他行事更是肆无忌惮,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从无顾忌。 这种人,也最危险! “我刚才才意识到,连闻晴雪这样的大美人都被你杀了,我看还是别和你切磋了,万一打不过,你把我也灭了怎么办?” 唐苏叹了口气。 林寻的强大,让她很渴望一战,可却又不得不掂量后果,故而内心颇有些遗憾。 闻晴雪抿嘴轻笑:“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有了闻晴雪的前车之鉴,遗憾星空古道上的仙子们,肯定也会和唐苏一样,视你如洪水猛兽,如避蛇蝎。” 林寻一阵苦笑。 嗡~ 忽然,一缕缕奇异的道音在场中响彻。 众人心中齐齐一震,目光皆不约而同朝天穹那浩瀚宙宇中望去。 就见其中一颗星辰在此刻骤然大放光明,散发出一缕璀璨的金色光束,垂落封禅台上,将颛臾横那轩昂修长的身影沐浴其中。 —— (今晚还有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