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宙宇星空 奥秘如晦 - 天骄战纪

第1770章 宙宇星空 奥秘如晦

封禅契机! 在场众人第一眼就看出,颛臾横已参悟到那宙宇诸天大道中的一缕契机,拥有了圣道封禅的机会。 嗡! 宙宇深邃浩瀚,其中一颗星辰绽放大光明,垂落下的一缕金光将颛臾横笼罩。 他迈步朝远处的五色道坛行去,身影灿灿,神圣无比。 最终,他登上道坛,伫足其上,整个人的气息都开始产生一种奇妙而晦涩的蜕变。 轰! 最终,那一颗大放光明的星辰,竟融化为浓稠如瀑的金光,垂落而下,被颛臾横完全汲取。 也是在此时,阵阵道音响彻,在颛臾横上空,隐约有“众生之象”浮现而出,宏大无量。 而颛臾横就如主宰,在接受众生信仰和膜拜。 “以众生愿力封禅!” 林寻等人无不心中震荡,有的艳羡,有的惊叹,也有的似乎有些失望,不一而足。 片刻后,一切异象皆消失。 而在五色祭坛之上,则涌现出一块古老的黑色石碑,弥漫着一缕缕道光,有混沌气萦绕。 封禅道碑! 唯有封禅为圣贤之辈,方能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道碑,将自己的意志和名字篆刻其上。 此碑将永存于封禅台之上的九千丈高空,获得来自上苍的气运加持! 一时间,场中众人都不禁有些躁动。 星空古道上一直流传,但凡能活着从昆仑墟中走出的强者,在以后的岁月中,足可以拥有证道成帝的机会! 别看仅仅只是一个机会,可也都足以令无数半步帝境和准帝人物疯狂! 而这个机会,指代的就是在这封禅台上,从封禅道碑中获得的上苍气运力量。 五色道坛上,颛臾横以自身意志力量,在那块石碑上篆刻下属于自己的名字后。 伴随着一阵冲霄的光霞,这块封禅道碑腾空而起,徐徐冲上高空。 一千丈。 两千丈。 三千丈。 ……直至抵达七千丈之地,这块封禅道碑才停顿下来,悬浮于空,被一片星辰之光覆盖。 “七千丈高度,厉害!” 有人惊叹。 林寻一怔,就听阿胡在一旁飞快传音道: “封禅道碑所在的位置越高,代表着封禅为圣贤后,产生的蜕变越强,获得到的上苍气运之力就越多。” “这颛臾横的封禅道碑能够悬浮在七千丈高度,的确很不简单。” 林寻这才明白过来。 在他视野中,封禅台之上的高空,悬浮着密密麻麻的封禅道碑,有的璀璨明亮,宛如星辰,有的则暗淡如若陨石。 并且,这些封禅道碑的高度,的确是不一样的。 三千丈距离附近,分布的封禅道碑最多,这些大多光泽暗淡,犹如陨石似的。 六千丈距离附近,相对就稀少了一些,以林寻的神识,轻轻一扫就精准判断出,那里有七百九十八座道碑。 如今,颛臾横的封禅道碑,也位于这片区域中,并且位置很靠前。 九千丈距离附近,数目变得愈发稀少,只有四十九座封禅道碑,并且大多数都在九千丈之下,八千丈之上。 唯有寥寥三块道碑,堪堪抵达九千丈区域。 这片区域中的道碑,一个个璀璨炽盛,比星辰都明亮,气象宏大,远非寻常可比。 这些皆是亘古以来的岁月中,曾在封禅台上封禅为圣贤的强者所留! 林寻心中不免有些异样,颛臾横这样一位星空大圣榜前十的绝巅大圣,可他的封禅道碑也只能悬浮在七千丈高度。 如此对比,那些远超颛臾横的封禅道碑,又是何等恐怖的强者所留? “可惜了……” 五色道坛上,颛臾横发出一声叹息。 对其他人而言,能够圣道封禅,将道碑永存于此,已是了不得的无上造化。 可很显然,颛臾横却有些不满意。 他摇了摇头,转身走下五色祭坛。 也是这一刻,林寻清楚感受到了颛臾横周身气息的变化,他的一举一动,皆带着一种威势。 犹如一尊圣道领袖,气息充盈大威严! 这是属于圣贤的神韵,已和圣人不同,所谓“见贤思齐”,成为圣贤,已等若是拥有了成为绝巅圣人王的底蕴! 众人瞳孔微眯,也都露出异色。 颛臾横没有理会这些,他随意找了个地方,盘膝而坐,似是要静心感悟一番周身的变化。 这让不少人皆暗松一口气。 以往岁月中,曾有绝世人物封禅为圣贤后,出手阻止其他人夺取造化的事情,还发生过不止一次! 每一次,皆是流血不断,伤亡惊人。 还好,颛臾横没有这般做。 接下来时间里,无论是华星离、唐苏他们,还是林寻、阿胡二人,皆摒弃杂念,开始静心去感应。 宙宇浩瀚、冷寂、宏大,有亿万星辰闪烁其中,也有诸天大道的本质力量蕴藏于其内。 只需在那诸般大道中捕捉到其中一丝契机,便可像颛臾横那般,一举封禅为圣贤!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嗡! 熟悉的大道波动再度响起,天穹宙宇中一颗星辰大放光明,垂落下一缕赤色光束,将一个身披淡青色甲胄的瘦削男子沐浴其中。 “聂剑臣!怎会是他……” 有人诧异,似没想到会是这瘦削男子第二个感悟到一缕契机。 和颛臾横一样,聂剑臣一步步走上五色道坛,周身气机产生蜕变,其头顶上空同样浮现出“众生之象”。 这证明他也是借助“众生愿力”封禅。 旋即,一块封禅道碑浮现,聂剑臣在其上留名的时候,盘膝坐在远处的颛臾横睁开了眸。 只是当看到聂剑臣的封禅道碑,仅仅只在五千丈高空中悬浮时,颛臾横重新闭上了眼睛。 即便如此,聂剑臣已是喜悦不已,精神焕发。 他大步走下五色道坛,环顾四周,最终也和颛臾横一样,选择了一个位置,静心打坐。 众人神色各异,心绪也各有不同。 …… 唯独林寻,完全没有理会这些,他在静心感应,神识犹如飞起来,飞向高空,飞向宙宇深处…… 一股说不出的苍茫、孤寂的感觉油然而生。 宙宇茫茫,何其之大,犹如无垠无涯,置身其中,令人分外感受到一种渺小、迷惘之感。 不知哪里是前途,亦不知哪里是归程! 渐渐地,林寻神识飞的越来越深,越来越远,沿途所见,尽是茫茫星辰、冷寂周虚…… 嗡! 林寻浑然没察觉到,在他身上,那一块“炼宝母炉”所留的黝黑铜块,悄然泛起一抹晦涩的涟漪。 与此同时,林寻神识中,捕捉到一片沸腾、耀眼、犹如熔浆般翻滚的周虚地带,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火焰漩涡。 万丈高的巨人,在这火焰漩涡面前,也和渺小的蝼蚁没什么区别,它太大了,像宙宇中的巨大黑洞,只不过却流淌着恐怖的火焰。 火焰漩涡附近的星辰都如若在燃烧,赤红无比,飞洒出滚滚火流神焰。 一瞬刹,林寻神识刺痛无比。 但同时,也有晦涩而神秘的感悟涌上心头—— 炼宝道源! 一处覆盖着诸天上下近万种炼宝神焰的大道本源之地。 曾炼制出九帝兵的炼宝母炉,便是从被称作“炼宝道源”的火焰漩涡中诞生! 林寻心头泛起一阵波澜。 他根本没想到,在这感应封禅契机的时候,竟还能洞察到这样一个惊世秘密! 直至心绪恢复平静,林寻的神识继续朝宙宇深处掠去,这一路上,他进行过多次感应,可最终也是一无所获。 不过,他心境倒是极其平静和澄澈。 因为他原本就对此没有什么志在必得的想法,无论是凭借众生愿力封禅,还是靠大道愿力封禅,对他而言也早已不是问题。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寻神识已飞出不知多少距离,在那茫茫宙宇中不断深处,不断感应,让他神魂都不禁产生疲惫无力之感。 “大圣,大而无量,可在这一方浩瀚宙宇面前……却就显得太渺小了……” 林寻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孤独,茫茫星海,无垠周虚,犹如一个人在独行,四方冷寂,令人说不出的压抑、无助和惘然。 渐渐地,他意识都宛如要融化,迷失在那无边无际的宙宇中。 不对! 猛地,林寻心境产生本能警惕。 正在宙宇深处扩散的神识,也是倏然一顿,茫茫宙宇,纵然不断深入,可什么时候是尽头? 可若不深入,又如何能感应到这方宙宇中所蕴藏的那一丝契机? 原本,林寻只是好奇,对此无所求,可当真正开始感应,神识已感应到这片宙宇的深处,就这般放弃,却令他不甘。 那就…… 再试试! 林寻摒弃杂念,神识继续向宙宇深处感应。 熟悉的孤寂、压抑、无助、惘然感觉再度油然而生,只是,林寻已不再理会这些。 他神识犹如月满碧海,井中照月,再不受天光云影的影响。 渐渐地,他意识呈现出一种空白,并非涣散而迷失,而是一种心无旁骛后的浑然忘我之感。 也不知多久,一缕犹如晨钟暮鼓般的声音在他心底响彻,若隐若现,缥缈空灵。 而在林寻神识中,则如若触电似的,又像被当头棒喝,产生一股神妙的感悟! —— (补更送上,还欠诸君一更!还有上一章末尾阿胡写成闻晴雪了……已经修改!)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