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 斩神谕使者 杀渡厄行者 - 天骄战纪

第1761章 斩神谕使者 杀渡厄行者

从颛臾横开始,直至如今,陆续有聂剑臣、唐苏等五人感悟到来自那宙宇深处的一缕封禅契机,顺利登上五色祭坛,由圣人而入圣贤之境! 这五人,也各自在封禅台高空中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一座封禅道碑。 只是,除了颛臾横的封禅道碑高悬七千丈之地外,其他四人的皆在七千丈之下。 无人能抵达九千丈。 也无人能挑战颛臾横的高度。 即便如此,这四位顺势而成圣贤的强者已是满怀喜悦。 因为圣贤不止意味着在大圣境中产生蜕变,更意味着在以后足可以去攀登绝巅圣人王境! 还不曾感悟到封禅契机的强者,则心绪不同。 最初林寻抵达封禅台时,加上虚灵昆、闻晴雪在内,共有九人。 后来,阿胡、唐苏陆续而至,抛去虚灵昆、闻晴雪后,还是九人。 如今,已有五人成为圣贤,仅剩下林寻、阿胡、华星离、以及一个名叫祁羡渔的女子不曾感悟到封禅契机。 “呵呵,有些人战力虽强大,却凶狂成性,无法无天,怪不得直至如今也无法封禅为圣贤!” 彩衣青年拓澄海是第五个封禅为圣贤的强者,从五色祭坛上走下时,目光冰冷地扫了林寻、阿胡一眼,带着若有若无的恨意。 之前,林寻在众目睽睽之下,追着他猛打,两巴掌抽得他脑袋红肿如猪头,这让他引以为奇耻大辱。 此刻拓澄海抢在之前封禅为圣贤,再面对林寻和阿胡时,心中已隐隐泛起杀意。 林寻对此浑然不觉,毫无反应。 阿胡则皱了皱眉,从深层次的感应中被惊醒。 她心中不可抑制地涌起怒意,谁在此刻被打扰,谁也不可能高兴了。 “拓澄海。” 可不等阿胡说什么,在一侧盘膝打坐的唐苏忽然睁开眸,道,“你我如今皆为圣贤,要不要切磋一番?” 声音中,带着跃跃欲试。 拓澄海脸色微变,僵硬笑道:“算了,刚踏足此境,我还需静心体悟一番。” 唐苏哦了一声,道:“也行,若你想动手,我第一个奉陪。” 说罢,她重新闭上眸子。 可拓澄海却唇中发苦,心中大骂不已,他哪会看不出,唐苏明显是察觉到自己想要做什么,故而才会出声。 在这等情况下,自己只要敢对林寻动手,唐苏注定会第一时间以“切磋”的名义阻拦! 阿胡也猜到这点,不禁对唐苏凭生好感。 “哼!” 拓澄海瞥了林寻和阿胡一眼,便折身来到一处空地,盘膝而坐,静心体悟之前蜕变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阿胡直接将其无视,看了看身边的林寻,见对方并不曾受到干扰,这才心安不少,重新开始感应。 …… 随着时间推移,封禅之路上,自始至终都再无人能抵达山巅,由此便可推断出,欲接近封禅台,何其之难! 虚灵昆、闻晴雪是幸运的,拥有登上封禅台的能耐,可他们同样也是不幸的,没能感应到封禅契机,便丧命于此。 人死,灯灭,道成空,反倒还不如那些不曾登上封禅台上的强者,起码活着,以后便有在道途上走得更远的希望! 一刻钟后。 名叫祁羡渔的女子,也感应到了一缕封禅契机,化为圣贤,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封禅道碑。 两个时辰后。 阿胡也感应到一缕封禅契机,登上五色道坛。 这一刹,拓澄海悄然睁开眼眸,阿胡一走,林寻身边等若无人,若趁此时机予以击杀的话…… 刚想到这,拓澄海躯体猛地一寒,察觉到唐苏的目光不知何时看了过来,带着一丝玩味之色。 拓澄海心中恼怒,愈发断定唐苏这是在针对自己,铁了心要维护林寻。 最终,他暗自一叹,舍弃了突袭林寻的打算。 也就在此时,一场异变突兀地发生—— 一道灰濛濛犹如烟雾般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来到林寻身后。 唰! 在其掌中,一柄尖锥狠狠刺向林寻。 而在同时,一朵黑色妖异的莲花,也是出现在林寻头顶上空,花蕊中流淌神芒,覆盖而下。 这一切,皆在刹那间完成,快的不可思议。 即便是唐苏、颛臾横、聂剑臣他们,当察觉到这一幕时,这一场袭击已彻底爆发。 所有人都心中凛然。 拓澄海则激动得差点叫出来,对他而言,这一场偷袭简直就是喜从天降! 而此时,阿胡已登上五色道坛,正在接受封禅之力的洗礼和蜕变,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不夸张地说,这一场袭击,时机拿捏之准,出手之老辣迅猛,简直将刺杀之道运用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任谁看见,只怕都会感到震撼和惊悚! 林寻…… 要遭殃了! 在这危机万分的时刻,所有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冒出同一个念头。 可下一刻,就见原本宛如泥塑,没有任何察觉的林寻,身躯上骤然浮现出一口大渊。 轰! 气机轰鸣,冲天盖地。 无匹可怖的煌煌剑气,如若汪洋大海般从林寻身上呼啸而出。 太玄剑气! 地煞七十二剑山! 刹那间而已,从头顶覆盖而下的黑色莲花率先被轰碎,化作漫天黑色灰烬消弭。 紧跟着,从背后杀来的一柄尖锥受阻,被一座座剑山阻挡,最终被震得倒退出去。 “嗯?” “该死!” 惊呼声响起,场中浮现出神照古宗神谕使者沙流青、地藏界渡厄行者枯渡的身影。 两者皆带着惊容,难以置信。 唐苏、颛臾横等人都一脸的诧异,感到很意外,在这等危难时刻,林寻竟能及时反应过来,这就太惊人了! 拓澄海脸上的笑容凝固,阴晴不定,满腔的喜悦被一股莫名的怒火取代,这样都还杀不死他林寻? 林寻黑眸深邃,转身看向沙流青、枯渡二人,神色不悲不喜,道:“同样的套路用了两次,是技穷了吗,不过两位来的正是时候,也的确该了断一下了。” 被突兀地袭击,被硬生生打断感应封禅契机的心境,林寻却显得波澜不惊,有一种令人心寒的平静。 尤其是被林寻盯上的沙流青二人,浑身都一阵不自在。 这一次,他们针对林寻的刺杀又失败,令身影暴露,这让他们又一次只能正面林寻。 连他们都感到说不出的憋闷,这林寻难道是他们克星不成? 唰! 林寻动手了,伸出右手食指,在虚空中轻描淡写一划。 一道剑气倏然凝聚而出,挤满了乾坤,划破了经纬,似容尽了万般玄妙于其中,呈现出返璞归真的简朴之感。 其锋无匹,无可拘囿。 其势无双,鬼神辟易。 此剑,名唤有去无回! “不好!” 沙流青毛骨悚然,魂儿都差点飞出来,脑海中、心境里、意识内,完全被这一抹剑气的威势所震慑,产生无法抑制的大恐怖。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拼尽所有,将自己压箱底的保命手段都施展出来。 哗啦~ 他躯体化作一缕缕灰濛濛的流光,速度快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朝那封禅之路掠去。 刺客和杀手的保命手段,从来不为杀敌,只为逃亡! 可惜,他根本不清楚,这传承自无殃战帝的一剑,是何等可怕。 一剑起,天地色变。 一剑落,沙流青躯体所化的一缕缕流光全都如若在风中熄灭,化作劫尽消弭无踪。 一剑,诛沙流青! 令人发毛的是,那场中没有血水、没有尸骸,沙流青整个人就像被彻底抹掉。 场中死寂,鸦雀无声。 之前纵然是在和虚灵昆、闻晴雪对决时,他们可从没见过林寻施展这等不可思议的恐怖剑气。 那一剑的风情,简直可以震烁万古! “秃驴,该你了。” 场中,林寻目光看向远处的枯渡。 枯渡一袭黑色僧衣,头顶烙印黑色莲花,虽然目睹了沙流青被杀的全过程,可他神色却漠然如旧。 地藏界传人,本就无惧生死,宛如无情。 可这并不意味着,枯渡不会害怕,就如此刻在他内心中,也是泛起阵阵寒意。 “林寻,你已被神照古宗和地藏界一起盯上,除非你此生不踏足星空古道,否则你如今纵然表现得再卓绝,来日也必将死在黑暗之下。” 枯渡漠然出声。 在他脚下,蕴生十符号一闪而逝。 别人或许看不出枯渡逃遁的身影,可对修炼【大藏寂经】的林寻而言,根本就不是难事。 须知,此经本就是渡寂圣僧以【大地藏经】为根基,所缔造出的一部无上宝经! —— 先来个2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