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4章 独高古今 - 天骄战纪

第1764章 独高古今

不止是唐苏,这一刻在场众人皆呆滞在那,瞳孔扩张。 就见林寻的封禅道碑,在抵达九千丈之后,并未停止,而是又猛地拔高一大截。 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那封禅道碑直至抵达万丈高空之上,这才堪堪止住! 场中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只觉嗓子发干,心绪激荡,难以平静。 亘古以来,九千丈高空,已是足以令人仰望般的封禅成绩,试想无垠漫长的岁月中,总共才不过三人的封禅道碑,高挂于九千丈之地。 这三人,一位是太古时期的“玄上辰”,早在很久之前便踏足帝境,尊号“玄衍大帝”。 一位是十万年前来自玄黄道庭的“风天紫”,同样也踏足帝境,尊号“九悟玄帝”,如今隐居于玄黄道庭。 一位是六万年前,一个名叫“齐宁”的神秘人,来历无人可知,以后的去向也无人知晓,是三人中最神秘的一个。 而就在今日此时,林寻凭自身封禅之力,一举缔造了一个亘古唯有,独步古今的成绩。 封禅道碑独照万丈高空之外! 这就如同一场奇迹,带给人无尽的冲击和震撼。 众所周知,封禅道碑所在的位置越高,代表着封禅为圣贤后,产生的蜕变就越强,从而获得到的上苍气运就越多。 而林寻的封禅成绩,俨然是万丈高空外,亘古第一人! 他在成为圣贤后产生的蜕变该有何等惊人? 他所能获得的上苍气运又该有多少? 想一想,都令人心颤。 “没想到,林兄后来居上,成了这封禅台上最大的赢家。” 许久,华星离唏嘘出声。 其他人神色也是明灭不定。 之前,林寻疑似获得成帝成祖的无上秘密,现在又封禅为圣贤,压盖古今群伦。 他,的确称得上是最大赢家! 即便是阿胡,之前也根本没想到,竟会有这样一场奇迹发生在林寻身上,一时间也都震撼不已。 五色道坛上,林寻孑然而立,身影峻拔,浑身散发出一种大圆满般的空灵气息。 远远望去,他看似平淡的气息下,却有着一股直抵人心的大威严! 那是属于圣贤的气息,并且非同一般! “哼,我才不管什么赢家与否,我只知道,此子夺取了成帝成祖的一桩造化!” 拓澄海神色变幻不定,内心有着抑制不住的嫉妒和恨意。 颛臾横、聂剑臣等人神色各异。 唰! 蓦地,林寻出手了,断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隔空斩出,如梦、如电、如幻。 拓澄海脸色大变,哪能想到林寻一言不发直接就动手了?当要闪避时已来不及,只能硬撼。 砰! 下一刻,拓澄海就被震飞,口鼻喷血。 几乎同时,阿胡身影一闪,来到拓澄海身前,掌中浮现一柄透明似的飞剑,猛地刺出。 从林寻动手,到阿胡出击,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本就遭受重击的拓澄海都来不及反应,便被飞剑刺穿脖子。 噗的一声,他的头颅都被劈飞,鲜血飞洒。 “你……你们……” 拓澄海瞪大眼睛,满面震怒和不甘,在此刻暴毙。 他尸体轰然倒地,头颅滚落。 至死都根本没想到,这次好不容易抵达封禅台之巅,好不容易才抓住一丝契机封禅为圣贤,却在这时候死去。 太不甘! 这血腥而突然的一幕,也是令颛臾横等人心中猛地一跳,色变不已。 “一只苍蝇,不知死活地嗡嗡个不停,找不是找死?” 阿胡淡然出声。 其他人皆静默,冷静之后才发现,若是此刻和林寻发生冲突,胜负真的很难说。 而林寻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切,自始至终,他一直伫足在那五色道坛上,没有挪动脚步。 只是,他神色则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异色。 因为并非是他不想动,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全身,根本就无法从五色道坛上离开! 刚才击杀拓澄海时,也只能采取隔空斩杀的手段,若非如此,拓澄海死的只会更惨。 “阿胡。” 林寻传音。 “嗯?” 阿胡有些意外,敏锐察觉到林寻心绪有些不对劲。 “替我告诉老蛤他们,不必担心我。” 林寻眉宇间泛起一抹复杂,伫足在五色道坛上的躯体,也产生出一种挣扎,似在抵抗什么。 阿胡清眸骤然一缩:“你怎么了?” 几乎同时,颛臾横他们也察觉到,林寻迟迟不从那五色道坛上走下,显得很反常。 “我……” 林寻刚要说什么,躯体倏然飞起来,犹如被一只大手抓住,冲向了天穹之上的宙宇。 “他似乎被抓走了?” 唐苏一呆。 阿胡心中猛地攥紧,道:“林寻!” 她就要冲上去救助。 “不必管话,告诉他们,我一定会去找他们的!” 宙宇深处,林寻衣衫猎猎,躯体都发光,飞快传音。 唰! 下一刻,他身影彻底冲进那宙宇深处,被茫茫冷寂黑暗之色覆盖,再也看不到。 阿胡玉容变幻不定,怔然失神。 怎么会如此突然地走了? 这个变故发生的太快,令在场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怎会这样?” 华星离都不禁皱眉,露出惊容。 “古怪。” 颛臾横他们也都惊疑不定。 那天穹之上的宙宇内,无垠浩瀚,冷寂幽深,早没有了星辰,呈现出一片灰暗之色。 谁也不知道,林寻究竟是去了哪里,又是否能活着回来。 “放心,我一定会的……” 许久,阿胡才回过神,眉宇间泛起一抹坚定。 冷静之后,她才发现,从林寻离开前,似乎已经明显察觉到什么,才会对自己进行叮嘱。 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根本来不及去解释什么。 “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 阿胡心中喃喃。 这里是昆仑墟,是上古四大神墟之一,而封禅台又是昆仑墟中的三大禁地之一,最是神秘不过。 恐怕就是帝境人物来了,也不可能知道林寻究竟去了哪里。 …… 这一天,分布在昆仑丘山脚的强者,皆听说了发生在封禅台上的事情,引发一场莫大的轰动。 而随着时间推移,当这些强者从封禅台禁地中返回,来到昆仑墟遗迹之中,也是将消息随之传播开。 一时间,掀起了不知多少哗然声。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神!” 封禅之路上,林寻一路杀伐,于封禅台上诛虚灵昆、废闻晴雪,斩沙流青、灭枯渡! 这般血腥可怖的战绩曝光后,令不知多少强者为之震颤和骇然。 “万丈高空外,独照古今?” 听闻林寻封禅为圣贤后,一举缔造出一个亘古未有的封禅奇迹后,有人艳羡,有人动容,也有人感到不可思议。 一个从古荒域走出的年轻人,竟能拥有如此令人瞩目的封禅成绩? “老天!他竟获得了‘成帝成祖’的无上造化?” 而当得知,林寻在五色道坛上,抬手之间,吞纳宙宇诸天星辰之力,夺得亘古不曾有人触碰到的一场无上造化时,所有人都被刺激得差点疯狂。 “这家伙,气运竟如此之逆天?若传回星空古道,那些老古董们非视其为盘中餐不可!” “成帝成祖啊……这是多少星空强者最渴望也最遥不可及的梦?” 许多人都心潮起伏。 “他人呢?现在在哪里?” 更有人杀气腾腾,生出无法抑制的贪念。 “消失了!” 很快,分布在昆仑遗迹中的强者都听说,在夺得成帝成祖造化之后,林寻离奇地消失在封禅台之上的宙宇深处时,全都一脸的错愕。 消失了? 这样一个足以引发星空古道地震,令无数修道者瞩目的家伙,竟不见了? 这简直令人抓狂! “对此子而言,就这样消失,反倒是一件好事。” 有人沉吟。 从林寻进入昆仑墟,无论是在炼宝地、御龙山之巅,还是在封禅台上,杀了不知多少的强者。 死在他手中的像虚灵昆、闻晴雪、孟毅、鲲九临、燕纯钧、古藏心这等顶尖耀眼人物,更是不计其数。 不夸张地说,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中,大半势力的传人都被林寻给得罪了一遍! 而黑暗世界里,还有神照古宗、地藏界两大巨头势力盯上了林寻……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一旦出现,本就会被视作眼中钉,肉中刺,遭到无法想象的打击。 更别说,他如今还身怀“成帝成祖”之无上造化,都足以引起帝境人物的窥伺和出手! 而如今,他就这般离奇消失,反倒可以暂时避免不少风波和麻烦。 “可惜了……” “唉!” “这件事,以及关于林寻的一切消息,必须告诉宗门,亘古至今,昆仑墟中,可从不曾出现过这等轰动大事。” “我有预感,这林寻若还活着,迟早会被星空古道上的强者视作最肥美的一头猎物。” “大道之上,群雄逐鹿,而林寻,已成了一头足以让任何老怪物都垂涎的‘鹿’了……” 各种议论、交谈还在持续发酵着。 无可置疑,在以后关于林寻的名字,也将如一场风暴般冲入星空古道之上,引发动荡! “那个名叫阿胡的女子呢?只要抓住她,以后只要林寻出现,必可以给予最大的威胁。” “不错,此女和林寻关系莫逆,有了她,倒的确可以以此钳制林寻。” “听说,在封禅台之争结束后,她便消失不见了,但可以肯定,她必然没有离开昆仑墟。” 也有人在暗中商议,将矛头指向阿胡!不止是唐苏,这一刻在场众人皆呆滞在那,瞳孔扩张。 就见林寻的封禅道碑,在抵达九千丈之后,并未停止,而是又猛地拔高一大截。 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那封禅道碑直至抵达万丈高空之上,这才堪堪止住! 场中寂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只觉嗓子发干,心绪激荡,难以平静。 亘古以来,九千丈高空,已是足以令人仰望般的封禅成绩,试想无垠漫长的岁月中,总共才不过三人的封禅道碑,高挂于九千丈之地。 这三人,一位是太古时期的“玄上辰”,早在很久之前便踏足帝境,尊号“玄衍大帝”。 一位是十万年前来自玄黄道庭的“风天紫”,同样也踏足帝境,尊号“九悟玄帝”,如今隐居于玄黄道庭。 一位是六万年前,一个名叫“齐宁”的神秘人,来历无人可知,以后的去向也无人知晓,是三人中最神秘的一个。 而就在今日此时,林寻凭自身封禅之力,一举缔造了一个亘古唯有,独步古今的成绩。 封禅道碑独照万丈高空之外! 这就如同一场奇迹,带给人无尽的冲击和震撼。 众所周知,封禅道碑所在的位置越高,代表着封禅为圣贤后,产生的蜕变就越强,从而获得到的上苍气运就越多。 而林寻的封禅成绩,俨然是万丈高空外,亘古第一人! 他在成为圣贤后产生的蜕变该有何等惊人? 他所能获得的上苍气运又该有多少? 想一想,都令人心颤。 “没想到,林兄后来居上,成了这封禅台上最大的赢家。” 许久,华星离唏嘘出声。 其他人神色也是明灭不定。 之前,林寻疑似获得成帝成祖的无上秘密,现在又封禅为圣贤,压盖古今群伦。 他,的确称得上是最大赢家! 即便是阿胡,之前也根本没想到,竟会有这样一场奇迹发生在林寻身上,一时间也都震撼不已。 五色道坛上,林寻孑然而立,身影峻拔,浑身散发出一种大圆满般的空灵气息。 远远望去,他看似平淡的气息下,却有着一股直抵人心的大威严! 那是属于圣贤的气息,并且非同一般! “哼,我才不管什么赢家与否,我只知道,此子夺取了成帝成祖的一桩造化!” 拓澄海神色变幻不定,内心有着抑制不住的嫉妒和恨意。 颛臾横、聂剑臣等人神色各异。 唰! 蓦地,林寻出手了,断刃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隔空斩出,如梦、如电、如幻。 拓澄海脸色大变,哪能想到林寻一言不发直接就动手了?当要闪避时已来不及,只能硬撼。 砰! 下一刻,拓澄海就被震飞,口鼻喷血。 几乎同时,阿胡身影一闪,来到拓澄海身前,掌中浮现一柄透明似的飞剑,猛地刺出。 从林寻动手,到阿胡出击,简直配合得天衣无缝,无懈可击! 本就遭受重击的拓澄海都来不及反应,便被飞剑刺穿脖子。 噗的一声,他的头颅都被劈飞,鲜血飞洒。 “你……你们……” 拓澄海瞪大眼睛,满面震怒和不甘,在此刻暴毙。 他尸体轰然倒地,头颅滚落。 至死都根本没想到,这次好不容易抵达封禅台之巅,好不容易才抓住一丝契机封禅为圣贤,却在这时候死去。 太不甘! 这血腥而突然的一幕,也是令颛臾横等人心中猛地一跳,色变不已。 “一只苍蝇,不知死活地嗡嗡个不停,找不是找死?” 阿胡淡然出声。 其他人皆静默,冷静之后才发现,若是此刻和林寻发生冲突,胜负真的很难说。 而林寻根本没有理会这一切,自始至终,他一直伫足在那五色道坛上,没有挪动脚步。 只是,他神色则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异色。 因为并非是他不想动,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全身,根本就无法从五色道坛上离开! 刚才击杀拓澄海时,也只能采取隔空斩杀的手段,若非如此,拓澄海死的只会更惨。 “阿胡。” 林寻传音。 “嗯?” 阿胡有些意外,敏锐察觉到林寻心绪有些不对劲。 “替我告诉老蛤他们,不必担心我。” 林寻眉宇间泛起一抹复杂,伫足在五色道坛上的躯体,也产生出一种挣扎,似在抵抗什么。 阿胡清眸骤然一缩:“你怎么了?” 几乎同时,颛臾横他们也察觉到,林寻迟迟不从那五色道坛上走下,显得很反常。 “我……” 林寻刚要说什么,躯体倏然飞起来,犹如被一只大手抓住,冲向了天穹之上的宙宇。 “他似乎被抓走了?” 唐苏一呆。 阿胡心中猛地攥紧,道:“林寻!” 她就要冲上去救助。 “不必管话,告诉他们,我一定会去找他们的!” 宙宇深处,林寻衣衫猎猎,躯体都发光,飞快传音。 唰! 下一刻,他身影彻底冲进那宙宇深处,被茫茫冷寂黑暗之色覆盖,再也看不到。 阿胡玉容变幻不定,怔然失神。 怎么会如此突然地走了? 这个变故发生的太快,令在场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怎会这样?” 华星离都不禁皱眉,露出惊容。 “古怪。” 颛臾横他们也都惊疑不定。 那天穹之上的宙宇内,无垠浩瀚,冷寂幽深,早没有了星辰,呈现出一片灰暗之色。 谁也不知道,林寻究竟是去了哪里,又是否能活着回来。 “放心,我一定会的……” 许久,阿胡才回过神,眉宇间泛起一抹坚定。 冷静之后,她才发现,从林寻离开前,似乎已经明显察觉到什么,才会对自己进行叮嘱。 只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让他根本来不及去解释什么。 “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 阿胡心中喃喃。 这里是昆仑墟,是上古四大神墟之一,而封禅台又是昆仑墟中的三大禁地之一,最是神秘不过。 恐怕就是帝境人物来了,也不可能知道林寻究竟去了哪里。 …… 这一天,分布在昆仑丘山脚的强者,皆听说了发生在封禅台上的事情,引发一场莫大的轰动。 而随着时间推移,当这些强者从封禅台禁地中返回,来到昆仑墟遗迹之中,也是将消息随之传播开。 一时间,掀起了不知多少哗然声。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神!” 封禅之路上,林寻一路杀伐,于封禅台上诛虚灵昆、废闻晴雪,斩沙流青、灭枯渡! 这般血腥可怖的战绩曝光后,令不知多少强者为之震颤和骇然。 “万丈高空外,独照古今?” 听闻林寻封禅为圣贤后,一举缔造出一个亘古未有的封禅奇迹后,有人艳羡,有人动容,也有人感到不可思议。 一个从古荒域走出的年轻人,竟能拥有如此令人瞩目的封禅成绩? “老天!他竟获得了‘成帝成祖’的无上造化?” 而当得知,林寻在五色道坛上,抬手之间,吞纳宙宇诸天星辰之力,夺得亘古不曾有人触碰到的一场无上造化时,所有人都被刺激得差点疯狂。 “这家伙,气运竟如此之逆天?若传回星空古道,那些老古董们非视其为盘中餐不可!” “成帝成祖啊……这是多少星空强者最渴望也最遥不可及的梦?” 许多人都心潮起伏。 “他人呢?现在在哪里?” 更有人杀气腾腾,生出无法抑制的贪念。 “消失了!” 很快,分布在昆仑遗迹中的强者都听说,在夺得成帝成祖造化之后,林寻离奇地消失在封禅台之上的宙宇深处时,全都一脸的错愕。 消失了? 这样一个足以引发星空古道地震,令无数修道者瞩目的家伙,竟不见了? 这简直令人抓狂! “对此子而言,就这样消失,反倒是一件好事。” 有人沉吟。 从林寻进入昆仑墟,无论是在炼宝地、御龙山之巅,还是在封禅台上,杀了不知多少的强者。 死在他手中的像虚灵昆、闻晴雪、孟毅、鲲九临、燕纯钧、古藏心这等顶尖耀眼人物,更是不计其数。 不夸张地说,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中,大半势力的传人都被林寻给得罪了一遍! 而黑暗世界里,还有神照古宗、地藏界两大巨头势力盯上了林寻……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一旦出现,本就会被视作眼中钉,肉中刺,遭到无法想象的打击。 更别说,他如今还身怀“成帝成祖”之无上造化,都足以引起帝境人物的窥伺和出手! 而如今,他就这般离奇消失,反倒可以暂时避免不少风波和麻烦。 “可惜了……” “唉!” “这件事,以及关于林寻的一切消息,必须告诉宗门,亘古至今,昆仑墟中,可从不曾出现过这等轰动大事。” “我有预感,这林寻若还活着,迟早会被星空古道上的强者视作最肥美的一头猎物。” “大道之上,群雄逐鹿,而林寻,已成了一头足以让任何老怪物都垂涎的‘鹿’了……” 各种议论、交谈还在持续发酵着。 无可置疑,在以后关于林寻的名字,也将如一场风暴般冲入星空古道之上,引发动荡! “那个名叫阿胡的女子呢?只要抓住她,以后只要林寻出现,必可以给予最大的威胁。” “不错,此女和林寻关系莫逆,有了她,倒的确可以以此钳制林寻。” “听说,在封禅台之争结束后,她便消失不见了,但可以肯定,她必然没有离开昆仑墟。” 也有人在暗中商议,将矛头指向阿胡! —— (第二更稍晚,昆仑之行要落幕了,很难写) 8)

下一篇   第1765章 天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