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林寻,等我回来 - 天骄战纪

第1766章 林寻,等我回来

古荒域。 白玉京,繁华如水的街道上,到处可见负剑而行的修道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背负配剑,云庆白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 但在白玉京,却因为他的缘故,引领了“负剑”风潮。 很多年前,云庆白便死了,可白玉京中的修道者,都早已习惯了负剑的习惯。 这被视作真正的剑修的标志! 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和很多年前一样,白玉京依旧繁华鼎盛。 最近一段时间来,一个名叫苏白的年轻人,在数天前抵达白玉京之后,引起了一场轰动。 他在三天内,连闯十二楼中的“九座”,每一次闯楼,皆打破了当年云庆白所曾缔造的记录! 这等瞩目成绩,自然格外引人注意。 而今日,苏白来到了“炼魂楼”。 炼魂楼外,早已是水泄不通,到处都是围观的身影,盛况空前。 “当年,古荒域真圣第一人林寻前辈,也曾前来白玉京闯十二楼,缔造了前所未有的记录。” “这苏白,莫非是要效仿当年的林寻前辈?” “今日这苏白若能再缔造一个记录,可就等于将云庆白在衍轮境时所缔造的记录全打破了。” “你们可知道这苏白的来历,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道行,着实太惊人了。” ……场中议论纷纷。 没多久,万众瞩目的炼魂楼内,走出一道身影笔直,一身青布衣衫的年轻人,眉宇坚毅,气度沉凝。 苏白! 场中一阵躁动。 一些女子更流露出痴迷之色,自古美人爱英雄,更何况是像苏白这般耀眼的年轻俊杰? “破纪录了!”炼魂楼内,有苍老的声音感慨。 一句话,让场中彻底轰动,所有看向苏白的目光,就如看着一颗在古荒域中冉冉升起的新星,即将在天穹大放光彩! 只是,苏白心中却是一叹。 世人只知道他破了当年云庆白的记录,却没人清楚,他这些天的努力,没有一次超越自己师尊林寻所留的记录! “当年师尊在衍轮境时,又该有多强大?” 苏白怔怔,思绪如飞。 附近区域中,人群在欢呼,可他却难得理会。 从拜师林寻那一天,苏白便将师尊林寻视作毕生追赶的目标。 为此,他废寝忘食的修炼,全力以赴地磨炼己身,几乎从不曾松懈过。 山河再壮阔,城池再锦绣,天地再广袤,美人再美,也从不会让苏白有任何流连。 心无旁骛地刻苦修行,再加上拥有天生剑骨,苏白的修为自是突飞猛进,远超群伦。 世人皆视他为当今古荒域后起之秀中的卓绝人物,可苏白却知道,自己如今所拥有的底蕴,终究还是不如当年的师尊。 这让他沮丧之余,又不禁震撼,越是了解师尊当年在古荒域中的往事,他就愈发感觉自己的不足。 同境相比,他终究欠缺火候! “一定要更努力才行。” 苏白暗自攥紧拳头,他一直铭记着林寻的话,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当有一天师尊返回古荒域时,不会对自己失望。 如此,他已满足。 至于世人的评价和看法,他根本懒得理会。 “这家伙……简直和当年的云庆白一样……” 场中有人出声。 正自思忖的苏白猛地皱眉,目光看过去,道:“云庆白是云庆白,我是我,我和他也注定不是一类人。” 众人皆错愕。 随口一句感慨而已,可却竟让苏白进行反驳,给人的感觉就像小题大做一样。 可苏白已懒得解释其中缘由。 他要离开了,除了修行,他已对其他事情毫无兴趣。 “年轻人,你可愿拜入我通天剑宗修行?” 一位老者忽然出现,含笑看着苏白,神色慈和。 场中一阵躁动,无不又是羡慕又是吃惊,通天剑宗,这可是古荒域屈指可数的古老道统之一! 而这位老者更是通天剑宗一位老古董,一位早已踏足圣境的高人。 “没兴趣。” 可出乎人们意料的是,苏白想也没想便拒绝了。 因为此生,他只拜一人为师! 老者都不禁怔了怔,旋即笑道:“你不再考虑考虑?有通天剑宗为靠山,修行所需的任何修炼资源,皆可以统统满足你。” “抱歉。” 苏白摇头,直接走了。 老者碰了一鼻子灰,不禁皱眉,目送苏白的身影渐渐远去,他摇了摇头,拂袖而去。 这天,关于苏白连破云庆白记录,拒绝拜师通天剑宗的消息,也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播开。 只是无论消息如何轰动,关于苏白的来历,以及他的师承,从没有人给予肯定的答案。 他的崛起,更像是一个谜。 就正如当年的林寻,在古荒域崛起时,谁也不知道他的师承和来历,也是后来,人们才知道他是来自下界。 …… 下界,紫曜帝国。 观星台之巅,夜空静谧,星辰闪烁。 “算一算,那小子若还活着,应当已离开了昆仑之墟……” 老祭司负手于背,凭栏而立,苍老的面容,佝偻的身影,灰白的发色,却生着一对宛如婴儿般清澈干净的眸。 “离开昆仑墟,他也注定不可能再返回下界。对这小子而言,也只有星空古道,才能承载他求索道途的步伐。” 抱星眠月居,独叟一边饮酒,一边懒洋洋开口。 两人相隔着不知多遥远的距离,在此时隔空对谈。 老祭司轻声说道:“鹿伯崖费尽一腔心血所看护的孩子,总归是不一样的,不出意外,此子应该已是一位绝巅大圣了吧。” 独叟一口饮尽壶中酒,吧嗒着嘴巴说道:“绝巅大圣?呵呵,或许吧,别猜了,猜也猜不出所以然,不过我倒是知道,鹿伯崖若还活着,必然就藏在星空古道上。” “或许吧。” 老祭司若有所思。 鹿伯崖。 这是一个宛如谜团一样的传奇人物,当年即便是老祭司和独叟,也都看不透他究竟是从哪里来。 …… 一片荒芜、灰暗的世界。 山岭中,血雾腾起,衍化出各种扭曲、恐怖的异象。 一阵阵尖利的嘶吼响起,犹如阴邪的鬼神在大笑,恐怖的大道碎片在虚空中坠落,散发出的气息渗人无比。 轰! 一头庞大的凶禽从山岭中冲出,张开黑雾弥漫的腐烂翅膀,震荡起冲霄的凶光。 它就如来自地狱的亡灵凶禽,狰狞、庞大、恐怖。 远处的荒芜的大地上,一道身影在迅速挪移,一袭黑袍,帽檐遮盖住半张脸庞,露出半截晶莹洁白的下巴。 她身影纤秀、绰约,行动时却呈现出一种凌厉、果断之势,白皙玉手中握着的一柄白骨长矛泛着梦幻似的星辉。 轰隆! 那庞大的凶禽破空追杀,腐烂的翅膀拍打出滚滚黑雾,犹如死亡之气在扩散。 虚空都紊乱,大地都在塌陷。 锵! 猛地,那一道纤秀的身影顿足,躯体拔地而起,腰肢拧转,扬起了掌中的白骨长矛。 狠狠投掷出去! 噗! 白骨长矛从那庞大凶禽的脖颈刺过,将其躯体都洞穿,带出一串黑色的腐朽血液。 不可思议的是,那庞大凶禽犹如没有痛觉,从天扑杀而至,腥臭之气铺天盖地。 那一道黑袍身影伫足虚空,猛地深吸一口气,探出一只晶莹雪白的手掌,修长的五指并拢,一拳打出。 数千丈外,虚空中猛地被凿开一个大窟窿,空间乱流如山洪暴发般席卷,将那庞大凶禽的躯体淹没其中。 轰隆! 惊天动地般的爆鸣响彻,那片虚空都犹如破碎,天翻地覆,一派大毁灭的迹象。 呜呜呜~~ 凛冽的风浪扩散,掀起那纤秀身影的黑色帽檐,露出一张美丽得令天地都黯然的脸庞。 她肌肤素净晶莹,眼眸大而清澈,鼻梁挺直,一对唇轻抿,勾勒出一道靓丽的弧线。 她身影绰约高挑,眉眼如画,静静看着远处,天地荒芜,山河灰暗,可她则是其中一抹最灿烂的色彩。 那般美丽,那般地恬静。 夏至! 片刻后,她轻轻拉下黑色帽檐,遮蔽容颜,来到那庞大凶禽覆灭的地方,捡起一块灰色的大道碎片。 “第一千九百三十七个。” 她想了想,随手一招,白骨长矛从远处掠来,温驯地落入掌中。 转身。 再次走向那荒芜、破碎的灰暗世界深处。 这些年里,她一个人,一把矛,一直在此征战。 曾被逼入绝境,身影浴血,肌体破碎,濒临死亡。 也曾摧枯拉朽,击杀一个个大敌,矛锋所指,无可匹敌。 曾在黑暗中默默疗伤,默默发呆。 但更多时候,她是在战斗。 像永远不会疲惫。 在这荒芜、破败的世界里,也无人可聊,她也不想说什么,纵然是身负重伤,濒临死亡的时刻,她也只是静默地对待。 不发一语。 唯独偶尔想起那一道身影时,她才会感觉这个世界里,原来不全都是黑暗的。 茫茫灰暗天地间,她一个人踽踽独行,绰约的身影在荒芜的大地上勾勒出一抹孤寂的影子。 “林寻,等我回来。” —— 以下内容免费。 1,昨天上传的一章内容重复两次,金鱼联系技术部门已经修改过来,但大家多花的纵横币没法一一退还。 金鱼看了看后台,有差不多近千个书友多花了18纵横币,也就是每人多花一毛八,等过些天,金鱼会在公众号发个大红包,补给大家。 没有关注公众号的童鞋,可以搜“xiaojinyu233”关注一下。 2,昨天凌晨开始,金鱼一直发烧,38°7,浑身难受,今天只能一更,欠下的会补。 3.跟大家说声抱歉。 8)

上一篇   第1765章 天下惊

下一篇   第1767章 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