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师兄! - 天骄战纪

第1767章 师兄!

茫茫宙宇深处,林寻就宛如一叶轻飘飘的羽毛,被一股巨力裹挟着,朝更深处掠去。 放眼四顾,没有星辰,没有光线,甚至都看不到一丝尘埃,连时间德尔流逝,距离的长远都感觉不到。 空空如也。 不过,这一路上倒是并未发生什么凶险,令林寻原本紧张、警惕的心境渐渐平静。 最初在那封禅台五色道坛上,随着获得来自方寸山之主传授的“道业”,化作一副“斜月三星”图案消失在右掌心后,林寻就察觉到不对劲。 五色道坛上产生一股禁忌般的力量,阻止他离开。 直至在封禅道碑上篆刻下自己的道号“林道渊”三字,那一股禁忌般的力量已产生异变,就如一只大手,要将他从五色道坛上抓走。 当时时间紧迫,令得林寻也来不及解释其中的原因,只能匆匆和阿胡道别。 “也不知这究竟是要去哪里……” 林寻扩散神识,却发现什么也感应不到。 随着时间推移,他已懒得再思考其中缘由,开始盘算此次昆仑墟之行的得失。 炼宝地中,断刃汲取大量炼宝道气,涌现“五十四”道本命宝纹,威力比以往发生翻天覆地变化。 桃源秘境内,吞服一颗蟠桃,抵得上十年苦修,让自己修为也是突破至大圣境圆满地步。 让林寻印象深刻的是,那一道隐藏于蟠桃树内的紫色身影,一直在等待那位桀骜冲霄的师兄回来…… 御龙山之巅,镇杀群雄,进入九秘之一的小世界,得知大道无矩钟的秘密,以大道无量瓶收取众生愿力。 也是那时,让林寻知道了“李玄微”师兄,知道了在古荒域苍梧山上的“论道灯会”,原来便是李玄微师兄他们所留。 昆仑墟三大禁地之一的“封禅台”路上,在那“锁神天峰”中,见到了葛玉璞师兄、独天妖帝。 最终,独天妖帝被封印在大道无终塔,葛玉璞师兄将师尊方寸山之主所留的“三千浮沉”相赠。 并将【大道黄庭经】传授给自己…… 直至抵达封禅台时,林寻的修为已突破至大圣境后期,历经一场匪夷所思的感应,让他终于明白,那被世人视作“成帝成祖”之秘的机缘,原来就是师尊方寸山之主为自己所留的“道业”。 …… 除了这一场场波折起伏的经历,从他进入昆仑墟直至现在,也是历经了一次次血战。 过程不必赘述,但林寻已断定,自己怕是已经将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中的不少大势力彻底得罪。 只是,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亦或者是以后,林寻都不会因此而忌惮和后悔! 同时,每一次血战,让林寻获得的战利品之多,也堪称是惊人,其中不乏一些价值不可估量的瑰宝。 比如闻晴雪曾动用过的杀手锏,一柄神秘的剑尖,虚灵昆的“帝刀十六图”等等。 总之,此次昆仑墟之行,对林寻而言可谓是收获巨大。 唯一遗憾的是,这次没能和老蛤、阿鲁他们再相聚,便发生了这样一场突兀的变故。 “嗯?” 猛地,林寻心中凛然,霍然看向远处。 空空如也的宙宇深处,忽然泛起一抹亮色,随即,一道身影倏然凝聚而出。 这是一名中年模样的男子,高冠古服,大袖翩翩,须发如银,面容淡漠,伫足虚无中,周身萦绕着一道道可怖的秩序大道力量。 远远一望,他就如一尊坐镇宙宇中的主宰,威严无量,让林寻仅仅远远一望,就凭生渺小如蝼蚁之感,躯体发寒! “终于等到了,不负让本座于此苦等这么久……” 淡漠的声音从那中年男子口中传出,每一个音节皆如上苍法旨般,轰然响彻,震得附近虚空都泛起汹涌的波浪。 而那人开口时,已将目光看向林寻。 那是怎样一对目光? 深沉如天,淡漠无情,犹如上苍在俯瞰一只蝼蚁! 林寻只觉头皮发麻,心神都有崩溃的迹象,几乎是一瞬他就判断出,这应当是一尊帝境存在! “年轻人,封禅台上的造化不是现在的你能承受的,交给本座吧。” 中年男子挥了挥手。 唰! 林寻只觉裹挟周身的力量被冲散,而后不受控制地,来到了那中年男子身边。 中年男子眼神冷漠,探出一只手。 这一刹,林寻毛骨悚然,一只手而已,却犹如遮天蔽日,释放出的力量之恐怖,令他根本兴不起抵抗的念头! 嗡~ 也就在此时,“三千浮沉”出现了,一柄拂尘而已,在虚空中轻轻一挥。 中年男子整个人都被震退,躯体将宙宇虚空都碾碎出一条巨大的裂缝,延伸想极远处。 “大道拂尘!葛玉璞,你还没死?” 远处响起中年男子震怒的声音,激荡宙宇。 三千浮沉发光,流淌道辉,映现出一道虚幻般的身影,一身樵夫的打扮。 赫然正是葛玉璞! 林寻呆住了,脱口而出:“师兄,你还活着?” 葛玉璞忍不住笑了,温声道:“师弟,人死如灯灭,想复活可不是那般简单的事情,这只是我留下的意志力量罢了。” “葛玉璞!你一个死人,也敢阻挡本座?” 远处,中年男子神色淡漠,凭空浮现,他须发飞扬,猛地祭出一面八卦镜。 唰! 八卦镜旋转,浮现出八座神异莫测的世界,风、雷、地、火、天、水、山、泽! 八座世界,产生八种世界秩序之力,融合无上帝道法则,释放出无法想象的恐怖神威。 葛玉璞掌握拂尘,轻轻一挥。 轰! 宙宇繁复,周虚崩塌,林寻只觉眼前白茫茫,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感应不到。 这等力量的对决,太过至高,根本不是他能够理解和窥探! 直至视野恢复清晰时,场中已没有了那中年男子的身影,只有周虚中残留的碎片和裂缝,在验证刚才那一场战斗的可怕。 “师弟,这一路上,应该有不少魑魅魍魉,他们皆惦念师尊为你所留的‘道业’。” 旁边,葛玉璞温声道,“不过,你尽管前行,他们伤害不了你的。” “师兄,能不能告诉我,为何我会出现在这里?” 林寻忍不住道。 葛玉璞长叹:“因为只有从这里,才有一线生机,无垠岁月来,师尊在封禅台上留下的道业,早已被不知多少老东西盯上,你若从昆仑墟其他地方离开,注定要遭大难。” 林寻一怔,皱眉道:“可这里似乎也不太完全……” 刚才那中年男子,明显是一位踏足帝境的老怪物,并且一眼就能认出大道拂尘,岂可能是寻常之辈? 葛玉璞道:“师弟,这条路是师尊所留,不会错的,若走昆仑墟其他地方离开,你纵然逃过一劫,也会一辈子被盯上。” 一辈子被盯上! 林寻想一想都不禁有些心寒。 “师兄你……” 也就在此时,林寻忽然看见,葛玉璞的身影模糊起来,有一缕缕光雨飞洒,明显快要消弭。 “师弟,拿着三千浮沉,你尽管向前走便是。” 葛玉璞温和笑着,像一位长辈在殷切地叮嘱,当声音落下时,他身影一彻底消失。 林寻神色怔怔,将三千浮沉牢牢攥在手中,而后深吸一口气,将目光看向宙宇深处。 嗡~ 三千浮沉飘洒无形的力量,将林寻沐浴其中,带着他朝宙宇深处飞遁而去。 沿途依旧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唰! 也不知多久,一名俊秀如少年模样的道人,脚踏一口散发混沌气的黄皮葫芦,从远处飞掠而来。 他笑容温煦,眼眸清澈干净,道:“小友,若你能挡住我一剑,我立刻离开。” 林寻倒吸凉气,这道人看似宛如少年,实则又是一个帝境老怪物! “师弟,让我来。” 三千浮沉中,倏然响起一道爽朗大笑。 伴随笑声,一道颀长身影掠出,剑眉星目,器宇轩昂,浑身散发出一股放荡不羁的豪逸之气。 林寻尘封的记忆被触动,一眼就认出,当年在苍梧山“论道灯会”的考验中,曾见过这名青年! “李玄微师兄?”他心中震荡。 “正是。” 青年笑着开口。 远处,少年道人脸上的笑容消失,被一抹罕见的凝重之色取代,周身散发出足以震慑九天十地般的恐怖气息。 他深吸一口气,掌间浮现一柄道剑,一字一顿:“我有一剑,可诛万道成空!” 轰! 道剑掠出,横亘如天堑,斩宙宇虚空而至。 与此同时,李玄微双手衣袖猎猎作响,屈指一弹,这方虚空骤然被一片浩瀚、厚重的气息取代。 隐约间,犹如有一朵青莲而出,摇曳生姿,花瓣层层绽放,将那劈来的剑气阻挡。 剑气消沉时,青莲落下一片片花瓣,也随之凋零。 “青莲洞世法,果然无愧是世间一等一的道经,告辞。” 远处,少年道人长叹一声,收起道剑,踏着喷薄混沌气的黄皮葫芦转身而去。 说只出一剑就一剑,被挡住了,便转身离开。 “承让了。” 李玄微遥遥拱手。 而林寻,眉宇间已泛起抑制不住的震撼之意。 —— (发烧数天,五一假期也荒废了,庆幸的是今天晚上好转了一些,今晚再欠一更,等病好了,金鱼会立即补给大家。)

下一篇   第1768章 一掌劈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