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3章 南秋婚事 - 天骄战纪

第1773章 南秋婚事

九叔名叫南雷鹏,桑木部族的族老之一,本身是一名真圣境炼丹宗师,在族群中的威望极高。 石屋中,南雷鹏和林寻席地而坐。 他略一沉默,便将目光望向林寻,认真开口道: “公子,南秋这丫头或许不懂,但小老却能看出,公子很不凡,只希望希望公子的到来,不是带着恶意。” 林寻拱手道:“林某只是一个异乡迷途人,待体力恢复,自会离开,断不会影响到这里的一切。” 南雷鹏含笑道:“我信得过公子,只是不知公子可需要小老帮忙?” 林寻摇头,委婉表示自己只需静修一段时间便可。 南雷鹏便不再多说,将这座石屋留给林寻,便转身离去。 林寻长吐一口浊气,开始静心打坐。 这里是木桑部落的祖地,灵气浓郁无比,蕴含着沛然的神性力量,虽远不如一些世间罕见的洞天福地,但对林寻而言,也已很满足。 接下来数天,林寻足不出户,显得很安分,这让暗中一直盯着这里的南雷鹏也是安心不少。 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突然出现在族群里,任谁也不可能不警惕。 对此,林寻也有所察觉,但并未放在心上,现在他一切心思都放在了恢复修为上。 可让林寻无奈的事实是,以他如今的境界,仅仅只靠汲取天地间的天地灵气来恢复,起码也要三个月之久! 最关键的是,在这木桑部族,他根本不敢放开手脚去吞吸天地灵气。 否则的话,这山谷中孕育的灵气都会被他一个人给吞掉,产生的动静太大,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还是缺神药、灵髓啊” 这一天,林寻从打坐中醒来,有些不满意。 已经五天了,他的力量才恢复不到巅峰时的千分之一! 原因就在于,历经“否极泰来”之蜕变后,他的根基和道行又比以往雄厚了一倍,所能容纳的力量也达到一种恐怖地步,远非同辈之人可比。 如今只凭借汲取炼化天地灵气彻底恢复,速度自是缓慢之极。 想了想,林寻长身而起,推门走出。 清晨的风徐徐吹来,天光正好,空气中带着令人心醉的草木清香,远处演武场上,许多桑木部族的强者在炼武,发出一阵阵吆喝声。 林寻信步前行,感受着这方世界的气息。 和古荒域不一样,也和昆仑墟不同,天曲世界的天地法则异常的坚固和雄厚。 置身其中,隐约间,让林寻感受到了一种压制,承受了莫名的法则气息。 林寻倒是清楚,天地之间的秩序法则越强,代表着能够容纳的力量就越强,对修道者的修行就越是有利。 反之,天地法则越弱,反倒会阻碍修道者修行步伐,因为根本无法让修道者感应和求索更高的大道境界! “怪不得帝境人物一个个都走上了星空古道,也只有这里,才能承受他们的力量,满足他们的修行” 林寻若有所思。 “看,那家伙就是南秋姐打猎扛来的男人。” 远处路边,一阵嬉笑声响起。 一些少年少女好奇地看着林寻这个陌生人。 “模样倒是很俊秀,皮肤也很白呢,南秋姐原来喜欢这种调调的男人呢。” 一个少女掩嘴轻笑。 林寻怔了怔,心中一阵无奈,根本就不必猜,南秋将自己扛来的事情,必然在这些天传遍了整个木桑部族。 一想到此事,林寻就不免哭笑不得,自己可是一位绝巅大圣,一尊圣道封禅的存在啊! 居然被一个女人扛走了 “南秋才不会喜欢这小白脸!” 蓦地,一道大喝响起。 紧跟着一个英武逼人的青年走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林寻,“我告诉你,休要对南秋产生过分想法!” 林寻一怔:“你是?” 英武青年阴沉着脸:“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记住,南秋早已和天行剑宗传人牧修远订婚,以后,他们是要一起离开天曲界,前往‘天衡大世界’修行的!” 林寻心中不禁好笑,道:“我知道了。” 他那云淡风轻的姿态,却让英武青年愈发恼火了,道:“你该不会不知道牧修远吧,天行剑宗第一真传,天曲界第一绝巅王境强者,一位万年不遇的修道奇才!和他相比,你算什么?” 林寻很无奈,我算什么?我一个绝巅大圣怎么到你嘴里,就不如一个绝巅王境了? 当然,无知者无罪,林寻还不至于因此而生气。 “我懂了,你是为南秋姑娘好。”林寻道。 英武青年神色稍缓,冷哼道:“你明白就好,若让我知道你还对南秋不死心,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罢,转身而去。 林寻目送他离开,摇了摇头。 他这才意识到,这天曲界的修行力量,似乎并不像自己想象中那般强大。 天行剑宗这样一个执牛耳者,第一真传却竟只有绝巅王境修为,由此推断,这个宗门的底蕴也强大不到哪里,最多也就和古荒域的通天剑宗相当。 “也对,天曲界只是星空古道上一个偏远世界而已” 林寻一边思忖,一边前行。 “喂!” 远处,南秋快步走来,一头银色齐耳短发在风中飘曳,眼眸大而明亮,小麦色肌肤在晨光下熠熠生辉,浑身洋溢着一股野性之美。 “南冬是不是找你了?” 走到跟前,南秋直接问,妍丽的眉宇间带着一抹愠怒。 “是啊。” 林寻怔了怔,才意识到这南冬是谁。 “这臭小子,我这就去收拾他!” 南秋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林寻连忙拦住她,道:“他也是为你好。” 南秋呸道:“好个屁,这小子心中最崇拜的就是牧修远,但我可对那牧修远不感兴趣。” 林寻讶然道:“可你们不是订婚了么?” 南秋揉了揉秀气的眉尖,苦恼道:“唉,娃娃亲罢了,我长这么大,都还没见过他人,哪可能随随便便就和他结为道侣?” 林寻顿时了然,道:“所以你不愿意这门婚事?” “也不是” 南秋很纠结,“我只是没有接触过他,也不了解,就这么冒然地嗯,你懂吧?” 林寻点头道:“别担心,慢慢来,听南冬所说,这位牧修远可是一位了不得的奇才,天曲界的风云人物。” 南秋嗯了一声,旋即就恶狠狠瞪了林寻一眼:“谁让你来安慰了,小哥哥,你身体不虚了?” 说到最后,她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红唇贝齿,明媚灿烂。 不等林寻应,南秋就挥了挥手,道:“身虚小哥,我先走了,抽空再找你聊。” 身虚? 还是肾虚? 林寻唇角都不禁抽搐起来,自己修五脏之神,肾宫养神胎,焉可能肾虚? 更何况,自己现在身子也不虚了啊 下次见了,必须纠正这小妞的错误认知! “公子,南冬说的不错,我们木桑部族每一个族人,皆希望南秋能够顺利地嫁给牧修远,不愿出现任何一丝意外。” 九叔南雷鹏从远处走来,看着南秋离开的方向,目光中带着殷切的期盼。 而后,他扭头看向林寻,道:“最近数百年间,我木桑部族渐渐出现了一些没落的迹象,在天曲界四大宗门,十三部族中的影响力,也远远大不如前。” 林寻眉宇不易察觉地皱了皱,道:“所以,你们将南秋和牧修远的联姻,视作了振兴宗族势力的一种手段?” 南雷鹏长叹一声,道:“若非逼不得已,谁愿意如此?族群要长久延存下去,往往就需要做出一些不得已的努力。” 旋即,他又笑了,神色间带着欣慰:“还好,我们没有让南秋这丫头委屈,她和牧修远的婚事,本就是一桩天作之合,能够和牧修远结为道侣,这可是天曲界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 林寻神色淡然,道:“那也得看南秋愿不愿意才行。” 这种事情,他一个外人不好插手,可南秋曾救过他一次,他觉得有必要为她说一些什么。 南雷鹏并未反驳,道:“公子说的对,下个月,‘天曲王战’就会拉开帷幕,到那时,四大宗门、十三部族的年轻一辈顶尖王境强者,皆会参与到其中。” 顿了顿,他继续道:“到那时,南秋便可以和牧修远接触到,我相信,她肯定会中意的,我见过牧修远,那年轻人一表人才,相貌出众,底蕴、天赋、实力皆堪称一等一的顶尖,堪称人中龙凤” 他不吝赞美,言辞中是抑制不住的欣赏。 林寻却感到一阵索然,又聊了片刻,便告辞离开。 “公子要出谷?” 南雷鹏问道。 “嗯,出去走走,散散心。” 林寻道。 “可需要人陪同?” “不必了。” 目送林寻身影渐行渐远,南雷鹏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自己这番话,应该已打消了这年轻人心中的一些念头吧? 哪怕这年轻人就是对南秋没有什么想法,听了这些后,他还能再掺合进来? 没看到,他已经要散散心了,若不是心中烦闷,何须散心? 笑了笑,南雷鹏收了目光,在这等节骨眼上,他是决不能容忍有意外发生的!

上一篇   第1772章 木桑部族

下一篇   第1774章 他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