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他算个屁 - 天骄战纪

第1774章 他算个屁

走出山谷,林寻莫名地笑了笑,刚才时候,南冬突然站出来指责自己,背后只怕就是南雷鹏这老家伙指使的。 “将一个族群的兴盛寄希望于一纸婚约呵,看来木桑部族的处境已经很不容乐观了,才会干出这等蠢事,这或许就叫急病乱投医。” 林寻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他只是一个过客,最多也只会帮衬一下南秋。 唰! 下一刻,林寻身影消失不见。 数千里外,一座灵气弥漫的山巅,林寻凭虚而立,猛地深吸一口气。 哗啦 足有万丈高的山峰上下,滚滚灵气如若长江大河般冲起,涌入林寻口中。 半刻钟后,这座灵气氤氲的山峰已变得暗淡起来,没有了那种神性般的灵秀之气。 林寻当即收手,再吞吸下去,这座灵山就彻底毁了,眼下不伤及根本,以后还可以恢复过来。 嗖! 林寻没有停留,再度挪移虚空而去。 眼下的他,迫切需要恢复力量,只能在这荒郊野外寻觅一些灵山灵水来汲取力量。 “起!” 一条浩浩荡荡的大河上空,林寻探手一抓,深藏在河底深处的一条灵脉被抓起,足有十多丈长,青灿灿流转光霞。 林寻张嘴一吞,这足以让王境强者炼化一年半载的灵脉,瞬间就被林寻炼化为一股热流,涌遍全身。 接下来的时间,林寻身影在天地间闪烁挪移,越来越远,寻觅所需的修行资源。 两天后。 林寻伫足在一片荒漠前,静心感受己身,“差不多已恢复全盛时百分之一的力量了” 这让他皱眉,还是有些慢了。 同时,林寻也做出判断,天曲界虽位于星空古道上,可很明显,此界所拥有的修行资源谈不上多富饶,和古荒域相差无几。 须知,这一天时间里,他曾四下寻觅,试图挖掘一些神药,可最终只搜集到一些王药,对如今的他而言,如同鸡肋。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林寻再次展开行动。 如今,他只知道这里是天曲界,位于星空古道偏远地带,自然不愿意将长时间逗留此地。 半个月后。 林寻衣袂飘舞,漫步云海之上,宛如谪仙,如今的他,力量已恢复至全盛时的两成左右! “方圆三万里之地,都已被探寻一遍,是时候去一趟了。” 林寻做出决断。 这次返,他打算向南雷鹏打听一下离开天曲界的事情,若无意外,便会和南秋辞别。 木桑部族。 远远地,还没有靠近,便有一阵声音传入林寻耳中,夹杂着愤怒的争执。 林寻一怔,靠近过去。 就见山谷外,一群身影汇聚,有男有女,皆衣饰华美,气息强大,神色间带着傲慢和不耐。 山谷前,是一众木桑部族的强者,为首的赫然是南雷鹏,这个位高权重的老者,此刻却是满脸铁青,怒发冲冠。 “你们云火部族什么时候能代表天行剑宗了?想中止南秋和牧修远的婚约?休想!” 南雷鹏大喝,如雷霆炸响。 附近木桑部族的强者一个个也都愤怒无比,脸色难看。 而人群中的南秋,则神色恍惚,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俏丽的小脸上微微有些泛白,没有了往日那明媚飒爽的笑容。 “呵呵,南雷鹏,别自欺欺人了,若无天行剑宗和牧修远点头,我焉可能亲自前来宣布此事?” 山谷外那一群身影中,为首的一名黑袍儒雅老者笑吟吟开口。 “不可能!” 南雷鹏眼睛都红了,声音嘶哑,“他天行剑宗怎能办出这等事情?这绝不可能!” “哈哈哈,知道你们接受不了,所以,我带来了当初你们和牧修远所订的一份婚契。” 黑袍儒雅老者大笑,拿出一份红色婚契,只是,这份婚契已经被撕碎成数片。 黑袍儒雅老者看似好心,实则幸灾乐祸地提醒道:“南雷鹏,这婚契可不是我撕的,是牧修远自己所撕,让我交换给你们。” 南雷鹏如遭雷击。 他一眼就认出那份婚契,却没想到,如今见到时,竟已是残碎的 木桑部族一众族人也都呆住,一个个面露愤怒,这,难道真的是那牧修远所为? 若如此,也未免太可恶! 看到这一幕,黑袍儒雅老者唇角露出一抹得意,探手又拿出一封信函,道: “哦,对了,我这还有一份由牧修远亲笔所写的‘退婚契’,南雷鹏你要不要看一看?” 声音中,带着嘲弄。 竟还有退婚契! 在暗中看到这一切的林寻都不禁意外,这牧修远未免做的太绝,分明是不打算给木桑部族留下任何一丝情面了。 林寻看了看人群中的南秋。 这个性格乐观、坚强、飒爽的姑娘,此刻紧紧咬着唇,俏脸煞白,眼神中写满惘然,那模样,令林寻都一阵心疼。 他还记得,南秋很犹豫忐忑的说过,她还没接触和了解过牧修远,哪可能一下子就接受这门婚事 言外之意就是,她内心并不完全抗拒这样的安排,心中也曾幻想过要去尝试和了解对方。 可现在,伴随着被撕碎的婚和一封退婚契,让这一切彻底幻灭了! 这种打击,对一个女人而言,无疑太狠了,一个被无情退婚的女人,以后还如何再抬起头? 牧修远,一个名满天曲界的风云人物,以这种方式拒绝南秋,这让她以后还如何在天曲界生存? 到那时,无论走到哪,只怕都会遭受到耻笑和嘲弄! 南雷鹏颤抖着手,拿过了那一份退婚契,上边只写着一句话,四个字: “婚约作废!” 没有解释,没有缘由,直接宣判! 噗! 南雷鹏急怒攻心,猛地咳出一口血,躯体都颤抖起来,咬牙道:“牧修远牧修远你好狠啊” 其他木桑部族族人此刻都傻眼了。 原本,他们也都寄希望通过南秋和牧修远的婚约,能够改善部族如今的处境。 谁曾想,竟传来这等惊天噩耗! “他们为何会让你们来退婚?” 半响,南雷鹏抬起头,望向远处的黑袍儒雅老者,满脸的铁青和狞色。 “哦,很简单。” 黑袍儒雅老者一脸自豪,“因为,牧修远将和我女儿订婚!” 说着,他指着身边一名华裳女子,道,“喏,这就是我女儿,岳锦!” 华裳女子姿容出众,微微抬起下巴,带着一抹傲意,将目光看向远处人群中的南秋,道:“南秋妹妹,你可要保重身体,别被气坏了,否则我可会不忍心的。” 这番话显得无比刺耳。 南秋最终还是没控制住,转身冲进了山谷内,遭受到这般奇耻大辱,她情绪已濒临失控。 华裳女子不禁笑了,志得意满。 至此,南雷鹏彻底明白了,牧修远的退婚,必然和云火族有关! “岳中庭!你你” 南雷鹏嘶吼,气得说不出话。 “哈哈哈,废话无须多说,岳某告辞了。” 黑袍儒雅老者大笑,犹如大获全胜似的,带着一行人转身而去。 这一天,关于南秋被退婚的事情,传遍了木桑部族,这个晴天霹雳,让整个族群蒙上阴影。 当天南雷鹏更是被气得病倒,差点走火入魔。 林寻不关心这些,他只在意南秋的处境。 “你来做什么?以为我姐被退婚,你就有机可乘了?痴心妄想!” 当看见林寻出现,守在南秋门前的南冬,犹如发泄似的,大吼出声。 林寻瞥了他一眼。 仅仅一道目光,便让陷入愤怒中的南冬浑身一个激灵,神魂如坠冰窟,感受到一种窒息般的压迫感。 “弱者的愤怒,从来不值得同情,你若有心为你姐姐做什么,就给我让一边去。” 林寻说着,抬脚上前。 南冬下意识地退避开身躯,当林寻身影推门而入后,他这才清醒过来,自己,竟被吓退了? 他彻底怔在那。 房间内,灯影昏暗,出乎林寻意料,南秋并没有哭泣,也没有任何悲伤愤怒之色。 她静静坐在窗前,神色木然,眼神空洞,像没有了灵魂。 林寻将房门关上,走上前,道:“我可以帮你。” 一句话,带着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在南秋的心湖激荡。 南秋空洞的眼神泛起一丝清明之色,怔怔看着身前的林寻半响,蓦地起身紧紧抱住他,无声无息地痛哭起来。 滚烫的泪水,将林寻肩膀衣衫浸湿。 林寻心中一叹,一个女人,无论修为高低,遭受到这般堪称奇耻大辱的打击,也注定不会好受了。 许久,南秋才止住泪水,松开双手,退后数步,低声道:“林小哥,让你看笑话了。” 林寻揉了揉她脑袋,温声道:“你可不是笑话,我说了,我可以帮你,这种耻辱,本就不该是你承担的。” 南秋惘然抬头,看着林寻,道:“可他他是牧修远啊” 牧修远! 这个名字,在天曲界就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背后更有天行剑宗为支撑,谁又能和他作对? 林寻忍不住笑了,轻声道: “在我林某人眼中,他算个屁。” (补更送上还欠一更!)

上一篇   第1773章 南秋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