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界船和大禹界 - 天骄战纪

第1775章 界船和大禹界

南秋破涕为笑,白了林寻一眼,当他的话做了安慰自己的玩笑话。 林寻也笑了:“还能笑就好办了。” 不由分说,他带着南秋走出房间外。 “你要做什么?” 南秋有些迷惑。 “去找那算个屁的牧修远,给你出口气。” 林寻随口道。 “啊?” 南秋呆住,这身虚、迷路又失意的家伙,怎么还把玩笑话当真了? “什么?” 一直守在石屋外的南冬一脸的错愕,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这小白脸说什么,要去找牧修远报仇? “站住!” “你要带南秋去哪里?” “可恶,他这是要趁机而入,掳走南秋姐吗?” 当看见林寻带着南秋朝山谷外行去,许多木桑部族的强者都闻讯而来,进行围堵。 每个人的神色皆很不好看。 今日,天行剑宗和牧修远委托云火部族,前来退婚,对木桑部族而言已是奇耻大辱,备受打击。 不出数日,整个天曲界就会视他们木桑部族为笑话。 就在这等时候,林寻一个外人竟带着南秋要离开,他……他真以为南秋被退婚,自己就有机可乘了? “林小哥,你快放开我。” 南秋焦急了。 林寻顿足,没有理会四周众人,目光看向南秋,道:“你觉得,靠你自己,或者靠你身后的族人,以后在这天曲界,有多少报仇的希望?” 南秋浑身一震,玉容变幻不定。 天行剑宗是天曲界第一宗门,牧修远是天行剑宗第一传人,想找他复仇? 十个木桑部族加起来都不行! “放肆!你竟还敢诋毁我木桑部族。” 附近木桑部族强者皆震怒。 林寻依旧没有理会,只是看着南秋,道:“相信我一次?” 南秋颤声道:“可以吗?” 林寻笑了:“有何不可?” “你你你……简直狂妄!” 许多木桑部族强者已按捺不住,出手了,要将林寻擒下,不让他带走南秋。 轰! 宝光掠起,道法席卷,声势浩大。 林寻还是没有理会,带着南秋转身而去。 他衣袂飘曳,头也不回,犹如没有注意到身后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攻击。 南秋则无法淡定,她心都揪了起来,大惊失色。 可下一刻,她就呆住。 那漫天的攻击和宝光,就如易逝的烟花般,还未靠近,就在身后如泡沫般湮灭。 “这……” 她霍然扭头,看向林寻,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好像从没有了解过这个林小哥是什么人。 远处,一众木桑部族强者也傻眼,心神震颤,看着伴随在南秋身边,渐行渐远的林寻,如视神人! “他……究竟是谁?” 直至林寻和南秋的身影消失,有人才忍不住问出声。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只知道,这个男人是南秋打猎时扛回来的,除此,一无所知。 “快,去告诉九叔!” 有人大叫。 南雷鹏今日遭受到的打击太大,此刻正坐在房间内发呆,神色黯然,带着颓废。 “完了……一切都完了……” 云火部族是桑木部族的死对头,如今又和牧修远结亲,以后,焉还有木桑部族的生存余地? 一想到这,南雷鹏便心痛如刀绞,面容悲戚。 “九叔,那陌生人带走了南秋!” 当族人将消息带来,南雷鹏也不禁震怒,好狂妄的小子! 可当了解事情的经过,尤其当得知一众族人出手,竟都无法伤到林寻一丝汗毛时,南雷鹏眸子中骤然闪过一抹亮泽。 难道…… 此子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旋即,南雷鹏眉头皱起,露出焦灼之色:“糟了!那牧修远可是天行剑宗第一传人,他却要带着南秋去报仇,纵然他战力再强,又拿什么去和天行剑宗对抗?” “而他一旦失败,天行剑宗怪罪下来,木桑部落岂不是也会被牵连其中?” “如今的木桑部族……哪还能承受住天行剑宗的怒火?” 想到这,南雷鹏再也坐不住,大吼道:“快,调集人手,随我去一趟天行剑宗,无论如何,也要阻止那小子做蠢事!” …… 哗啦~ 虚空泛起涟漪,林寻操纵浩宇方舟,飞遁云海之上,速度虽不如挪移,却也相差无几。 一路上,南秋神色恍惚,明显内心很忐忑。 去天行剑宗报仇? 这种事情她以前想都不敢想。 那可是天曲界的霸主,是无数修道者眼中的至高主宰啊! 林寻道:“南秋姑娘,你可知道离开天曲界的路径?” 南秋道:“你要走?” 林寻道:“嗯,等帮你出口气,我就会离开。” “林小哥,你究竟……来自哪里?”南秋忍不住道,她愈发感觉有些看不透眼前的男子了。 林寻想了想,道:“一个距离星空古道很遥远的地方。” 南秋忽然笑了:“你能够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接下来南秋告诉林寻,欲从天曲界离开,只有一种途径,那就是乘坐“界船”。 界船可以轻易穿过世界壁障,进入星空后,循着固定而可靠的航线,便可安全抵达星空古道其他地方。 界船价值无比昂贵,只有星空古道上的庞大势力才能铸造,天曲界只是星空古道上的一个偏远小界,根本没有铸造界船的能耐。 不过按照南秋的说法,在“天曲王战”时,便会有一艘界船抵达天曲界。 到那时,乘坐界船而来的一些大人物,便会挑选一些在“天曲王战”中表现优秀的强者,一起离开天曲界。 林寻听到这,不禁问道:“你说的这些大人物,是来自哪里?” 南秋明亮的大眼睛里露出一抹憧憬:“大禹界!” 大禹界! 一个星空古道上的大世界,在星空诸天世界中,也可以归入一流的行列。 大禹界之下,掌控着十六个小世界,天曲界便是其中之一。 大禹界,有名震星空的帝族禹氏,有传承岁月古老的道统,有着数之不尽的灵山福地,数之不尽的风流人物! “在我们天曲界,但凡抵达王境的年轻强者,无不渴望前往大禹界中修行,像此次‘天曲王战’,最终跻身前十的年轻强者,便会被来自大禹界的一些大人物选中,带往大禹界修行。” 南秋声音中带着抑制不住的向往。 “若是我能前往大禹界中修行,我们木桑部族也会因此受益,带我离开的大人物,会赐予我身后的部族一道‘收徒真符’,有了此符,就等于拥有了一层保护,足以令其他势力忌惮。” 听到这,林寻这才明白过来。 “大禹界……” 林寻意识到,自己若想了解星空古道上的消息,怕是得先抵达这里才行。 六年了,他还无法确定,昆仑墟落幕时,阿胡、老蛤、阿鲁他们去了哪里…… 南秋忽然叹了口气:“可我如今,怕是参加不了‘天曲王战’了。” “别担心,肯定可以的。” 林寻黑眸平静,心中已有决断。 …… 雪籁神山。 天曲界第一灵脉汇聚之地,天行剑宗便屹立于此,是天曲界修道者心中的修行圣地。 十天后的“天曲王战”,就将在雪籁神山上拉开帷幕。 雪籁神山下,是一座古老的城池。 这一段时间以来,许许多多的修道者早已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欲观摩这一场空前盛事。 四大宗门、十三部族中的一些顶尖人物,也都摩拳擦掌,在为天曲王战做准备。 “听说了吗,此次从大禹界前来的,乃是‘丹鼎道宗’的一众大人物!” “丹鼎道宗?这可是大禹界名列前三的大宗门!底蕴可追溯到上古时代,门中强者云集,势力极其鼎盛。” “也不知此次有哪几个幸运儿能被看中了……” 城池中,到处都在议论着有关“天曲王战”的消息,喧嚣热闹。 “不说这些,你们可听说,天行剑宗第一真传牧修远,退掉了和木桑部族一个名叫南秋的女子的婚约?” “真的假的?” “是真的,今日晨时,云火部族就放出消息,说牧修远将和他们云火部族的族长之女岳锦缔结婚约!” “哈哈哈,这木桑部族也太倒霉了,不止势力衰微,如今又丢掉了牧修远这个强大外援,以后……只怕是将从十三部族的行列中除名了。” “南秋?呵呵,一个名不见传的女子,有什么资格配上牧修远?” 而关于牧修远退婚的事情,也是在城中传播开,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哗然声不断。 牧修远! 这可是天曲界最耀眼的一颗明星,发生在他身上的退婚事情,想不引人瞩目就难。 而被他退婚的南秋,则无疑沦为了众人眼中的笑话。 “咦,那是谁的宝船,好大的胆子,不知道在这雪籁山之下,城池之上,是禁止遁空飞行的?” 猛地,有人注意到,天穹上掠来一艘宝船,稳稳悬浮在了城池上空,距离远处的雪籁山之巅,不过数千丈距离。 “这不是找死吗?” 很快,城中许许多多修道者也都发现了这一幕,都不禁感到诧异和意外。 这种做法,可等于是在直接向天行剑宗挑衅!

上一篇   第1774章 他算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