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 一人压天行 - 天骄战纪

第1776章 一人压天行

云海蒸腾,立在浩宇方舟之上,远远地便可看见雪籁山,以及山上那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 那是天行剑宗所在之地,是天曲界无数修道者心中只能仰望的地方。 南秋眼神恍惚,怔怔不已。 真正抵达这里,她才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和压力。 天行剑宗! 对从小在天曲界长大的她而言,这里就如一座神圣之地,高不可攀,不容亵渎。 可今天,林寻带她来了,并且就这般堂堂正正地出现于高空之上! “害怕吗?” 林寻轻声问。 南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显得很纠结。 林寻轻叹:“傻丫头,天行剑宗撕毁婚约时,可曾顾忌你的感受?牧修远毫不犹豫写下退婚契时,又何曾考虑过你的感受?” 南秋眼眶登时红了,内心压抑许久的愤怒如山崩海啸般涌出,她深吸一口气,道:“我可从没有喜欢过他,我只恨他为何要用这种方式羞辱我,践踏我的自尊,让我以后哪还抬得起头?” 林寻温声开口:“这就对了,他们做错了,就该承受做错事情的代价。”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自遁空?” 一道暴喝从远处雪籁山上响彻。 轰隆! 云海翻滚破碎,一道剑光如若神虹般撕裂长空,呼啸而至,化作了一个宽袖博带的男子。 他脚踏飞剑,衣袖翻飞,长发飘舞,一身剑气轰鸣,凌厉慑人。 山下城池中,顿时有一阵喝彩声响彻。 “是端木江,天行剑宗当代六大真传之一,修炼‘天行万影剑’,响当当一位绝巅王境存在!” “这便是天行剑宗传人的风采,了不得!” “哈哈哈,那家伙怕是要倒霉了,大摇大摆地驾驭宝船遁空飞行,不是找死吗?” 议论声中,端木江将目光看向林寻,如若利剑般锋锐,咄咄逼人道: “不管你是谁,你已触犯我天行剑宗所立规矩,给你一个忏悔赎罪的机会,否则,死!” 声音冷酷。 在天曲界,天行剑宗就是主宰,是至高无上的执牛耳者,这让端木江也显得无比强势,底气十足。 “死?” 林寻笑了,一个偏安一隅的宗门传人而已,竟这般霸道,着实让他都有些意外。 “看起来,你是打算执迷不悟了!” 端木江神色一寒,嗖的一声,脚下飞剑掠出,化作破空长虹,斩向远处的浩宇方舟。 林寻屈指一弹。 砰! 飞剑爆碎。 端木江躯体颤抖,猛地咳出一口血,他大惊失色,意识到不对,转身就逃。 可已经晚了。 林寻随手隔空一抓,端木江的身躯就如小鸡似的被紧紧攥住,噗的一声,在虚空中炸开。 血雨纷飞。 南秋瞪大眼睛,心头翻江倒海,好强啊! 下方城池中,一片死寂,原本带着看热闹心态的修道者,此刻一个个神色凝固,瞠目结舌。 一掌,捏死了端木江!? 须知,这可是天行剑宗六大真传之一啊! “这家伙……明显是来者不善啊。”有人颤声开口。 “他是谁,为何以前从没有见过此人?” 半响,城中犹如炸开锅,彻底躁动和哗然了,每个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带上一抹惊疑。 而此时,林寻收起浩宇方舟,唇中发声: “牧修远何在,滚出来!” 一句话,犹如九天雷鸣,将十方云层震碎,隆隆扩散,天地都宛如震颤起来。 不少修道者只觉脑袋嗡嗡作响,难过得差点咳血! “牧修远……他竟是来找牧修远的!”也有许多人惊叫。 整个城池愈发动荡了,天曲王战就将开启,雪籁神山附近早汇聚了不知多少修道者。 谁也没想不到,在这等时候,竟会有人踏空而至,出现天行剑宗山门前,进行挑衅! 这太惊人,天行剑宗可是天曲界第一大势力,在此之前可根本没有发生过这等惊世骇俗的事情。 “有意思,多少年了,老夫都没见过有人胆敢上门挑衅。” 一道带着冷意的浑厚声音响起。 雪籁神山上,一道赤红贯空,挪移而至,倏然化作了一名身材高大,身披赤袍的老者身影,浑身散发出滔天的威势。 “卓明长老!” 城中许多修道者认出,这赤袍老者乃天行剑宗一位长老,号“赤霞剑圣”,性情暴烈如火,杀人无算。 在卓明身后,还跟随着一众男女,皆脚踏飞剑,器宇不凡,一个个宛如人中龙凤。 远远一望,恰似云海上出现了一群剑仙,风采照人。 这等阵容,看得城中修道者皆是一阵心惊,知道林寻刚才的一句话,已引发天行剑宗震怒。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在这等情况,林寻宛如视若无睹,神色间不见一丝情绪变化,淡然如旧。 他只是问:“谁是牧修远?”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牧师兄是何等人物,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见的?” 一名绿袍女子喝斥。 林寻看过去,眸子中射出一对神芒,犹如一对交错的剑气,倏然掠出。 噗! 绿袍女子被斩杀当场,鲜血飞溅很高。 场中猛地一阵死寂。 就连城中,都覆盖上压抑窒息般的气氛。 林寻太强势了,一言不合就杀人,根本不顾及什么天行剑宗,那般霸道的手段,令人心神都被震慑。 南秋都呆在那,打破脑袋她也没想到,自己身边的“林小哥”动起手来竟如此可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到底有多强? “不想死,就让牧修远立刻滚出来。” 林寻声音淡然,他黑眸幽邃,负手于背,身上气息几近于无,平淡到了不起眼的地步。 这是在那片冷寂星空煎熬六年,磨练出的御用力量的技巧,不动时,决不会浪费任何一丝力气。 一旦动手,则必是雷霆万钧之击! “你……好大的胆子!” 卓明神色铁青,在他眼皮底下杀人,他竟没来得及反应,这让他恼羞成怒。 轰! 他毫不犹豫出手了,一道火红如雨的磅礴剑气冲霄,搅乱天宇,释放出狂暴无边的杀伐气。 圣人一怒,流血漂橹。 这位名震天曲界的“赤霞剑圣”可是一位绝巅大圣,动起手来,气象自是不凡。 见此不少人都暗松一口气,认为大局可定。 可下一刻,令所有人都惊恐的一幕发生了—— 就见林寻随意一拈指,那一道斩杀而至的磅礴火红剑气,就被牢牢禁锢在虚空。 而后,砰的一声在虚空中炸开,犹如绚烂的烟火绽放,产生一种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力。 “这……” 所有人都失神。 “不知死活。” 林寻袖袍一挥,轰的一声,一方狴犴印凝聚而出,自天穹镇杀而下,遮天蔽日,法则炽盛。 卓阳大惊失色,终于意识到什么:“不好,你……你是……” 轰! 下一刻,他整个人就被狴犴印镇压,砸成一团肉泥,血雨轰然在虚空中飞溅。 一尊威震天曲界的剑圣,就这般死了! 所有人瞳孔扩张,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可是绝巅圣人啊,也都挡不住那年轻人一击? 太不可思议! 那些追随卓阳出现的男女,此刻都神色煞白,浑身被冷汗浸透,看向林寻的目光,如视魔神。 直至此刻,他们才意识到,这次前来的对手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存在,远远不是他们能够对抗! “不想死,就去把牧修远叫出来。” 林寻瞥了这些男女一眼,眼神冷淡,犹如俯视一群无足轻重的蝼蚁。 以他如今的力量,哪怕仅仅只有全盛时期的两成,可也不是随随便便哪个圣人能挑衅的。 蓦地,一道苍老声音响起: “这位道友,老夫公羊启,若我天行剑宗有得罪的地方,还望告之。” 紧跟着,一位仙风道骨,身影瘦削的老人凭空出现,一对眼瞳流淌着法则神芒。 城池中,所有修道者倒吸凉气。 公羊启! 天行剑宗掌教,一位绝巅大圣境存在! 同时,公羊启也被奉为天曲界无可争议的第一人,在这天曲界,他就是至高主宰般的存在,地位崇高,往日里几乎极少能够见到他出现。 南秋只觉脑子都不够用了,之前和现在所见的一幕幕,都是她以往想都不敢想的。 而现在,全都在眼皮下发生了! 林寻抬眼,看了这公羊启一眼,便皱眉道:“我说了,让牧修远滚出来。” 言辞毫不客气。 城中那些修道者都差点疯掉,那可是公羊启啊,天曲界中谁敢这般和他说话? 出乎意料的是,公羊启并未动怒,他想了想,就叹了口气,道:“也好。” 说着,他吩咐下去。 没多久,远处云海中,掠来一道金灿灿的剑芒,锋利耀眼,一道身影伫足剑芒之上,破空而来。 这人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一袭白衣,仪表颇为出众,一看就知道非池中之物。 “见过掌教。” 男子甫一抵达,便躬身行礼。 无疑,他便是牧修远! 林寻目光看过去,面无表情,心中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身为绝巅王境剑修,这牧修远比之当年的云庆白可差远了。 而南秋也抬眼望去,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牧修远。 —— (卡文的厉害,明天再继续补更。 今天听到一个噩耗,和金鱼一个网站的作者‘飞狐’因病去世了,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