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7章 忍辱负重公羊启 - 天骄战纪

第1777章 忍辱负重公羊启

云海上一片寂静。 南秋盯着牧修远,神色明灭不定,就是这个男人,今日以退婚的方式,带给她沉重无比的打击和耻辱。 她想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如此决绝,哪怕不愿意,为何要这般伤害自己? 就因为他是天行剑宗第一传人? 越想南秋就越愤怒,躯体都颤粟起来,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远处的牧修远明显早已了解了一些事情,也注意到南秋那愤怒无比的目光。 可他没有理会。 他只是看向林寻,神色间带着一抹难以置信,似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人,怎敢前来天行剑宗挑衅。 “道友,牧修远来了。”公羊启缓声开口。 与此同时,牧修远深吸一口气,按捺住内心的疑惑,拱手道:“牧修远,见过前辈,不知晚辈哪里有得罪前辈的地方,还望告之。” “跪下。” 林寻随口道。 两个字,令全场皆错愕,公羊启眸子也是一凝,这明显是要故意践踏和羞辱牧修远! 牧修远神色一滞,英俊白皙的脸庞涨红,道:“前辈,杀人不过头点地,我牧修远宁可站着死,不为跪着生!” 言辞铿锵,掷地有声,响彻云霄。 城中不少修道者皆心境澎湃,这便是年轻一辈第一王境剑修的风采! 与此同时,他们对林寻则心生排斥,力量强大便可肆意妄为、咄咄逼人? 林寻没有理会这些,道:“站着死?太便宜你了,你还是跪着比较好。” 他随手一按,一股恐怖力量覆盖而去。 “道友,有话好好说。” 公羊启毫不犹豫出手了,一片紫色云霞涌现,化作澎湃如潮的剑气洪流,抵挡这一击。 轰隆! 紫色剑气洪流如若纸糊吧溃散。 公羊启眼瞳骤然一缩,心中骇然,好恐怖的力量,此子究竟是谁,为何这般强大? 砰! 牧修远跪倒在虚空,以他王境的力量,根本就不够看,若林寻乐意,这一击都能将他挫骨扬灰。 “啊——” 牧修远脸颊涨红,发出嘶叫,感到无比的耻辱和愤怒,被逼迫当众下跪,这等滋味他以往可根本没有体会过。 作为天之骄子般的他,也根本没想到在这天曲界,在天行剑宗大门前,自己会遭受到这等奇耻大辱。 附近的天行剑宗传人皆色变,噤若寒蝉。 公羊启神色变幻不定,内心也憋闷无比,可最终长声一叹,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不低头! 而在下方城池中,所有人都呆住,牧修远被逼迫下跪了…… 一些对牧修远崇慕无比的女子只觉心都要碎了。 即便是南秋,都没想到林寻会如此霸气,当着天行剑宗掌教的面,一举镇压牧修远! “这滋味很不好受吧。” 林寻开口了,眼神幽邃,“你心中肯定也很愤怒,不明白我为何要针对于你。” “不错!” 牧修远咬牙,神色铁青无比。 林寻指着身边的南秋,道:“她叫南秋,是我妹妹,现在,你明白了?” “什么!?” 场中顿时哗然,不少人都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南秋,一个早在出生时便和牧修远订下婚约的女子,哪怕就是没人见过她本人,可谁又能不知道南秋这个名字? 公羊启脸色也是一变,心中剧震,意识到问题所在了,一时间只觉眼前都有些发黑。 今日晨时,他们天行剑宗才代表牧修远,委托云火部族前往木桑部族退婚。 现在,报应就来了! 城池中,无数修道者也都傻眼,之前他们还在津津乐道这一场退婚风波,视南秋为一个笑话,言辞间尽是揶揄和嘲讽。 而此时……南秋这样一位被退婚的笑话,却出现于高空之上,站在了跪倒在虚空的牧修远身前! “不可能!南秋什么时候有你这样一位兄长?”牧修远如遭雷击般,失声大叫,心境彻底失控了。 他挣扎欲起身,却被死死镇在那,保持着跪倒的屈辱姿势。 林寻眼神冷冽:“你可曾想过,你的一张退婚契,差点就毁了南秋一生?你没想过,因为你自认高高在上,可以为所欲为,又有天行剑宗做靠山,哪可能在意一个来自木桑部族的女人?” 声音平淡,在这冷寂压抑的气氛中响彻,许多人神色都不自然起来。 林寻继续道:“这次让你跪地,我也没想过是否会毁了你一生,也为我也想让你尝一尝,这种被羞辱、践踏的滋味。” “简而言之,这就是一场报复,现在,你可明白了?” 声音落下,场中鸦雀无声。 南秋眼眶通红,内心涌起说不出的感动。 而当看着跪在身前,犹如阶下囚般的牧修远时,她内心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感,只有厌憎。 “我……我……” 牧修远神色变幻,最终哇的一声咳血,竟是急怒攻心,气得昏厥了过去。 公羊启大惊,再顾不得其他,连忙出手,将牧修远救下。 “道友,一报还一报,现在你可满意了?” 公羊启深吸一口气问道。 其他人也将目光看向林寻。 天行剑宗六大真传之一端木江死了,长老卓明死了,眼下牧修远也在下跪中气昏。 这种报复,已经堪称血腥和沉重。 可林寻却摇了摇头,道:“若无你们天行剑宗撑腰,牧修远断不敢做出如此过火的事情,你们天行剑宗,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一句话,令公羊启躯体都发寒,令其他人一个个怒不可遏,这家伙把他们天行剑宗当做什么了? “我欲借此地静修一段时间,就当你们天行剑宗的补偿,道友觉得如何?” 林寻指着远处的雪籁神山。 静修? 公羊启一怔,神色缓和不少,勉强笑道:“道友大驾光临,我天行剑宗蓬荜生辉,自是乐意之极。” 林寻深深看了公羊启一眼,道:“若不是你态度还不错,今日的天行剑宗,损失只会更大。” 公羊启唇中苦涩,什么叫态度不错,自己这叫忍辱负重! …… 雪籁神山。 林寻神识扩散,瞬间就找到了其中一座灵脉汇聚的洞天福地,道:“道友,这是谁人洞府?” 旁边的公羊启连忙道:“道友若相中,尽可以在其中修炼。” 林寻笑了,道:“那我便不客气了。” 说着,他身影一闪,掠入其中。 目送他身影消失在那洞天福地中,公羊启神色变幻许久,最终长叹一声,神色间尽是阴霾。 自己天行剑宗,这次是招惹了一个什么人啊! “道友,还有一事要劳烦。”蓦地,林寻的声音远远传来。 公羊启心中一紧,道:“道友但讲无妨。” 林寻的声音传来:“我妹妹要参与天曲王战,此事,还望你能安排一下。” 公羊启暗松一口气,道:“小事一桩,道友尽管放心便是。” 见林寻再无其他吩咐,公羊启这才转身匆匆而去。 今日发生的事情,对他们天行剑宗的声望而言,可谓是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尤其是林寻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恐怖人物,如今还在他们天行剑宗,这让公羊启也感到棘手,知道必须尽早做出安排,决不能在这等时候再出现任何风波了。 当公羊启来到宗门大殿时,天行剑宗的一众高层早已汇聚在那,等着他到来。 “宗主,那人手段残忍,霸道冷血,我们就这般容忍他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 许多人七嘴八舌地开口,一个个愤怒难当,今日他们宗门的颜面简直给丢光了。 公羊启脸色一沉,喝道:“闭嘴!” 众人噤若寒蝉,大殿气氛也是一静。 “吩咐下去,自今日起,无论是谁,皆不得靠近后山福地,以免惊扰到那位林道友的静修。” 深吸一口气,公羊启下达命令,“另外,在天曲王战拉开帷幕期间,将木桑部族的强者视作头等贵宾对待,不得有任何怠慢,若被我知道,谁敢私下里去找木桑部族的麻烦,别怪我不客气!” 声音若雷霆,响彻大殿。 一众天行剑宗的高层皆傻眼了,万万没想到,在这等备受屈辱的时候,掌教却竟会做出这样的安排。 可公羊启已懒得解释,心中暗道:“天曲王战落幕时,来自大禹界丹鼎道宗的一众大人物便会抵达,到那时,才是我们天行剑宗展开报复的时候啊……” 想到这,公羊启心中平静不少,默默盘算,该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求得那些丹鼎道宗大人物的帮助。 每一次天曲王战落幕,就会有顶尖卓绝的强者被选中,带往大禹界中修行。 这些年里,他们天行剑宗也有数个子弟通过天曲王战的契机,进入丹鼎道宗修行,让天行剑宗也因此受益不少。 像如今,公羊启手中就掌握着数个丹鼎道宗所赠的“收徒真符”,有了此符,就等于得到了“丹鼎道宗”的一层庇护。 不过公羊启也很清楚,这种保护只是一种震慑,对付一般人还行,可想对付如林寻这样的恐怖人物,必须得付出极大的代价,或许才能得到丹鼎道宗大人物的帮助。 “就等天曲王战结束了……”公羊启暗自一咬牙,遭受这等奇耻大辱,他心中,焉可能不恨? —— ps:第二更9点半前,今晚会补更。

下一篇   第1778章 实力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