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8章 实力恢复 - 天骄战纪

第1778章 实力恢复

雪籁神山脚下,城池前。 暮色时候,南雷鹏带着一众桑木部族的强者出现在这里。 南雷鹏眉头紧锁,忧心忡忡道:“也不知那林道渊带着南秋来了没有……” 离开桑木不足后,他们风雨兼程,几乎以全速朝雪籁神山奔来,为的就是阻止林寻不自量力地去找牧修远报复。 可这一路上,并未遇到林寻和南秋的身影。 这让南雷鹏心中患得患失,颇不踏实,唯恐林寻做出一些冒犯之事,得罪了天行剑宗。 若如此,必会让他们桑木部族也遭受牵连! “唉,只希望那小子不会干出这等蠢事。” 其他桑木部族强者也是长吁短叹。 “走,先进城打探消息。” 南雷鹏深吸一口气,当先朝城中行去。 “快看,桑木部族的人来了。” “那为首的就是南雷鹏,听说当年南秋和牧修远的婚契,就是由他一手促成。” 甫一进入城中,南雷鹏等人就敏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沿路所见的修道者,一个个神色古怪,看向他们的目光带着好奇,也带着莫名的异色。 这让南雷鹏等人浑身都不自在,心中有些沉重,难道最不愿见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雷鹏老弟!” 蓦地,一个高大锦袍老者大笑走来,“多年不见,你这家伙可越来越能耐了。” 南雷鹏一眼认出对方,是幽水部族的一位族老,名水向东。 “老哥可不要笑话我了,你大概都已听说,南秋那丫头被退婚的事情了吧?” 南雷鹏苦笑,他和水向东关系不错。 水向东一脸的唏嘘:“听说了,今日此事可闹得沸沸扬扬,想不知道都难,不过,我倒是没想到,南秋这丫头竟如此了不得。” 南雷鹏一怔,而后不悦道:“老哥,你这是在看我笑话?” 水向东错愕:“什么看笑话,你难道不知道,今日南秋这丫头,可亲自找上天行剑宗了!” “什么?” 南雷鹏一行人大惊失色,如遭雷击,此事竟真的发生了! “南秋呢?”南雷鹏忍不住问。 水向东道:“听说被天行剑宗安置在了‘天行阁’。” “快,快去天行阁!” 南雷鹏登时急了,顾不得其他,带着一行人火急火燎地离开。 完了! 南雷鹏心乱如麻,南秋这丫头明显是被天行剑宗抓起来了,这下该如何补救? 天行阁。 当南雷鹏他们一行抵达时,天色已黑,足有百丈高的阁楼张灯结彩,在如墨夜色下熠熠生辉,绚烂辉煌。 阁楼前,伫足一众天行剑宗传人。 这里是天行剑宗地盘,外人是不能擅自逾越的。 可此时,南雷鹏已顾不得这些,焦急出声:“鄙人桑木部族南雷鹏……” 不等说完,就有一名天行剑宗传人霍然转身,道:“你们是桑木部族的强者?” 南雷鹏连忙道:“正是。” 他虽身为圣人,可却一点都不敢拿捏架子,天行剑宗的强大,他可比谁都更清楚。 在他身后,其他桑木部族强者也不免惴惴。 “诸位快请,我等早已接到掌教口谕,在此恭候诸位道友大驾。” 却见那天行剑宗传人露出一个灿烂笑容,带着无比的热情,谦卑有礼地发出邀请。 南雷鹏脑袋嗡的一声,南秋这丫头究竟做了什么,竟惹得天行剑宗掌教亲自下达口谕? 他身边其他人也都色变,心惊肉跳。 深吸一口气,南雷鹏苦涩问道:“这位道友,是不是南秋做错了什么,竟……竟惹得贵门掌教都生气了?” 那天行剑宗传人神色微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笑道:“各位还是跟随我来吧,南秋姑娘现在好的很。” “恭迎诸位大驾光临!” 附近其他天行剑宗传人在此刻齐齐躬身行礼。 南雷鹏一呆,突然发现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怎么天行剑宗变得这般客气和有礼貌了? “诸位,请随我来。” 那名天行剑宗传人笑着开始带路。 脑子迷迷糊糊的南雷鹏和其他人对视一眼,皆硬着头皮,带着满腔疑惑跟了上去。 直至进入天行阁,就见大殿中央,南秋正坐在案牍前,身边恭顺地立着数个婢女,俨然一副主人的架势。 这让南雷鹏等人又是一呆,什么情况? “九叔!” 南秋起身,惊喜道,“你们怎么来了?” 南雷鹏没好气道:“还不是担心你这丫头,只是,你……你怎么……”一脸的迷惑。 “诸位慢聊,我等先行告退一步。” 引路的天行剑宗传人笑着开口,带着一众婢女匆匆而去,将偌大的殿宇留给了他们木桑部族一行人。 南秋则趁此机会,将今日发生在天行剑宗前的事情一一告知。 听罢,南雷鹏一行人皆愣在那,一个个神色精彩无比,心中翻滚激荡,久久无法平静。 那个被南秋扛回部族的男人,竟一个人压迫得天行剑宗低头! 谁敢信? 起码,南雷鹏他们都难以相信,反复问了多次,才最终勉强接受了这个事实。 “怪不得水向东这眼高于顶的老东西,今日会主动跟我寒暄,怪不得那些天行剑宗传人,会如此周到地对待我们,怪不得啊……” 许久,南雷鹏才发出感慨。 其他人也无不振奋。 这一次的南秋,竟因祸得福,得到了一位贵人相助!以后的天曲界,谁还敢小觑他们木桑部族? 南雷鹏有些不安地问道:“南秋,我们部族之前有些怠慢了那位林公子,他……会不会因此而恼恨我们?” “放心吧,在他那等人物眼中,岂会在意这些小事?”南秋忍不住好笑。 九叔何等威严的一个人,可现在竟像犯错的孩子似的,这在以前可不多见。 “那就好,那就好啊……” 南雷鹏如释重负,心中则颇有些后悔,当初若早知道那年轻人如此了不得,就当以最隆重的礼节对待。 现在再想去结交,已经晚了…… …… 雪籁神山。 洞天福地内,林寻静心打坐,整个人犹如一口大渊,全力吞没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滚滚灵气。 轰隆隆~ 神辉激荡,道光轰鸣。 到了最后,雪籁神山下埋藏的灵脉力量,以及天地间汇聚的精纯灵气也都如受到牵引,涌向林寻所在的洞天福地。 一时间,天穹风云色变,十方之地,皆是隆隆不绝的道音。 整个天行剑宗都被惊动,一个个高层大人物大惊,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变故。 直至判断出,这是因为林寻修炼时引起的动静时,他们一个个都呆滞在那,瞠目结舌。 这该有何等恐怖的修为,才能办到这一步? “天曲界,什么时候竟出现这样一位逆天人物?同为绝巅大圣,可在他面前,为何却总让我有渺小如蝼蚁之感……” 公羊启神色恍惚,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对于这一切,林寻宛如浑然不觉。 他沉浸在修炼中,雪籁神山不愧是天曲界第一宗门盘踞之地,灵气浓郁之极,差不多已能满足他的修行需求。 三天后。 林寻自身力量恢复过半。 七天后。 林寻自身力量恢复至八成。 ……随着时间推移,林寻就如一个无底洞,贪婪地吞吸着这方天地孕育出的磅礴灵气。 这让天行剑宗一众修道者皆苦不堪言,因为他们修炼时,根本就无法汲取到灵气,全都被林寻一个人给霸占了! 十天后。 林寻周身气机这才渐渐敛去,他的力量已彻底恢复至巅峰完满状态,浑身涌动着莫测的大道气息,即便是坐在那,都散发出一股威慑九霄,气吞乾坤的睥睨之势。 “下一步,就是为冲击圣人王境做准备,以我如今圣贤之躯,极尽圆满之道途,只要捕捉到一缕契机,便可顺势而上……” 林寻思忖片刻,便重新开始打坐。 在那死寂星空六年的煎熬磨炼中,他的道行产生了诸多细微而神妙的变化。 如今力量恢复至巅峰圆满地步,林寻才有机会去感悟和体会这些变化带给自己的好处。 也是这天,天下瞩目的“天曲王战”在雪籁神山前的一块巨大演武场中拉开帷幕。 来自四大宗门、十三部族的年轻一代顶尖人物皆参与其中,上演了一场又一场精彩纷呈的对决。 当南秋的身影出现时,一跃成为全场所有修道者关注的焦点! 谁都清楚,这个木桑部族的女子,早已不是那个被退婚的笑柄,而是一个令天行剑宗都不得不毕恭毕敬对待的耀眼角色。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遭受过下跪之辱的牧修远,竟犹如没事人一样,参与到了天曲王战中,并且表现得极其出色。 只是,每个看向他的目光都已带上一些复杂,有怜悯,也有幸灾乐祸,不一而足。 天曲王战进行了三天,最终角逐出了十位表现最为亮眼的强者,牧修远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而南秋也赫然在十人之列中。 “怎么还没来……” 在天曲王战落幕时,天行剑宗掌教公羊羽一直有些心神不属,内心焦急等待着。 “快看,是界船!丹鼎道宗的大人物们来了!” 蓦地,有人激动大叫出声。 —— (补更在晚上11点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