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9章 丹鼎道宗的大人物们 - 天骄战纪

第1779章 丹鼎道宗的大人物们

界船,大如一座漂浮的陆地,足有千亩范围,其上建筑林立,亭台楼阁,假山流水,琳琅满目。 从极远处天边飞来时,轰鸣如雷,宝光流转,在大地上投下一片阴影。 汇聚在雪籁山附近的许多修道者呼吸一窒,而后眼神变得炽热,神色间流露出向往。 界船,可以穿梭一界之壁障,遨游星空航道,抵达其他界面,非古老大道统无法拥有! 拥有界船,也是衡量一方古老道统的一个标志。 “来了!” 公羊启强自按捺着心中激动,身影腾空而起,迎接了上去。 半响后,界船徐徐降落,一众来自丹鼎道庭的大人物,被公羊启亲自迎着,前往天行剑宗大殿。 此次前来的丹鼎道宗大人物,共有一位七人,为首的是丹鼎道宗长老马泰震,一尊名副其实的圣人王境存在。 其他六人中,五位是执事,皆是绝巅大圣存在。 一个是丹鼎道宗内门真传弟子禹云河,一位帝族禹氏的后裔,天赋出众,底蕴强横,此次是随从马泰震一起游历,增长见识的。 这样七人的战力汇聚,都足以横扫整个天曲界!而这,只不过是丹鼎道宗势力的冰山一角。 “这便是此次选拔出的十人?” 大殿中,马泰震开口,他须发如墨,一身绣着丹鼎的蓝色道袍,坐在中央主座上,一举一动,皆有君王般的威势。 牧修远、南秋等从天曲王战中脱颖而出的十人,皆恭敬地立在大殿中。 “禀前辈,正是此十人。” 公羊启神色恭顺,他虽贵为天行剑宗掌教,可在马泰震这等大人物面前,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份皆差了一截。 “不错,不错。” 马泰震含笑点头,忽然问道,“谁是牧修远?” 牧修远躯体一震,当即站出,行礼道:“晚辈牧修远,见过前辈。” 马泰震眸子中泛起一抹神芒,仔细打量牧修远片刻,露出一个满意笑容,道:“老夫前来时,你姐姐牧修齐就说,若见了你,必不会令老夫失望,如今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人中龙凤,是一株难得一见的好苗子。” 牧修远神色振奋,嘴上却谦虚道:“前辈谬赞,晚辈愧不敢当。” 大殿中一阵躁动,露出意外之色,这才知道,牧修远竟还有一位姐姐在丹鼎道宗中修行! “我和你姐姐交情莫逆,等你前往丹鼎道宗,若遇到什么麻烦,尽可以来找我。” 蓦地,坐在马泰震下方的禹云河朗声开口。 他仪容俊朗,额头饱满,眸子开阖间,涌现云海蒸腾,电闪雷鸣的异象,极其慑人。 “多谢师兄提携!” 牧修远眉梢泛起喜色。 在场不少人都不禁艳羡,都还没前往丹鼎道宗修行呢,可牧修远的路,早有人给铺好了! “那便这样吧,我等会在此休息三日,三日后,便会带着此十人一起离开,返大禹界。” 没多久,马泰震宣布道。 “你们暂且退下吧。” 公羊启吩咐道,当即牧修远、南秋等十人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天行剑宗子弟,皆离开了大殿。 “公羊启,你有何事?” 马泰震问。 噗通! 这一刻,公羊启做出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举动,来到大殿前,直接跪倒在地,面容悲戚道:“请前辈救我天行剑宗!” 马泰震等人皆诧异,感到愕然。 天行剑宗可是天曲界第一大派,地位超然,公羊启这位掌教,更是天曲界第一人,权柄滔天。 可现在,他竟跪地呼救! 一瞬,马泰震心中就判断出,公羊启肯定碰到了棘手无比的麻烦,否则,何须直接下跪? 在马泰震思忖时,禹云河已忍不住好奇道:“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且说来听听。” 公羊启一脸的悲恸和愤恨,咬牙切齿地将林寻出现,横行霸道,残忍迫害天行剑宗的事情一一说出。 啪! 听完,禹云河一巴掌拍碎身前案牍,怒道:“好一个胆大包天的狂徒,竟敢逼迫修齐师妹的弟弟下跪,简直是找死!” 马泰震和其他丹鼎道宗的大人物都不禁苦笑,他们可都清楚,禹云河心仪牧修齐,正在进行追求。 这次前来天曲界,禹云河之所以要前来,也是为了见一见牧修远,要趁此机会表现表现,刷一下牧修齐的好感。 禹云河将目光看向马泰震,道:“马长老,此事既然被我们知道了,就不能不帮,您觉得呢?” 马泰震心中一叹,原本这种事情,若公羊启不付出极大的代价,他是根本不会理会的。 天行剑宗遭难,和他们丹鼎道宗可没什么关系。 可禹云河一句话,却令马泰震清楚,这次不帮也不行了,可就这般答应,却又让他心中颇有些不乐意。 凭什么? 便在此时,跪倒在地的公羊启大声道:“前辈,我天行剑宗愿奉上一千颗道晶、十株万年神药、三味天材地宝级神料,只求前辈能出手,挽救我天行剑宗于水深火热之中!” 马泰震眸子中亮光一闪即逝,略一沉吟,便一脸肃然道:“罢了,云河说的不错,此事既被我等碰到,自不能袖手旁观!” 言辞铿锵,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 其他丹鼎道宗大人物见此,也都含笑点头。 灭一个绝巅大圣而已,对他们而言,谈不上什么难事。 更何况,公羊启又这般识趣,奉上了一大笔报酬,让他们想拒绝都不行。 “事不宜迟,公羊启,你来带路,我们这就去找那狂徒算账!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嚣张!” 禹云河噌地起身,一脸的不屑。 “的确有些过分了,杀人不说,还霸占人家洞府修行,这等卑劣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马泰震也站起身来,道,“云河嫉恶如仇,等不下去了,那我们便立刻行动吧,早早除掉此獠,让公羊启心安。” “多谢前辈!” 公羊启露出感激涕零之色,声音哽咽。 实则他心中都在淌血,付出的那一笔报酬,足足耗掉了天行剑宗大半的积蓄,谁能不肉疼? “对了,叫上牧修远,我要让他亲眼看着,那曾羞辱和践踏他尊严的狂徒,是如何死的!” 禹云河心中一动,吩咐道。 马泰震等人都不禁莞尔,这时候禹云河也不忘借此事向远在宗门中的牧修齐示好。 公羊启自然没有意见。 后山,洞天福地前。 公羊启这次前来时,已是踌躇满志,内心夹杂着兴奋、期待的情绪,不过神色间,他兀自很平静。 “林道友可在?” 他沉声开口。 “有事?” 很快,林寻的身影从洞府中走出,浑身气机内敛,平淡得毫无一丝气息波动。 大象无形,返璞归真! 公羊启深吸一口气,道:“道友,今日丹鼎道宗的高人乘界船而来,欲和道友一见。” 林寻哦了一声,似笑非笑道:“原来如此,他们来的正好,我恰好要乘界船离去,倒的确得和他们见一见。” 公羊启心中冷笑,还打算乘界船?怕是你没这个命! 便在此时,林寻忽然走上前,拍了拍公羊启肩膀,神色温和道:“这些天,道友肯定过得很不是滋味,不过,道友可千万别做什么傻事,否则害人害己不说,只怕这天行剑宗上下也会遭受到牵连。” 公羊启心中发寒,躯体都僵硬起来,他那听不出,林寻言辞中的威胁之语? 不过一想到马泰震等人,公羊启心中就平静不少,勉强笑道:“道友说笑了。” 林寻笑了笑,道:“他们在哪里?” 公羊启指了指远处天穹:“一众丹鼎道宗的高人,正在云端饮酒交谈,品略云海之美。” 林寻目光看过去,感慨道:“好地方,就是发生战斗,也波及不到这雪籁神山,伤不到天行剑宗的一花一草。” 公羊启笑容发僵,心中惊疑不定,难道这小子已有所警觉? 唰! 就在此时,林寻负手于背,身影飘然而起,扶摇虚空而上。 “年轻人,别怪我公羊启太狠,是你逼人太甚!” 目送林寻离去,公羊启眸光闪烁,轻松起来,没有耽搁,他也跟了上去,要亲眼看着林寻是如何被处死的! 极远处云端,云海翻滚,马泰震一行人踏足其上,衣袂飘飘,犹如一群神仙似的,潇洒无比。 牧修远也在其中,他神色振奋,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之前当听说马泰震等丹鼎道宗高人要出手,灭杀林寻的时候,他高兴得差点蹦起来。 “自己所遭受到的奇耻大辱,总该洗涮一下了!南秋那个贱人和她身后的慕桑部族,也逃不了!” 牧修远暗自咬牙。 这些日子里,他几乎是寝食难安,一想到被逼迫下跪的一幕幕,他心都像刀绞般痛苦。 但从今天以后,这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来了。” 马泰震目光如电,望向远处。 几乎同时,禹云河等丹鼎道宗强者,也都齐齐看了过去。 就见天穹远处,一道身影踏云海而来,衣袂飘曳,黑发飞扬,正是林寻! (补更送上,欠下的2更已经补完,明天金鱼会努力加一更,以此感谢大家这些天的理解和支持)

上一篇   第1778章 实力恢复

下一篇   第1780章 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