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0章 太弱了 - 天骄战纪

第1780章 太弱了

“他就是那个狂徒?怎么看起来也太平淡无奇了吧?” 禹云河露出意外之色。 “云河,不可大意,这世上从不缺一些善于收敛气息的狠人,故意让人看不透深浅,以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 马泰震淡然开口。 禹云河嗤地笑出来:“但凡有大底蕴、大气魄的,皆有睥睨自信之势,何须遮遮掩掩?这太虚伪!” 说着,他伸手指着远处走来的林寻:“就是你逼迫牧修远下跪?好大的狗胆!” 言辞毫不客气,如训斥下人随从。 林寻在千丈外伫足,没有理会禹云河的挑衅,目光一扫在场众人,最终看向马泰震,道:“果然,这次见面可能要很不愉快了。” “混账!你没有听到本公子的话吗?” 禹云河脸色一沉。 “三记耳光,记账上了。” 林寻瞥了他一眼,如视跳梁小丑。 “你” 禹云河震怒,刚要说什么,就被马泰震拦住。 “年轻人,你既已猜出我们等候在此的用意,自当明白现在的处境了吧?” 马泰震仪态威严,通体散发君王般的神圣气息,“我丹鼎道宗也并非不分青红皂白之辈,报出你的名字和来历,本座说不准可以给你一个自我赎罪的机会。” 他有些吃不透林寻的底细,对方太镇定和平静了,纵然面对他们这么多人,都一点都不惧。 这只能证明,对方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就是大有来历。 “自我赎罪” 林寻在嘴中重复了一遍,顿时笑了,“不必如此麻烦,无非是动手,直接点便是。” “狂妄!” 禹云河很不爽,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面对他们竟一副油盐不进,谈笑自若的姿态,这让他很看不惯。 旁边的牧修远心中也很不舒服,这些可都是丹鼎道宗的高人,这家伙都不知道什么叫敬畏? “狂妄?呵呵。” 林寻唇带讥笑。 当年在昆仑墟,他杀了不知多少六大道庭、十大战族的绝世人物,如燕纯钧、闻晴雪、鲲九临、虚灵昆等等,数都数不过来。 与之对比,眼前这家伙就逊色太多了。 “你竟还敢嘲笑我?” 禹云河一脸的难以相信,感觉很荒谬,这家伙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这也太没脑子了吧? 换做正常人,在这大禹界覆盖的诸多小世界内,谁敢对自己这般不敬? 林寻道:“还算不蠢,看得出我在嘲笑你,难得。” 禹云河气得脸都绿了。 马泰震此刻也不禁皱眉,道:“年轻人,若是动手,今日你怕是就将丢掉性命,本座念你修行不易,给你机会,你却不珍惜,莫非真以为本座很好说话?” 林寻敛去神色间的笑容,黑眸冷淡,道:“老家伙,你废话太多了。” 一句话,让在场丹鼎道宗一众大人物皆震怒。 轰! 马泰来身上,涌起恐怖的神威,每一寸肌肤都流淌着可怖的光霞,照耀九天十地,整个人如神临世,令天地皆惊。 远处雪籁神山,公羊启神色亢奋,激动喃喃:“终于要动手了,此子今日必将难逃一死!” 在他身后,一众天行剑宗大人物和无数传人都已汇聚,在远远观望,看到这一幕时,也都露出期待之色。 这凶残霸道的家伙,终于要遭劫了! 雪籁神山之下,城池中,无数修道者在这一刻也被惊动,全都望向了极远处云端。 “老天!丹鼎道宗的那些大人物是要击杀那年轻人吗?” “我就知道,天行剑宗咽不下这口恶气,那年轻人的报应来了。” “这就是凶狂的代价,天行剑宗岂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得罪的?” 议论声、哗然声如海啸似的响起。 “不好!” 南雷鹏等木桑部族强者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皆大惊失色,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之前,他们还以为南秋有了林寻这个大靠山,他们木桑部族也可以沾光。 可现在 丹鼎道宗的高人竟出手了! 丹鼎道宗啊,那可是在大禹界中都堪称是庞然大物的古老道统,与之对比,木桑部族简直就像蝼蚁,根本就不够看。 若林寻死了,曾遭受过他羞辱和打压的天行剑宗,焉可能会扰饶得了他们木桑部族? 牧修远,又哪可能会放过南秋? 想到这,南雷鹏他们的心都沉入谷底,面如土色,手脚冰冷。 世事无常啊! 南秋抿嘴不语,她早已清楚,牧修远一个姐姐在丹鼎道宗修行,这次对付林寻的行动,极可能和此有关。 她心中喃喃:“之前,谁能想到他一个人就能压盖天行剑宗?现在呢,会否会上演类似的一幕?” “马长老息怒,对付一个年轻人而已,何须劳驾您,还是让我来吧。” 云海上,一名华袍中年笑吟吟站出。 他峨冠博带,仪态风流,名唤朱藏,是丹鼎道宗一名执事,同时也是一位活了数千年之久的绝巅大圣境存在。 “朱藏兄莫急,此等狂徒,杀之容易,可就这般杀了,肯定不解恨,不如让我将其擒下,交由云河处置,让他出口恶气也好。” 一名绿衣妩媚妇人站出,笑语嫣然。 “何须如此麻烦,直接交给我来击杀不就行了?” 禹云河神色阴沉道。 “哈哈,云河你什么身份,哪能屈尊纡贵做这等小事?” 有人哂笑。 他们交谈间,俨然视林寻为任凭宰割的猎物,在争抢着要出手将其猎杀。 那轻松自若的姿态,看得牧修远心驰神往,热血贲张,这才是他所向往的高人风范! 可也就在此时,千丈外的林寻忽然笑了:“见过送死的,没见过抢着送死的,不如你们一起上?” 全场顿时一寂。 正自争抢出手的丹鼎道宗大人物们,一个个皆恼羞成怒,被这句话刺激到了。 “找死!” 仪态风流,峨冠博带的朱藏毫不犹豫出手了。 轰! 他身影绽放大光明,犹如沉寂万古的火山爆发,凭空挪移,下一刻就出现林寻身前。 一拳轰向林寻头颅。 那可怖的拳劲,如若一枚璀璨的大日似的,涌动着的尽是刺目的法则力量。 大圣,大而无量,随意一击都有焚山煮海之威。 就见附近云海,都在瞬间蒸发,虚空塌陷,完全被朱藏这一拳的力量所摄。 远处公羊启见此,都不禁倒吸凉气,不得不承认,丹鼎道宗的绝巅大圣非比寻常,让他自惭不如。 林寻眼神幽邃,一动不动,右手随意探出,看似缓慢,可却不可思议地抢在之前,攥住冲杀而至的拳头。 没有碰撞声,无声无息地,朱藏这一拳定格,被牢牢抓住,任凭他周身气机如何轰鸣,也无法寸进一步。 这诡异的一幕,令全场皆一呆。 朱藏则脸色大变,他这一拳就如打在万古不移的天堑壁障上,一切力量都被死死禁锢压制。 并且还无法抽身而退! “太弱了” 林寻轻叹,他掌指发力。 轰! 一股沛然莫御的恐怖力量犹如摧枯拉朽般,沿着朱藏的拳头、臂膀、冲入其全身四肢百骸 “不!” 朱藏惊恐大叫,下一刻他的拳头、臂膀、躯体就如若一节节爆竹密集点燃似的,寸寸炸开,血雨飞溅。 附近虚空都震荡轰鸣,被猩红的血色浸染。 全场死寂。 一击,朱藏这样一位来自丹鼎道宗的绝巅大圣,就如若蝼蚁般,被暴杀当场! 那霸道、血腥的一幕,令马泰震等人都不禁色变,心神震荡,难以置信。 雪籁神山上,公羊启神色间的亢奋凝固,惊得头皮发麻,那可是绝巅大圣,不是大白菜,可就这样被诛了? 山下城池中,也陷入一片死寂,无数修道者瞠目结舌。 “第一个。” 林寻目光看向远处马泰震等人,“听林某一声劝,你们最好还是一起上。” 淡然的声音飘荡天地间,却再无人敢说林寻狂妄! 绿衣美妇和其他数人对视一眼,皆毫不犹豫一起动手了。 朱藏的死,令他们意识到了此次对手的可怕。 嗖! 虚空中,掠出一道夭矫飞剑,绿莹莹如神虹,精芒四射,绿衣美妇竟是一位大圣境剑修。 与此同时,一柄金色战矛,一口血色弯刀,一条如若银蛇似的长鞭也是随之一起破杀而来。 就见云巅之上宝光轰鸣,道音不绝,释放出的恐怖气息,令那片天地都暗淡,哀鸣不已。 整整四位来自丹鼎道宗的大人物一起出手了,每一个皆毫无保留,全力而动! 天曲界只是一个小界,战力最强的公羊启也只不过是一位勉强跻身绝巅大圣境的存在,哪曾见过这等惊世骇俗的战斗? 那等恐怖无边的情景,令得他们一个个都被震撼当场,心神失守。 林寻也动了。 唰! 他身影倏然消失原地。 下一刻,伴随刺耳无比的碰撞声,那绿莹莹的夭矫飞剑,被林寻一拳砸飞,在虚空中砰的一声断裂。 绿衣美妇咳血,俏脸骇然,刚欲躲避,林寻的身影已突兀地出现身前,比他身影更快的,是右臂探出的一指。

下一篇   第1781章 道之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