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2章 世上怎有如此人 - 天骄战纪

第1782章 世上怎有如此人

林寻身影一展,周身精气神于瞬间攀升到极尽地步,举拳朝天打出。 这一瞬,他整个人犹如绝世魔神,身影伟岸灿烂,那无敌般的风采,令远处的马泰震眼神都微一恍惚。 轰! 紧跟着,这方神焰世界天穹轰然炸开一个窟窿,狂暴的火焰法则力量宛如火焰洪流般肆虐溃散。 “这……” 马泰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身影一晃,猛地咳出一口血。 …… “究竟怎样了?” 从林寻被困道之领域后,那片被火焰覆盖的云端,就是成为全场所关注的焦点。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那里却久久没有动静传出,这让许多修道者都有些心浮气躁。 “还能怎样,那狗胆包天的东西必死无疑!” 禹云河咬牙大喝。 道之领域一出,这世上有几个绝巅大圣能抵挡? “圣人王,远超大圣之上,此獠被困其中,的确已再无活路。” 雪籁神山之巅,公羊启沉声道。 他附近众人皆暗自点头。 对天曲界的修道者而言,绝巅大圣就已堪称是天下最一流的存在,而圣人王…… 俨然就是一个传说! 谁也不会相信,这世上有谁能够从一尊圣人王手中活命了。 城池中,无数修道者屏息凝神,无比紧张。 尤其是南雷鹏等一众木桑部族强者,一个个心都悬在了嗓子眼,若林寻就此死去,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场无法想象的噩梦! 轰! 就在此时,一道惊天动地的声音响彻,犹如神人擂动的战鼓,又像天宇被打破了一角。 在所有目光注视下,那云端覆盖的火焰世界,在此刻破开一个窟窿,炽盛的神焰如火山般爆发,席卷十方。 与此同时,一道沐浴在神焰中的身影,扶摇而出,通体灿灿,光芒万丈,散发出的威势,激荡乾坤上下。 早已等待焦急的禹云河都还没看清楚,已激动大叫起来:“壮哉!恭喜马长老手刃此獠!” 那一道沐浴神辉,光芒万丈的身影发出笑声:“真是一个缺心眼的大傻子。” 声音飘荡天地,令全场一寂。 旋即,所有人都这才看清楚,那一道被神辉覆盖的伟岸身影,竟赫然是被他们视作必死无疑的林寻! 一下子,皆都一副活见鬼的模样,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这怎么可能啊。 “你你你……你怎么没死?” 禹云河更是如遭雷击,脑袋发懵,失声大叫。 火焰世界溃散,光霞内敛,林寻身影飘然云端,衣衫猎猎,眸光看向远处。 马泰震的身影浮现,只是神色带着惊怒和骇然,一副犹自难以相信的模样。 见此,场中彻底炸开了锅。 一尊圣人王的“道之领域”,都没能杀死林寻! 这无疑太过匪夷所思。 雪籁神山之巅,公羊启只觉眼前发黑,胸口憋闷,有咳血的冲动,期待许久的事情,却竟是这样一个结果,这打击太大了。 “老家伙,是你主动低头,还是由我亲自将你镇压?” 林寻开口,声音隆隆响彻云端之上。 “狂妄!” 马泰震暴喝,祭出一杆银灿灿的长枪,破空杀来。 他终究是圣人王,掌控的力量和法则远超大圣,岂会甘心就这般认输? 轰! 枪影幢幢,压盖天宇。 林寻不再迟疑,踏步上前,黑眸冷冽,倏然消失原地,下一刻,一拳轰在那一杆银色长枪尖端。 正面硬撼,可林寻的拳劲竟将这一杆长枪压迫得弯曲,可怖的力量释放而出。 崩! 银色长枪脱手而飞,马泰震如遭反噬,躯体蹬蹬蹬在虚空中倒退十多丈。 一击,压圣人王! “即便搁在六年前的我,杀你也易如反掌。” 林寻说了句在众人听来莫名其妙的话。 可若是华星离、颛臾横等曾进入昆仑墟的绝世人物在此,或许就明白话中的含义。 镇杀一个未曾踏足绝巅的圣人王,对六年前的林寻而言,的确早已不是难事。 更何况,现在的他早已和六年前完全不同了! “杀!” 马泰震披头散发,势若疯狂。 身为丹鼎道宗大人物,一尊名震大禹界的圣人王,众目睽睽之下,却竟被一个小辈如此压制,这等耻辱滋味,让他颜面都挂不住。 林寻一掌按出。 轰! 那宛如遮天般的掌印,散发出如瀑般的大道力量,甫一出现,令这片天地都哀鸣,犹如臣服。 而马泰震整个人都被狠狠镇压在掌印之下,躯体如遭万古神山镇压,七窍淌血,浑身骨头都快要断裂。 砰砰砰! 他躯体被镇压得不断下沉,附近虚空都塌陷爆鸣不断,任凭他如何嘶吼,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最终,大地龟裂,被那可怖的掌力震出一个手印形状的巨大沟壑,马泰震整个人,被按倒在其中,灰头土脸,浑身浴血,再无法站起。 烟尘弥漫,全场鸦雀无声,死寂无比。 这一刻,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修道者,只觉自己仿佛蝼蚁在面对神祗,那般无力,渺小如尘埃。 连一尊圣人王在林寻掌中,都脆弱不堪一击。整个天地,也因此被一种大恐怖的寂静氛围覆盖。 唯有林寻屹立云端上,犹如九天谪仙降临世间,那般睥睨和伟岸,无可匹敌! “为什么……为什么……”许久,禹云河才从震骇中恢复一丝清明,失声喃喃。 他神色已是煞白难看之极。 林寻笑着开口,“大傻子别怕,我还要借你们的界船离开,不会杀你们,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给我老实呆着最好。” 他探出一手,隔空将禹云河禁锢,镇压了起来。 噗通! 而与此同时,原本站在禹云河旁边的牧修远,眼珠子一翻,竟吓得昏厥,从虚空中坠落。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昏厥了,第一次是被林寻镇压跪地时,急怒攻心而昏迷。 林寻略一打量,没有了杀牧修远的兴致,后者的一颗道心已龟裂破碎,纵然醒来,此生也已无望道途,注定将就此暗淡和沦落。 林寻目光看向远处的雪籁神山。 这一瞬,早已六神无主,通体发寒的公羊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求饶:“我等无知,无意冒犯前辈,还望前辈饶命!” 在他身后,天行剑宗一众大人物也在噗通噗通一阵乱响中跪倒了一地,颇为壮观。 在以往的天曲界,他们每一个走出去,都如君王出行,被人众星拱月般尊敬。 可现在,也只是一群跪地求饶的可怜虫! “道友,林某可早提醒过你,你却执迷不悟,何苦呢?” 林寻叹息。 公羊启心中苦涩,猛地抬手狠狠抽自己脸颊,啪啪脆响:“是我糊涂,是我愚钝……” 一位执掌一方道统的掌教,却竟如此卑躬屈膝,自抽耳光,那等一幕,令林寻都一阵意外。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念在尔等无知,且为你们留下一条活路。” 唰! 林寻抬手,一指划出,一道剑气腾起,横亘天宇,一斩而下。 在无数惊骇目光注视下,那一座被誉为天曲界第一灵地的雪籁神山,被一斩为二! 此山被毁,等若是将天行剑宗的根基毁掉,付出的代价之大,足以令世间修道者心寒。 任谁都清楚,哪怕天行剑宗一众人全都活着,可没有了雪籁神山,天行剑宗注定将从天曲界第一势力中除名! 公羊启等人都面如土色,却无人敢多言。 …… “南秋,你可愿随我一起离开此界?” 林寻开口,目光望向下方城池中。 一句话,令南雷鹏等木桑部族一行人一下子成为全城焦点,而南秋自然也成了万众瞩目的对象。 许多人都抑制不住地生出嫉妒、艳羡的情绪。 林寻一个人,便力压天行剑宗,败尽来自丹鼎道宗的大人物,若能追随其身边,一起离开,以后何愁不飞黄腾达? 南秋犹豫了。 “傻丫头,快答应啊!” 南雷鹏焦急无比。 南秋低声道:“九叔,可我担心离开后,还会有人对我们木桑部族不利……” 林寻顿时了然,这丫头是担心自己离开了,这天曲界其他势力便再无顾忌,会对木桑部族不利。 林寻目光看向公羊启,道:“道友,你觉得以后岁月中,木桑部族会出现什么意外风波吗?” 公羊启一愣,连忙摇头:“前辈放心,有我公羊启在,断不会看着木桑部族受欺负!” 林寻一弹指,一门秘法传承涌入公羊启眉心,“这是一门锤炼道基的法门,足可以修复你道行有缺的问题,以后就是踏足圣人王境,也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公羊启先是一怔,而后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狂喜,扣头道:“前辈放心便是,木桑部族的事就是我公羊启的事!” 两者皆以传音交谈,外人根本就不清楚,天行剑宗的掌教,已被林寻给“收买”。 而当南秋得知林寻的安排后,也心中大定,再无迟疑,答应和林寻一起离开。 林寻顿感轻松不少。 对他而言,天曲界终究只是一个小界,没有值得留念的地方,他的道途,也注定不可能羁绊于此。 不愿再耽搁世界,林寻决定今日便乘界船离开! —— (加更送上,另外说两件事,1,前文铺垫的一些关于星空古道剧情的线索,在金鱼公众号上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进行汇总。 2,等金鱼这个月发稿费,就在公众号上发个大红包补偿大家上次订阅损失的钱。 没有关注的童鞋,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xiaojinyu233”添加关注即可,记住是搜索‘公众号’。)

上一篇   第1781章 道之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