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4章 一个风姿绝代的男人 - 天骄战纪

第1784章 一个风姿绝代的男人

星空中,在界船前方虚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艘巨大无比的黑色宝船,犹如一头狰狞的黑色星空巨兽。 一杆绘制着“白骨飞鸟”的旗幡,在黑色宝船上猎猎作响。 林寻他们所乘坐的界船产生的剧烈摇晃,就是被这艘黑色宝船阻挡所导致。 “骨鸟盗寇船!” 惊呼声响起,在操纵界船航行的符通脸色大变。 “该死,怎会碰到这些星空流寇!” 大殿中的马泰震脸色也是一变。 星空浩瀚,凶险无所不在,纵然是在固定航道上,也不可避免会发生不可预测的天灾**。 星空流寇的存在,就是让各大世界修道者最为忌惮和厌憎的存在。 他们犹如星空中的蝗虫,以劫掠界船财富为生,来无影去无踪,且一个个皆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无比的阴险和狠辣。 若遇到一般的流寇,但凡稍有眼力的,皆能认出这艘界船属于丹鼎道宗,不敢擅自乱来,甚至是只能远远避开。 可白骨流寇团不一样。 在大禹界势力分布的这片星空中,骨鸟流寇团称得上是流寇势力中最强的一个之一。 其首领“骨鸟道人”,乃是一尊凶名昭著的邪修,拥有圣人王境的恐怖战力。 其麾下有“十三巨寇”,每一个皆是独当一面的绝巅大圣! 这支流寇团可不在乎你是什么宗派,但凡被盯上,皆会被视作猎物予以洗劫。 这才是让马泰震、符通色变的原因。 林寻略一问询,顿时露出异色,这艘丹鼎道宗的界船,如今已被自己霸占,可却偏偏地,又遇到了一支流寇,只能说马泰震他们运气实在太背了一些。 没有耽搁,他纵身而起,放眼看去。 很快,林寻就瞳孔一凝,那巨大的黑色宝船上,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多处残损破坏。 横七竖八的尸体,躺倒在血泊之中,每一具尸体,皆是眉心之地被刺穿一个血窟窿,神色间覆盖着恐惧之色,仿佛临死时,遇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林寻神识何等强大,一瞬就判断出,这些尸体生前赫然是一尊尊绝巅大圣境存在! 尤其是其中一个道袍老者,躯体间散发出的气息,迥异于绝巅大圣,明显是一尊圣人王。 可没有例外,这道袍老者的眉心也被刺穿一个血窟窿! “老天,骨鸟道人和他麾下的十三巨寇竟都死了?” 紧跟林寻出现的马泰震失声大叫,神色写满震惊。 数千年来,这样一支纵横星空的流寇团,不知洗劫了多少宗派的货物,杀人无算,凶名赫赫,由于他们行踪诡谲,狡猾无比,近乎是无法被扫除,令大禹界无数修道者又是痛恨又是无奈。 可如今,他们全军覆没! 是谁杀了他们? 林寻目光看向一个位置,那里有着一张白骨座椅,座椅上,有着一道身影坐在其上,背对众人。 当林寻目光看来的一瞬,白骨座椅一转,露出那一道身影的正面。 “道友,不知是否介意我搭乘一下界船?” 这是一名粉袍男子,衣服上缀满粉色的蔷薇云纹,一头乌黑长发被一枚发簪斜插,露出一张已经完全用“漂亮”二字来形容的俊美脸庞。 他生着一对带着天然风流味道的丹凤眼,肌体白皙如羊脂,体态修长,连声音都带着一股独特的柔媚磁性。 任谁看到这样一个堪称漂亮、出彩的男子,都注定会凭生惊艳之感。 偏偏地,一袭粉袍,别着发簪的他给人的感觉还很不俗,有一种旷达、风流的神韵。 “这些流寇都是你杀的?” 林寻若有所思。 粉袍漂亮男子笑着点头,声音柔润:“此等凶徒,人人得而诸之。” 马泰震、符通倒吸凉气,心头震荡。 那可是一尊圣人王和十三位绝巅大圣,竟都是这样一个漂亮得足以让女子都自惭形秽的男子所杀? 他是谁? 又是来自何方? 大禹界中,好像从没有听说过有哪个修道者喜欢穿着这样一袭缀着粉色蔷薇云纹衣袍,太独特了。 林寻问道:“这么说,这些流寇身上的财富,也都被你得到了?” 粉袍漂亮男子怔了怔,露出古怪之色:“道友,你该不会是想分一杯羹吧?” 说着,他站起身来,举手投足之间,天然有一种迥然于世俗的清贵之气。 林寻道:“我可没兴趣黑吃黑,你要乘界船也可以,拿三千颗道晶过来。” 三千道晶! 马泰震和符通心中发紧,唯恐林寻因此得罪那个看不透深浅的粉袍男子。 须知,这可是一笔巨额财富,只是搭乘界船而已,远远用不了这么多报酬。 出乎意料的是,粉袍男子竟是痛快答应,修长白皙的手掌一挥,一个储物袋隔空抛给了林寻。 “我这人最讲缘分,你我能在这茫茫星空相见,便是一场缘分,我给你六千道晶。” 他笑吟吟开口,轻轻迈步,瞬间就来到了界船上,衣袖翩翩,身段修长,散发出阵阵清冽的香。 这人确实太美了,若被一些口味特殊的男修士看到,非垂涎三尺不可。 即便是马泰震、符通的心脏都不争气地剧烈跳动了一下,这家伙……也太他妈漂亮了,世上绝色佳人都要黯然失色。 林寻有些意外,提出三千道晶的条件,原本是打算让对方知难而退,谁曾想,对方竟一点都不在意。 “道友,我住哪里?” 粉袍男子打量着四周。 “随便。” 林寻扭头就走,粉袍男子的做派,简直比女人更像女人,哪怕气质很清贵和绝俗,也让他心中很腻歪。 粉袍男子哦了一声,却跟着林寻一起行去,嘴中笑吟吟道:“道友,我名君桓,你呢?” 至于马泰震、符通,竟是被他直接无视,自始至终都没看上一眼。 “林道渊。” 林寻指着远处那黑色流寇船,“你不觉得此船挡道了?” 名叫君桓的粉袍男子笑道:“这有很难。” 他袖袍一挥。 一柄粉色飞剑掠出,泛着梦幻似的光泽,一斩而去。 无声无息地,那巨大无比的黑色流寇船从中断开,从星空航道上坠落。 嗖! 粉色飞剑倏然飞回,消失不见。 林寻黑眸闪动,瞥了君桓一眼,道:“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位剑修,那把剑很厉害。” 君桓露出一抹醉人的笑容,道:“剑名‘刹那红颜’,我的本命飞剑,勉勉强强还算合我心意。” 林寻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斟酌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艘界船被我强夺的,以后势必会有麻烦找上门,你确定要继续呆在这?” 君桓怔了怔,忍不住笑了:“有意思,这星空之上敢强抢界船的,本就不多,而如道友这般坦诚的就更少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那我也不妨告诉道友,我这人除了讲缘分,还从来不怕麻烦。” 林寻皱眉,知道这家伙是铁了心要留下来,道:“既然如此,那你最好安分一些。” 说罢,转身而去。 目送林寻身影远去,君桓唰的一声打开一柄绘制着一幅幅美人图的粉色折扇,轻笑道:“确实有意思,缘分呐……” 从这天起,君桓这个来历神秘,又极其漂亮出彩的男人,就成了界船上的一员。 他喜欢坐在船头,拎着酒壶自酌自饮,一袭粉色的衣袍飘曳,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除此,倒是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显得很安分。 可无论是林寻,还是马泰震、符通他们,皆不敢忽略此人的存在,能够一个人剿灭“骨鸟流寇团”的角色,注定不是寻常人。 “南秋,等抵达大禹界后,丹鼎道宗注定是去不了,到时候,我会为你寻一个合适的宗门修行。” 这天,林寻找到南秋,与之交谈。 南秋点头,和以前不一样,在面对林寻时,她拘谨了不少,也不再以“林小哥”相称。 这让林寻心中轻叹,也知道改变不了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离开大禹界前,为南秋安置一个好去处。 时间流逝,这一路上风平浪静。 按照林寻估算,大概再过三天,便可抵达大禹界。 这天,马泰震、符通、禹云河一起找到了林寻,三者的修为都已被禁锢,故而虽沦为阶下囚,但并未被林寻禁足。 “道友,你究竟想要如何处置我们,也总该给一个明白话吧?” 马泰震直接问出声。 林寻没有回答,而是将目光看向禹云河,道:“你来自帝族禹氏?” 禹云河一怔,闷声道:“不错。” 自从被林寻擒下,这个跋扈骄横的帝族禹氏后裔,早没了嚣张的气焰,彻底蔫儿了。 这些天里,唯恐林寻冒出杀人灭口的念头,过得无比煎熬,精神都显得很颓靡。 “那你可认得此物?” 说着,林寻手掌一翻,掌心浮现出一块令牌,上边以鸟篆古文铭刻着一个“禹”字。 禹云河先是一呆,而后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失声道:“这是我族‘青阳老祖’亲身佩戴之物,怎可能在你手中?” 正在远处船头饮酒的君桓,此刻都不禁回头,远远地看了这边一眼,神色玩味。 8)

下一篇   第1785章 地藏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