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地藏杀机 - 天骄战纪

第1785章 地藏杀机

青阳老祖! 马泰震和符通一瞬就想起了一个人。 一个在很久以前,就名震大禹界,在整个“紫蘅星域”中也堪称首屈一指的帝境传奇人物—— 禹青阳! 他是帝族禹氏先祖中最耀眼的一个帝境人物,战力冠盖世间八千年,号“青阳刀帝”,震烁星空之上。 只是很久以前,青阳刀帝外出游历之后,便杳无音讯,直至如今,也无人知道他的下落。 可马泰震、符通却没想到,林寻手中,竟会拥有青阳刀帝随身携带的一块令牌! 一时间,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也都变了。 此刻,禹云河更是激动,情绪失控似的叫道:“你快说啊,为何你手中会有我族青阳老祖的令牌?” 林寻敏锐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当年在桑林地,他曾以大道无咎灯,救助了一众恐怖生灵,后来,这些恐怖生灵在离开时,纷纷赠予了他一些信物。 这块“禹”字令牌,就是当时一颗千疮百孔的心脏所化的黑袍老者离开时所赠。 按照金蝉青年的说法,此人乃帝族禹氏中一位先祖,性情孤僻冷傲,和万劫大帝是至交好友。 当初此人和其他一些同道一起前来桑林地为万劫大帝护法时,不幸遭受到了禁忌劫难临身,才会沦落至此。 林寻本以为,这位禹氏老祖离开后,必然会返回其宗族。 可看了禹云河那激动失控的模样,他心中却不禁怀疑,要么是那位禹氏老祖没有返回宗族,要么就是,禹云河根本不清楚这些事情。 瞥了一眼禹云河,林寻道:“等抵达大禹界,带我去一趟你们宗族,我自会告诉你其中缘由。” “你……” 禹云河震怒,可当触碰到林寻那幽邃的目光,他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顿时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那阶下囚的身份。 “至于你们两人。” 林寻目光看向马泰震、符通,令两者心中皆发紧,如等待被审判的囚徒。 “到了大禹界,我会放你们离开。” 林寻此话一出,令马泰震二人皆如释重负,可又有些难以置信,就这么……放了他们? 此子难道不怕他们返回宗门,借助宗门力量找他报仇? 林寻没有再解释。 他起身走出大殿,远远一望,看见仪容绝代的君桓正坐在船头上饮酒,便走了过去。 “马上就要抵达大禹界了。” 林寻立在船头一侧,身影颀长,衣衫猎猎,感慨似的说道。 君桓一对漂亮妩媚的丹凤眼露出笑意,歪着脑袋,斜睨身旁的林寻,嗓音柔润道:“还在担心我出现在此船上,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林寻道:“你以为呢?” 君桓修长白皙的手指拎着酒壶,仰头畅饮了一番,这才笑道:“放心,我可没那般无聊。” 林寻问:“那你抵达大禹界后,有什么打算?” 君桓眨了眨眼睛,道:“要不,我跟道友一起走?你去哪,我就跟到哪?” 他一个男人,一举一动却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都带着魅惑,漂亮得过分,也让林寻都感到一阵头大。 “抱歉,我可没有想和你一起行走的想法。” 说罢,他转身而去。 和君桓接触,谈不上排斥,因为对方模样、神态、举止虽堪称惊艳无比,可并不艳俗,反倒有旷达、清贵般的气息。 可越是这样,林寻就越警惕,唯恐自己接触多了,会渐渐地开始欣赏对方…… “哈哈哈。” 身后,响起君桓放肆的笑声,带着戏谑味道,偏偏那一把嗓子也带着磁性,如若玉佩交鸣。 单听声音,谁都不会相信,这会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林寻离开的步伐越来越快了。 船头上,君桓起身,懒洋洋伸展了一下腰肢,一身粉色衣袍在风中飘曳,犹如无数蔷薇花绽放。 他目光望向星空深处,漂亮白皙的俊美脸庞上浮现一抹感慨: “如此良辰美景,却不能与之对酌畅饮,把酒言欢,实乃人生一大憾事……” …… 三天后。 星空远处,浮现出一片炽盛煌煌的光。 那是一方大世界,覆盖亿万星辰之下,法则秩序如若瀑布洪流般交织倾泻,洒下瑰丽、耀眼的光。 远远一望,此界就如若一个巨大的蛋卵,悬浮在亿万星辰之下,散发出厚重、古老、苍茫的世界秩序气息。 林寻他们所乘坐的界船已经足够大了,可与之对比,简直如沧海一粟,渺小到了极致。 大禹界! 一座位于紫蘅星域中的大界! 抵达这片星空后,能够看见四面八方星空中,有着一艘又一艘巨大无比的界船出现,朝那一方世界掠去。 有的界船形似巨大的老鼋,有的界船像一座横移的星空堡垒,有的则像一头遨游星空的飞禽…… 一艘艘界船上,各有修道者伫足其上,议论交谈,显得好不热闹,让这片星空也不再冷寂。 林寻伫足界船上,看着这样一幅场景,也不禁震撼。 这还是他修行至今,第一次在星空中去观望一方“大世界”的模样! “道友……” 此刻,看到映入视野的大禹界,马泰震和符通都不免紧张起来,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道:“放心,林某说话算数,等抵达大禹界,便放了你们。” 马泰震和符通对视一眼,皆不再多言。 “林兄,在下要先告辞一步了。” 一袭缀满粉色蔷薇云纹衣袍的君桓出现了,他笑吟吟看了林寻一眼,进行道别。 林寻一怔,有些意外,但还是如释重负似的,连忙道:“告辞。” 他巴不得这漂亮得不像话,又神秘得看不透深浅的家伙赶紧消失。 君桓撇了撇嘴,幽幽叹了口气,道:“一路相伴,不成想辞别时,林兄竟如此寡淡无情。” 林寻唇角抽搐,沉默了,就当没听到。 旋即,君桓又笑了:“不过,于我而言,此次相逢已堪称不虚此行,以后,咱们肯定会再相见的,林兄,后会有期” 说罢,他踱步而起,大袖翩翩,扶摇星空而去。 目送他离开,林寻则喃喃道:“跟你在一起久了,总不免让人误会,产生一些阴晦的想法,咱们还是后会无期最好……” 轰! 界船骤然轰鸣,散发出瑰丽的光雨,冲向远处的大禹界,消失在茫茫世界秩序力量深处。 星空上,君桓静静看着这艘界船离开,忽然转头,看向极远处。 …… 极远处,有着一艘毫不起眼的黑色界船,只有数十丈大小,在虚空中飞驰。 “本座感觉到了,那异端的气息正在快速靠近大禹界!” 黑色界船上,一个身影枯寂的老僧霍然睁开眼睛,瞳孔中映现出骇人的神芒。 枯寂老僧附近,一众身披黑袍的僧人神色皆是一振。 “有趣,六年前,这异端在昆仑墟封禅台上消失,六年后的今日,则出现在了这大禹界附近……若非本座以‘无妄心眼通’之法,窥伺到这异端的一缕气机,差点就让他逃了……” 枯寂老僧露出一抹感慨。 一众黑袍僧人皆恭顺低头。 眼前这位枯寂老僧,辈分极高,修为也堪称匪夷所思,乃一尊真正的活菩萨,老古董。 也只有他这等通天人物,才有如此能耐,仅仅凭借一丝气机,就能在这茫茫星空古道上,推演出异端的踪迹! “这异端身怀大藏寂经、菩提木,六年前又在昆仑墟夺得成帝成祖之秘,此次,决不能再放他离去。” 一个僧人沉声道。 “不错。” 其他人纷纷点头。 枯寂老僧露出一抹自嘲:“以本座身份,如今却亲手对付一个小小圣贤,传出去的话,怕是会贻笑大方,令人所不齿……” 便在此时,一道柔润的声音响彻:“明知令人不齿,偏偏还要这么做,这是不是就叫为老不尊,亦或者是老不羞?” 伴随声音,这黑色宝船,忽然被一片绚丽的粉色光雨照亮,泛起如梦似幻的光泽。 光雨流转中,一道修长的身影凭空浮现,一袭粉袍,乌黑长发斜插发簪,露出一张漂亮俊美的白皙脸庞。 一举一动,天然风流! 一众黑衣僧人瞳孔一缩,毫不犹豫起身,就要动手,却骇然发现,浑身力量如遭禁锢,无法动弹分毫。 一下子,他们脸色都变了。 “一群圣人王,在地藏界中,就是一群拥有佛道果业的‘金身罗汉’,若是进入那大禹界中,都可以称王称霸了。” 君桓负手于背,悠悠叹息,“只是,你们何苦如此相逼呢,明显欺负人嘛。” 枯寂老僧眸光深沉,浑身却有无上力量缭绕,宝相庄严,犹如一尊古老的神祗在苏醒。 那无形的威势,简直如若大道主宰,至高无量! 他凝视着君桓,皱眉道:“遮掩天机于体外,道友好高明的手段,不知道友来自何方,为何要插手此事?” 君桓笑吟吟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个理由可不可以?” 枯寂老僧眉宇间泛起一抹冷意:“如此幼稚的借口,怕是无人会相信。” 君桓叹了口气,撇嘴道:“就知道你不信,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在我眼中,你们早已是一群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