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 刹那道成空 剑道最风流 - 天骄战纪

第1786章 刹那道成空 剑道最风流

声音很平淡,配上君桓那一把娇润如水的嗓音,完全毫无一丝威慑力可言。 可枯寂老僧却脸色微变。 轰! 整艘宝船在瞬间炸开,可怖的乱流席卷扩散。 这一瞬,除了枯寂老僧之外,其他那些拥有“金身罗汉”的圣人王境黑衣僧人,皆在如梦似幻般的粉色光霞中魂飞魄散。 只是枯寂老僧已顾不得这些,他神色凝重,放眼四顾,发现不知何时起,所伫足之地,早已被“移天换地”! 原本,他们即将抵达大禹界,可此时,却是伫足在一片陌生、空旷的星空之上,四野茫茫! 君桓伫足虚空,一袭衣袍飘曳,负手于背,举止风流。 可在枯寂老僧眼中,这个漂亮得惊心动魄的男人,此刻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气象。 他随意伫足,却宛如化作这片星空的唯一主宰,周身力量早已无声无息地覆盖十方。 给人的感觉只有八个字: 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你究竟是谁?” 枯寂老僧沉声开口,他的气息也变了,如若一尊菩萨坐镇地狱,呈现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无畏、大庄严之势。 随着他开口,附近星辰簌簌乱颤,响彻宏大梵音! 君桓幽幽叹了口气,道:“这星空古道上,皆视我辈为孤魂野鬼,你说,我是谁?” 声音响起时,他祭出那一柄名为“刹那红颜”的粉色飞剑。 声音落下时,飞剑掠出,这片星空瞬间化作粉红之色,漫天的蔷薇花悄然绽放,光雨流转,瑰丽如画。 而那一柄飞剑,已直刺枯寂老僧眉心。 以快慢已无法形容此剑之势,它就如来自大道的一缕化身。 道无所不在。 剑亦无所不至! 枯寂老僧神色空前凝重,眉心之地涌出一口三寸白玉小钟,抵挡住了那晶莹的粉色剑锋。 碰撞声中,三寸白色小钟炸碎,附近区域的星辰,也随之齐齐齑粉,虚空都塌陷,化作漫天风暴卷起。 枯寂老僧身影出现在另一个方位上,虽挡住这一剑,可他的眉心之地却有一抹血色剑痕。 他脸色凝重,一字一顿:“一个孤魂野鬼,怎可能在帝境掌控‘无法无天’之力?” 君桓放眼星空,神色间带着一丝怅然,道:“无法无天就很了不起吗……” 他似是自嘲。 又似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记忆。 轰! 枯寂老僧出手,通体佛光浩渺,生出三十六座浮屠世界,大道秩序交织其中,散发出的佛光,映照星空。 “镇!” 三十六座浮屠世界叠加,每一座世界内,皆有无数虔诚的身影在诵读经文,生出天花乱坠,佛光普照的大无量伟力。 君桓神色自若,道:“好人送到底,送佛送到西……唔,我忘了,地藏界不求极乐超脱,那就送你去……死。” 声音缥缈,空灵若天籁道音。 比声音更快的,是那一柄“刹那红颜”。 刹那间,剑锋破开三十六重浮屠世界,每一重世界皆被无匹的剑气肆虐碾碎,充斥其中的虔诚诵经声和无尽佛光,也都轰然溃散。 也是这刹那间,晶莹的粉色剑锋凿开枯寂老僧的帝道法身,洞穿其眉心。 噗! 拇指粗的血窟窿,迸溅出金色的血液。 而粉色飞剑,则早已返回君桓身前。 若林寻在此,一定可以认出,这枯寂老僧和骨鸟流寇团一众强者下场一模一样,皆是眉心被剑锋刺穿! 枯寂老僧似难以置信,喃喃道:“刹那之间道成空,剑道风流最红颜……我知道你是谁了……果然是一只孤魂野鬼……” 声音渐渐低沉、衰弱、消失。 枯寂老僧的身躯,则如若琉璃般化作无数块碎片,这些碎片又化作烟劫烬消散。 星空翻滚,恐怖的帝境力量余波兀自在肆虐。 君桓静静看着这一幕。 粉色的衣袍在风中飘荡,他一人伫足星空,宛若遗世独立! 这是下一刻,他唇角就淌出一丝血渍,那漂亮俊美的脸庞也微微有些苍白。 他随手擦拭了一下唇角,叹息道:“杀一个帝境……还真是一件不讨好的事情。” 他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身后那无垠星空,此刻就如泡影般倏然消散。 下一刻,君桓的身影已再次出现在距离“大禹界”不远的虚空中。 他目光望着大禹界,怅然道:“相见不能相认,师弟啊师弟,你可知我心中也很恼火的。” “可没办法,若让那些老家伙知道我们的关系,哪可能善罢甘休……” 喃喃的声音中,他身影渐渐消失原地。 轰! 就在君桓身影刚消失,一道道恐怖的意念扫视而来,无声无息地覆盖这片星空。 半响后,才纷纷消失。 …… 大禹界。 一座空旷的山地上空,林寻抬眼,目送那一艘载着马泰震、符通二人的界船远去,直至消失不见,这才收回目光。 “好地方。” 林寻长吸一口气,能够清楚感受到,天地间灵气浩荡,生机沛然,令人心旷神怡。 和天曲界相比,这大禹界无疑要更神秀,大道气息覆盖周天十方,置身其中,就如鱼入大海,鸟飞天穹。 “若在此修行,不出一个月,定可以破境而上,筑圣王根基!” 林寻心头浮现一抹强烈的预感。 “走吧。” 林寻笑着对身边的南秋说道,又看了一眼禹云河。 “去哪?” 禹云河怔然,他显得很老实,收敛了傲骨和气焰,面对林寻时就如老鼠遇到了猫。 “先找一座城池,感受一下这大禹界的风土人情。” 林寻随口道。 …… 大禹界极其浩瀚,比之古荒域都要广袤,宗门林立,势力众多,城池遍布。 按照林寻从马泰震口中了解,即便是在大禹界中,绝巅大圣也堪称是一方霸主般的存在,足以令其他修道者仰望。 圣人王,已经可以在大禹界顶尖道统中担任长老之职务,堪称是权柄滔天。 而像准帝、半步帝境一流的角色,已可以被称作是大佬层次的存在,寻常根本难得一见。 至于帝境强者,也有,只不过寥寥无几,且已经很多年不曾在世间显现踪迹。 故而,林寻哪怕是得罪过马泰震、符通,也并不担心会被对方背后的丹鼎道宗报复。 云岩城。 一座在大禹界只能算中等规模的繁华城池。 不过此城的名气却极大。 因为在此城附近,有着一方名叫“云岩气宗”的古老道统,势力之强,可跻身大禹界前十行列。 繁华如水的街道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到处可见修道者的身影穿梭其中。 也不乏一些其他族群的生灵,如生着黑色羽翼的飞马族人,浑身烙印着繁密刺青的火藤族人,只有巴掌大小的石菌族人…… “瞧一瞧,看一看,世间天材地宝,小老摊位上应有尽有,保证童叟无欺!” “墨蛟肉串,人间绝味,一串只要一颗道晶喽~” 林寻甫一走入云岩城,一阵喧嚣的声浪扑面而来,散发着万丈红尘的气息。 放眼四顾,人声喧嚣,热闹如潮,入眼尽是繁华。 林寻心头一阵恍惚。 从昆仑墟到那一片死寂星空,再到天曲界,直至如今来到大禹界,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足城池之地。 独在异乡为异客,在这完全陌生的大禹界,林寻根本不担心被人认出。 他显得很轻松,信步街头,走马观花,感受着许久不曾体会的喧嚣和热闹,心境一片平和。 出世入世,皆是修行。 红尘万丈,说不尽的繁华,也有着数不尽的众生世事,山上风光虽好,可山下同样藏着大道真谛。 禹云河跟在林寻身后,看着他一副游玩的姿态,信马由缰地在街上闲逛,心中一阵犯嘀咕,这破街有什么可逛的? 若论最繁华、最令人向往的,当属“天一城”,那才是大禹界第一大城! 南秋一路上也差点看花了眼,她自幼在天曲界桑木部族长大,纵然如今已是王境修为,可哪里见过这等繁华的地方。 别看云岩城只是大禹界中等规模的城池,可却比天曲界最大的城池繁华了不知多少倍! 也是这时候,南秋才深刻意识到,为何天曲界的修道者,是如此渴望前来大禹界修行…… “我若想打探一些消息,该去哪里最合适?” 路上,林寻忽然问道。 禹云河不假思索道:“当然是‘听风阁’,只要你出得起价钱,这大禹界中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 林寻道:“若我想了解的是和昆仑墟有关的事情呢?” 禹云河错愕道:“那可是上古四大道墟之一,并且早在六年前时候,昆仑墟就已经重新陷入沉寂,你要了解这个做什么?” “你不懂。” 林寻轻飘飘一句话,令禹云河一阵语塞。 便在此时,禹云河脸色微变,悄然挪移身体,似要躲避什么。 林寻抬眼望去,就见远处街道上,一行人朝这边走来,为首的是一名身影昂藏,披着紫色华袍的男子,龙行虎步,仪态超凡。 这一行人所过之地,一众行人皆下意识地避让开,显得无比恭敬。 “咦!” 蓦地,紫色华袍男子发现了禹云河,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径直大步走来。 禹云河脸色则变幻了一下,似知道已避不开,深吸一口气,眉宇间泛起一抹凝重。 —— 最近卡剧情,写的很费劲,更新稍晚了一些,抱拳~ 8)

上一篇   第1785章 地藏杀机

下一篇   第1787章 惊世悬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