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 惊世悬赏 - 天骄战纪

第1787章 惊世悬赏

“三哥,好巧啊。” 看着走过来的紫袍男子,禹云河脸上僵硬地挤出一个笑容。 紫袍男子显得很热忱,走上前,拍了拍禹云河肩膀,道:“小六子,你不再丹鼎道宗修炼,怎地跑云岩城来了?若被二叔知道,怕是又要生气了。” 紫袍男子名禹云铮,帝族禹氏子弟,是禹云河的堂兄之一,血缘关系亲近。 只是林寻一眼就看出,这一对兄弟间的关系可谈不上亲近。 “三哥说笑了,你这是来云岩城做什么?” 禹云河笑容很勉强。 禹云铮笑吟吟道:“你莫非忘了,我和蓝彩衣姑娘就要订婚了,这次是来商议订婚之事的。” 禹云河一呆。 蓝彩衣,云岩气宗掌教蓝天余之女,身份尊贵煊赫,在大禹界中,也是芳名远扬的绝色佳人。 半响,禹云河才回过神,道:“那可就要恭喜三哥了。” 禹云铮畅快大笑,道:“等我订婚时,你可一定要回来,就这样,我先走一步。” 说着,他带着身后一众男女扬长而去。 目送他们离开,禹云河神色阴晴不定,咬牙自语:“得意忘形,真以为攀上一门好婚事,就可以夺得宗族继承者的身份?我才是嫡子,是名正言顺的族长继承人!” 旁边的林寻瞥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 …… 远处街道上,禹云铮神色间的笑容敛去,皱眉暗忖:“禹云河这蠢物怎会跑云岩城来了……” 旁边一名男子笑问:“禹兄,那位莫非就是你们禹氏族长之子,丹鼎道宗的真传弟子禹云河?” “果真是他。” “这可是咱们大禹界鼎鼎有名的大纨绔,跋扈之气名扬天下。” 旁边不少人都笑起来。 禹云河之名,他们哪会不知道。 禹云铮苦笑,摇头叹息道:“唉,我这三弟从小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声色犬马之事,就没有他不擅长的,倒是让诸位看笑话了。” 一个女子忽然道:“禹兄,听说再过不久,你们禹氏‘宗族大比’就要拉开帷幕,到时候,极可能会选拔出一位少族长,拥有继承宗族大权的资格,我倒建议,禹兄你不妨努力争取一次,若少族长之位让那位大纨绔继承……” 话没说完,意思表露无遗。 禹云铮瞳孔一凝,旋即就笑道:“宗族大比,我自不会错过,不过能否争取到少族长之位,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一行人交谈着,渐行渐远。 …… 自从见了禹云铮后,禹云河一路上就变得心事重重,神色间尽是阴霾。 林寻自始至终没有理会。 他当然看出,这是属于禹氏宗族子弟之间的内斗,这种事情在每个宗族中皆屡见不鲜。 为了权柄和地位,兄弟反目,父子成仇的事情多了去。 可很显然,禹云河在这场宗族子弟的内斗中,处境并不好。 听风楼。 位于云岩城一处繁华街区,很容易辨认。 抵达此地时,林寻模样悄然发生变化,连同气质也变得平庸起来,这是大无相术。 只不过被林寻如今的修为运转,除非是拥有特殊神通之辈,或者是帝境人物,否则,注定无法窥破他的伪装。 禹云河一怔,若有所思。 南秋则只是好奇地看了一眼林寻,便收回目光,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她心中自有分寸。 很快,林寻他们三人进入听风楼,一名女侍者迎面走来,恭声问询。 “我要打探一些事情。” 林寻表达来意后,他们三人就被女侍者带着,进入一间静室。 “老夫丘荣,见过诸位道友。” 没多久,一名相貌富态的老者走入静室,随手一挥,静室中的禁制力量被打开,形成一道结界,能够抵御外界窥探。 林寻直接说道:“我想知道一些六年前和昆仑墟有关的事情。” 丘荣一怔,点了点头:“我听风楼倒的确收集了不少类似消息,只不过这价钱却有些昂贵,毕竟道友也清楚,昆仑墟乃四大神墟之一,发生在其中的事情,无一不是当世一等一的秘辛……”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多少道晶?” 丘荣顿时笑了,看出林寻是一个不喜废话的痛快人,他当即探出五根手指:“五千道晶。” 啪! 禹云河怒了,一巴掌拍在身前案牍上:“一些破消息而已,张嘴就敢讹诈五千道晶,老东西,你怎么不明抢呢?” 丘荣笑容变淡,只是将目光看向林寻,道:“付出多大的代价,就能得到多大价值的消息,道友,你觉得呢?” 林寻黑眸幽邃,盯着丘荣片刻,便拿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案牍上,道:“最好别让我失望。” 丘荣露出一抹灿烂笑容,袖袍一挥,一堆玉简浮现而出,道:“六年前,昆仑墟落幕,从那时起发生的一些大事,皆记录于这些玉简中。” 林寻神识扩散,开始一一翻阅。 六年前,昆仑之墟重新陷入封印,消失于世。 星空古道上,进入昆仑墟的上万名强者中,最终只有一百余人活着从其中走出。 其余人等,皆埋骨其中! 活着走出的修道者,一举成为全天下关注的焦点。 其中,帝族颛臾氏后裔颛臾横、众魔道庭传人华星离、淳于歌等数位绝世人物,因在昆仑墟之中表现最为卓绝,一举成为轰动天下的人物。 除此也有许多可歌可泣的事情和秘闻,但都被林寻一眼带过,并不感兴趣。 直至翻阅到其中一枚玉简,林寻心神猛地一震。 “若论昆仑墟之行最大的赢家,当属林寻一人,此子来自古荒域,绝巅大圣境修为,自进入昆仑墟之前……” 玉简上,详细陈列着有关林寻在昆仑墟中的种种事迹,如在炼宝地镇杀乾坤道庭传人燕纯钧、血麟战族陆昂…… 在倒悬山前斗战群雄,夺炼宝道气“大道篇章”…… 在御龙山之巅,大发神威,镇杀包括古藏心、陶剑行、鲲九临在内的一众强者,血染山巅。 在昆仑墟三大禁地之一的封禅台禁地内,一人横推,斩孟毅、诛闻晴雪,灭虚灵昆…… 一幕幕事迹,将林寻俨然渲染成为了一个凶横无匹,霸道如魔神般的人物! “据传,林寻此子封禅为圣后,夺‘成帝成祖’之无上造化!” “据传,此次昆仑墟之行,六大道庭、十大战族之传人,被林寻此子得罪过半!” “据传,此子身怀诸般大造化,坐拥诸多至宝……” 直至看到最后,林寻心中并无多少波澜,这些消息或许有夸张的成分,但的确都是发生过的。 唯一令林寻皱眉的是,所有玉简中,关于阿胡、老蛤、阿鲁他们的记录却寥寥无几。 只说最终时候,阿胡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没有人确定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这些就已经是全部消息?” 林寻抬眼,看向对面的丘荣。 “不错。” 丘荣点了点头,“不过,若道友还有其他疑惑,不妨说出来,或许老朽可以为你解惑一二。” 林寻想了想,道:“我想知道一些和林寻有关的事情。” 提起自己的名字,林寻心中也不禁有些异样,这感觉……还真是有些怪异。 丘荣露出一抹早料到会如此的笑容,道:“如今的星空古道上,林寻可是无数人所关注的焦点,纵然六年过去,可关于他的消息,依旧是天下最关注的事情。” 说着,他袖袍一挥,一枚玉简掠出,“道友请看,这枚玉简中,记载着诸多和林寻此子有关的悬赏。” 禹云河和南秋都不禁好奇,抬眼看来。 林寻没有遮掩,打开玉简—— “洪荒道庭发布悬赏,缉拿林寻此子,但凡能提供有用线索者,皆可以获赠一百万道晶!” “乾坤道庭,昭告天下,视林寻为必杀仇敌……” “盘武道庭,悬赏三百万道晶缉拿林寻!” “血麟战族……” “穷奇战族……” …… 一条条悬赏,有六大道庭这等星空古道上的庞然大物。 也有十大战族之列的古老族群,甚至不乏帝族鲲氏、帝族虚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系列悬赏,皆针对林寻一人! 并且,每一条悬赏的价值也堪称惊世骇俗,足以让圣人王都疯狂,让准帝都眼红,让帝境人物都动心! “老天!” 南秋瞠目结舌。 “这家伙也太值钱了,抓住了他,简直就等于抓住了一座天然宝库!” 禹云河也倒吸凉气,被震撼到了。 最少都有一百万颗道晶的悬赏,这是什么概念?差不多相当于五艘界船,一件准帝兵,一百株万年神药! “六年前,这些悬赏接连发出时,可轰动了整个星空古道,那时候,满天下的修道者都像疯狂了一样,到处寻觅林寻,就连一些帝境大人物都亲自出动,堪称是举世瞩目。” “尤其是中央星域,因为一个林寻,掀起了不知多少风浪。” 丘荣感慨,“那一段时间,星空古道上一些名叫林寻的修道者,全都倒了大霉,还因此闹出过不少笑话。” 禹云河也是一脸唏嘘,惊叹道:“这一场大动静我也听说过,只是却没想到,这林寻居然这么值钱……若是让我抓住他,那该获得多少悬赏奖励?” 没有人注意到,林寻唇角不易察觉地抽搐了一下。

下一篇   第1788章 云岩宝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