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8章 云岩宝楼 - 天骄战纪

第1788章 云岩宝楼

“值钱?呵呵,道友,你还是小觑了这林寻。” 丘荣眸光灼热,“就凭他手中那一桩‘成帝成祖’的造化,就根本不是多少道晶能够衡量!” “天下逐鹿,而林寻此子,就是这头鹿!” 禹云河怔怔半响,不禁喟叹:“天下人都对此人虎视眈眈,这家伙……还真是可怜。” “这就叫怀璧其罪。” 丘荣悠悠开口。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前不久,星空大圣榜已经重新进行过排名,你们可知道,玄黄道庭将林寻此子排在了第几位?” 禹云河开玩笑道:“总不能是第一吧?” 丘荣神色变得怪异:“公子一语中的,还真是……第一!” 禹云河登时呆住。 这样一个被天下人视作猎物的家伙,竟被列入“星空大圣榜第一”? 林寻都感到一阵意外。 不知不觉,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成了“星空大圣榜第一”? 丘荣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子本就掀起了天下风波,如今又被列入星空大圣榜第一之位,可想而知,他不现身则已,一旦现身,必将大祸临头!” 顿了顿,丘荣道:“当然,这只是玄黄道庭依据林寻当年在昆仑墟时展现出的战力,进行的排名,六年过去了,谁也不敢肯定,早已封禅为圣贤的此子,是否已踏足圣人王境。” 林寻此刻忍不住道:“颛臾横、华星离他们又名列第几?” 丘荣道:“颛臾横和华星离分别在三年前时候陆续踏足圣人王境,早已从星空大圣榜除名,跻身‘诸天圣王榜’的行列中。” 诸天圣王榜! 林寻一下子就想到,这肯定又是玄黄道庭所编纂的一个榜单。 “不止是他们二人,在前一百年跻身星空大圣榜前十的角色,在此次换榜之后,几乎都踏足圣人王境,列入‘诸天圣王榜’中。” 丘荣侃侃而谈,“比如原本名列星空大圣榜第一的‘玄子秀’,如今便位列‘诸天圣王榜’第四十九名,也是唯一一个甫一踏足圣人王境,就跻身‘诸天圣王榜’前百之列的绝世人物。” 林寻对这些不感兴趣,接下来又问了一些事情,便可禹云河、南秋一起,离开了听风阁。 …… “这星空古道上,竟都视我林寻为猎物……” 伫足繁华如水的街道上,林寻心神却有些飘忽。 六年过去了,可很显然,那些仇人从不没有放弃过打杀他的念头! “林兄,我们现在去哪?” 禹云河问道。 他敏锐察觉到,从听风阁离开后,林寻就变得沉默了不少,似是有什么心事。 林寻沉吟道:“我想卖点东西。” “卖东西?” 禹云河错愕。 “对。” 林寻点头。 没办法,他如今严重缺道晶,刚刚又付出五千道晶的代价买了一些消息,按照这种态势,用不了多久,他身上的道晶就将耗光。 禹云河是一个挥金如土的纨绔,最懂花钱的窍门,也曾拿一些珍贵的宝贝卖掉,来换取挥霍的资本。 略一思索,禹云河便说道:“那就去云岩宝楼,这是云岩气宗开设的一座销金窟,收售诸般宝物,其内还开设有拍卖、角斗、炼器、炼丹等等门类……” …… 云岩宝楼。 云岩城内规模最大,信誉最佳,底蕴最雄厚的一座商行。 云岩宝楼内,空间极其之大,雕梁画柱,金碧辉煌,到处是琳琅满目的宝物。 有流光溢彩的各色宝物,有品阶不一的丹药,有修炼典籍、灵矿神药,也有八方奇珍,天地异物……无不彰显着这家商行的财力是何等雄厚。 当林寻他们抵达时,云岩宝楼内早已有不少修道者穿梭其中,有男有女,皆锦衣华服,仪表出众,非富即贵。 想一想也是,云岩宝楼这等地方,一般修道者根本就消费不起。 不过,林寻并非是来购物。 “帮我将这些宝物兑换为道晶。” 林寻找到一名侍者,将一个储物袋递了过去。 其中装着的,是林寻从马泰震、符通等人身上搜刮到的战利品,当然,也包括从禹云河身上得到的战利品。 看见这一幕,禹云河都一阵傻眼,摇头苦笑不已。 林寻身上也有一些其他宝物,比如从闻晴雪手中夺得的神秘剑尖、虚灵昆手中夺得的“帝刀十六图”等等。 可这些宝物却根本不能出售,一是极其珍贵和罕见。 二则是一旦出售,势必会引起注意,若被人认出,必然会猜出他的身份! 侍女恭声道:“公子,请您稍等,您要兑换的宝物众多,需要一定时间的评估。” 林寻点了点头。 “六弟,你莫非又缺钱花了?” 远处忽然走来一群人,为首的一袭紫袍,身影昂藏高大,正是帝族禹氏子弟禹云铮。 和他并肩走着的,是一名妙龄女子,披着华贵鹤氅,面容俏丽精致,只是脸色冷冰冰的,流露出一股孤傲气息。 “没有。” 禹云河摇头。 禹云铮笑容玩味:“呵呵,我都看到了,你啊,花钱太大手大脚,若是缺钱,跟我说声便可,喏,这是一万颗道晶,拿去花吧。” 说着,甩手抛出一个储物袋。 啪! 储物袋掉地上了,禹云河没有接,脸色难看道:“三哥,你把我当做什么人了,叫花子?” 禹云铮皱眉,旋即叹息道:“一万颗不够吗,那……五万颗可以吗?” 说着,又拿出一个储物袋。 禹云铮身边,一众男女都不禁笑起来,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禹云河额头青筋爆绽,咬牙切齿道:“三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道晶,你还是自己留着花吧!” 禹云铮不再勉强,笑着拍了拍禹云河肩膀,然后指着身边那身披鹤氅的妙龄女子道:“六弟,这便是彩衣姑娘。” 蓝彩衣! 云岩气宗掌教之女! 禹云河瞳孔一眯,而后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见过彩衣姑娘。” 蓝彩衣嗯了一声,神色冷淡,道:“云铮,我们走吧,我父亲好不容易才将莫大师请来云岩城,可别让他老人家等久了。” 说罢,转身而去。 禹云河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心头恼怒,这臭娘们是故意摆架子给自己看吗? 看着吃瘪的禹云河,禹云铮笑了笑,将目光看向林寻,道:“你是我六弟新收的跟班?” 林寻眉头一挑,跟班?这家伙是故意的,还是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下人了? 可不等他开口,禹云铮就说道:“地上储物袋中的一万块道晶,赏你了。” 说罢,他带着众人也转身而去。 “这家伙,也太过分了!” 南秋嘀咕,很不忿。 与此同时,禹云河一脸黯然道:“抱歉,是因为我牵累了你。” “该道歉的是他,而不是你。” 林寻纠正道。 禹云河苦笑摇头,他太了解禹云铮了,性情孤傲,素有才略,深受宗族一众大人物赏识。 如今又将和云岩气宗掌教之女订婚,以后在宗族中的地位注定会愈发有分量。 想让他道歉? 难! 林寻最看不惯禹云河这种窝囊模样,忍不住道:“作为宗族中不受待见的嫡子,你不是应该奋发图强,谋求强势逆袭之路?” 禹云河错愕,旋即虚心求教道:“那个……林兄你觉得我该如何逆袭?” 这还用问? 林寻一阵无语,调侃道:“传说故事里不都说过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一个遭受白眼的宗族子弟,受尽欺辱和打压,发誓要变强,于是忍辱负重,苦心修炼,然后一步步将对手踩在脚下,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成为宗族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禹云河一阵无奈:“林兄,我虽纨绔了一些,可也不傻,这种传说故事都是消遣之物,岂能当真?” 林寻笑了:“还算不笨,这种事,归根究底还得看你自己,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大道求索,与天地争,与同辈争,你不争,注定将被踢出局。” 禹云河一怔,陷入沉思。 这时候,那名侍女走来,奉上六万颗道晶。 林寻收起道晶,不禁皱眉,还是有些少了,六万颗道晶对其他修道者而言,堪称是一笔巨富。 可对林寻的修行而言,最多只能支撑两个月左右时间,说是杯水车薪也不为过。 他环顾四周,忽然眼睛一亮,道:“走,去那边瞧瞧。” “任务堂?”? 禹云河诧异,林兄这是要做什么? 心中想着,他和南秋跟着林寻一起走了过去。 任务堂,顾名思义,就是发布任务的地方,每一个任务皆有与之对应的悬赏。 任务堂前,浮现着着一幅巨大的光幕,上边如流水般涌现出一条条任务的内容和奖励。 此时,正有许多修道者围拢在前,领取各自看中的任务,以此来赚取报酬。 林寻注意到,光幕上的任务,分作了许多种类,有的是采集灵药,有的是猎杀妖兽,也有的是和丹药、炼器、求/购物品有关…… 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林寻端详片刻,便做出决断,道:“禹公子,你来动手,把那些和炼器、布阵有关的任务专门选出来。” —— (关于更新,金鱼这两天筹备一下,这周末的时候会努力爆更一下!)

上一篇   第1787章 惊世悬赏

下一篇   第1789章 展露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