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2章 人心谲诈 - 天骄战纪

第1792章 人心谲诈

莫大师走上前,他已有些迫不及待了。 “道友,可否让老夫一观?” 玉简在胡鸣手中,但莫大师却是将目光看向林寻,拱手开口,态度很谦逊。 “可。” 林寻点头。 他也注点到了禹云铮和蓝彩衣,黑眸中冷芒一闪。 呼~ 莫大师深呼吸一口气,从胡鸣手中接过玉简,将神识探入其中。 在场众人皆屏息凝神。 莫大师,大禹界“四大道纹宗师”之一,首屈一指的老前辈,谁能不知? 这则任务由他发出,此刻任务成功与否,他无疑是最有发言权的。 蓝彩衣和禹云铮都不禁紧张起来。 “竟是如此!” 半响后,众人就看见莫大师如遭雷击似的,失声叫出来,神色间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和恍然。 一下子,众人皆哗然,彻底沸腾。 答案,已不言而喻! 而蓝彩衣和禹云铮的心则沉入谷底,神色都有些难看,这……怎可能? 却见莫大师深吸一口气,神色间竟是带着一抹罕见的敬重,一副虚心求教的姿态,朝林寻拱手道:“道友,老夫能否请教一二?” “你和他们二人是一伙的?” 林寻瞥了一眼禹云铮、蓝彩衣。 莫大师顿时露出苦笑之色,惭愧道:“实不相瞒,这个任务便是出自老夫之手,原本是欲试探一下道友的道纹造诣,却没想到,竟唐突了道友,还望见谅。” 说着,躬身行礼。 在场众人皆动容,一脸的震惊,这可是闻名天下的莫大师!可他现在却如若犯错般,在一个年轻人面前低头! “莫大师,何须如此?” 禹云铮急了。 莫大师摇头:“你不懂,闻道有先后,达者为师,这位小友在道纹造诣上,已达到足以令我仰望的高度,我即便是持弟子礼,只要能解开心中疑惑,也心甘情愿。” 众人闻言,都不禁感慨,莫大师无愧是莫大师,这般风度和胸襟,令人想不钦佩都难。 林寻道:“你若欲交谈,待会也无妨,现在我只想知道,这笔报酬是由谁来出。” 莫大师笑道:“老夫来出便是。” “且慢。” 蓝彩衣走上前,“这笔报酬是由我来拟定的,自当由我来出,胡鸣,你去取十万道晶过来。” 胡鸣连忙点头答应。 这云岩宝楼,本就是云岩气宗的产业,蓝彩衣身为掌教蓝天余之女,她的话,谁也不敢违逆。 “呵呵,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禹云河冷笑。 他心中很不爽,这次任务竟是由禹云铮算计好的,尽管最终被林寻成功完成,可却让禹云河极其恼恨。 “六弟,你怎么说话的?” 禹云铮喝斥,神色阴沉。 他心中也气得快抓狂,原本是要杀一杀林寻的气焰,借此来敲打一下禹云河,谁曾想竟失败了! “我怎么说话?” 禹云河彻底爆发了,“三哥,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如何看我的?” 禹云铮刚要说什么,蓝彩衣已皱眉道:“够了,闹出的笑话还不够多吗?或者说,你们兄弟二人是想让在场诸位看一看你们帝族禹氏的笑话?” 禹云铮语塞。 禹云河冷哼。 而蓝彩衣则将目光看向林寻,那清冷孤傲的脸颊上挤出一抹笑容,道:“这位公子,之前的事情只是一些误会,为表歉意,我愿拿出五万颗道晶,进行补偿。” 在场众人都不禁咂舌,道歉而已,就出五万道晶?好大的手笔! 更出人意料的是,林寻竟是直接拒绝,淡然出声:“不必了,我只拿该拿的。” 蓝彩衣眉头微皱,但还是笑道:“公子宽宏大量,小女子也是深感敬服,这里人多眼杂,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 林寻若有所思地瞥了她一眼,道:“还是算了,我对掺合你们的事情不感兴趣。” 蓝彩衣清眸中冷芒一闪,心中愠怒,在这云岩城,还从没人敢一而再再而三地不给她面子。 禹云铮开口了,神色阴鸷:“朋友,彩衣只是想和你聊聊,为何要如此不近人情?” 声音中已带上威胁的味道。 林寻不禁笑了,道:“我不想,也不愿,这若是不近人情,那你就当不近人情好了。” 气氛一时有些压抑和紧绷。 莫老连忙出来打圆场,笑道:“看在老夫面子上,各让一步如何?” 林寻道:“行啊,结账,我们立刻就走。” 胡鸣目光闪烁,看向蓝彩衣。 蓝彩衣深吸一口气,道:“胡鸣,我们云岩宝楼可没有欠账耍赖的传统。” 胡鸣心领神会,匆匆去为林寻准备道晶。 没多久,胡鸣返回,将一个储物袋递给林寻,道:“这其中是四十三万六百颗道晶,还请公子过目。” 林寻神识一扫,便点头道:“没错。” 而后,他带着禹云河、南秋一起转身就走,自始至终,再没有看蓝彩衣和禹云铮一眼。 “公子……” 莫老有些着急,他还想跟林寻请教问题呢。 “这是一些破阵诀窍,你自己拿去看吧。” 林寻头也不回,随手抛出一个玉简。 莫老如获至宝,小心收起,朝林寻渐渐远去的背影拱了拱手。 …… “可恶!” 还是那一座雅室,禹云铮露出狞色,将手中茶盏狠狠摔碎。 禹云河,一个被他轻蔑了多年的蠢物,如今却得到一位道纹宗师相助,这让禹云铮直至此刻也无法接受。 “从莫大师的态度上看,那小子的道纹造诣明显要更可怕,若你那个蠢货六弟有他相助,进入大禹秘境时,必会占据极大的优势,这对你我而言,则会很不利。” 蓝彩衣冷静分析,“你该清楚,你们宗族大比后,想要顺利成为少族长,必须得前往大禹秘境,取回你们始祖‘禹帝’所留的一样古宝,如今你那蠢货六弟有了那人帮助,注定将出现诸多变数。” 禹云铮心中一紧,道:“彩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蓝彩衣眸光冷冽道:“无毒不丈夫,先下手为强!” 禹云铮失声道:“你……是要让我杀了六弟?这绝不行,我们宗族不介意族人内斗,可一旦自相残杀,则会遭受最严酷的惩治。” 蓝彩衣摇头道:“云铮,你误会了,我是说杀了那姓林的年轻人,除掉他,你那蠢货六弟等于失去了一切依仗,还拿什么和你斗?” 禹云铮眸子一亮,道:“此计可行。” 旋即,他又皱眉道:“唯一麻烦的是,那姓林的明显是一个极其厉害的道纹宗师,万一……” “没有万一!” 蓝彩衣斩钉截铁,“这方圆数万里之地,乃我云岩气宗的地盘,杀一个道纹宗师而已,算不得什么难事。” 禹云铮深吸一口气,咬牙道:“那就这么办吧。” “当然,若不动手就能将事情解决了,那无疑是最好的。之前我之所以去和那姓林的交谈,就是想探一探他的虚实和来历……” 蓝彩衣沉吟道,“不过,我会再试一试,禹云河给他多少好处,我就翻倍给他,争取让他为我们所用。” 禹云铮笑道:“彩衣,还是你考虑的周全。” 蓝彩衣甜甜一笑,眸子秋波流转,声音柔媚:“还不都是为了你。” 禹云铮心中一荡,情不自禁将眼前美人揽入怀中,火急火燎地动手动脚起来。 …… “林兄,这次又因为我牵累了你。” 走出云岩宝楼,禹云河带着愧色,讪讪开口。 林寻反问:“说起来,我可是你的仇人,你就不恨我?” 禹云河呃了一声,苦涩道:“手下败将,不足言勇,林兄能饶我一命,我已很感激了。” 他自嘲一笑:“我从小就被视作纨绔、蠢货,不学无术,游手好闲,可他们都不知道,我只是不想掺和到宗族内斗中,才会逃避那些事情。” “可事与人违,就因为我父亲是族长,哪怕我表现得再纨绔,再不留恋权柄,他们还是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 声音低沉,透着怅然。 这些话,他憋在肚子里很多年了,一直无人可诉。 林寻似笑非笑:“你这是要博我同情,让我帮你?” 禹云河连忙摇头:“哪敢。” 林寻道:“带我去你们宗族,若能见到‘禹青阳’前辈,我倒是可以帮你说一些话。” 禹青阳! 也就是帝族禹氏先祖中最耀眼的一位帝境人物,战力冠盖世间八千年,尊号“青阳刀帝”! 禹云河忍不住道:“林兄,青阳老祖很久之前便音讯全无,你……怎知他还活着?” 林寻心道,禹青阳就是被我所救,我哪可能不知道他还活着? 不过这些话不好跟禹云河说。 林寻道:“等去了你们宗族看一看便知。” 禹云河心中一动,想起在林寻手中,掌握着青阳老祖佩戴的一枚令牌,说不准……还真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辛! “走吧,我今日可等于将你那位三哥和三嫂彻底得罪了,万一他们心生恨意,欲对我不利,再想离开,就没那般顺利了。” 林寻随口道,眼神微妙。 禹云河怒道:“他们敢!” 林寻道:“你可知道这世上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什么?” “什么?” 禹云河怔然。 “人心。” 林寻随口撂下两个字,便朝前走去。 —— (感谢蓝羽清风童鞋的打赏捧场! 明天爆发安排,既然是爆发,童鞋们放心,肯定不会少于5更!金鱼会拼一把,另外,这个月还没求过月票,明天爆发时,大家看金鱼表现来投票吧~)

上一篇   第1791章 破阵

下一篇   第1793章 杀圣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