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3章 杀圣人王 - 天骄战纪

第1793章 杀圣人王

“小姐,他们正在朝城外行去,很可能打算今日便离开。” 一名侍从匆匆禀报。 蓝彩衣美眸一凝,道:“下去吧。” 唰!唰! 虚空波动,浮现出两道身影,一个虬髯老者,一个负刀中年。 “小姐,是否要立刻行动?” 虬髯老者问道。 “两位伯伯,有劳你们了。” 蓝彩衣点了点头。 “走!” 下一刻,虬髯老者和负刀中年便凭空消失。 “彩衣,这两位是?” 禹云铮忍不住问,就在刚才,虬髯老者二人出现时,就如凭空出现了两座神山,那可怖的无形威势,压迫得呼吸都困难。 “他们皆是我云岩气宗的长老,和我父亲关系最是亲近,一个名叫韦冲,一个名叫柴峰,皆是圣人王境修为,有他们出手,杀死一个绝巅大圣境道纹宗师,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蓝彩衣此话一出,禹云铮倒吸凉气。 在大禹界,圣人王已是足以叱咤风云的巨擘人物,搁在帝族禹氏,也可以担任执事、长老的职务,权柄滔天! 蓝彩衣道:“云铮,禹云河不足为惧,你要小心的,是你们宗族年轻一辈中的其他厉害人物,我建议你现在就回宗族,开始着手准备宗门大比的事情。” 禹云铮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两位云岩气宗的圣人王境长老出手,又是在云岩气宗的地盘上,灭杀一个道纹宗师而已,根本不可能出什么意外。 禹云铮提醒道:“彩衣,你可千万别对我那六弟动手。” 蓝彩衣笑道:“放心,我拎得清轻重。” …… 嗖! 云岩城外,浩宇方舟浮现而出,载着林寻、禹云河、南秋破空而去。 “我们宗族世代栖居于‘九华神山’之上,距离九华神山不远处,便是大禹界第一大城‘天一城’,等抵达后,若林兄不嫌弃,便由我做东,带你和南秋姑娘一起,见识一下‘天一城’的美景。” 宝船上,禹云河笑说道。 “好啊。” 南秋爽快答应。 林寻心中一动,问道:“禹公子,大禹界中,哪个宗门势力最强?” “星璇剑阁。” 禹云河不假思索道,“此乃大禹界第一道统,门下剑修无数,强者云集。” “其次是澜水符宗,这个宗门最擅长的便是灵纹一道,像我们见到的莫大师,便是来自此宗。” “再次就是丹鼎道宗……” 禹云河侃侃而谈,对天下势力如数家珍。 林寻道:“你们禹氏宗族呢,比之这些宗门势力又如何?” 禹云河眸光骤然变得暗淡不少,道:“自从当年青阳老祖离开后,我们宗族的势力已大不如前,直至如今,勉强也就和丹鼎道宗相当。” 顿了顿,他露出一抹自信:“不过,若论底蕴之雄厚,整个大禹界中,我禹氏敢称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 “林兄,你大概还不知道,这‘大禹界’的名字,便是由我禹氏始祖‘禹帝’命名!” 林寻也不禁惊讶,一方大世界,以帝族禹氏之名冠之! 这的确很非凡,了不得之极。 略一思忖,林寻便打定注意,等离开大禹界时,就为南秋寻一个心仪的宗派,让她在其中修行。 “林公子请留步!” 蓦地,宝船外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你们呆在这里别动。” 林寻却似未卜先知,神色平淡,飘然掠出宝船。 极远处天边,虬髯老者韦冲、负刀中年柴峰,凭虚而立,犹如两道天堑,挡在前路。 “是蓝彩衣让你们来的?” 林寻开口。 韦冲露出一抹讶色,道:“不错,彩衣小姐对公子极为赏识,特地让我二人前来与公子一见。” 旁边的柴峰声音沉浑道:“废话不多说,若公子愿意离开那禹云河,无论提出什么条件,彩衣小姐皆会答应。” 宝船上的禹云河心中一揪,又惊又怒,好恶毒的贱人! 他哪会看不出,这一场行动,是针对他而来? 韦冲拿出一个玉盒,笑容慈和:“为表诚意,这一株‘玄霞碧光草’,便是见面礼。” 嘶! 禹云河倒吸凉气,玄霞碧光草,这可是一味绝世神药,价值连城,稀罕之极。 就凭这点,禹云河愈发断定,为了对付自己,蓝彩衣和禹云铮已不顾一切了! “我若不答应呢。”林寻道。 韦冲笑容敛去,道:“公子是聪明人,应该清楚,该做出什么抉择才是最明智的。” 柴峰沉声道:“为了一个蠢物,丢掉自己性命可就不值得了,还望公子三思。” 两位圣人王,又是在云岩气宗势力覆盖的地盘上,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把林寻和禹云河放在眼中。 之所以摆出如此平和的态度,也是因为蓝彩衣的叮嘱罢了。 这一刻,林寻忽然轻叹道:“我早就提醒过蓝彩衣,不打算掺合到这些事情中,可如今看来,她这是不打算放我离开了。” 韦冲和柴峰皆神色漠然,没有否认。 “可惜,你们选错了人。” 低沉的声音中,林寻身影凭空消失。 下一刻,他人已出现在韦冲身前,举拳轰杀。 轰! 眨眼而已,林寻宛如化作另外一个人,被内敛到极尽,看似寻常的气机,在这一刻极尽爆发。 若不是亲眼所见,没人敢相信,一个人的气势变化竟如此之快,犹如从最普通的璞玉,一瞬成了光芒万丈的大日! 韦冲瞳孔一凝,根本没想到,在这等处境中,林寻一个绝巅大圣而已,竟会选择和他们两位圣人王硬撼。 这简直太疯狂! 还真是不自量力啊…… 韦冲心中刚冒出这个念头,猛地察觉到不对劲,好恐怖的拳劲! 林寻这一拳,不止是快,且充斥着凌厉霸绝,撼天动地般的大道波动,让韦冲呼吸都是一窒。 轰! 几乎下意识地,韦冲一掌按出。 法天大气印! 一记掌印而已,竟如若天穹压盖,强大无匹。 震耳欲聋的轰鸣中,令韦冲骇然的一幕出现,他那充盈着道之领域力量的掌印,竟如若纸糊般,被一拳轰碎。 可怖的拳劲扫身,韦冲踉跄倒退,唇中咳血,失声大叫:“这怎可能!?” 不远处,柴峰心中也是一颤,神色大变。 绝巅大大圣和圣人王之间,差了足足一个大境界,这就如天壤之别,古来至今,极少有人能打破这个天堑,跨境界战斗。 可现在,林寻做到了! 这让柴峰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镇!” 冰冷的声音中,林寻周身上下,冲出七十二座地煞剑山,剑气森森,浩瀚无穷。 韦冲怒吼,全力出手,将圣人王境的修为运转到极致,周身光芒冲霄,道音轰鸣。 “死!”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七十二座地煞剑山镇杀,天地间都被白茫茫的煌煌剑气覆盖。 轰隆~ 瞬间而已,韦冲整个人都被淹没其中,被如若怒海狂涛般的密集剑气侵身,血肉横飞,扑簌簌飞洒。 他疯狂挣扎,凄厉惨叫,可却无济于事,那宛如汪洋般的剑气覆盖,将他彻底压制。 仅仅弹指间,其声音戛然而止,再无动静。 云岩气宗长老,圣人王境强者韦冲,于此刻伏诛!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柴峰失声大叫,被完全刺激到了,才短短须臾间,一个绝巅大圣便摧枯拉朽般镇杀一尊名震四海的圣人王! 这让谁敢相信? 此次他们二人出击,本就将此次行动当做一桩小事,认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 哪能想到,被他们完全不放在眼中的猎物,却竟是一个逆天般的怪物! 唰! 林寻没有耽搁,再度动手,身影凭空挪移,杀向柴峰。 什么圣人王,不踏足绝巅道途,对如今的他而言,也根本毫无威胁可言。 丹鼎道宗的马泰震何等强大,可最终也被轻松镇压。 若以为在境界上高出一大截,便可稳压林寻一头,那就大错特错了。 “斩!” 柴峰厉声大吼,背后战刀倏然掠出,衍化出一方“道之领域”,刀气纵横,如若倾盆大雨。 风暴刀界! 这便是柴峰的道之领域,融入其一身的刀道力量,杀伐气惊天动地,置身其中,四面八方尽是茫茫刀气。 “破!” 林寻早有了对抗道之领域的经验,毫不犹豫祭出断刃,以全力施展天元一斩。 轰! 绚烂无匹的锋芒发出尖锐啸音,就见“风暴刀界”犹如布帛般被撕裂开一道裂缝。 而后,整个道之领域轰然炸开,令天地都动荡,十方云崩。 “这……” 柴峰惊得魂儿都差点冒出来,道之领域的力量何等恐怖,竟都奈何不了一个绝巅大圣? 这太过震撼,颠覆了他的认知。 眼见林寻杀来,柴峰毫不犹豫就逃了,他已被吓破胆。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林寻既然动手,哪可能容忍敌人活着离开? “无远弗届!” 他深吸一口气,骈指当空一划。 数百里之外,虚空中,浮现出一道苍茫指力,狠狠镇杀而下,那虚空如若易碎的琉璃,塌陷爆碎。 柴峰的身影踉跄跌落而出,不等他反应,一抹雪亮的断刃已倏然斩来。 噗! 血雨飞洒。 一颗好大的头颅抛空而起。 —— (2连更) 8)

上一篇   第1792章 人心谲诈

下一篇   第1794章 大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