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 大风起 - 天骄战纪

第1794章 大风起

场中死寂。 宝船上的禹云河眼神恍惚。 哪怕早已见识过当初林寻镇压马泰震的一幕,可当看见两尊圣人王就这样被砍瓜切菜似的诛掉,依旧带给禹云河极大的震撼。 这家伙……究竟来自哪里? 那星空大圣榜前十的狠角色,怕都没有他这般凶猛吧? 砰! 当林寻刚准备清扫战利品时,柴峰的尸体上,倏然冲出一道璀璨的烟火,破天而去。 “不好,是求援所用的音讯道符!” 禹云河脸色骤变。 显然,这是柴峰临死前,本打算进行求救的,却最终还是晚了一步,被林寻所杀。 林寻瞳孔眯了眯,便像没事人一样,开始清点战利品。 六件圣宝,品相不一,被林寻丢给了无谛灵弓内的器灵勿缺。 一堆瓶瓶罐罐的丹药、数十种神药和神料、以及三十六万颗道晶…… 加起来价值颇为惊人。 由此可见,圣人王境的家底何等厚实,林寻在云岩宝楼辛辛苦苦忙活了大半天,才赚到四十余万颗道晶。 可相比而言,还是战斗和厮杀来钱更快,完全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走。” 没多久,林寻驾驭浩宇方舟,破空而去,并不担心云岩气宗会因此而展开的报复。 …… 云岩气宗。 嗖! 一则求救道符化作神虹,掠入宗门内。 “掌教大人,不好了,韦冲、柴峰两位长老求援!” 惊慌的叫声,在大殿外响起。 很快,掌教蓝天余亲自出动,带着一行人全速冲出宗门,很快就抵达战斗爆发的地方。 只是他们已经来晚一步,林寻早已离去。 “死了……” 蓝天余略一打量,就发现了韦冲、柴峰的尸体,心中一沉,脸色也变得难看。 “这不可能!” 跟着一起前来的蓝彩衣失声叫道,“只是对付一个绝巅大圣,哪可能会让两位伯伯遭难?” “究竟是怎么回事?” 蓝天余铁青着脸问道。 云岩气宗虽是名震大禹界的一流势力,可拥有的圣人王境强者,也并不多。 而现在,竟一下子就损失两个! 这让蓝天余焉能不怒?心都在淌血。 蓝彩衣俏脸煞白,再不敢隐瞒,将和林寻有关的事情和盘托出。 “蠢材!那可是一个比莫大师都厉害的道纹宗师,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得罪的?” 蓝天余须发怒张,眼神可怕。 蓝彩衣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惴惴不安。 “掌教,事情已经发生,凶手肯定还未逃远,当务之急,还是追敌要紧。” 一位老者沉声道。 其他人也点头,杀气腾腾。 这可是他们云岩气宗的地盘,竟被人杀了两位圣人王境长老,不止是损失惨重,更是一个奇耻大辱,传出去的话,对他们宗门的威势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深呼吸一口气,蓝天余做出决断:“传出命令,让坐镇在外的长老一起配合,全力通缉此人!” “是。” 众人匆匆领命而去。 直至众人散去,蓝天余发出一声长叹,他知道,现在就是全力出击,也已经晚了。 一个能杀死圣人王境的道纹宗师,哪可能是这般轻易就能被通缉的? 蓝天余都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擒杀凶手的机会注定很渺茫。 蓝彩衣咬牙道:“父亲,此事因我而起,我愿承担一切责任。” 啪! 蓝天余一巴掌扇在女儿脸上,神色阴沉道:“这些年,是我太宠溺你了,回去后,你便去后山禁地,没我的准许,不得外出!” 蓝彩衣脸颊红肿,唇中淌血,心中却清楚,父亲这么做是在保护她,若是真追究起来,她受到的惩罚只会更严重。 她低声道:“父亲,此事我必须告诉云铮,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蓝天余神色变幻不定,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 正如蓝天余所预测,林寻真打算离开,在这茫茫天地间,想要被抓住又谈何容易? 一天后。 林寻有惊无险地离开了云岩气宗势力所覆盖的范围,按着禹云河的指点,朝帝族禹氏盘踞之地“九华神山”赶去。 与此同时,在云岩城,关于一则“神秘道纹宗师出手,技压莫大师”的消息迅速传播开,轰动四野。 关于这位“林姓”道纹宗师的身份,也成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同一时间,云岩气宗发生大变故,伤亡两位圣人王境长老的消息,也是如风暴般扩散,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可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造成这一场变故的凶手,正是那位引起全城轰动的神秘道纹宗师。 对此,云岩气宗是有苦说不出,愤怒又无可奈何,凶手早已逃之夭夭,他们还能如何? 而因为蓝彩衣的缘故,让蓝天余的掌教位置也变得动摇,其父女二人饱受抨击。 须知,云岩气宗这等顶尖大派,可不是蓝天余一人说了算! 得知这些消息后,蓝彩衣后悔得肠子都快青了,若早知如此,她宁可忍气吞声,也决不会去得罪林寻。 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眼下所酿成的恶果,就是她要为此承受的代价! …… 九华神山。 一座在大禹界赫赫有名的灵山福地,帝族禹氏世世代代栖居其中。 “什么?我这才刚到家,彩衣就传信给我了?她倒是关心我,快拿来我看看。” 一座富丽堂皇的殿宇中,禹云铮笑着开口。 和蓝彩衣订婚,被他视作这辈子做出的最明智的一个决定。 蓝彩衣不止是美丽、聪慧,其背后还有一位执掌一方道统的掌教父亲! 这对禹云铮而言,就是一大助力,足可以让他在争夺少族长之位上,拥有极大的话语权。 “少爷请过目。” 一名老叟恭敬将一封信函递过来。 拆开一看,禹云铮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瞳孔扩张,惊得差点从座椅中蹦起来。 “两位云岩气宗的圣人王啊……竟被那姓林的小子杀了……” 禹云铮心绪翻江倒海,脸上也变得阴晴不定。 若不是确定这封信是由蓝彩衣亲笔书写,他差点都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 许久,禹云铮才稍稍恢复冷静,陷入沉思。 “有些不妙了,禹云河这蠢货如今得到这样一位高人相助,一旦返回宗族,想要从其手中夺走少族长继承权怕就没那般容易了……” “彩衣在信中说的不错,当务之急,是联合其他人之力,一起先将禹云河收拾了,这才能保证少族长继承权,不会落入其手中!” 想到这,禹云铮咬牙做出决断,“传我消息,让禹云雀、禹云星、禹云龙……” 一口气报出十多个名字,“让他们速速前来,就说我有大事相商,务必要让他们到场!” 老叟匆匆领命而去。 一炷香后。 这座金碧辉煌的殿宇中,已是汇聚了十多位男女,皆锦衣华服,仪表不凡。 这些皆是帝族禹氏年轻一辈中的顶尖人物,每一个皆堪称人中龙凤,耀眼之极。 可对禹云铮而言,在座这些兄弟姐妹,则是他争夺少族长继承权的强劲对手! “现在人到齐了,三哥你总该说是什么大事了吧?” 一名身穿火红裙裳的女子忍不住道,她名叫禹云燕,在年轻一辈中排行第五。 “是啊老三,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有人不耐烦道,他坐姿龙盘虎踞,眉宇疏阔,眸光如电,威势极其凶猛,名叫禹云龙,排行第二。 禹云铮强忍着心中的不舒服,冷冷道:“大哥还没来,各位稍安勿躁。” 大哥? 众人皆目光闪烁。 禹氏年轻一辈中,禹云风排行老大,也是年轻一辈中最有威望和底蕴的一位风云人物。 不过,他乃是其父身边的一名女妾所生,身份就比不得在座其他一些嫡出子弟了。 “抱歉,我来迟了。” 没多久,禹云风匆匆来到大殿,他身影轩昂雄峻,眉目刚毅,有一种迫人的气势。 众人皆坐着没动。 禹云风笑了笑,不以为然,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 “现在,老三你总该说一说什么事了吧?” 禹云龙道。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看向禹云铮。 “各位,再过不到十天,宗族大比就将开始,大家肯定都正在全力为此事做准备。不过有一件事,怕是你们还不清楚。” 禹云铮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咱们的六弟,身边多了一个了不得的道纹宗师,并且,他正在朝宗族中赶回,不出意外,他必然也会参与到宗族大比中。” 众人皆一阵错愕。 有人已忍不住嗤笑:“那个蠢货竟还有胆子参与进来?那就来呗,只要他不怕挨揍。” 不少人都哄笑起来。 整个宗族中,谁不知道禹云河的底细?这就是一个不堪大用的废物,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唯独身为大哥的禹云风皱了皱眉,这可是在宗族内,这些兄弟却肆无忌惮,直接称禹云河为“蠢货”,无疑有些过分了。 不过,他心中也清楚,六弟禹云河……确实太纨绔了一些,这些年里,不知让族长失望了多少次,都快要伤透了心。 “各位。” 禹云铮敲了敲桌子,冷冷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们,六弟身边的那个帮手,刚刚杀了两位圣人王!” 此话一出,全场皆寂,满座皆惊。 —— (先来个2连更!下午6点左右,争取再来一个2连更!求月票刺激一下动力~~) 8)

上一篇   第1793章 杀圣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