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5章 被阻山门外 - 天骄战纪

第1795章 被阻山门外

禹云铮没有再隐瞒,将发生在云岩城中的事情一一说出。 一时间,大殿中愈发寂静。 众人神色各异,有惊诧,有警惕,有疑惑…… 纵然是禹云风,都不禁怔了怔,六弟他难道洗心革面,意识到自身处境的不妙了? 半响,才有人冷笑:“一个外人而已,就是再厉害,还能参与到咱们禹家的宗门大比不成?” 禹云铮面无表情道:“别忘了,六弟是族长嫡子,只要他参与到宗门大比,无论成绩如何,皆有资格进入‘大禹秘境’。” “而那个被你们视作外人的家伙,可是一位在灵纹造诣上,令莫大师都心悦诚服的存在。” “有他帮忙,咱们始祖留在‘大禹秘境’中的道禁力量,根本就难不住六弟!” 场中气氛变得沉闷起来。 再过不到十天,宗族大比就将开始,可偏偏就在这等时候,一个被他们完全视作根本不可能有胆参与到宗门大比的蠢货,却出人意料地要参与进来。 并且,还带着一个强大的外援! 这让谁能不警惕? 诚然,他们在座的,彼此之间皆是无形的竞争对手,可禹云河不一样,他本就是族长之子,血脉纯正,地位特殊。 若非这些年里他表现得太糟糕,少族长之位,早就被他所得,而不会一直空悬到现在。 忽然,有人出声:“三哥跟我们说这些,莫非是早有打算?” 一句话,让在座众人目光皆看向禹云铮。 禹云铮神色坦然,道:“六弟不足为虑,但他身边那个外援,对我们在座每个人而言,皆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诸位认为呢?” 不少人皆点头。 见此,禹云铮说出自己的真实意图:“所以,这次我召集各位前来,只想做一件事,联合我们众人之力,将六弟身边的这个外援给除了!” 不少人眸子中皆是一眯。 禹云铮声音低沉:“只要斩了此人,就等于砍掉了六弟最大的依仗,以他的能耐,就是参与到宗族大比和以后的‘大禹秘境’中,也注定无法和我等竞争。” “三弟,这么做未免有些过了吧?”禹云风皱眉道。 禹云铮淡然道:“大哥,我们对付的是一个外人,可不是对付六弟,这一点,希望你能分清楚。” “是啊,大哥,一个外人而已,敢插手到咱们宗族的事情上,简直就是找死!”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禹云铮顿时笑了,他知道,在座众人已经被说动了。 只有禹云风心中一叹。 …… 两天后。 湛蓝如洗的天穹上,一艘宝船破空飞遁。 “林兄请看,那便是九华神山,我帝族禹氏始祖,就是在此山上证道为帝,从那时起,我禹氏世世代代便栖居于此。” 宝船上,禹云河指着远处,神色感慨。 这些年里,他为了逃避宗族子弟之间的内斗,一直在丹鼎道宗内修行,这还是他这些年第一次返回宗族。 林寻抬眼望去。 远处地平线上,一座雄浑大山拔地而起,势若大龙盘踞,其上神辉蒸腾,瑞霞弥漫,神秀壮阔。 “确实是一个好地方。” 林寻驾驭宝船,在九华神山之前飘然落地。 “林兄,待会见了我父亲,我便会第一时间将你的来意禀报,相信若是青阳老祖在宗族内,定会与你相见。” 禹云河说着,已带着林寻、南秋一起朝山门行去。 “站住!” 恢弘而古老的山门前,一道身影浮现而出,这是一名羽衣青年,神色倨傲。 “老九?” 禹云河皱眉,“怎么,我多年不回宗门,不认得你六哥了?” “呵呵。” 羽衣青年笑起来,“六哥,你回来大家都很高兴,可你也知道,马上宗门大比就要开始,在这等紧要关头,一切闲杂人等,皆禁止进入咱们宗族内。” 禹云河登时明白了,这是在针对他身边的林寻! 他脸色阴沉:““老九,若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六哥,就赶紧给我让开,否则别怪六哥不给你面子。” “哟,六弟你好大的威风,这么多年没回来,一回来就开始耍横,不把咱们兄弟放在眼中了?” 一阵冷笑响起,就见那山门内,禹云铮、禹云龙等一众帝族禹氏年轻一辈顶尖人物鱼贯而出。 好大的阵势!.. 禹云河心中一沉,自己才刚抵达,立刻就冒出这么多人,对方明显是早有蓄谋! “三哥,这都是你的主意?” 禹云河咬牙,彻底怒了。 “六弟,九弟说的不错,你回来,我们欢迎,可你身边之人,我们禹氏可不欢迎。” 排名老二的禹云风冷冷开口。 禹云河怒火中烧,一字一顿道:“我要见父亲,将此事禀报,若父亲也这么决定,那我无话可说,可若是你们私自做的决断,我禹云河决不会就此罢休!” 场中一阵寂静。 禹云河的父亲,便是禹氏当今族长,这事若被禹云河捅出去,后果的确很难说。 “六弟,你简直糊涂!” 禹云铮蓦地大喝,厉声道,“你难道不清楚,你身边那姓林的,数天前残忍杀害了云岩气宗两位身居高位的长老,如今,他已经被云岩气宗通缉,似这等凶恶之徒,人人得而诛之,你竟还打算将他带回宗族,简直不可理喻!” 他这一番话,铿锵有力。 可不提此事还好,一提此事,禹云河眼睛都红了,怒发冲冠,道: “老三,你放屁!这件事,是你和蓝彩衣那贱人联手,要在云岩城外将我除了,于是请动云岩气宗两个老不死的东西出手,若不是由林兄仗义相助,我这次早没命回来了!” 全场躁动,一众禹氏子弟神色变幻,禹云铮之前可从没说过这件事,这让他们都很意外。 须知,禹氏宗族可以容忍族人内斗,可却决不会容忍自相残杀的事情发生。 若禹云河所言是真,那禹云铮此举,可等于触及了宗族所能容忍的底线! 禹云铮一呆,根本没想到,禹云河这个蠢货竟会在这等时候反咬一口,一时气得他都暗自咬牙。 “放肆!老六你休要血口喷人!” 禹云铮怒吼,“云岩气宗那两位长老要对付的,是你身边那姓林的小子,根本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禹云河冷笑道:“是吗,云岩气宗的事情,为何你这般清楚?更何况,在我离开云岩城时,你可是亲眼看到,我和林兄一起行走的,可在路途上,却遭受那俩老不死的截杀,你却说不是针对我,谁信?” 禹云铮一时语塞,气得火冒三丈。 其他人也都一阵诧异,这还是那个不学无术、胸无大志的废物? 须知,以往的禹云河,遇到他们这些人就如老鼠遇到猫,根本就不敢和他们顶嘴。 可现在,非但一点都不怂了,并且还展露出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这完全出乎众人意料。 这一幕幕,林寻皆看在眼底,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看似这一切是在针对自己,实则,这些禹氏子弟分明是借此打击禹云河! “看来,因为自己的出现,让这些禹氏子弟感受到威胁了……” 林寻若有所思。 他根本不用猜就知道,杀死韦冲、柴峰二人的事情,肯定是蓝彩衣传出消息,告诉了禹云铮。 察觉到不妙的禹云铮,才会当机立断,联合众人之手,谋划了眼前这一场行动。 “南秋,待会你跟在我身边。”林寻传音道。 南秋心中一紧,默默点头。 “老六,看来你是被那姓林的小子蒙蔽了心智,连事实都拎不清了,既如此,当哥哥的,就先帮你除了这姓林的,再来跟你好好聊一聊什么叫事实!” 禹云铮神色森然,声音冷酷。 “你还要动手?” 禹云河怒不可遏。 这还用问吗? 林寻心中一叹,禹云河终究还是嫩了一些,对方摆出这么大阵势,哪可能轻易罢手? “幼稚!” 禹云铮冷笑,抬手一挥。 哗啦~ 一群身影冲出,有男有女,皆气息惊人,威势强盛,其中竟有不少都是圣人王境存在。 禹云河呆住了,这些身影中,不少都是他的长辈,在禹氏中担任着不同的重要职务! “原来,你们都已安排好了一切……” 禹云河只觉肺都快气炸,这些族人都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任凭宰割的羔羊? “姓林的,是你自己束手就擒,还是让我们来动手?” 禹云铮目光冰冷,锁定在林寻身上。 其他人也都神色不善。 林寻神色淡然,黑眸幽邃,道:“看来,我就是离开,你们肯定也不会答应了。” 禹云铮漠然道:“你杀了彩衣的两位长辈,又蒙蔽我那六弟,明显是包藏祸心,我等岂能容忍你这等凶徒离开?” “和他废话什么,赶紧杀了。” 排行老二的禹云龙不耐烦道。 这一刻,林寻抬头望向那巍峨神秀的九华神山,忽然笑了,只是那笑容却毫无情感。 这是帝族禹氏,是其大门前,可禹氏宗族中那些大人物们,此刻却没有一个冒头的。 这是否意味着,他们也在默许和纵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你们要动手,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 也是这一刻,急怒攻心的禹云河,发出嘶吼,毫不犹豫挡在了林寻身前。 (2连更~)

上一篇   第1794章 大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