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 血色为幕 白骨铺路 - 天骄战纪

第1796章 血色为幕 白骨铺路

林寻身上有“青阳刀帝”所赠令牌,可注定已没用。 禹云河可是禹氏族长之子,可也没能阻挡禹云铮等人的意图,一块令牌而已,也注定起不了什么用处。 原本,林寻此来禹氏,是想见一见“青阳刀帝”这位故人,了解一些事情。 可很显然,他现在想离开都不可能了。 唯一让林寻有些意外的是,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禹云河竟毫不犹豫地挡在自己身前。 这让林寻心中有些触动。 与此同时,禹云铮等人也有些猝不及防,投鼠忌器,禹云河这蠢货今日是怎么了,为了一个外人竟连命也不要了? 场面一时僵持在那。 “林兄,我相信父亲他们若知道,肯定不会容忍这等事情发生。” 禹云河带着愧疚。 他认为,是自己牵累了林寻。 “你父亲他们……” 林寻黑眸闪动,“或许吧,禹公子,当年我和你一样,继承宗族大权的资格,被众多旁系族人环伺,甚至有很多人想除掉我,你可知道我是怎么做的?” 禹云河一怔。 不等回答,林寻便说道:“杀,不杀不足以立威,不杀不足以扫清前行的障碍。” 禹云河倒吸凉气,神色变幻不定。 林寻神色平淡:“当然,你们禹家禁止自相残杀,那么现在,就只剩两条路可选了。” “哪两条?” 禹云河忍不住问。 “放弃继承权,现在就离开。” 林寻道。 此话一出,禹云铮等人皆神色各异,若如此,他们倒的确不必再费尽心思地针对禹云河。 此时的禹云河,脸色阴晴不定,内心挣扎。 许久,才深吸一口气道:“这些年里,我被视作蠢货、废物,遭受了太多羞辱和攻讦,这滋味,我不想再品尝了。” 说到最后,他露出决然之色,目光看着禹云铮等人,咬牙说道:“看一看这些家伙,可都是我的族人,但他们却根本就没把我禹云河放在眼中,甚至,要阻我于山门之外!” 声音中,带着无尽的愤怒,“若让他们成为少族长,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禹云铮等人的脸色都阴沉下来。 林寻则笑了,道:“那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他袖袍一挥。 挡在身前的禹云河,被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裹挟,带到了一侧。 “林兄你……” 禹云河错愕。 “没看出来吗,他们决不会容忍我这个恶人离开,既如此,趁此机会,我便帮你扫平一些障碍!” 说到最后,林寻微微一笑,叮嘱道,“帮我照看好南秋。” “大言不惭,动手!” 禹云铮嗤笑,大喝下达命令。 轰! 早已蓄势以待的一众禹氏强者,在这一刻毫不犹豫动手了。 “杀!” “诛了此子!” 暴喝如雷,响彻十方。 这些禹氏强者,明显都是禹云铮他们精心安排,以九位圣人王境强者为首,除此尚有一众绝巅大圣。 甫一出击,这片天地都震荡,日月无光。 “老三,我怎么感觉,咱们布置如此大阵势,却只用来对付一个绝巅大圣而已,是不是些大材小用了?” 禹云龙忍不住道。 “毕其功于一役,容不得任何闪失。” 禹云铮面无表情道,“各位别忘了,此獠曾杀死过云岩气宗的两位圣人王境长老,决不能小觑。” 此次出手的这些禹氏强者,分别是他们这些人各自的支持者。 事实上,像禹氏这样的古老族群,每一个顶尖的宗族子弟身边,皆会拥有属于自己的附属力量,正是凭借这些附属力量,才让他们拥有了去争夺宗族权柄的底蕴。 像禹云铮,在宗族内也拥有诸多支持力量,并且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他还和蓝彩衣联姻,寻了一个强大的“外援”。 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争夺那少族长之位的继承资格! 在场其他宗族子弟也都如此。 一袭火红裙裳的禹云燕轻蔑冷哼:“我倒要看看,他一个绝巅大圣,如何杀死圣人王。” 直至此刻,她还不相信这世上会发生如此荒唐的事情。 和她同样想法的也不在少数。 …… 交谈时,战斗早已爆发。 轰! 神辉爆绽,宝光如雨。 一众圣人王境出击,那等场景何等可怖? 就见漫天的领域法则力量交织,衍化作无匹的异象,绚烂炽盛,将这片天地都淹没。 换做其他绝巅大圣,怕是早已被吓得肝胆俱裂。 可此时,林寻不退反进,主动迎上。 他身影空灵,周身道光流转,双手中各握着阿鼻剑、元屠剑,体内气机如若沸腾的乱世洪炉,轰鸣不绝。 纵然是和马泰震对战,林寻都不曾动用宝物,便一力将对方镇压。 纵然是镇杀韦冲和柴峰这两位圣人王,林寻也只动用了断刃,须臾间便结束战斗。 很显然,动用阿鼻、元屠二剑的林寻,从一开始,便不打算留手了! “斩!” 一口银色道剑掠来,演绎出领域法则力量,犹如天幕垂落,剑气森森,锵锵吟鸣。 林寻挥剑,阿鼻剑如若地狱映空,在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撕裂剑气天幕。 哐当! 那一口银色道剑都被劈飞,在虚空中轰然炸开。 操纵此剑的一名圣人王猛地咳血,露出骇然之色,可不等他闪避,阿鼻剑如打开通往地狱的大门,笼罩而至。 噗! 血雨如瀑迸溅。 这位帝族禹氏的圣人王暴毙,被阿鼻剑扫中后,躯体直接化作灰烬消弭。 场中产生躁动,不知多少惊呼响起。 原本对林寻战力极其怀疑的一众禹氏子弟,此刻都瞪大眼睛,躯体都发僵。 一击诛圣人王? 禹云铮都不禁倒吸凉气,他也没有亲眼见过林寻击杀韦冲、柴峰二人的一幕,心中原本也将信将疑。 可如今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竟已拥有跨境界斩杀圣人王的逆天之力! 轰隆~ 场中,战斗还在爆发,林寻双手持剑,纵横战场中,剑气压盖天宇,所向披靡。 噗噗噗…… 在那无匹似的剑锋下,那些实力才只有绝巅大圣境的强者,就如土鸡瓦狗般被诛杀当场,人头滚落,猩红的血水飞洒。 那等血腥的一幕幕,简直惊世骇俗! “不——!” 仅仅片刻,又一位圣人王发出凄厉惊恐的尖叫,而后,他整个人被一劈两半。 那恐怖的死状,令人不寒而栗。 “这怎可能?” “他他他……” “可恶!” 山门前,禹云铮、禹云龙等一众宗族子弟,皆已无法保持淡定,彻底色变。 本来,他们认为对付林寻一个绝巅大圣,却摆出如此大阵势,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可现在,他们才深刻体会到林寻的可怕。 一位绝巅大圣,能够跨境界和圣人王对战,已经堪称惊世。 可在林寻那,不止是跨境界对战,在他手中,掌控道之领域力量的圣人王竟都显得很不堪,被摧枯拉朽般击杀。 那等逆天杀伐般的一幕,简直就是一场大恐怖,笼罩在禹云铮等人心头。 他们躯体发抖,呆若泥塑。 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 天地动荡,血色如雨,覆盖场中,凄厉、惊恐、绝望的叫声此起彼伏般响起。 此刻的林寻,睥睨无敌,那绝世般的风采,成为天地间的唯一。 禹云河嘴唇颤抖,张嘴欲言。 南秋幽幽说道:“在我们部落,有一个流传已久的谚语,通往至高权柄的道路上,必以血色为幕,铺满尸骸。林大哥这是在帮你,你若现在出声阻止,只会寒了他的心。” 禹云河怔怔,默不作声。 轰! 场中,响彻惊天动荡。 一名圣人王身前的护心镜被劈碎,整个躯体被无匹的剑气碾成血肉碎末。 开战至今,才不过片刻,可这已经是被诛掉的第五位圣人王! 禹云铮他们已彻底失态,情绪失控,犹如热锅上的一群蚂蚁,惊恐失措。 这是他们禹氏大门前。 可现在,此地却流血不断,上演血腥杀戮! “快,快去请族中大人物!” 禹云铮大吼。 眼下局势,已到了严重无比的地步,若再不阻止,哪怕他们最终都能活下来,可注定将承受无法想象的惨重后果。 可很快,就有人惊慌传回消息:“不好了,山中的护族禁阵不知被何人开启,根本无法向宗族内传递消息。” “什么?” 这简直就像一记晴天霹雳,让禹云铮他们都傻眼了。 怎么会这样? 为何护族大阵会开启,并且无法传递消息。 轰隆! 远处,血战还在持续,只是围攻林寻的敌人数目,已经开始变得稀少起来。 大地上血泊弥漫,躺倒了不知多少尸骸! “快,退回山门,我就不信,族中那些大人物会眼睁睁看着我们被一个外敌击杀!” 禹云铮嘶吼,目眦欲裂。 说话时,他率先退了,其他人早已惊吓过度,六神无主,见此也都忙不迭退了。 就连那和林寻厮杀的对手,一个个也都慌了,抽身而退,仓惶逃窜,根本就不敢再硬撼。 “要追上去吗?” 林寻眼神幽邃,回头看向远处的禹云河。 在他脚下,血流成河,尸骸累累,阿鼻、元屠二剑上,有鲜红的血珠流淌而下。 其人如魔神,霸绝人间! —— (感谢冤宝兔、劫尔、83127等等童鞋的打赏和月票支持! 今天母亲节,金鱼待会陪老娘聚个餐,回来就继续爆,金鱼预估,今晚5更是肯定的,6更也很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