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7章 雄才大略禹碧空 - 天骄战纪

第1797章 雄才大略禹碧空

面对林寻的目光,禹云河心中一颤。 他看着满地的血腥,猛地一咬牙,道:“林兄,机会是你帮我争取的,我发誓,今日无论闹出什么后果,必会以我之命,保林兄无忧!” 声音决然。 “走。” 林寻头也不回,朝远处山门掠去。 …… 九华神山上,一座烟霞缭绕的巨大平台前,浮现着一个巨大的光幕,上面映现着发生在山门外的一幕幕。 “族长,为何要启动护族大禁?” “那些小辈可都还在山下!” “族长……” 平台上,禹氏宗族的一众大人物汇聚,一个个坐卧不宁,神色间写满震怒。 山门外的血腥杀戮,刺激得他们眼睛都红了。 “之前,那些小辈带人埋伏在山门外,你们为何不出声阻止?” 禹碧空负手于背,目光深沉,淡然开口。 他身姿伟岸,一袭碧袍,须发如墨,随意立着,便有压迫乾坤,执掌山河之威。 他,便是当今禹氏之主,禹云河的父亲! 一个雄才大略,手腕通天的威严人物。 闻言,在场一众禹氏高层大人物皆神色一滞,他们哪能想到,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的年轻人,战力竟会如此凶狂? 禹碧空声音低沉:“这些年来,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还是头一次回来,却被那些小辈阻挡于宗族之外,我这个当父亲的都还没有说什么,你们怎么就坐不住了?”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焦急道:“族长,你也看到了,云铮他们并非是阻挠云河回家,是在针对那个外人!”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禹碧空唇角泛起一抹嘲弄:“各位,不要再装糊涂了,宗门大比马上就要开始,为了一个少族长继承权,你们做了多少龌龊之事,以为我不清楚?” 众人神色皆有些不自在。 蓦地,禹碧空转身,眸光如电,威势骇人,冷冷扫视在场众人,道: “可你们不该这般下作!我儿子纵然是个废物,也不能就这般被欺负了,否则,我这当父亲的脸还往哪里搁?” 声音若惊雷,响彻山巅云海。 一个资历极老的大人物深吸一口气,道:“族长,在云河这件事上,大家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这件事,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 顿了顿,他继续道:“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一个外人,在我们宗族山门前,残忍杀害了我们许多族人,这怎能忍?” 其他大人物也纷纷点头,他们恨得咬牙,迫切想杀死林寻。 “知道我为何要启动护族大阵吗?” 禹碧空忽然道。 众人齐齐一怔,有人忍不住道:“族长该不会以为,那外人还能威胁到我们宗族?” “不,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插手。” 禹碧空神色间带着冷意,“哪怕云河不带此人回来,在宗族大比之前,这些死在山门外的蠢货,也会被我亲自铲除,省得再做出一些卑劣无耻的事情。” 一句话,如若凛冽之刀,寒冷刺骨。 在场一众大人物浑身都是一寒。 他们这才意识到,禹碧空竟早已举起了屠刀,只是,还没等落下时,一个外人的出现,无形中反倒帮他铲除了一些目标。 “你们心中肯定不服,认为我儿子这等废物,有什么资格竞争少族长之位。” 禹碧空目光重新看向那巨大的光幕,光幕内,禹云河和林寻一起,正拾阶而上,在追杀那些对手。 没有人注意到,当看到这一幕时,禹碧空眸子深处浮现出一抹罕见的欣慰。 “可惜,你们从来不知道,云河他从来都没打算成为少族长,他不喜欢和宗门那些小辈内斗,可偏偏地,这些年里,他还被你们是做眼中钉,肉中刺,用尽一切手段朝他身上泼脏水。” 禹碧空声音带着怅然,“你们觉得,一个不学无术、跋扈纨绔的人,能够成为宗族年轻一辈中第一个踏足绝巅大圣境的强者吗?” 声音飘荡在场中,气氛寂静,所有人神色皆阴晴不定。 “这一切,都是被你们逼的。” 禹碧空声音冰冷,“不过话说回来,我反倒得感谢你们,若不是你们这些年苦苦逼迫,云河这孩子怕是根本不会返回宗族,参加此次宗门大比。” 众人神色愈发难看了。 “碧空,今日已死了很多人,该结束这一切了!” 蓦地,一道浑浊苍老的声音响起。 众人皆精神一振,雪林老祖! 就见一道骨瘦嶙峋的身影凭空浮现,一袭灰袍,眼窝塌陷,看起来毫不起眼。 可在场众人无不躬身见礼。 禹雪林! 帝族禹氏中的一位老祖人物,早已隐世不出多年,按照辈分,禹碧空也得尊称对方一声族伯。 禹碧空皱眉,沉默片刻,道:“也好。” 他下达命令,很快覆盖在九华神山上的护族大阵就被撤掉。 这让在场众人皆松了口气。 “三弟,你去带云河他们过来。” 禹碧空吩咐道。 “好。” 一名锦袍中年站出,凭空挪移而去。 …… 山道上。 禹云铮等人面露绝望之色,一个个惊慌失措。 “老六,你难道真要赶尽杀绝?” 有人怒吼。 远处,和林寻并肩而立的禹云河神色冷漠,道:“这都是你们自找的。” 林寻刚欲动手。 哗啦~ 覆盖在山道前方的护族大阵倏然产生一阵剧烈的波动,消失在无形之中。 “得救了!” “快走!” 禹云铮等人犹如绝境逢生,激动得差点泪流,仓惶逃窜。 “云河,让你朋友住手吧。” 在大阵消失的同时,一道魁梧身影凭空挪移而至。 “三叔?” 禹云河一愣,那魁梧身影正是他的三叔禹碧元,和他父亲关系最为要好。 禹碧元声音浑厚笑道:“事情的经过,我和你父亲都看在眼底,你做的不错。” 说着,他将目光看向林寻,眉宇间已是泛起一抹异色,道:“小友,可有胆魄跟我走一遭?” 林寻挑眉,道:“此地又非龙潭虎穴,何须以胆魄来丈量?” 禹碧元大笑起来:“云河,你交了个好朋友。走吧,不要让你父亲等太久。” 当即,他转身当先带路。 与此同时,禹云河传音道:“林兄,你尽可以放心,我禹云河活出命,也定护你周全!” 林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一行人出现在那一座巨大的山巅平台上,禹碧空以及禹氏一众大人物皆在那等候着。 禹云铮、禹云龙等人也在,只是当他们看到林寻时,一个个恨得牙都快要咬碎。 “各位长辈,就是此獠,在山门前残忍杀害了我们诸多族人!” 许多人都叫起来。 “放心,相信族长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一个老者冷冷出声。 “父亲!” 禹云河目光看向禹碧空,刚要说什么。 禹碧空已神色欣慰道:“回来就好,之前发生的事情,我都看在眼底,有父亲在,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禹云河心中涌起暖流,嗯了一声。 “云河的委屈暂且不提,族长,这杀人凶手就在眼前,您打算如何处置?” 一名大人物站出,神色阴沉。 不等禹碧空开口,就有人抢先道:“当然是杀了!此子双手沾染我禹氏族人的鲜血,不杀不足以宣泄我等心头之恨。” “不错,若让此子活着,以后大禹界中的同道还如何看待我们?” 其他禹氏大人物也纷纷开口。 他们对林寻可谓恨之入骨,认为若不是他出现,禹云河这样一个废物,根本不足为虑,也断不会发生如此血腥的变故。 一时间,林寻俨然成为众矢之的,被矛头所指。 他神色平淡,视若无睹,并不惊慌,从动手那刻起,他便早已猜测到会如此。 “父亲,此次若非林兄,孩儿怕是根本无法返回宗族了!他若因此遭难,我断不答应。” 禹云河急了,大叫出声。 “云河,你的朋友杀害了我们族人的命,你还要维护他?简直岂有此理!”有人喝斥。 却见禹碧空不慌不忙,指着林寻,淡然道:“此子,乃受我之命行事,借此机会铲除一些族中败类,你们若要怪责,尽管冲我来便是。” 禹云河一呆,顿时明白过来,心头狂喜,知道父亲这是在帮林寻。 林寻也不禁怔了怔,心中暗自感慨,若禹云河拥有其父亲的三分手段,只怕也不会沦落到这般地步了。 只是,听了禹碧空之语,在场众人皆脸色一沉,他们又不蠢,哪会看不出,禹碧空分明是要保林寻? 在这等情况下,他们想反驳都很无力。 林寻确实杀了很多人,可他这是受命于禹碧空,谁还能说什么? 除非,他们敢跟禹碧空这位族长对着干! 一时间,这些禹氏大人物都快气炸了,憋闷无比,都没想到,禹碧空竟会玩出这么一手。 连禹云铮那些小辈都傻眼,族长借一个外人之手,要铲除他们这些……“败类”? 他们怎么就成败类了? 稍稍动一动脑子他们就知道,这说辞肯定不是真的。 可由此也让他们意识到,这次族长是铁了心要护住那姓林的! —— (第五更!晚上11点半前,还有第六更!今天金鱼彻底拼了!求月票助攻~)

下一篇   第1798章 跪倒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