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跪倒一地 - 天骄战纪

第1798章 跪倒一地

禹碧空轻飘飘一句话,展露出的手段却堪称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时间,众人皆语塞。 可就在此时,禹氏老祖禹雪林冷哼出声:“简直是胡闹,你堂堂一族之长,却在此时袒护一个杀我禹氏族人的仇敌,焉能服众?” “老祖所言极是。” 那些大人物精神一振,趁机开口,“若此事就此了断,我等皆心有不服!” “不服?” 禹碧空目光扫视众人,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憋着!” 众人一张老脸都垮下来,愤怒交加。 禹碧空神色淡然:“现在,我还是禹氏之主,一切宗族事宜,自当由我说了算。” “放肆!” 禹雪林须发怒张,他哪能听不出,禹碧空这是在敲打他? “碧空,你真要一意孤行?” 他深吸一口气,神色阴森。 气氛,在这一刻骤然紧绷,压抑无比。 禹云河心中都不禁担忧起来。 面对如此多宗族大人物攻讦,父亲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何等之大! 这一刻,禹碧空眉头渐渐皱起,沉声道:“族伯,你这是要质疑我身为族长的能耐?” “好,好,好!” 禹雪林气得神色铁青,“各位,你们都已看到,碧空此举何其之愚蠢,我建议,剥夺其族长职务。”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一众禹氏大人物目光闪烁,有惊诧,有亢奋,也有幸灾乐祸。 即便是林寻,都没想到,这老家伙竟如此狠辣。 却见禹碧空神色淡然:“想废了我的族长职务?简单,只要十三位族伯、族叔中,有超过半数之人同意,我禹碧空立刻辞掉族长之职。” “碧空,这可是你说的。” 禹雪林忽然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 禹碧空神色不动,心中则猛地一颤,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难道这老东西早有筹谋不成? 果然,下一刻就见禹雪林声如惊雷道:“诸位,碧空之前的表现你们都已看,现在,请诸位做个表态!” 一句话,令全场皆惊,只要不蠢,都能意识到,禹雪林明显是早有筹谋! 在场那些大人物们神色各异,心中皆在飞快盘算着。 事情发生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原本只是一场针对外人的事情,竟会被禹雪林借机发难,要趁势夺了禹碧空族长之位。 这太惊世,简直要变天! “碧空,你让我们很失望,我同意雪林的建议。” 一道神虹凭空浮现,化作一名矮胖老者。 “我同意。” “我也同意。” ……紧跟着,陆续有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皆是禹氏宗族中一些隐世不出的老祖级人物。 一时间,场中气氛愈发压抑,空气都如凝固。 禹云河脸色大变,手脚冰冷,心中狂喊:“这是一场早有准备的阴谋!阴谋!” 林寻冷眼旁观这一切,心中也感慨,眼前这一幕幕,简直就是风云变幻。 而自己,只不过是适逢其会,不经意间充当了一个引子罢了。 “我也同意。” 当第七位禹氏老祖级人物出现,表达同意后,场中气氛就如压抑许久的火山,彻底爆发。 有人已按捺不住内心喜悦,大笑出声:“哈哈,禹碧空你完了,从此刻起,你再不是族长!” 按照规矩,宗族十三位族老,只要过半人同意,禹碧空便将失去族长之职务。 而现在,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 场中躁动,一众禹氏大人物神色各异,有人难以置信,有人喜悦难当,有的则幸灾乐祸。 “禹碧空,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外人,却丢掉族长之职务,唉,你……何苦呢?” 有人讥笑出声。 就连禹云铮等一众小辈,此刻都有做梦的感觉,就这样拿下了一位族长的职位?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这是阴谋!” 禹云河气得大吼。 禹碧空拍了拍他肩膀,道:“每逢大事有静气,云河,时局未定,莫要心慌神乱。” “父亲……” 禹云河眼眶都红了。 他感觉,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令他愧疚难当。 “碧空,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 禹雪林神色威严,眉宇间带着一抹傲意,这一场无形的争锋,在此刻已落幕。 而他禹雪林则是最后的赢家。 禹碧空轻叹:“我只是没想到,你们竟也参与到这等龌龊事情中,看来,你们不止容不下我儿子争取少族长之位,明显也早已不愿我禹碧空来担任族长。” 在他附近,禹碧元等人皆焦急,他们是禹碧空最得力的帮手,眼见他突遭大难,皆都愤怒难当。 “呵呵,你的问题待会再说也不迟,现在,是时候解决这个外人了。” 禹雪林笑起来,目光看向远处的林寻。 在场其他人也都看过去,神色冷然。 现在,这个失去禹碧空庇佑的这年轻人,还拿什么活命? 禹云铮等人更叫嚣起来:“老祖,杀了他!” “你们敢!” 禹云河冲出来,眼睛通红,状若疯狂,“想对付我朋友,先杀了我再说!” 只是,他这等举动在其他人眼中,却显得很无力和可笑。 眼下局势都已如此清楚,一个失势的禹云河,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云河,今日之事,你也难逃其咎,等我诛了此獠,再跟你和你父亲算账!” 禹雪林袖袍一挥。 轰! 一股可怖的力量席卷,朝远处的林寻笼罩而去。 准帝境! 林寻黑眸一凝,但神色依旧很平静,甚至,他都没有任何动作,就那般静静看着。 啪! 一记脆亮的耳光声响起。 林寻伫足原地,毫发无损。 可在他对面,禹雪林却被一记无形的巴掌狠狠抽中,一张老脸都红肿,披头散发。 他身影一个踉跄,差点跌坐在地,可想而知这一巴掌力道何等之大! 全场错愕,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情况? 堂堂帝族禹氏的一位老祖级人物,一位很久之前就名震大禹界的准帝境存在,竟在出手时,被人一巴掌抽在脸上? 那些心思亢奋喜悦,等着看好戏的大人物们,一个个都倒吸凉气,神色大变。 是谁动的手? 在场其他老祖级人物,也无不心头凛然,瞳孔收缩。 “这……” 心急如焚,几欲疯狂的禹云河都傻眼了,难以置信。 唯有禹碧空波澜不惊,他似早已料到会如此,只是眸子中依旧有异样的波动泛起。 “哪个混账,竟敢偷袭老夫?” 禹雪林暴怒,众目睽睽之下,他竟被打了一巴掌,这若传出去,非丢死人不可。 啪! 话音还未落下,禹雪林又挨了一巴掌,口鼻喷血,一口牙齿都剥落数颗,发出吃痛的闷哼。 这一次,全场已不是震惊,而是惊悚! 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地抽一位准帝的耳光,这也太吓人。 “究竟是谁?” 禹雪林怒不可遏,快要疯了,他一张老脸都成了红肿猪头,别提多凄惨。 唰唰唰! 在场其他老祖级人物皆行动起来,守在禹雪林身前,惊疑不定。 这可是他们帝族禹氏的地盘,世世代代栖居于此,可此时竟发生如此惊悚骇人的事情,令他们也都有些发毛。 至于在场其他人,都已彻底傻眼,被震撼在那,毛骨悚然。 “丢人现眼,不成体统!” 一片寂静中,一道沉凝雄厚的声音响起,字字如炸雷,震得不少人眼前直冒金星,难过得快咳血。 而这一道声音落入那些老祖级人物耳中,简直如遭受到世上最可怖的镇压。 根本都来不及挣扎,一股恐怖无边的力量笼罩全身,让包括禹雪林在内的这七位老祖级人物,齐齐跪倒在地。 全场皆寂。 每个人都睁大眼睛,呆滞在那。.. 也就在此时,虚空中泛起涟漪,一个道袍老者的身影凭空浮现,须发漆黑,眸光湛然,身影犹如虚幻似的,给人以无限高大之感。 这是…… 所有人呼吸一窒,面对这位道袍老者,凭生渺小如蝼蚁之感。 就仿佛,他就是天地间唯一主宰,至高无上! “小友,没想到这次重逢,却让你看了一场笑话。” 道袍老者甫一出现,就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林寻,一脸的苦笑。 在场一些早已猜测出道袍老者身份的大人物,此刻躯体都发僵,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林寻笑了笑,道:“前辈,我可也没想到会这样。” 道袍老者轻叹道:“家门不幸,我禹氏这些后辈……都越来越不成气样子了……” 而此时,禹碧空已深呼吸一口气,走上前,躬身见礼,肃然道:“不肖子孙禹碧空,拜见青阳老祖!” 在场那原本就惊疑不定,将信将疑的众人,一个个如遭雷击。 青阳老祖! 原来……原来他老人家回来了! 怪不得,能够在无声无息中,打禹雪林的耳光,怪不得能将一众老祖级大人物镇压跪地。 面对青阳老祖,禹雪林他们这些准帝,也只是小儿辈,根本就不够看的! 噗通!噗通! 就见禹雪林等人一个个竟吓得瘫软在地,浑身都在哆嗦。 原本他们还羞愤难当,暴怒无边,可此时,他们也终于意识到对手是谁了,内心在这一刻简直惶恐到了极致。 —— (第六更送上!老鱼我疲惫、亢奋、充实,但着实扛不住了,先睡为敬!还没投票的童鞋,可以放心大胆地投了!)

下一篇   第1799章 与帝对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