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9章 与帝对饮 - 天骄战纪

第1799章 与帝对饮

禹青阳。 帝族禹氏有史以来最耀眼的帝境之一,冠盖世间八千年,被世人封为青阳刀帝。 在整个紫蘅星域,也堪称是首屈一指的帝境传奇人物! 禹雪林他们这些禹氏族人,哪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位老祖宗? 只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早已消失了不知多少年的青阳老祖,竟会在此刻出现在宗族内! 禹云河口干舌燥,被震撼在那,自己这位老祖宗,原来真的已经返回了族群…… 他忍不住看了林寻一眼,怪不得林兄之前如此镇定,他怕是早已知道了这些吧? “云河,快过来见过老祖。” 禹碧空传音。 禹云河猛地清醒过来,连忙上前,跪倒在地:“不肖子孙禹云河,见过老祖。” “不肖子孙禹碧元,见过老祖。” “不肖子孙……” 一时间,在场一众禹氏大人物,以及禹云铮等一众小辈,皆带着激动、忐忑的情绪跪倒在地。 场中,就只剩下林寻和道袍老者两人还立着,场面一时竟是寂静庄肃无比。 这就是帝境风采! “我禹青阳的救命恩人,如今来到这九华神山,非但被视作贼子,还要遭受你们这些小辈迫害,可真够荒唐的。” 道袍老者声音淡漠,响彻场中。 什么? 那小子竟是青阳老祖的……救命恩人? 禹雪林等七位准帝境老祖一个个如遭雷击似的,脸色煞白。 打破脑袋他们也没想到,林寻一个绝巅大圣,竟会和自家老祖宗拥有如此大的渊源! 而禹云河这才终于明白,为何林寻拥有那一块属于青阳老祖的令牌了,原来,这家伙竟还救过青阳老祖…… 禹碧空等人都不禁倒吸凉气,心头震荡。 “老祖,我等事先根本不知,还望您见谅!” 禹雪林悲声开口。 “是啊,若早知这位小友是老祖救命恩人,就是给我们天大胆子,也断不敢做出如此糊涂的事情。” “求老祖开恩!”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为自己开脱。 道袍老者神色冷淡,袖袍一挥。 轰! 禹雪林等七位准帝,一瞬就被禁锢起来。 “老祖……” 禹雪林他们大惊,亡魂大冒。 在场其他禹氏大人物无不色变,心头惴惴。 “为了争权夺利,闹得宗族乌烟瘴气,今日若非有我在,宗族偌大基业,日后非毁于尔等之手不可。” 道袍老者声音毫无情绪波动,“自今日起,将尔等镇压宗族禁地‘九幽之洞’一千年,忏悔赎罪!” 声音落下,禹雪林等人几欲崩溃。 九幽之洞! 那可是囚禁宗族罪人的地方,充斥九幽冥火,被镇压其中,纵然有准帝境修为,也会遭受无尽折磨和煎熬。 “我等……谢老祖开恩!” 半响,禹雪林等人才开口,失魂落魄,心如死灰。 本来,这是一场篡夺宗族大权的行动,都已经成功,可因为禹青阳的出现,一切都变了…… 道袍老者一挥手,禹雪林等七人凭空消失,被挪移离开,彻底镇压起来。 “你们呢,可知罪?” 道袍老者目光看向在场其他禹氏大人物。 “知罪,知罪!” “求老祖开恩,我等自始至终,从不曾干出过对不住宗族的事情。” 那些禹氏大人物也彻底慌了,禹雪林他们可都是准帝境存在,可现在直接就被镇压一千年。 这等冷酷的惩罚,令他们都胆寒。 “碧空,交给你来处理。” 道袍老者轻叹一声,有些意兴阑珊。 任谁看到自家子孙如此不成气候,怕都会感到伤心和失望。 “谨遵老祖法令!” 禹碧空肃然道。 “小友,走,我们去喝酒。” 道袍老者说着,袖袍挥动,带着林寻和南秋一起,凭空消失在这片平台之上。 直至他们离开,众人才如梦初醒般长松了口气。 再看向禹碧空时,他们的神色已经变得复杂无比。 有人忍不住道:“族长,青阳老祖返回之事,您为何都没说起过?” 只要眼睛不瞎都能看出,禹碧空明显早就知道青阳老祖返回宗族的事情,可却一直隐瞒着,让他们对此一概不知。 “这是青阳老祖的主意。” 禹碧空一句话,令众人皆语塞,心中纵然再不愿,在这等时候也根本不敢跟禹碧空对抗。 有人已黯然想到,经历今日之事,禹碧空族长之位将愈发牢固,无人可撼动。 就在当天,禹碧空以族长身份下令,以雷霆万钧的手段,对禹氏宗族进行了一场大清洗。 一时间,禹氏宗族内人心惶惶,鸡飞狗跳。 只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和林寻无关。 …… 一座小秘境世界内。 “小友,当初在桑林地分别时,我心中便有预感,以你之才情,他日定会踏足这星空古道之上。” 溪流潺潺,鸟语花香,一座简朴石屋前,林寻和道袍老者禹青阳对坐,饮酒交谈。 不远处,南秋坐在溪水之畔,正盘膝打坐。 “来,饮酒。” 禹青阳举杯。 林寻笑着与之对饮,这还是他第一次和一位帝境存在坐在一起饮酒。 “前辈,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半响后,林寻说道。 禹青阳笑道:“请教可不敢当。” 他可清楚记得,当年林寻和金蝉青年一起的情景,也知道林寻手中有一盏大道无咎灯,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 接下来,林寻将心中疑惑说出。 禹青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毫不吝啬对林寻的点拨。 林寻这才知道,真龙之界,位于星空中的神秘之地,欲前往其中,只有借助真龙一脉的力量。 按照禹青阳的说法,在中央星域的“鸿蒙大世界”内,便有着真龙一脉的势力盘踞其中。 这也就意味着,林寻欲前往真龙之界,只能先抵达“鸿蒙大世界”。 “古荒战盟吗,我倒是听说过,在太古时候,曾有一批从古荒域前往星空古道上的帝境人物,联合在一起,形成了这样一个战盟,为的是对抗一些强大的道统势力。” “不过,这都是太古时候的事情了,你若要寻找关于古荒战盟的线索,不妨去‘神机道宗’走一遭。” 当禹青阳说到这,林寻心中一动。 他想起来,古荒域的神机阁,就和“神机道宗”一脉相承。 当初真龙一脉后裔敖震天,就曾和神机道宗传人尹欢一起,前往古荒域,为的是邀请赵景暄,前往真龙一界参加“万龙仙会”! “唔,这神机道宗同样也在鸿蒙大世界内。” 禹青阳笑说道,“总之,无论你要寻找真龙一界,还是为了打探和古荒战盟的线索,前往鸿蒙大世界注定错不了。” 林寻神色异样。 何止是这些,像他手中,还有玄空师兄所赠的一枚玉簪,要交给帝族姜氏之人“姜星雀”。 姜星雀是谁,林寻不知道。 但据他所知,帝族姜氏后裔姜蘅,便在璇玑道宗修行,而璇玑道宗,同样也在鸿蒙大世界! “看来,只能前往鸿蒙世界走一遭了。” 这一刻,林寻终于做出这个决断。 星空古道太过浩瀚,分布着不知多少的星域和世界,不打探清楚这些消息,不知多少年才能让他探寻到这些线索。 很快,林寻又问起黑暗世界的事情。 禹青阳这样一位帝境存在,在提起黑暗世界时,都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小友,这黑暗世界被视作‘万恶之地’,‘混乱之域’,自亘古以前一直延存至今,我劝你还是莫要尝试去接触,去往那地方,就是帝境人物都可能遭劫。” 林寻目光闪动,道:“我这些年里,也接触过不少来自地藏界、神照古宗的杀手,他们的行踪确实很诡秘,不过似乎并不像预想中那般厉害。” 禹青阳摇头:“那只能证明,刺杀你的人实力不如你,而不代表这两大黑暗巨头势力不可怕。” “小友,你一定要记住,被黑暗势力盯上的目标,除非被击杀,否则这辈子都无法摆脱他们的纠缠。” 林寻点了点头。 “还好,黑暗世界的帝境人物,轻易也不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星空古道上,这些黑暗中的大帝,虽不可思议的强大,可终究见不得光,一旦出现,必会第一时间被星空古道上的大能者盯上。” 禹青阳说到这,神色间泛起一抹异色,道:“星空古道上一直流转着一句话,若天下皆敌,退无可退,黑暗世界,便是最后的活路。” 林寻一怔,笑道:“若我有那一天,倒是想去试一试。” 禹青阳哑然:“你最好还是不要试,黑暗世界混乱动荡,凶恶无比,想要立足可大不易。”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交谈,林寻从禹青阳口中,也是了解了许许多多有关星空古道的秘闻。 比如,帝族按照底蕴的不同,分作太古帝族、上古帝族、以及当世帝族。 像帝族禹氏,便是一个“上古帝族”势力。 而在中央星域中,仅仅是拥有封号,自太古时期延存至今的帝族势力,便有三十六个之多。 这些,可都是太古帝族! 比如,六大道庭中,除玄黄、洪荒、乾坤、众魔、盘武这五大道庭之外,最神秘的一个道统,名唤—— “归元”! —— (感谢慎先生、圣玲鬼魅、书友3052、novaonda、rng必胜、红与黑、范铧荧、古都金陵、劫尔等等童鞋的打赏和月票!)

上一篇   第1798章 跪倒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