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2章 跪下,行礼,道歉 - 天骄战纪

第1802章 跪下,行礼,道歉

“赤灵子,我只是想与你切磋一番而已,为何要不辞而别呢?” 在赤灵子刚抵达不久,一道冰冷如雪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一个通体黑色纱裙,肤如凝脂般的女子破空而至。 “玄水大世界,同境无敌水碧云!” 许多人惊呼。 同境无敌,代表着在玄水大世界的绝巅大圣境中,力压同辈,无可匹敌,唯如此,才能配得上如此尊称。 禹云河他们都咂舌不已,望着虚空中的水碧云和赤灵子,眼神中露出震撼之色。 赤灵子神威惊世,撼天动地,压得人喘不过气,水碧云却毫不逊色,欲与之切磋! “和他们一比,我才发现什么叫天外有天。” 禹云风颓然。 同为绝巅大圣,可是赤灵子、水碧云就如天上神龙,令他们都只能仰望。 “和林兄相比,他们算的了什么?” 禹云河忽然道。 一时间,禹云风和禹云龙皆神色一滞,他们竟差点忘了,身边这位可是一个能镇杀圣人王的逆天角色! 赤灵子、水碧云的到来只是开始。 接下来,随着时间推移,一位位名震紫蘅星域的绝世人物纷至沓来,皆来自不同的大世界,身边不少都带有扈从和强者,映衬得他们宛如众星捧月。 “锐金大世界‘厉幽’,万年罕见的剑道奇才!” “青崆大世界‘烈东战’,据说已一步迈入圣人王境,功参造化,战力超绝。” “白澜大世界‘肖步渡’……” 九州河之畔,从未像这今日这样热闹,那些个天骄、奇才犹如璀璨星辰,绽放不同光芒,更有绝代神女,风姿盖世。 同样也有来自大禹界的风云人物,如第一宗门星璇剑阁的传人等等。 禹云河他们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感到压力倍增。 唯有林寻,眼观鼻鼻观心,对场中出现的一位位耀眼人物视若无睹,自始至终都很平静。 “禹云河,你竟还有脸出现?” 蓦地,远处一群人走来,为首的是一男一女。男子一袭华袍,剑眉星目,仪表堂堂,一看就非寻常之辈。 女子一袭墨绿裙裳,肌体晶莹,乌发盘髻,脸庞精致妍丽。 开口的,正是这绝美女子。 “丹鼎道宗的牧修齐和张白容!” “原来他就是张白容,丹鼎道宗真传第一人,大禹界四大绝巅骄阳之一!” 附近人群一阵躁动,认出了这一男一女的身份。 “牧修齐?” 与此同时,林寻想起来,在天曲界时,一个名叫牧修远的家伙,曾撕毁和南秋的婚约,而牧修远的姐姐,正是牧修齐。 而据林寻所知,当初禹云河这家伙前往天曲界,为的就是给牧修远撑腰,以此来博取牧修齐的好感。 简而言之,禹云河就是这牧修齐的狂热追求者。 林寻抬眼看去,见这牧修齐姿色倒是极其出众,可此时眉梢间带着冰冷之色,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修齐师妹,白容师兄,你们也来了。” 禹云河打了声招呼。 “休要套近乎!” 牧修齐呵斥,就如训斥下人般,“我问你,我弟弟呢,你说过要将他从天曲界接来大禹界,可他人呢?” 禹云河神色一滞,解释道:“师妹,此事说来话长,你那弟弟有眼无珠,得罪了一位高人……” 不等说完,就被牧修齐打断,她柳眉倒竖,声音冰冷,“你说我弟弟有眼无珠?禹云河,你现在胆子很大啊!” “呵呵。” 旁边的张白容笑起来,带着不屑,“修齐师妹,当初你就不该委托他办这件事,一个跋扈纨绔,办事哪可能牢靠了?” 搁在以前,禹云河肯定会认怂,不会反驳,甚至会陪着笑脸跟牧修齐解释。 可自打经历了诸多变故后,禹云河早已洗心革面,此时面对牧修齐的咄咄逼问,他心中泛起一阵说不出的厌憎。 自己以往竟会喜欢这样一个女人,简直是瞎了眼! “修齐师妹,念在以往情面上,我不会跟你计较,以前是我喜欢你,才会对你千依百顺,诸般忍让,现在……请你最好注意分寸!” 禹云河冷冷开口。 牧修齐登时呆住,这还是那个对自己言听计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禹云河? 这些年里,他何时敢跟自己顶嘴? 她气得俏脸发青。 “云河师弟!” 张白容站出来,冷冷道,“你未免也太过分,还不赶紧跟修齐师妹道歉赔罪?” 在宗门中,他的地位可比禹云河尊贵多了,往日里,心中最看不起的也是禹云河这等纨绔。 故而开口时,毫不客气。 禹云河嗤地一声笑出来:“张白容,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命令我道歉?” “你……大胆!” 张白容脸色一沉。 他身后一众丹鼎道宗强者都呆住,都差点以为禹云河疯了,竟敢这般和张白容说话。 禹云河神色淡然道:“你说对了,我胆子一向很大。” “好,很好,今日我便代替宗门,惩治你这个知错不改,以下犯上的狂徒!” 张白容说着,他身影一展,一掌按出。 在场修道者何其之多,且来自九大世界的顶尖人物皆汇聚于此,众目睽睽之下,禹云河的顶撞,让张白容颜面都挂不住。 “你敢!” 禹云风和禹云龙皆震怒,好歹禹云河也是他们禹氏子弟,焉能就这般被欺负? 只是他们正欲出手,一个灰衣老者突兀地出现,威势如山崩海啸般扩散,压迫得两人呼吸都是一窒。 一尊圣人王! 两人心头震骇。 而张白容这一掌,已朝禹云河破杀而至,那汹涌霸道的掌力,将虚空都压迫得塌陷轰鸣。 禹云河瞳孔收缩,他很清楚张白容的强大,丹鼎道宗第一真传绝非浪得虚名。 可同样,这次不等禹云河出手,一只白皙、修长的大手已突兀出现,在虚空中轻轻一挥。 砰! 张白容踉跄倒退,胸腔起伏,难过得差点咳血。 场中一阵震动,不少围观者皆露出意外之色,将目光看向了不知何时已出现在禹云河身前的林寻身上。 “这家伙是谁,竟能撼动张白容?” “什么时候,禹氏出现了这样一个厉害角色?” 人们议论纷纷。 而张白容那一张俊脸已是阴沉下来,目光闪烁,道:“你是何人,竟敢插手我丹鼎道宗内部事情?” “跪下,行礼,道歉。”林寻淡淡道。 一句话,六个字,清清楚楚响彻在张白容、牧修齐等丹鼎道宗传人耳中,让他们皆都勃然大怒。 好一个狂徒! 就连那阻挡禹云风、禹云龙身前的灰衣老者,眸子中都有冷芒闪过。 “你找死!” 张白容怒意升腾。 他乃堂堂丹鼎道宗真传第一人,怎可能会当众给人跪地道歉?林寻此话,彻底激怒他。 可怖的气机,在张白容体内轰鸣运转,只见他身上道光如虹,似有龙吟响彻,威势冲霄。 此刻,场中目光都齐刷刷看过来。 却见林寻不言不语,只是伸出一只手,往虚空一按。 轰! 一股恐怖的力量猛地扩散,如远古神山镇压在张白容身上,要把他压迫下跪! 张白容衣袍鼓荡,力量狂涌,可以看到在他背后,脊柱如一头大龙,猛地扬起,化作一口丹鼎。 真元龙鼎劲! “破!” 张白容大吼,犹如龙形的大鼎发光,爆绽无量力。 他一身绝巅大圣境修为,再加上天赋异凛,锤炼神妙道体,一身战力无比强劲。 可出乎他意料。 真元龙鼎劲只在须臾间,就轰然爆碎,紧跟着无穷掌力压迫而下,将他周身护体力量都震碎。 砰的一声,他四肢趴地,呈现狗吃屎的造型,五体投地。 一掌,镇压丹鼎道宗第一真传! “这……” 在场众人,皆是一震,张白容可是大禹界四大绝巅骄阳之一,早已名震天下,虽不如赤灵子、水碧云那些都足以震烁紫蘅星域的绝世人物,可也是同辈中的顶尖翘楚,就这般轻易被镇压了? “啊!” 张白容嘶吼,脸颊涨红,羞愤欲狂。 只是,任凭他挣扎,也都无济于事,反而再被压迫,整个人都轰隆一声,镶嵌在大地上。 全场寂静了一下,那些丹鼎道宗传人都失声,骇然色变,这怎么可能? 牧修齐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娇躯颤粟,被惊吓到了。 唯有禹云河、禹云风、禹云龙三人很平静,他们可都见识过林寻的真正能耐,只镇压一个张白容而已,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放开我,否则我丹鼎道宗必灭你满门!” 张白容嘶吼。 “让你谢罪,你却威胁我,不自量力。” 林寻黑眸一冷,掌力喷吐,只听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张白容发出尖叫,四肢筋骨断裂,七窍淌血,血肉模糊。 “住手!”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那之前挡在禹云风、禹云龙身前的灰袍老者倏然一闪,掌指如剑,斩向林寻。 一尊圣人王出手,那等威力自远非寻常可比。 只是,当所有人都以为,林寻要么会被镇压,要么会选择闪避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他竟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又一次探手在虚空中一按。

上一篇   第1801章 九州之河

下一篇   第1803章 禁制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