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掌压全场 - 天骄战纪

第1806章 掌压全场

血雨滂沱。 又一位圣人王境伏诛,最渗人的是自始至终,他甚至都来不及发出惨叫! 击杀此人后,林寻身影没有丝毫停顿,横推而行。 轰! 他身若乱世洪炉,演绎自身法,一举一动,莫不带着滔天的神能,横扫场中。 虚空都紊乱,轰鸣如惊雷。 仅仅须臾间功夫,便有十多位绝巅大圣被击毙,四五位圣人王被无情镇杀。 而林寻,躯体灿灿,行走场中,如若来自大渊深处的神,以摧枯拉朽之手段收割性命。 这太恐怖! 在他手下,绝巅大圣就如草芥般不堪,圣人王稍微好一些,可也是非死即伤。 一时间,场中血雨腥风,混乱而动荡,不知有多少惊怒、凄厉的尖叫响彻。 须知,在场这些可都是来自九大世界的顶尖人物,且身边有圣人王相随,身份、地位、底蕴、修为 无不堪称是一界之巅峰,同境之翘楚。 可在林寻面前,却竟似土鸡瓦狗! “这” 禹云河他们目瞪口呆,心神震撼。 发生这样惊世的混战,他们哪可能还能专心去参悟“禹帝九鼎治水图”中的秘藏? 虽早清楚林寻的战力逆天,可此时目睹林寻孤身一人,杀伐无阻般的睥睨身影,禹云河他们依旧是被狠狠震慑到了。 “诸位,再留手的话,谁也别想去争那禹帝神宫中的造化了!” 水碧云冷声开口。 她身后,幽冷的剑影幻化出重重涟漪,隐约间竟映现出一道盖世般的伟岸身影,瞬间让她整个人的气息都强大了一大截。 幽虹道剑! 一柄被帝境强者以无上法力加持过的古宝! 轰隆隆 几乎同时,在其他方位上,来自各界的绝世人物皆咬牙,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施展出来。 赤灵子手中,涌现出一柄璀璨无匹的火焰神锤,远远一望,就如掌握一轮太阳! 厉幽脚下涌现出一副太极两仪图,阴阳交融,划分清浊。烈东战手执一方古老的白骨大印,有无尽魔影浮现其中 这些绝世人物,可都是一界之翘楚,要么出身古族,要么来自当世大派,手中焉可能没有堪称禁忌的宝贝? 他们持着宝物,每个气势皆惊天动地,而在他们附近,圣人王境追随,一起联手,从不同区域压迫。 无疑,见识了林寻的恐怖手段后,他们皆开始拼命了,不敢有任何的保留和藏私。 只是现如今的林寻,早不是以往可比。 就见他身影忽然停顿,淡然开口: “林某破境在即,趁此机会,便让尔等开开眼,看一看什么叫‘此境无敌’!” “镇!” 林寻身影凭虚,居高临下,猛地深吸一口气,身影化作无尽大渊,吞天般的恐怖气息,从其身上释放而出。 而他的一只手,在虚空中拍下。 一只手而已,却化作一口炉鼎,内蕴诸般大道法则,演绎种种莫测道法,竟是呈现出一种镇压古今般的苍茫厚重之感。 轰隆! 这一瞬,众人视野中浮现出一幕奇景。 那一道身影,化作大渊遮天蔽日,而他的手,则化作大道洪炉,映照诸天! 炽盛的道光、轰鸣的道音、冲霄的神威皆在这一瞬,将林寻映衬得宛如无敌至尊,要碾碎一切阻碍。 这,的确是林寻在绝巅大圣境中的极尽之力! 是在那死寂星空磨练六年后,自身道途极尽蜕变后,第一次将自身战力彻底释放! 水碧云、赤灵子、厉幽、烈东战等人,全都毛骨悚然,心生抑制不住的压抑,有窒息崩溃之感。 这等力量,怎可能是绝巅大圣境能够拥有? 原本,他们对自己压箱底的手段都极其自信,可当目睹林寻此刻拍出的一掌,忽然没多少信心了。 轰隆! 林寻这一掌终于压迫而来。 这里,宛如天翻地覆,日月颠倒,万物崩殂般。 已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一掌,无量道光,像九天银河般从那遮天大手中倾泻,塞满乾坤。掌力还未抵达,虚空就已塌陷炸开。 砰砰砰! 一种种古宝、神兵、道法从在场众人手中呼啸而出,密匝匝轰击在这一掌上,但根本没用。 纵然是锋利无匹的神异瑰宝,可也无法破开这笼罩而至的掌印。 “杀!” 这一刻,所有人都疯狂了,拼命了,感受到致命的威胁。 但注定是徒劳。 林寻一身的修为,本就在大圣境中恐怖到了极尽地步,足以冠盖古今未来,堪称诸天上下,同境无敌,此刻极尽释放,那等力量,怎可能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抵挡的? 轰! 禹帝神宫之前,猛地震荡。 无数禁制力量如潮水般汹涌,极力化解这一掌产生的余波,即便如此,那附近地面都龟裂出如蛛网的缝隙。 当烟尘散去。 当轰鸣渐渐消沉。 场中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群人。 一些寻常的绝巅大圣,在这一掌按下时,躯体都被压迫爆碎。一些冲在最前边的圣人王存在,也都被镇杀了十多个,没死的也都重伤,躺倒在血泊,凄厉惨叫。 而像赤灵子、水碧云这些绝世人物,身上带有保命的秘宝,倒是没有出现陨落,可即便如此,他们一个个也是被镇压成重伤,狼狈不堪。 “噗!” 赤灵子咳血,脸色煞白,他身影残破,血肉模糊,再爬不起来。 水碧云剧烈咳嗽,身上黑裙碎裂,露出雪白晶莹的肌体,披头散发,神色间写满骇然和惊恐。 其他人也都类似。 林寻一掌,竟镇压他们全场! 无论是什么绝巅大圣,还是圣人王境存在,全都被压制,死的死伤的伤! 这一切,怎一个恐怖可形容? 最初时候,无论是赤灵子、水碧云,还是其他绝世人物,虽惊讶于林寻战力不凡,可却几乎都将他无视。 只因为林寻一行人中,并无圣人王坐镇。 可直至此刻,他们才苦涩明白,为何林寻他们身边没有陪伴圣人王了。 根本就不需要! 此刻,众人失魂落魄,惊恐难安。 而禹云河三人,也都愣在那,神色恍惚。 一掌压全场! 世上怎有如许人? “道友功参造化,小女子远远不如,心悦诚服。” 水碧云第一个低头服软,能屈能伸。 林寻目光冷淡,瞥了她一眼,道:“最初时候,我可提醒过你们,莫要自误。” 众人神色都是一滞。 当时,谁知道会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情? 谁又见过,一个绝巅大圣而已,杀圣人王如杀鸡宰猴? “道友,我等皆有眼无珠,以至于酿下这等大错,还望你高抬贵手,放我们一马。” 赤灵子忍气吞声,声音艰涩。 “我等皆来自九大世界,若是出事,怕是会为道友惹来灾祸。”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一个个都神色萎靡,带着强烈无比的求生欲望。 越是身份尊贵之辈,就越是不甘心死去,反倒是匹夫一怒,敢舍命搏杀。 林寻闻言,瞥了一眼禹云河等人,心中一叹。 换做是他自己,哪会在意这些,早已赶尽杀绝。 可现在他不能这么做,禹青阳对他有指点提携之恩。 若这么做了,自己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可在场这些人背后的势力,注定不会善罢甘休,到那时,肯定会将矛头指向帝族禹氏。 归根究底,还是因为,这一次他并非单独行动,而是和禹云河他们一起,以至于有了顾虑和牵连。 这些念头在脑海一闪,林寻便开口道:“交出身上的宝物,我可以饶恕你们的过错,记住,是全部,若是藏私,杀无赦。” 打劫都没这般狠吧? 众人皆傻眼,心肝乱颤。 他们出身不凡,家底自然雄厚之极,身上一些压箱底的宝贝,连圣人王都未必能够拥有。 因为他们前途广大,以后成就注定不可限量,故而才会被长辈特别照顾,赐予重宝护身。 可若是一切宝物都交出来,那去肯定也要遭受重罚。 “不甘心?” 林寻淡然开口,黑眸幽邃冷冽。 众人皆浑身一颤,看着满地的血腥和尸体,想起林寻之前展露的冷酷手段,最终都隐忍低头。 毕竟与性命相比,什么宝物终究是外物罢了。 接下来,赤灵子等人陆续将身上宝物交出,一个个低眉顺眼,可内心却都在淌血。 以他们的身份,搜集这些宝贝都大不易,可如今全都成了别人的战利品! “现在且容你猖獗,等离开大禹秘境,必让你吃下去的十倍百倍的吐出来!” 赤灵子心中怨毒呐喊。 其他人内心也都怨气愤恨十足,可表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什么。 轰! 论到一位圣人王交出宝物时,林寻蓦地一抬手,将其镇压跪倒在地,躯体筋骨都断裂掉。 “你要反悔?” 这人大怒,其他人也都悚然色变。 “我说了,是交出全部宝物,可你却不老实。” 林寻说着,探手抓摄,嗖的一下,从这圣人王发丝间,飞出一枚细若牛毛似的青色神针。 林寻略一打量,这竟是一个储物宝贝! 而这圣人王似预感到不妙,颤声道:“道友饶命,我绝非故意” 砰! 下一刻,他被林寻一掌拍在头颅上,躯体躺倒在地,生机全无。

上一篇   第1805章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