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 闻所未闻 - 天骄战纪

第1809章 闻所未闻

劫雷已来,即将垂落。 林寻走出了禹帝神宫,抬眼望向天穹,就见劫云深沉,各种形态各异的可怖雷龙翻滚其中,释放出的毁灭气息堪称惊世。 这一刻,禹云河他们都只能呆在禹帝神宫,根本不敢外出,那劫数的气息,让他们道心颤粟,无法平静。 轰隆! 随着一声激荡九天的轰震,天穹之上,一道通天彻地般的雷光咆哮着,从天而降。 这是圣王之劫,恐怖无边,亘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强者饮恨此劫之下,魂飞魄散。 不过一般而言,天劫第一重往往是最弱的。 可在林寻眼中,这道从天而降的劫雷,简直若粗大的银河,雷光化作倾泻九天的瀑布,照亮天宇山河! “老天!” 禹云河等人都傻眼了。 这仅仅只是刚开始,劫雷威力就如此恐怖,那越往后岂不是越来越渗人? 圣人王劫,他们也见过,禹氏中一些大人物渡劫时,他们这些小辈都会在一旁观礼。 可还从没见过,像眼前劫雷这般恐怖的! 无疑,林寻所引发的圣人王劫,很不寻常。 “等你很久了……” 林寻波澜不惊,身影扶摇而起,没有任何遮挡,赤手空拳,与劫雷硬撼。 天劫,既是危机,又是机运,劫由天孕,代表着诸天大道之意志,被视作天罚。 这从“劫”字便可窥出一些端倪,此字由“去”“力”二字组成,寓意不言而喻,便是去除修道之力。 若修道者没了道力,自然就会身陨道消。 这便是劫! 而天劫往往由雷霆天罚为手段,也大有讲究。 雷霆,乃毁灭之源,生机之始,于毁灭中伴随一线生机,这便是雷霆。 春天时,雷霆一动,生机勃发,万物复苏,所演绎出的,便是雷霆中蕴含的“生”之道。 天劫,也如此。 渡不过,身陨道消,魂飞魄散。 渡过了,便可夺得一线生机,破境而上,产生宛如涅槃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砰砰砰! 恐怖如银河瀑布的银色劫雷,打在林寻身上,在他肌体上迸溅起一串串炫亮的雷芒,产生沉闷的轰鸣声。 他演绎自身道与法,化作大渊,居然将那轰击而至的劫雷全都吞没、汲取,熔炼于体内,以此锤炼肌体皮膜、筋骨血气。 就看到,林寻身影璀璨,如同晶莹剔透的宝钻似的,一缕缕扭曲的电弧雷芒闪烁在肌肤上。 那等毁灭力量何等恐怖,可竟伤不到他皮毛! 很快,这第一重雷劫便被彻底抵消。 禹云河他们倒吸凉气,下巴差点掉地上,这样也行? 可不等他们反应,第二重雷劫已倾泻而下。 轰隆!轰隆! 这一次,是紫色的雷劫,凝结为大道之花,密密麻麻,炽盛绚烂,从天穹飘洒而下。 每一朵劫雷道花,皆烙印着毁灭的意志和规则,那般美丽,也那般可怕! 别说禹云河他们,就是在大禹秘境不同区域中观望的修道者,都一阵恍惚,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这等神秘莫测的劫雷,他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林寻凭虚而立,深吸一口气,推演自身大道,整个人犹如一口横亘虚空的大渊,深沉无量,全力运转,似要吞天噬地。 就见那一朵朵紫色劫雷道花,甫一坠落,就在大渊中密集绽放,花蕊中喷吐出一缕缕慑人的紫色雷芒,所蕴含的毁灭力量,只远远望着,就让禹云河他们头皮发麻,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那是凝练到极致的上苍意志,是极致的天罚手段! 一瞬,大渊中成百上千的花蕊怒放,紫色雷芒流窜,令整个大渊都剧烈颤抖轰鸣起来。 可最终,被林寻生生抗住! 他呼吸若风雷激荡,周身气机如沸腾燃烧的火炉似的,维系着整个大渊的稳定。 那些令任何圣人王都会绝望的雷劫道花,在极尽绽放后,便随之凋谢、湮灭在大渊中。 其释放出的一丝天道生机,也被林寻全部汲取,熔炼己身,壮大体魄神魂! “林兄他……也太生猛了……” 禹云河他们都冷汗淋漓,惊魂甫定。 圣王道劫,本就可怕之极,纵然是当世顶尖耀眼人物,在渡劫时也无不小心翼翼,或开启诸多法阵相护,或借用宗门秘宝化解。 即便如此,能够渡过此劫者,也是九死一生,千中无一。 可林寻却显得完全不一样。 他的圣王道劫,强大得不可思议,亘古未有,闻所未闻,这本就足够令任何人绝望,可他倒好,渡劫如吃饭饮水似的容易! “哪怕就是老怪物转世重修,也不可能如此强悍吧……”禹云河他们唏嘘。 轰隆! 雷劫并没有停止,反而愈发炽盛,三千里天穹,劫云如墨,劫雷如龙,翻滚咆哮,闪耀着不同的光芒。 到最后,有青色的劫雷化作一尊神祗虚影,手指雷电战矛,破空而下! 那一瞬,大禹秘境无数修道者骇然,惊得躯体瑟瑟发抖,衍化作神祗法相的劫雷? 星空古道上也有传闻,太古时候,有绝世妖孽渡劫,招惹天妒,引发神祗劫雷降临,但凡触碰者,皆有死无生。 而现在,这等虚无缥缈般的传说,竟应验了! “究竟是何人在渡劫?” “难道是那林道渊?” “肯定是他!之前时候,他一个人镇压九界天骄,强大无匹,不就和传说中的太古绝世妖孽一样吗?” 无数哗然、震惊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在猜测渡劫之人的身份。 只是距离太过遥远,又有九鼎山脉的禁制力量阻挡,让他们根本无法看出渡劫之人的模样。 而此时,林寻已和那一尊青色的雷劫虚影激战在一起。 轰隆! 雷芒轰鸣,道音震天。 那宛如神祗般的劫雷身影,手执雷电战矛,杀伐无量,牵引诸天毁灭之力,犹如上苍意志的化身似的。 而林寻,赤手空拳,与之搏杀,身影如大渊吞穹,道法如洪炉镇世,睥睨强盛。 一时间,天穹之下乱象纷呈,动荡若末日降临。 噗! 没多久,林寻被一矛刺穿肩膀,鲜血迸溅,他视若无睹,探臂猛地一拧。 大渊轰鸣,一抓之下,将那神祗虚影一条臂膀都撕扯下来,雷暴如瀑似的迸溅倾泻。 这臂膀也都化作精纯汹涌的雷芒,被林寻全都吞噬,锤炼于体魄内外。 “再来!” 林寻冷眸如电,战意张扬。 神祗虚影一个闪烁,断臂重生,发出惊雷之音,再度杀伐,犹如被激怒了般,愈发可怖了。 哪怕林寻奋力搏杀,到了最后,躯体也被轰得鲜血流淌,肌体龟裂,皮开肉绽。 一条条肌肉都炸开,露出其中晶莹璀璨犹如神金似的骨骼。 那重伤的一幕,看得禹云河等人都直冒冷汗,心都悬在嗓子眼,传说中,那曾引发神祗雷劫虚影的绝世妖孽,可是有死无生! 林寻他能渡过吗? 当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见高空之上,林寻发出如龙吟似的啸音,身后大渊覆盖,轰隆一声,将那一尊神祗虚影完全吞没! “这……” 禹云河他们眼珠都直了,震撼无声。 第三重雷劫,至此烟消云散。 而吞没了整个由雷劫所化的神祗虚影后,林寻虽遭受重伤,可其周身气机则在产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澎湃的雷劫生机,无疑是世上最为精准神妙的力量,被林寻逐步炼化后,化作了一种破境的力量! “渡过了?” 大禹秘境中,群雄恍惚,肝胆俱颤。 三重天劫,第一重如银河落九天,磅礴无量。 第二重凝练为大道之花,极尽绽放,极尽毁灭。 第三重,雷劫化作神祗虚影,最是恐怖不过,传闻中太古时期的绝世妖孽,便遭难于此劫之下。 而现在,三重雷劫已落幕,只是这些修道者并不清楚,那渡劫之人究竟是死是活。 可很快,便有惊呼声响起—— “不对,怎么还有?” “天劫还没有结束!” 那天穹之上,雷云不仅没有消散,反而更加凝练,色彩斑斓的劫雷炫亮无匹,似在酝酿至强杀伐。 目睹这样一幕,所有人都错愕,难以置信。 自古至今,无论是何人渡圣王之劫,皆以三重雷劫落幕,可现在,却有意外发生了。 要知道,哪怕就是绝巅圣王之劫,也同样只是三重,只不过威力奇大无比,远非寻常可比。 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谁人渡圣人王劫时,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变故的! “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啊……” 许多人倒吸凉气。 这等惊变,只能证明,渡劫之人太过逆天,所掌控的力量以及所求索的道途,怕是已经触碰禁忌领域! 而此时。 根本就不给林寻彻底修复己身的时间,第四重雷劫降临。 轰! 滔天的赤色劫雷化作一口铜炉,破天而下,铜炉之大,宛如神山,蒸腾无尽赤色劫雷神火,释放出的光辉,将天地都染成如血般的红色。 但凡见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天劫化炉! 古往今来,纵观天下,谁见过? 瞬间,林寻身影就被镇压在那赤雷铜炉之中,轰隆隆之音不绝于耳,震荡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