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0章 诡异的禁忌力量 - 天骄战纪

第1810章 诡异的禁忌力量

“林兄他……” 禹云河他们彻底坐不住,紧张得肌体发僵。 第四重圣人王劫? 此事若传出去,必会让大禹界乃至于整个星空古道为之震惊! 时间推移。 那由劫雷所化的铜炉在天穹之下发光,轰鸣滚滚,根本就无法得知林寻的处境。 可谁都清楚,这第四重雷劫,注定超乎想象的恐怖。 轰! 足足一刻钟后,那高空中由赤色雷劫所化的神炉,猛地爆碎,四分五裂,炽盛的雷芒划破天宇,刺目耀眼。 林寻的身影直接从虚空中砸落,硬生生下坠数百丈,浑身上下的肌体都裂开,原先愈合的伤口,都再度碎裂。 “林兄!” 禹云河惊得失声叫出来。 “叫什么,还没死。” 急促的喘息声中,林寻的声音传出。 就见他身影蠕动,在虚空中快速弥合,狼狈的身影重新变得笔直如剑,睥睨如旧。 禹云河呆了呆,激动得攥紧拳头,这第四重雷劫,渡过了! “真乃神人啊……” 禹云风和禹云龙都激动莫名,林寻那般睥睨、强势、不屈的风采,令他们都热血贲张。 而对分布在大禹界各处的修道者而言,则如目睹了一场亘古未有的奇迹发生。 惊天动地,旷古烁今,也不过如此! 直至此时,林寻也心有余悸,因为在那雷劫所化的神炉内,他也是历经磨难和轰击,感觉自己就如一颗丹药,在经受无尽淬炼,那等滋味,简直如坠炼狱似的。 “终于完了……” 林寻长吐一口气。 他能够清楚感受到,自身体魄、神魂、心境乃至于道行,皆都如打破了重重枷锁,产生了惊人而神妙的变化。 只是,就在他准备静心体会时。 轰! 那头顶三千里劫云深处,竟忽的有剧烈震动传出,林寻猛地带头,瞳孔都不禁收缩。 只见雷云深处,竟然凭空浮现出一尊金色法相。 那是一尊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虚影,足有千丈之大,脚踏劫雷之海,周身萦绕日月星辰,一对瞳孔宛如劫雷漩涡似的,有俯瞰众生之至高威严。 当它出现时,整个大禹秘境都产生动荡,山岳草木簌簌,虚空哀鸣。犹如上苍之意志显化在人间! 那等不朽、至高、毁灭般的威势,压迫得一些修道者直接瘫软在地,神魂都快崩裂。 纵然是一些修为高强之辈,都两股颤颤,神色煞白,快支撑不住。 第四重雷劫之后,这一场亘古未有的旷世之劫,竟还没有结束! “这……这是什么劫?” 禹云河他们距离林寻最近,若非有禹帝神宫相护,早已承受不住那等恐怖的天威。 即便如此,他们也只觉一股从灵魂深处冒出的恐惧涌出来,那是对力量的绝对敬畏,根本无法化解和压制! 与此同时,林寻神色也空前地凝重,他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 那是和笼罩在古荒域之上的“三大禁忌道劫”相似的波动,是曾击杀渡寂圣僧和黑凰圣后的力量气息! “纵然我求的是诸天上下,亘古未有之道……可也不至于产生这等恐怖大劫……” “这等劫数,分明是针对我一人而来啊!” 林寻黑眸幽邃可怖。 出现第四重雷劫时,就已是一场意料不到的意外,而当再出现第五重雷劫时,这已不是意外,而是反常! 轰隆! 天地轰鸣,天穹都似要塌陷,那似蛇非蛇,似龙非龙的虚影,就犹如从沉寂中苏醒,绽放出的威势愈发恐怖。 漫天的劫雷,全都化作它躯体的一部分! 这一刻,大禹秘境各处,所有人眼前刺痛,神魂空白,全都再也看不见了,宛如被摒弃掉了六识感观。 禹云河等人也同样如此。 这等雷劫,都已无法用常理衡量,诡异到了堪称禁忌般的程度。 天地之间,唯有林寻一人凭虚而立,心境、神魂、乃至于躯体本能中,都涌起不可抑制的致命危险感觉。 他神色凝重如水。 轰! 那雷劫虚影动了,抬起一只遮天般的巨掌,拍打而下。 顿时,天地被撕裂,空间破碎,时空风暴狂涌,巨掌还未抵达,禹帝神宫前覆盖的禁制力量,已都不堪重负般轰然塌陷。 偌大的九鼎山脉暴露出来,可也随之开始崩塌…… 林寻自不会坐以待毙。 “战!” 他身影冲起,背后大渊涌现,自身力量被推演到极尽,连本源灵脉的力量都被催发。 这等情况下,已无路可退,避无可避! 砰! 瞬间,林寻就如蚍蜉撼树,直接被凌空拍下,躯体砸入地面,血肉筋骨都差点彻底断裂。 那雷劫虚影力量之强大,完全超出林寻想象! “再来。” 林寻逆冲而上。 他一身道光璀璨,就如一轮冲向天宇的大日。 砰! 再一次,林寻被从天上砸落,躯体破碎,鲜血流淌,凄惨之极。 修行至今,林寻也曾渡劫多次,可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坚不可摧,恐怖无比的劫数。 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已心生绝望,自暴自弃。 可林寻一咬牙,再次冲起。 达到他这等修行境界,哪怕就是只剩一缕残魂、一滴精血,也有重新恢复的机会。 更遑论,他还掌握着不死法则! “继续!” 林寻战血沸腾,浑身血气澎湃攀升。 各种各样的道法,从林寻手中演绎而出,屡败屡战,愈挫愈勇! 到了最后,他躯壳都四分五裂,只剩元神如轮,维系着一股不屈、坚韧的睥睨意志,全力抵抗。 轰! 那雷劫虚影探出巨掌,再度拍来,掌指中尽是禁忌般的劫难力量,毁灭气息惊人。 林寻深吸一口气,祭出大道无终塔,最终最挡住这一击,宝塔却被硬生生震飞出去。 而雷劫虚影蓦地张嘴,喷出一道雷劫光柱,其中映现出日月星河之象,画面惊世。 林寻根本顾不得其他,陆续祭出大道无量瓶、断刃、无谛灵弓等等宝物。.. 可在那雷劫光柱轰击下,皆一一溃散! 眼见这堪称毁世般的一击就将来临,林寻猛地一咬牙,祭出“三千浮沉”。 几乎同时,一股神妙的感觉涌上心头,原本化作“斜月三星”图案烙印在林寻体内的传承力量,猛地产生滚烫之感。 这一刻,林寻感觉就像被神祗握住了右手,执着“三千浮沉”,在虚空中轻轻一扫。 轰! 天地翻覆,那炽盛的雷劫光柱如遭受到不可抵挡的伟力冲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虚空中纷纷烟消云散。 天穹上,雷劫虚影更是如遭重击,躯体猛地剧烈翻滚起来,那诡异而恐怖的禁忌气息,则变得越来越弱…… 那感觉,就宛如一尊绝世高手,突然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 “原来,这根本不是我的破境之劫,而是一种诡异的禁忌力量……” “若非师尊所留的‘三千浮沉’,恐怕我就是拥有再强大的力量,都断不可能抵挡住这种禁忌力量。” 林寻看着掌中的大道拂尘,心中产生明悟。 修道者渡劫,往往有一线生机在,可这第五重劫难,根本就没有任何生机可言,分明就是要将自己抹除! “这禁忌力量究竟来自哪里?” 林寻想到这,神色明灭不定,此次若不是有“三千浮沉”在,他怕是根本逃不过此次灭杀。 天穹上,劫云滚滚,那雷劫虚影最终也溃散,化作璀璨精纯的雷芒之海倾泻而下,被林寻全部汲取,容纳体内。 肉眼可见,他残碎的躯壳以惊人的速度重塑,到了最后,整个身影都沐浴雷劫中,在进行破境之后的全新蜕变。 当林寻身躯彻底凝聚的那一刻,他的气息瞬间暴涨,节节攀升,扶摇而上,达到了一个足以令世人无法想象的层次,如天宇高远,如日月般高悬,不灭不朽! 也是这时候,笼罩在天穹三千里范围的劫云,终于溃散消失,天宇重新恢复明朗。 被摒弃六识,身心陷入茫茫空白中的禹云河等人刚清醒过来,就看见了一幕震撼画面。 高空中,林寻凭虚而立,绽放出璀璨的道光,宛如天地间唯一的中心,恰似主宰临世。 如此无敌,如此傲岸! “终于渡过了吗……” 禹云河他们怔怔,想起之前种种恐怖画面,恍如隔世。 嗖! 林寻飘然而落,进入禹帝神宫:“我要封禁此地,一为锤炼稳固道行,二为凝聚道之领域,在此期间,只能先委屈三位呆在此地。” 禹云河等人下意识点头。 林寻袖袍一挥,宫殿大门轰然闭合,随之有无数道纹阵图涌现,覆盖整个宫殿。 而他则向高悬大殿虚空中的九尊大鼎靠近而去。 之前那等劫数何等恐怖,附近山河都爆碎塌陷,可禹帝神宫却安然无恙,这便是因为,此宫殿覆盖的禁制力量极为神妙。 而此时,林寻只不过是借此禁制,将宫殿紧闭罢了。 几乎同时,大禹秘境外,衣冠胜雪,身影笔直宛如一柄绝世神剑似的风如雪,挪移虚空而至。 他神色漠然,抬眼看了看四周,最终目光看向了大禹秘境的入口。 唰! 下一刻,风如雪身影便掠入其中,消失不见。 —— (昨晚到现在,夏至童鞋打赏砸差不多三千月票!一举将排名推到了第五名!老鱼我真是惊喜又意外,为夏至童鞋疯狂打all! 明天好朋友结婚,等金鱼忙完了,抽出一天时间,为夏至童鞋加更!)

上一篇   第1809章 闻所未闻

下一篇   第1811章 圣王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