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圣王神台 - 天骄战纪

第1811章 圣王神台

九鼎悬空,混沌法则流淌,洒下晦涩而神妙的光辉。 林寻盘膝坐在九鼎中央,周身精气神轰鸣,气机运转,犹如一尊神王,在锤炼己身道行。 臻至圣王境,林寻体内混洞世界内,圣道根基“本源道山”已化作万丈高的一方神台。 此神台,由修道者一身的道行所凝聚,烙印诸般大道法则,又被视作“圣王神台”! 这是成为圣王之境最明显的蜕变。 林寻并未着急去开辟和凝聚属于自己的道之领域,刚渡过绝世大劫,自身力量全新蜕变,他需要静心体悟,稳固道行。 “圣王,于圣境称王,为众圣之首,恰似林中老虎,足以让百兽敬畏和忌惮……” “绝巅圣王,又和寻常圣人王不同,所掌控的力量、法则、以及神魂、体魄之力,皆是寻常圣王的十倍百倍……” “以我如今的境界,稍露出一些气息,都足以震慑群圣!” 以前时候,林寻也手刃过许多圣人王,很清楚对方的底蕴和能耐。 如今和己身所掌控的力量对比,他这才发现,在圣王之境,“绝巅”二字的意义是何等之不凡! 绝巅圣王,圣人王,同为一境,实则天差地别! 就像林寻体内的“圣王神台”,就呈现出与众不同,诸天唯一般的独特神韵。 就宛如由不朽神金浇筑而成,坚不可摧,万劫不灭! 别说一般的圣王,就是世上的绝巅圣王所拥有的“圣王神台”,怕都只能在林寻面前暗淡。 而要知道,林寻才刚刚破境,论修为,只是圣王初期,但全力出手的话,可以轻易灭杀修为大成的圣人王! 像之前在绝巅大圣境时,他想要靠近这九尊大鼎都艰难无比,而现在,则轻松可以在此修炼。 轰隆! 林寻一边体悟,一边借助混沌本源力量锤炼己身,一呼一吸道音激荡,整个人散发出莫大的威势。 远处,禹云河三人只远远看着,都感到快要窒息,心境深处产生一股本能的畏惧,如蝼蚁仰望天上神祗! …… 与此同时,禹帝神宫外。 一袭白衣的风如雪凭虚而立,放眼四顾,神色间也不由泛起一抹吃惊之色。 这片天地,如遭末日大劫,山脉塌陷,万物灭绝,大地龟裂,到处呈现出一种废墟迹象。 空气中,兀自还残留着一丝丝惊人的毁灭气息。 “这真是一个年轻人破境所引发的‘圣王之劫’所造成的?” 风如雪眉头皱起。 在前来的路上,他已听说,数个时辰前,曾有一场波及整个大禹秘境的绝世大劫降临。 当时所呈现出的景象,无不堪称是亘古罕见,无法想象的恐怖。 只是,当风如雪问询时,却无人敢肯定,那渡劫之人的身份,以及对方是否渡劫成功。 “林道渊……林道渊……” 风如雪在心中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而他的神色则愈发的淡漠和冰冷起来。 如今,覆盖在九鼎山脉附近的禁制力量早已被毁坏,让那巍峨古老的禹帝神宫也暴露在天地间。 “不管你是谁,今日必须得死!” 风如雪眸光如剑,踱步上前。 从确定厉幽死讯那一刻,他已无法控制内心杀机。 “开!” 距离禹帝神宫千丈之地,风如雪身影伟岸,骈指一划,一道剑气贯冲天宇而起。 那剑气雪白茫茫,一斩之下,若一挂银河从天而降,剑气内冰雪呼啸,日月浮沉,异象惊人。 轰! 当剑气压迫而下,禹帝神宫四周蒸腾起滚滚道纹符号,化作禁制力量,将这堪称惊艳的一剑抵御。 两者碰撞,产生激烈的动荡。 “该死,竟有人攻打此地!” 禹帝神宫内,禹云河等人第一时间被惊动,皆露出愤怒之色。 这座宫殿乃禹氏始祖所留,本是为九大界修道者准备的机缘之地,可如今,竟有人要出手破坏。 不过下一刻,禹云河他们就明白了原因。 大殿外,传来一道毫无情绪般的冰冷声音—— “林道渊,滚出来受死!” 一字一句,皆如绝世利剑,锋芒慑人,令人不寒而栗。 禹云河他们对视一眼,露出凝重之色。 根本就不必猜测,他们就知道,敢如此强势来叫阵,来者必是一尊大人物。 而目的,必然是为赤灵子、水碧云那些九界顶尖人物复仇,毕竟之前时候,林寻曾只手镇压他们,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可恶,当时林兄就不该手下留情。” 禹云河咬牙。 “唉,当时情况不一样,若不是林寻手下留情,那些九界骄子背后的势力,只会将报复的手段施展到我们禹氏身上。” 禹云风轻叹。 “呵呵,你们两个别紧张,这禹帝神宫可是咱们老祖宗所留,哪可能会被轻易破开,咱们只需等候于此便可。” 禹云龙说着,将目光看向远处的林寻,声音中带着一抹低沉狠意,“等林兄功行圆满时,他们……谁能拦住?” “林道渊,你若躲着不出,当我破开此地时,必令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风如雪那凛冽如剑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真他娘聒噪!” 禹云河内心烦躁,破口骂出来。 哗啦~ 一阵禁制波动翻滚,连外界的声音也被隔绝,就听林寻的声音响起:“无须理会,待我出关时,摘其头颅便是。” 一句话,云淡风轻。 可落入禹云河耳中,却尽显睥睨霸道,他们精神一振,莫名其妙地,心中踏实不少。 …… 外界,风如雪眉头紧锁。 这禹帝神宫所覆盖的禁制力量过于强大,他已连续斩出三剑,却仅仅只能将其撼动,而无法破开。 “无愧是当年禹帝所留之宝地……” 风如雪心中一叹,帝境的手段,纵然历经万古岁月的磨蚀,可也不是他这等绝巅圣王能够去击溃。 “风兄。” 便在此时,一阵虚空波动如潮水般泛起,紧跟着,陆续有一道道身影显现在场中。 赫然是那些曾聚在星璇剑阁大殿内议事的一众九界大人物们。 为首的,是星璇剑阁那位青袍长老。 “你们也来了。” 风如雪瞥了他们一眼,神色恢复波澜不惊。 “风兄,那姓林的凶徒便躲在其中吗?” 青袍长老目光看向禹帝神宫,他名叫李鄱,一尊圆满境圣人王,在大禹界成名已久,只差一步,便可迈入准帝之列。 只是和风如雪这等绝巅圣王相比,他这等没能踏上绝巅的圣人王就略显逊色了一些。 “不错。” 风如雪点头。 青袍长老李鄱神色凝重道:“我等前来路上,听闻此子疑似引发了一场惊世般的圣王大劫,若此子活着,怕是已踏足圣王境,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其他人神色也明灭不定。 他们此来,只因内心怀疑这林道渊便是传闻中被天下通缉的“林寻”,可却没想到,甫一抵达,就听说了这一场绝世大劫的消息。 这让他们皆有些始料不及。 “纵然他破境成功又如何,无非是一个初次踏上圣王之境的年轻人,趁其境界不稳,杀之易如反掌。” 风如雪神色冷淡,他身影如剑,衣冠胜雪,风采照人。 “我们在场诸位,皆为圣王,而风兄、赤兄、水兄你们三位,更是绝巅圣王,以我们汇聚的力量,灭杀这样一个年轻人,确实并非难事。” 青袍老者李鄱沉吟道,“只是,在此之前,有一件事需要告之风兄。” “哦?”风如雪挑眉。 “此子,极可能就是林寻!”李鄱声音低沉。 林寻! 风如雪周身气机骤然轰鸣,黑发飘扬,眸子中泛起慑人的神芒,以他的身份,焉可能没听说过“林寻”? 旋即,风如雪就明悟过来,瞥了李鄱等人一眼:“原来,诸位并非是为报仇而来。” 众人笑而不语。 这很好猜测,若只是对付一个寻常角色,还不够资格让他们亲自出动,而林寻,自然不是寻常角色。 在他身上,牵扯到昆仑墟内的诸多秘辛,且掌握有成帝成祖的造化,别说是他们,就是帝境存在,怕都得眼红心动! 李鄱捻须说道:“当然,目前我们只是怀疑,而不敢确定此子究竟是否是林寻。不过这已无关紧要,只要将其擒下,便可知晓答案。” 风如雪目光遥遥看着禹帝神宫,道,“我不管这些,厉幽死了,此子无论是谁,也必须以死赎罪!” 远处,赤灵子、水碧云、烈东战等一众小辈也已抵达,皆默默听着这些大人物的谋划,神色各异。 之前时候,被林寻杀得溃不成军,遭受夺宝之恨,这被他们视作奇耻大辱,如今有这些大人物出现,为他们撑腰,心中当然激动亢奋之极。 “管你是林道渊,还是林寻,这一次,看你小子还能蹦跶到几时!” 赤灵子等人暗自冷笑,一个个面露期待之色。 天地间,群王汇聚,风云色变,令这片区域充满肃杀。 杀戮将至! 而此时,禹帝神宫内,九尊大鼎轰鸣,混沌气息如潮水般将林寻全身覆盖。 他神色古井不波,空灵沉静,似对外界动静浑然不觉。 —— (回家晚了,更新迟了,晚上还有!) 8)

下一篇   第1812章 出关!